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暮色浓妆却微凉最新更章节 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12-29 10:51:05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最新更新《暮色浓妆却微凉》,本章内容为第4章 第4章和第5章全文阅读页,暮色浓妆却微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趣红河文学。

暮色浓妆却微凉小说简介

我觉得我看了暮色浓妆却微凉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云珠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啊!推荐给大家看看:

《暮色浓妆却微凉》章节试看:

她被一大盆冷水泼醒,冯太医说:“死人的血不能用,必须在鲜活的状态下取的血,效果才最好。”

慕容泽冷冷的说:“那就不惜任何手段,让她苏醒,让她习惯取血这件事。”

萧菲一次又一次的晕厥,一次又一次的醒来,恐惧和痛苦折磨着她。

她想死,真没那么容易。

她被安排住进沧澜宫,二十四名宫女轮番看守,四名专用太医,保证她的身体在每次放血时都处于最好的状态。

那些宫女知道她只是一件治疗贵妃娘娘的工具,对她的态度也别提什么恭敬尊重。

萧菲一心求死,坚决不喝药膳,那些宫女就扳住她的脖子,掰开她的嘴,粗鲁的灌。

她呛的面红耳赤,趴在床沿咳嗽半天,红着眼睛低吼道:“月贵妃不能没有我,皇上不能没有月贵妃,也就是说,皇上需要我,你们这般对我,是想死么?”

一年纪稍长的宫女不屑道:“正是因为不想死,所以才这般对你啊,皇上发了话,只要能将药膳喂进你肚中,就算是用匕首撬开你的牙关都没关系。”

萧菲虚脱的躺了下去,她早就该想到了,慕容泽在意的只是她死没死,而不是她活的怎么样。

她死了,姬胧月好不容易找到的药引子就断了。

她苦笑,这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她想到很多年前的那场战争,那时候慕容泽还没登基,只是个不受宠的三皇子,他们并肩作战。

萧菲被敌军俘虏,敌军恐吓她:“招出慕容泽的下落,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承受着各种酷刑,且没有一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她知道,有个人在千方百计的救她。

现在,那个人也是处心积虑的让她活着,只是动机和那时不一样了。

当时的慕容泽,是为了萧菲而救萧菲,而现在的慕容泽,却是为了姬胧月而救萧菲。

晚上,萧菲仍把自己埋在被窝里。

门外,那些宫女又在算计怎么才能撬开她的嘴。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仿佛在商谈着一件特别有趣的事。

忽然有人轻轻地拉拉她的被子,烛火映入她的眼,照亮她满面泪水。

“姐姐,我叫荷香。”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宫女,干净的像一张白纸,她实在看不过去其他宫女们那样凌辱萧菲。

“皇上没有给你封号,奴婢可以叫你姐姐吗?”荷香微笑。

“嗯。”萧菲自嘲的点点头。

荷香放下灯台,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道:“每天喝药膳,谁都受不了,无怪姐姐抗拒,还是正经的膳食味道好,姐姐快喝。”

萧菲见她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呆呆的说:“不,无论是药膳或者是别的饭菜,都别拿给我,我,并不想活着。”

“饿死会很难受的。”

“那也比耻辱的活着强。”

“可你必须活着,既然不能选择生死,为何不活的舒服些?”

萧菲怔住,望向漆黑的窗外。

《暮色浓妆却微凉》章节试看:

“我还能为了什么而活。”她沉吟道。

荷香笑嘻嘻的说:“为了自己呀。”

“自己?”她怅然,“我救不了我自己,有什么好为的!”

荷香探身凑到她耳畔,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什么。

萧菲眼睛一亮,难以置信的回味着荷香的话:“烈王择机来救。”

从那以后,萧菲重新振作,不用宫女逼迫,她就将药膳一饮而尽。

除此之外,还会吃许多山珍海味。

为了养好身体,为了等到慕容烈的营救,她不能继续颓废。

可日复一日,慕容烈始终没有出现。

一月一次的放血,萧菲咬牙撑过,可这一天,冯太医笑眯眯的又出现在门外。

荷香问了缘由,冯太医道:“皇上听说萧小姐这段时间吃的很滋润,为了贵妃娘娘的玉体尽快痊愈,要辛苦萧小姐多放一次血了”

“什么!”荷香叫道,“小姐的元气还没补回来,已经晕倒两三次,再放她就没命了!”

冯太医怒吼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个死丫头片子对老夫大呼小叫的?能不能放,诊断了再说,由不得你。”

荷香拼命阻拦,冯太医喝令小太监闯进去,沧澜宫门忽然从里面打开。

萧菲清冷的出现在人们视线里,冷冷的说:“不用诊断了,血蛭给我,我自己来。”

被血蛭伏在肌肤上吸血已是一种折磨,但被冯太医和小太监绑起来,更是莫大的耻辱。

冯太医咧嘴笑道:“如此一来就更省心了。”

将檀木盒子递过去,“小心点,别给我弄坏了,下午派人来取。”

把令自己无比恐惧的东西放在自己身上需要极大勇气,萧菲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极力压制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荷香哭道:“奴婢愿意代替小姐放血。”

“不必,那样我们都会倒霉。”萧菲道,“你帮我吧。”

她闭上眼睛。

荷香啜泣着按她的指示做。

她死死的咬住手帕,在血蛭黏到背上的那一瞬,猛然睁开眼睛。

她的眼里没有泪水,没有恐惧,只有不易被觉察的悲伤被无形的飓风搅动起来,逆流成河。

好在撑过去了,也许就没有下一次了。

萧菲侥幸的巴望着。

夜凉如水,让她闻之战栗的声音猝然在她身旁炸响:“死贱货,你害月儿害的还不够吗!”

萧菲左右脸颊火辣辣的疼,慕容泽恨入骨髓的扯住她的头发。

他一身中衣,手持长剑。

荷香手忙脚乱的磕头求情。

萧菲看着他,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冷声问道:“又怎么了?”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吗?你在血里放了什么?”

“我的一举一动皆在你的监视之下,能做什么?你这是不信任你自己,还是太高看了我萧菲?”

“没做什么?那月儿的脸为什么会起满红疹?!”

“我如何知道?”

“不知道?那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嗖”的一道剑光,带起纷飞的血珠子,它们在空中跳跃,形成一道绯红的弧线。

阅读全文
暮色浓妆却微凉

暮色浓妆却微凉

萧菲为了慕容泽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没想到到头来,却被锁在柴房之中,成为当今贵妃的药人,日日取血割肉,只因慕容疑她与旁人有私情。多年的情分,原来在他心里,如此的薄弱和不堪么?

穿越重生|云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