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通天少尊》完结版精彩试读,《通天少尊》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2-12 08:40:30分类:都市情感

新书推荐,通天少尊是一本都市情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天启 楚静离,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静离有难和撇清关系。

通天少尊

推荐指数:8分

《通天少尊》在线看

通天少尊小说简介

开始试读《通天少尊》:

通天少尊 静离有难 免费试读:

“死……死人了!!”

包厢里所有人,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林天启。

刚才几个甩锅给林天启的男人,此刻吓的腿都在发颤。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一言不合就把人给打死了,他不怕坐牢吗?

柳芊艺也吓坏了,小脸煞白的看着林天启。

林天启没心情和这群“老同学”解释,转身离开包厢。

柳芊艺咬了咬牙,起身跟了上去。

“天启,你等我一下。”

饭店外,柳芊艺拦下了林天启。

“班长,还有事吗?”

林天启语气寡淡,好像在和陌生人说话。

“包,包厢里面……”

柳芊艺脑子一片混乱,话都说不清楚。

林天启道:“我还没退伍,这次只是回来省亲,所以不需要工作,至于杀人,那是我的权力。”

说完这个,林天启直接离开。

柳芊艺一愣,忽而想起她以前听她父亲讲过,军中某些特殊兵种,在面对突发情况时有现场处置权,即便杀了人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难道,林天启就是部队中的特殊兵种?

难怪问他在军中职位时,林天启一直摇头,其实不是没有职位,而是他的职位不方便说,涉及军中机密!

想明白这些,柳芊艺对林天启的印象又变好了。

只是,吴芸现在的处境还不清楚,她没心思去探究林天启的那些事情。

忽然,一辆黑色奔驰车从另一侧疾驶而来,停在柳芊艺旁边。

车门打开,吴芸脸色苍白的走下来。

“吴老师?”

柳芊艺惊讶上前,“您怎么从车上下来了,这车是谁的啊?”

吴芸恍惚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我刚被人掳走,结果还没走多远,一个叫龙跃的先生救了我,派人把我送了回来。”

“龙跃?”

柳芊艺蹙着柳眉,完全没印象。

吴芸又道:“他说他是林天启的战友。”

“什么?!”

这一下,柳芊艺直接惊住了。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吴芸一开始被抓时,林天启没有一点动静。

因为他清楚他战友就在外面,吴芸肯定不会有危险,所以才没什么举动,可他们却全都误会了林天启,还说那些难听的话骂他。

一想到这个,柳芊艺立马就想找林天启道歉。

可一转头,林天启早就离开了。

吴芸听完事情始末,也是无奈苦笑。

“这也不能怪你们,你们都是太担心我才这样,不过天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不可能真无动于衷。”

“对了,你不是马上过生日嘛,到时候请他过去,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不就好了?”

“对啊!”

柳芊艺眸子一亮,立马拿出手机来编辑短信。

另一边,林天启走到一处空旷的河滩处,那辆黑色奔驰开至他的身后,龙跃从上面走下来。

“先生,已经问出来了。”

龙跃恭敬抱拳:“严家和林家合作的项目,是地下赌场,吴老师前夫就是在那里输了钱,还借了高利贷。”

“但事实上,她前夫早就被严家抓住了,之所以还来找吴老师麻烦,是因为林家一位少爷,看上了吴老师,想用这种方式逼她就范。”

“果然和林家有关。”

林天启冷笑。

这个光头哥他那天在严家宴会上看见过。

不过当时,他是站在林天剑身后,说明他其实是林家的打手。

怎么今天摇身一变,就成了严家的人了,说其中没有猫腻他肯定不信。

“林家那边怎么样了,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

龙跃摇头,“天启集团股份目前没有任何变动,林家人也没有去您父母墓园忏悔的计划。”

“相反,他们准备后天在东华大酒店,宴请一位来自军方的贵客!”

“呵,冥顽不灵。”

林天启眯起双眼,“既然他们不听我的,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绝望吧。”

“是,我这就去安排!”

龙跃领命,本准备退去,却又想到一件事:“先生,狼袭弟弟的小姨子,后天也在东华大酒店举办生日宴。”

“可以,既然顺路的话,我们可以过去一趟,看一下狼袭弟弟的情况。”

林天启淡淡说道。

这时,他手机微微一震,来了条短信。

正当他想看看短信内容时,一通电话率先打了进来。

“天启,你在哪儿,能过来一下吗?”

电话是楚静离打来的,语气有些慌张。

“我马上过来,三分钟。”

林天启眼神一凛,立即挂断电话,转身上了奔驰车。

龙跃察觉到不对劲,丝毫没有耽搁,发动车子就朝楚家别墅方向驶去。

奔驰车一路疾驶,仅花了两分十五秒,就到达了楚家别墅。

这里,已经人潮拥挤。

那些吃瓜群众围在这边,堵得水泄不通。

林天启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他已经看见,在楚家别墅前停着一辆推土机。

“让开!”

龙跃在前面开路,一身怒吼,所有围观的人情不自禁吓往旁边退了两步,让开一条道来。

林天启和龙跃,在旁人惊骇的眼神中,龙行虎步的走了进去。

楚家别墅前。

推土机“轰隆隆”响着。

楚静离站在别墅前张着双臂,阻拦着推土机的铁铲落下。

在楚静离面前,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嚣张跋扈上前,一巴掌抽在她娇嫩的脸上。

“臭婊子,赶紧滚到一边去,今天不把你家楼拆了,本小姐就不姓严!”

女子双臂环胸,眼神恶毒的瞪着楚静离。

“严小姐,你哥哥不是被恶徒杀害的吗,为什么要迁怒到我们楚家身上?”

楚静离捂着脸蛋,眼神愤怒的质问。

“去你妈的贱货!”

严姓女子一脚踢在楚静离胸口,高跟鞋狠狠踩在她的脸上,用力碾动。

“一定是因为你这扫把星要嫁到我家里去,才害我哥哥倒霉遇上那群亡命之徒,是你克死了我哥!”

楚静离疼的尖叫不止,却没办法挣脱。

正巧林天启走进来,当看到这一幕时,身上气势骤然一变,宛如凛冬降临!

通天少尊 撇清关系 免费试读:

“把你的脚拿开!”

龙跃上前一步,厉声呵斥。

严姓女子听言,不仅不挪开脚,反而冷笑,“一个贱民,也敢来管我严娇娇的事,不知死活!”

说着脚下继续用力。

龙跃大怒,刚要行动,林天启已然出手!

他身形一闪,严娇娇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踢飞,重重撞在推土机上,惨叫不止。

“静离,你没事吧?”

林天启抱起女人,语气无比自责。

楚静离没说话,只是扑在林天启怀里,无声哭泣。

“你又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贱民,居然敢打本小姐,找死吗?!”

严娇娇站起来,气的暴跳如雷。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在国外留学,得知哥哥快结婚才从国外赶回来。

但没想到等她千辛万苦赶回家,看到地却是她哥哥的遗体。

严暮海怕女儿冲动,就没告诉她严华死于林天启之手,可严娇娇依然将一切责任归给楚静离,认为是她要嫁入严家,才带来厄运。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严娇娇见林天启不搭理她,更是快要气炸。

“你们这些废物,就看着我挨打吗,全都一起上啊!”

她回过身,冲周围站着的那群打手吼道。

那群打手反应过来,全都朝林天启冲去。

“天启,小心。”

楚静离担忧的喊了声。

林天启冲她温柔一笑,“闭上眼睛,很快就没事了。”

楚静离心里担忧,但听林天启这样说,还是乖乖将眼睛闭上。

林天启一抬头,眼神瞬间变得杀意凛然。

唰!

一声令人感到耳鸣的音爆声响起。

林天启身形微微一颤,但又瞬间回归原来的位置,好像不曾动过一样。

可那群打手,全都惨叫着倒在地上。

每个人的胳膊和大腿,都呈现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令围观群众胆寒不已。

这是在拍电影吗?他们根本没看见林天启动手,那群打手就全都受伤了,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人给打了一样。

严娇娇呆愣地站着,满脸不知所措。

眼见林天启将眼神射向她,严娇娇仍旧梗着脖子,想要说一两句狠话,可还不等她开口,林天启已经抱起楚静离转身离开。

“喂,你这贱民什么意思,看不起本小姐是吧?!”

严娇娇见林天启居然不搭理她,肺都要气炸。

她刚想上前质问,结果才迈出第一步,整个人直接朝前栽去,狼狈摔在地上。

“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会踩空?”

严娇娇疑惑的低下头,却看到令她毛骨悚然的一幕。

只见她刚才踩过楚静离的那只脚,从膝盖以下的部位,凭空消失了。

断面处光滑如镜,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溢出。  

直到她发现时,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才从伤口处涌来,鲜血汹涌冒出,贱了一地。

“啊!!”

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向周围的人求救。

但围观群众早就被吓坏了,谁敢乱出手?

而她带来的那些打手,自顾都来不及,哪还能帮她?

别墅内。

林天启将楚静离抱回房间,动作轻柔地放在床上。

房间的布置和八年前一样,林天启很快就找来了药箱,用药棉沾着碘酒,轻轻擦拭着楚静离脸上的伤口。

“天启,我脸上要是留了伤疤,就不好看了,你会不会不要我?”

楚静离紧张的看着男人,嘟着小嘴问。

面对林天启时,她委屈的像个孩子,哪有刚才独身一人阻挡推土机的勇气。

林天启微微一笑,从口袋取出一个小瓷瓶。

“放心吧,这是从部队带回来的特效药泥,祛疤痕的效果特别好,涂上一点就好了。”

楚静离一听,嘴角顿时扬起一抹安心的笑容。

等他为女人上好药,还来不及说话,楚静离房门被人用力撞开,秦兰香一脸警惕的出现在门口。

当看见林天启只是坐在床边,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时,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随即上前大骂:“你这个丧门星,谁允许你进我们家的,赶紧滚出去!”

“妈,他是我丈夫!”

楚静离挣扎起身,挡在林天启面前。

“放屁!”

秦兰香唾沫横飞,“你们领证了吗,举办婚礼了吗,一场糊涂的一夜情而已,你就以为自己是林太太了?”

楚静离顿时语塞。

“阿姨,我这次回来,除了解决一些私事外,也准备给静离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式迎娶她。”

林天启及时起身,态度诚恳道。

“就凭你?”

秦兰香翻着白眼,冷笑连连。

“当兵八年,没看见你有什么长进,说瞎话的本事倒是强了不少,部队教你的就这些?”

“一星期后,我会在江城最高的建筑——锦江之星上向静离求婚,再举办一场全城同庆的婚礼,将静离风光娶回家。”

林天启眼神认真,一字一句道。

他刚思考了一下,林家的事情,三天后就见分晓。

之后只需解决狼袭弟弟的问题,基本上就没别的事,一星期时间差不多。

楚静离听到这话,眸中闪烁出朦胧的泪光,那是激动和喜悦地泪水。

她死死捂住嘴,没让自己哭出声音。

苦等八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虽然她不太相信林天启能做到,但只要他有这份心意,她就真的很满足了。

秦兰香不屑一笑,她根本不信林天启能做到。

还不等她开口戳穿林天启的谎言,楚汉忠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孩子他娘,大事不好了!”

他附在秦兰香耳边,匆匆说了两句。

秦兰香脸色猛然变的死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天启,“姓林的,你刚在我家外面,把严家二小姐给废了?!”

“是。”

刚才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否认也没用。

更何况,林天启从未想过否认。

“你真是要害死我们楚家啊!”

秦兰香感觉脑袋轰的一声,天都要塌了。

她撕心裂肺跺着脚,指着林天启骂道:“你这个丧门星,除了给我们添麻烦,你到底还有什么用?”

“就你这样还想娶我女儿,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我告诉你,严二小姐被废一事,和我们楚家没一点关系,全是你一个人干的,你不要想把我们拖下水!”

此时的秦兰香披头散发,面孔扭曲丑陋的如同一只恶鬼,冲林天启龇牙咧嘴咆哮。

阅读全文
通天少尊

通天少尊

夏国最年轻的五星上将天启战神在一场惊天战役中壮烈牺牲,举国哀悼……但同时,江城突然多了个行事跋扈,背景通天的年轻人。

都市情感|林天启, 楚静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