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穿越重生小说推荐,小农女的宠夫日常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1-01-04 09:31:57分类:穿越重生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是高人气网络作家麦克风创作的经典穿越重生类作品,小农女的宠夫日常讲述了:舒芫一愣,面露不解,“为什么?我都把你打成猪头了,你还要每天来问我问题?”晏星洲脸上的红霞染上了脖子和耳尖,轻声地说了句,“因为命中注定……”舒芫看着匆匆离开的背影,抬手摸了摸脸颊,她似乎有些明白,小说里的女主被撩得腿软的感觉了,不过这心情怎么有点微妙呢?片刻后,她才缓缓往家中走去。她走到村口,遇到了两个平日里有些来往的邻居,见他们大包小包地背着行李,上前打了个招呼,“李大婶,这是去哪啊?”..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小说简介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小农女的宠夫日常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麦克风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婚约 免费试读:

温氏舒了口气,眉头微皱,面色有些为难。

“这是你表姐的未婚夫婿,与你表姐曾有过婚约,晏家原本也是大户,只是如今家道中落,你舅舅向来看重门当户对,就不想继续这门婚事,可是退婚晏家又不肯,你如今又正当适龄,你舅舅就想着将婚约转给你。”

温氏本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的女儿,如今安家虽然没落,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而且当初与舒家联姻,温氏就是低嫁,后来舒家惨遭变故,只能搬到了小山村。

舒芫的父亲为了家里过得好点,终是劳累过度倒下了。

舒勇刚死的时候,舒芫的舅舅,也就是温氏唯一的兄长,是想接她回去的,只是后来因为克夫的名头,温家怕晦气连累未出嫁的女儿,所以便不闻不问了。

什么看重门当户对,分明就是嫌弃晏星洲穷!

舒芫冷笑,她搜索原主记忆,发现在这什么都不发达的古代,确实可以替婚。

她蹙眉问道:“你答应了?”

“当然了!你舅舅说,只要答应这件事,就给我们一个月的过冬粮食。借不到钱,咱们把这一个月撑过去也是好的。而且……”她瞅了瞅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晏星洲,捂着嘴偷笑,“而且,这晏公子长得这么好看,为人也极好,肯定是个好女婿!”

舒芫实在忍不住了,翻了个白眼,“娘你不会是因为人家长得好看才答应的吧?”

温氏一巴掌打在她胳膊上,眉头不悦地皱着,“瞎说什么大实话!娘还不是为你考虑,就他这模样,以后若是街头讨饭都要比你讨得多!”

舒芫立马明白了温氏的用意,心中一酸,娘这是担心日后落魄时没有男子的帮扶,娘俩会被欺负……

“我不会让你去街头讨饭的。”舒芫无奈地看着温氏。

温氏点了点头,不过却是并没有将舒芫的话放在心上。

舒芫看到也没有解释,只是看向晏星洲,疑惑道:“他也同意了?”

晏星洲将温氏母女的互动看在眼里,环视着这间不大的小屋,住在这屋中的二人似能苦中作乐,而那仅见过第二面的女子却明媚鲜活又充满自信,难道这就是先祖遗言里说的那个女子?

晏星洲回过神来,拱手回道:“这替婚,只能替五服之内之人,你是安家的外孙女,未出五服,自然是符合条件的,不过想要此婚约作数,你还得回答我三道题目,如果答对婚约才能作数。”

都已经落魄到被人嫌弃了,还如此自视甚高,舒芫勾起了嘴角,语气中带着点漫不经心,“你说。”

“第一题:什么油不能点燃?第二题:快使用双节棍,下一句是什么?”晏星洲说完前两题,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舒芫,“这第三题在这书卷上。”

听到第一题,酱油二字跃然于舒芫脑中,那是现代才有的脑筋急转弯!

而且这个时代并没有酱油!

第二题,她就更加确定了,因为周伦杰人脍炙人口的歌,现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古代人却绝不会知晓。

舒芫接过纸一看,那赫然是一道奥数几何体,她更加激动了,莫非晏星洲也是和她一样也是穿越户?

她连忙抬头看向晏星洲:“这题目是你想出来的吗?”

她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晏星洲,晏星洲被她看得一愣,摇头道:宴星洲瞧着舒芫那激动的样子,微微皱眉道:“这题目怪异,我又怎么会出得来,是我先祖出的,说是到我这一代,自然有人能解得出来,所以我才想问一下舒姑娘你能不能够解得出来?”

舒芫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别开了眼,“不知道。”

晏星洲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子,将她由惊讶期待到失望慌张神色转变看在眼里,沉默地皱眉深思。

舒芫嘴角微抽,虽然晏星洲长的很好看,但她心里却觉得十分别扭,仿佛曾经看过的小说中的男主从书中钻出来,突然变成了自己的未婚夫。

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长得那么帅还爱装小说男猪脚,有没有天理……”

晏星洲看着已经转身进房间的女子,零星地听见几个字,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暗芒,小说男猪脚,不就是先祖语录里的词吗?

难道先祖所留预言是真的?

他转身冲温氏拱了拱手,“温姑姑,虽然舒姑娘没有回答出我的问题,但我还需回去同家中长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您看如何?”

温氏叹了口气,点点头,送晏星洲出门去。

晏星洲离开之后,温氏回到屋子里,拉过舒芫坐在床边,“闺女,你真的不喜欢与宴公子的婚事吗?”

舒芫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娘,这婚事原本就是舅舅推给我的,而且我与晏公子才刚认识,根本就没什么感情,今日晏公子不是说了,要回答出他的问题婚约才能作数,我又没答上来,这婚约就做不得数。”

温氏心中一急,眼下只有母女二人也不再顾忌什么,“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啊!我闺女生得如此美貌,也只有晏公子这样的容貌才配得上,你怎么还自己往外推呢?”

半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叹息了一声,“小芫,就咱们现在这样子,怎么也凑不齐一两银子的。娘让宴公子和你结成婚约,原也是想日后咱们没了屋子,露宿街头的时候还能多个人相互照应,既然你不肯,那就算了。”

温氏语重心长的语气,让舒芫鼻尖一酸,她吸了吸鼻子,走到温氏面前,抱住温氏道:“娘,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有钱了。”

温氏看着一脸神秘的女儿,心中渐渐安定了下来。

之后的几日,她一直往山上跑,村里的人看在眼里皆是暗自摇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你听说没,自从张氏逼着舒家二房母女还钱之后,这丫头就整天跑山上砍柴。”

“可不是吗!回来了就在屋里劈柴,这怕是被逼疯了吧?”

“估计是柴火没人要,拿柴火当人砍吧?”

舒芫听着身后的闲言碎语,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自己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才砍些柴的,怎么传到这些人嘴里变得这么凶残了?

她不理那些人,径自上山往黑色漩涡的方向走去,一到地方,她就发现不太对。

树洞中的漩涡似乎变小了,吸力也不像以前那么大了。

她心下担忧,这个出入口似乎不太稳定,甩了甩脑袋,先把这事放在一边,走到了种着青菜的地方。

原本只有两棵蔫蔫的青菜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七八棵大青菜!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大江东去 免费试读:

舒芫摸着下巴,这个世界似乎有种神秘的物质,和地球以及她现在呆的世界都不一样,经过这几日的观察,她发现这里的青菜不是由种子长出来的,而更像是复制粘贴,一棵菜的旁边会长出新的菜,每日重复,几日的功夫就长了七八棵出来。

不过她也不想去研究这些,原本这个世界就是偶然发现的,现在漩涡变小,或许等过一阵子就会彻底消失,自己只能靠着这批青菜小赚一笔,做不了长远打算。

她不再想那么多,轻轻地将紧挨在一起的青菜间开移栽好,这才从漩涡中出去。

“一、二、三……一百二十一!”舒芫忍不住掰着手指头算起来,二十几天过后可就是一百多棵青菜,换一两银子是绰绰有余的,她乐得眼睛微弯,唱着小曲出了漩涡。

她刚从山上下来,就听到远处传来古琴的声音,虽然没有词,但舒芫敢确定这就是现代歌曲《大江东去》。

舒芫循着声音找过去,在一处大院门前停住,因为声音就是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她看着里面,一个仆人打扮的人从门里出来,“你是何人?”

“我是听着琴音而来,想要见见你家主人,不知可否?”

仆人一脸神秘高冷,淡淡地回答:“想见我家主人,先答对我家主人的题再说。”

舒芫狐疑地接过仆人手中的纸条,看了一眼,扶额叹气,“你叫晏星洲出来,我要问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仆人面色面色一僵,强装镇定,“姑娘说的人小的并不认识,不知姑娘能否回答纸上的题目?”

舒芫无语,面无表情地拆穿他,“这字迹跟那日给我出的题目上的字一模一样,还说不是他?”

仆人的高冷脸有点崩裂,半晌之后才缓过来,硬着头皮回道:“姑娘,小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舒芫点点头,将纸重重地拍在他掌心,转身就走。

仆人哭丧着脸看着头也不回地离开的人,转身回院子里,直走到正在弹琴的男人身边,“主子,这姑娘太难搞了,要不我们还是换个法子吧。”

信手抚琴的晏星洲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女子离去的方向,眼中有些许失望,“难道是我猜错了,舒芫并非我要找之人?”

他缓缓地弹出最后一个音,凝眸深思,看来,只能用先祖流传下来的古籍里的办法了!

第二日,舒芫从山上下来时,见一身着白衣的男子站在路边,45度角仰望天空,舒芫诧异地看了眼突然出现的男人,低头继续走路。

就在她将要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男子突然回头冒出一句,“早晨醒来,每个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舒芫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翻了个白眼继续走,心里还不忘骂他两句,“咋滴,又搞上脑筋急转弯了?”

第三日,上山途中的舒芫正费力地爬一个陡坡,斜地里突然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舒芫抬头,看见那从小说里走出的男人正对着自己一脸温柔地微笑。

舒芫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爬上坡去。

晏星洲将人拉上坡,忽然低头凑到她面前,“大象的左边耳朵像什么?”

舒芫按了按眉心,猝不及防地一脚将那丰神俊朗的男子踹下了山坡。

……

第十日,鼻青脸肿的晏星洲再一次将快走到山脚的舒芫拦住,“什么路最窄?”

舒芫深吸了一口气,再也忍无可忍,伸手扯过他的耳朵,对着他吼,“醒来第一件事当然是睁眼!大象的左耳像右耳朵!大雁往南飞,因为走路太慢,用飞的快……最后一个,冤家的路最窄!你满意了?”

一口气全部说完后,舒芫一把推开他,气冲冲地往前走。

然而还没走多远,就被人从后面伸过来的大手拉了回来。

晏星洲激动的握着舒芫的手,加紧了了力道,随即两个人都愣住了。

晏星洲愣怔地将手放开,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对、对不起,舒姑娘,我……我只是太高兴了……”

舒芫也是一张脸红得滴血,转过身用手触碰着发烫的脸颊,心里也有那么点不自在,“都怪你!整天来假装偶遇,还问那些奇怪的问题!”

晏星洲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站在她面前认真地说:“舒姑娘答出了问题,我会回家禀报长辈,不日便会上门提亲。”

舒芫一愣,面露不解,“为什么?我都把你打成猪头了,你还要每天来问我问题?”

晏星洲脸上的红霞染上了脖子和耳尖,轻声地说了句,“因为命中注定……”

舒芫看着匆匆离开的背影,抬手摸了摸脸颊,她似乎有些明白,小说里的女主被撩得腿软的感觉了,不过这心情怎么有点微妙呢?片刻后,她才缓缓往家中走去。

她走到村口,遇到了两个平日里有些来往的邻居,见他们大包小包地背着行李,上前打了个招呼,“李大婶,这是去哪啊?”

李大婶面色和蔼地笑笑,“小芫啊,大婶我要搬走了,以后有空去镇上的桂花巷子找婶子玩啊。”

“搬走?”舒芫震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突然要搬走了?”

李大婶放下行李,捶了捶腰,“你还不知道吗?你二婶子要买地建房,将我家、大柱家还有翠花家的房子都买了。”

舒芫笑着祝贺了几句,继续往前走去,她不由得蹙眉,难道张氏是想将整个村子都买下来?

可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权利,上次听张氏说盖房扩院,她还没这么在意,以为扩张府邸只是要她家的屋子,可是现在居然买了这么多房子,而且,这几家房子似乎都在一条线上?

修路!舒芫明白过来,看来这事情绝对不止是舒家这么简单。

她压制住心中震惊,匆忙回到家中。

难怪张氏那么急着要她们家这破屋子,还不惜劳心费神的设局,她冷笑了一声,暗自发誓,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阅读全文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小农女的宠夫日常

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农科院技术员舒芜,一朝穿越,成了架空朝代的乡下农家女舒芜。原主家徒四壁,两袖空空,唯一的一间破房子也要被极品亲戚强拆。幸好她会做大棚会种菜会做美食会酿酒,老天爷还赐她一个移动空间,轻轻松松赚钱致富走向人生巅峰!至于……那个天天来她家蹭饭的晏星洲,看在他长的好看还听话的份上,就勉强收了他当夫君吧!

穿越重生|麦克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