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最新篇章小宝来袭,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完整版在线阅读(锦黎)

时间:2020-12-29 13:37:27分类:婚恋生活

新书推荐,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是由网络作家锦黎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小宝来袭和拙劣把式。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小说简介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这本书没有白莲花,没有恶毒女配,也没有恶毒的家人,朋友都特别好,很可爱,很仗义,主角也不是特别小白兔,也不特别拽,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放心,只要不是喜欢虐文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锦黎哒!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小宝来袭 免费试读:

好熟悉的声音?

慕浅双眉颦蹙,思虑一瞬,恍然想起小家伙应该是墨景琛的儿子,墨书衍。

“我的天!”

无奈的伸手扶额,着实被小家伙被征服了。

不过是四岁的孩子,竟然还能找到她这儿来。

那可是她未来boss的儿子,岂容怠慢?

“带小家伙到我办公室吧。”无奈之下,慕浅只好让前台带着小家伙上办公室来。

挂断电话,慕浅拿起手机,给乔薇打了个电话。

可电话拨通之后,响了几声却无人接听。

没办法,慕浅只能给助理芳柔打个内线电话,让她联系墨氏集团,告诉墨景琛,他儿子在这儿。

“妈咪?妈咪?”

慕浅刚刚挂断手机,办公室门自外推开,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对着她嘻嘻一笑,奶声奶气的喊着她。

“慕总,孩子给你带上来了。”前台美女对着慕浅微微颌首。

“嗯,下去吧。”

她挥了挥手,又立马吩咐道:“等会儿。你还是帮我去买一些小零食吧。”慕浅从钱包里抽出三百块钱递给前台。

“好,我这就去。”前台美女离开了办公室。

小宝墨书衍身着白色衬衣,脖颈系着领结,搭配黑色背带裤和黑色小皮鞋,俨然小正太模样。

白皙脸颊粉雕玉琢一般,粉嘟嘟的婴儿肥,尤其是那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嘻嘻一笑便成一弯月牙,可爱极了。

“妈咪,小宝好想你哦。”

不知为何,小宝自第一次见到慕浅就觉得格外的亲近,似乎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妈妈的味道。

慕浅面容微囧,起身,弯腰抱起小奶包,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小奶包,你妈妈是乔薇,不是我。知道吗?以后,你可以叫我小阿姨,但不可以叫妈咪。不然,你乔薇妈咪会伤心哦。”

虽然小宝是墨景琛抱养的孩子,但乔薇也是孩子名义上的妈妈。

若以后小宝每一次都叫她为“妈咪”,让乔薇听见,指不定心里该多难受。

小宝双手环住慕浅的脖颈,对着她的脸颊吧唧一下,嘬了一口。

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你才是小宝妈咪,乔阿姨不是我妈咪。”

小小年纪,一本正经的跟慕浅讲着大道理,“乔阿姨以后会跟爹地生宝宝,那才四他们滴小宝宝。”许是因为年纪小,连发音都还不标准。

慕浅无言以对。

现在的熊孩子都这么聪明?

“小奶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工作?”

慕浅不想针对方才的问题继续跟小宝纠缠,便转移话题。

谁料,小宝竟然挑了挑眉,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妈咪亲一亲小宝,小宝就告诉你哦。”

慕浅:“……”

过分了啊,竟然跟她谈条件。

不过,小宝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却逗得慕浅忍俊不禁,对着他的脸颊轻啄一口,“muma。”

“嘻嘻,妈咪真好。”

小宝抱着慕浅,笑嘻嘻的说道:“小宝从小叔那儿打听到的,然后打车过来的呢。肿么样,四不四好腻害?”

慕浅点头如捣蒜,学着小宝的口吻说道:“嗯嗯,腻害,腻害!”

不多时,前台买了一兜零食回来。

慕浅将零食放在茶几上,抱着小宝坐在沙发上,问道:“小奶包,想吃什么?薯片?巧克力?棒棒糖还是薯条?”

“嗯~”

小宝一双大眼睛在一兜零食里扫了一遍,指着巧克力,“小宝要吃巧克力,妈咪帮小宝拆开吧。”

“好,那咱们就吃巧克力。”

慕浅贴心的为小宝拆开包装袋,递给他。

小宝接过巧克力,笑得合不拢嘴,“谢谢妈咪。”

小手捏着巧克力,咬了一口,咀嚼着,一边点头一边挑眉,“哇偶,好好吃哦,一点也不难吃,爹地骗小宝。哼,坏爹地。“

他一边咀嚼着巧克力,一边自言自语。

慕浅颇有些不解,“你爹地不让你吃巧克力吗?”

大人为了不让小孩子吃甜食,编一些拙劣的理由也不难理解。

可她怎么瞧着小宝好像从来都没有吃过巧克力似的。

“是啊,坏爹地从来不让小宝吃巧克力,哼,太坏了。”小宝大口大口的吃着巧克力,还不忘吐槽墨景琛。

“哎呀呀,慢点啊小奶包,又没人跟你抢着吃。”

见着他狼吞虎咽,嘴角便都是巧克力屑,忍不住嗔怪着,伸手抽出纸巾为他擦拭着嘴角。

“嘻嘻,妈咪对小宝真好。”

小宝乐的咯咯一笑,模样可爱翻了。

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吃了三条巧克力。

叩叩——

办公室门叩响,助理芳柔推开门,说道:“慕总,墨总来了。”

“快让他进来吧。”

慕浅应了一声,便伸手捧着小宝的肥嘟嘟的脸颊,“小奶包,你爹地来了哦。”

“哼,妈咪你太坏了,小宝不爱你了。你出卖了小宝,哼!”

小宝气的哼哼,愤怒的嘟着嘴巴,双手环抱着,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着特搞笑。

“墨书衍!”

墨景琛走进办公室,凌厉目光落在小宝的身上,沉声道:“谁让你乱跑的?嗯?”

小宝瞥了一眼墨景琛,嘟着嘴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你肿么来了?”

“你……”墨景琛气的眉心直突突,不明白墨书衍怎么会一反常态,一直粘着慕浅。

“墨少,这事儿,你也有责任。身为孩子的父亲,他走丢了,你该负主要责任。”慕浅实在不愿见到墨景琛训斥小宝,便插了一句话。

闻言,墨景琛浓眉微扬,冷眼扫视着慕浅,“你救过小宝,我给了你相应的回报。但,并不代表你能干涉我的私事。”

他墨景琛曾几何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训斥?

该死的,仗着救过小宝就能为所欲为?

“干涉?”

慕浅被墨景琛的话气的够呛,“墨少,你想多了。我慕浅从不愿意多管闲事,那烦请你下次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对一个年纪尚小,不懂事的孩子发火。”

什么人?

真是越来越怀疑他的人品。

孩子走丢了,到她这儿来,她放下手里的事情抽出空闲陪他的儿子。

可墨景琛不说声谢谢,竟然还要对他耀武扬威。

太过分了!

被慕浅怒怼他“无能”!

墨景琛冷峻面庞当即阴沉下来,凛寒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你在挑衅我?”

不过是三言两语,气氛便陷入冷凝之中,剑拔弩张。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拙劣把式 免费试读:

小宝见势不妙,立马走上前,小小身板挡在慕浅前面。

双手叉腰,昂头对着墨景琛怒道:“哼,爹地,男银欺负女银,算什么男子汉?真是替你羞羞脸。”

小家伙说话间,嘴巴一张一合,墨景琛一眼便看见他那洁白的牙齿上残留着的棕色的东西。

不禁双眉颦蹙,立马蹲下身,大掌捏住他的嘴巴,质问道:“张嘴,我看你吃的什么东西?”

“吃的巧克力哇,可好吃了呢。”

小宝不悦的鼓着腮帮子,冷哼着,“爹地,你骗人。巧克力明明可好吃了,哪儿难吃了嘛。”

“巧克力?”墨景琛当即面色一沉,抬眸看着慕浅,“谁让你给他吃巧克力的?!”

“小孩子吃点巧克力怎么了,你凶什么凶?!”

慕浅厉声反驳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哎呀,唔……疼……”

正在此时,小宝捂着小腹,连连倒抽气,疼的哼哼着。小脸拧巴着,似乎疼的不轻。

“小奶包,你怎么回事?”慕浅立马蹲下身,问道。

墨景琛一把拂开慕浅的手,“怎么回事?当然巧克力过敏,会要命的,你知不知道?!”说完,立马抱起小宝朝着外面跑去。

“什么,过……过敏?”

慕浅微微一怔,颇有些难以置信。

过敏?

小奶包也会巧克力过敏?

怎么那么巧合,小妍妍也巧克力过敏呢。

但慕浅也顾不了那么多,拿起外套和包包立马追了出去。

小孩子巧克力过敏有轻有重。

轻则呕吐,腹痛,出疹子,重则影响呼吸,胃痉挛。

不过看着墨景琛那担忧的模样,应该很严重。

海城,中心医院。

慕浅惴惴不安的在走廊上徘徊着,目光时不时打量着急救室内亮着的灯,心急如焚。

她紧紧攥着斜挎包,眼角瞄了一眼倚靠在墙壁而立的墨景琛。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垂首,神色凝重。

“抱歉,我不知道小奶包有巧克力过敏的症状,所以……”

“跟你没关系。”

墨景琛打断慕浅的话,缓缓抬眸看着她,“手机给我。”

“啊,什么,你要手机做什么?”

目前疑惑不解的问着,可手却很诚实的将手机递给墨景琛。

墨景琛接过手机,输入一串手机号码,拨打了出去,直到他那边响起手机铃声,方才挂断电话。

他并没有把手机直接递给慕浅,而是霸道而又直接的备注上“墨”字。

“以后,小宝再去找你,直接跟我联系。”把手机还给慕浅,叮嘱着。

“哦。”

慕浅木讷的应了一声,有些懵。

不明白小奶包为什么总是来找她,叫她“妈咪”。

“那个……”

慕浅站在墨景琛的面前,抿了抿唇,说道:“能不能看好小奶包,尽量不要让她来找我?”

毕竟乔薇跟墨景琛订婚了,乔薇以后就是小宝的妈妈。

小宝若一直来找她,一次又一次的叫着她“妈咪”,总是会对乔薇有所影响。

而且因为小宝的缘故,会频繁的接触到墨景琛,似乎……

更不好。

慕浅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懂得避嫌的道理。

“你很讨厌他?”

墨景琛剑眉紧拧,冷峻的面庞写满了不悦。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跟乔薇订婚了,我只是希望我跟你,跟小奶包之间保持距离。”女人嘛,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

最近不是流行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吗?

“呵,自以为是。”

男人冷眸微撇,深邃的湛蓝色瞳眸流露着嘲讽与轻蔑。

慕浅脑子一瞬间的短路,没明白男人为何这种反应。

皱眉深思片刻,恍然大悟。

“墨景琛,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搞什么鬼?

是刚才没有说清楚吗?

难怪刚才墨景琛露出那样不屑的眼神。

原来是墨景琛把慕浅话里意思理解为:他对慕浅有别的歪心思,故意利用小奶包来接近她!

所以才露出鄙视的眼神,觉得慕浅完全是自恋!

慕浅心里那个冤枉呐。

百般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墨景琛皱着的眉拧得更深,站直身体,俯视着她,沉声道:“那你什么意思?”

他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宛如浩瀚大海,深不见底。

盯得慕浅浑身发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意思就是,希望保持男女之间该有的距离,省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可不希望被人误会。

特别是好闺蜜。

身为律师,她接过太多离婚官司,其中多数就是婚内男人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导致离婚的。

她也算是严于律己。

见她步步后退,墨景琛步步紧逼,直到慕浅退无可退的抵在人行道的墙壁上,他手肘撑在墙上,圈禁着她,俯身,淡淡气息喷薄在她的脸颊上,沙哑着嗓子说道:“你这种故意吸引我注意的拙劣小把式我见的太多了。所以……”

“收起你的小心思。我墨景琛,对你这种女人不感兴趣。”

虽然说昨天慕浅救了小宝,他心存感激。

但今儿,小宝竟又来找她,倒不得不让他怀疑她的手段!

这么多年,跟慕浅用着同样手段,利用小宝蓄意接近他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一百。

碍于她是乔薇的闺蜜,他也没多想。

可慕浅刚才说的那一番话,确有故意吸引他注意的嫌疑。

“什么跟什么?”

慕浅怒了。

伸手,猛地用力推搡开墨景琛,怒道:“见过自以为是的,但没有见过你这种自以为是到自恋的极品!真的以为你是墨氏集团总裁,全世界的女人都该喜欢你吗?”

慕浅气的胸腔起起伏伏,纤长细指狠狠地戳了戳他的胸口,“过度自恋就是妄想症。这儿是医院,建议你去看看精神科!”

真是服气了。

到底也没明白乔薇喜欢墨景琛哪一点。

分明就是个变态,横看竖看,都是一副欠揍的棺材脸。

墨景琛眉心拧成“川”字,低着头,眼眸死死地盯着那一只戳着他胸口的纤长细指,眼底审过一抹森冷气息,“女人,你是不是活腻味了?当真以为你是薇薇的闺蜜,我就不能奈你何?”

“墨少?”

突兀间,一旁有人忽然喊了一声。

阅读全文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他是商业帝王,清冷孤傲,拥有人神共愤妖孽脸,却不近女色!她是律师界女王,冰冷高贵。“慕小姐,听闻你有三禁?”慕浅气场全开,“禁孕,禁婚,禁墨少!”某少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禁婚?禁墨少?”慕浅秒怂,“墨少,你不近女色的~”“乖,叫老公!”某女白眼,拔腿就跑~某少愤怒反扑,“惹了我,还想跑?”

婚恋生活|锦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