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1-01-13 16:52:05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提供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最新章节《第19章 不必客气直接打晕便是》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小说简介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从头甜到尾啊!会套路的小姐姐,情商低的小哥哥,安子衿顾璟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很爱!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不必客气直接打晕便是免费试读

他还是这般的模样,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一身黑衣更加的衬托出他的身材挺拔。

多年习武的原因,他永远看起来略显单薄但却不脆弱……

此刻撞入安子衿心中的却是不知所措和深深的愧疚。

她后退了几步,垂下了眼帘,却错过了那人投来的一抹深邃的目光……

顾璟的手下动作极快,转瞬已经是按住了马有才。

他拼命地挣扎,叫嚣着:“放开我!当官的就可以对平民百姓滥用私刑了?!我呸!”

一旁的众位夫人都是吓了一大跳,御史夫人的身份最高,上前欠身一礼,“我们倒是不知,原来是安国公造访。”

这来人是谁,又有何人不知?

这可是大周朝赫赫有名的冷面煞神——安国公顾璟!

他腰间配的那把剑,恐怕是饮血无数了吧!

长得倒是俊美无双,但气势实在是吓人的很啊!

杨氏也是身子一颤,这叫个什么事儿?自己本来都要拉安子衿那小贱人下水了!

她见是顾璟,眼睛一转,这不是同安子衿订了婚的安国公顾璟吗?

一旁的安香岚则是神情一愣。

这就是安国公顾璟?

长得着实是同三殿下不分上下,可他这冷冽之气和冷着脸后满身的杀气却让自己心颤得厉害!

她在心里狠狠摇了摇头,想到安子衿要嫁给这样可怖的人,她甚至有些欣喜!

若是这安国公知晓了她安子衿放荡不堪,是不是会更精彩?

安香岚上前半步,盈盈一拜后泫泫欲泣道:“国公爷,您可千万别生我二姐的气,这书生虽是拿了二姐的贴身物件……可定是他偷窃而得!我二姐一向贤良淑德、极为恭顺,怎么会……怎么会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一旁的众位夫人这才恍然,这安国公顾璟同太师府嫡次女可是自小定下的婚约!

看来这出戏更精彩了!

顾璟却是没有多看安香岚一眼,只是扫了一眼地上仍在挣扎着的马有才,他一把扼住了他的手腕,抢过了那只耳坠,冷言道:“我自然明白,这坠子不是从安二小姐手里丢的……”

安香岚闻言一噎,口中还想抹黑安子衿的话都上不上下不下的堵得难受。

她抬眸望向了这气势卓然的男人。

全场的人都顿住了。

这叫个什么事儿?

顾璟的薄唇微动,“因为……这坠子是从我手里丢的。”

安子衿闻言全身一震。

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之时,顾璟从衣袖中取出了另一只耳坠,那一对紫玉芙蓉耳坠美轮美奂、闪着光泽。

“小姐!是……是那坠子。”

芙蓉和木槿都低呼了一声。

安子衿紧紧咬住了唇,片刻后却是绷紧了的心松开了一般。

叹了口气,她垂下了眼帘,悄声离去了……

而顾璟冷冷的声音顿时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还有他手上那对价值连城的耳坠。

顾璟却不再过多解释,“将此毛贼拿下,带走!”

盗取国公爷手中的东西,甚至是未来一品国公夫人的物件,他马有才再不敢动弹了,生怕一动那明晃晃的大刀就朝自己劈下来了!

可他完全想不到会这样,整个人都呆愣住了,甚至连被衙差拖起都痴痴地……

安香岚不敢置信地后退了一步,脸色像是吃了苍蝇一般,“不是的,怎么会……”

顾璟扫了眼院门,却没见到那抹月白色的身影,他垂下了眼帘,兀自收起了那耳坠,“顾某同安二小姐早已定亲,手中有她的物件……莫非不合礼数?”

杨氏一把拉过了失魂般的安香岚,她到底是有些定力的,这件事既然已经牵扯到了安国公顾璟,那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为合适!

她笑了笑,上前行了一礼,“原来是天大的误会,都是那贼人可恶!竟然偷了安国公您手中的东西,差点儿就要坏了我们二小姐的名声!您可不要放过他!”

顾璟点点头,“顾某自有决断。”

一旁的众位夫人脸上均是讪讪的,这出戏被顾璟这么一搅和,哪里还有什么兴致可言,都纷纷而去了。

人都散去了后,顾璟仍是没瞧见那身影,他眸子微沉,将手心的耳坠置于袖带。

“安国公!”

白君恒身边的小厮脚步匆匆脸色却是极为难看,“寺中混进了不少人!都是身手极好的!我们殿下已经避去了前头的大殿中,殿下让你去前殿仔细查看。”

顾璟脸色一变,“走。”

那随从目光复杂地低下了头。

殿下说了,此事不能拖累安国公,只能调开他了。

而此时的后山,一名月华色衣衫的女子带这个一身短打的中年汉子疾步走近。

白君恒背对着他们,似是听到了脚步声,他嗤笑了一声,“怎的?两人就想来对孤动手?孤的命已经这般不值钱了?”

林风面色一黑,行军作战之人,最恨便是自高自大的权势之人,见到他这般的嘲讽之意,忙上前要开口。

安子衿拦住了他,“且慢,您且等一等子衿吧。”

林风迟疑了一瞬,望了眼安子衿,见她神色坚毅,只得退在了一旁。

安子衿压低了声音,“一会儿若是有何不妥,林护院不必客气,直接打晕便是。”

林风脸色一变,低声道:“这可是当朝太子!”

安子衿微微摇了摇头,“我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以后不会是太子,林护院您动手利落些。”

林风难以置信地望向了安子衿。

“我没疯,我是来救人的,林护院胆识过人,我不瞒您,若是您有丝毫为难之意,子衿也不会勉强您。”

林风突然笑出了声,“果然是像……好,好!我林某愿意跟随二小姐左右。”

安子衿浅浅一笑,也学着习武中人拱了拱手,“子衿在此多谢了。”

说完安子衿便走上前去了。

她瞥见了太子身边的白玉佩剑勾住了一张黄纸。

见了这情景,她眉头微蹙。

原来如此……

今日是前朝灭国之日,也是当朝皇后、前朝公主文氏的祭日。

“若是想要孤的命,恐怕你这样的角色是不能全身而退吧。”

冷嘲声缓缓响起。

安子衿听得出他声音中毫无温度的寒意,他已经准备好死了吧?

“太子殿下倒是悟性极高。”

安子衿的声音清冷里带着一丝笑意,听不出喜怒哀乐,却叫人不敢忽视一分一毫。

白君恒冷哼,“我已经没什么东西了,只剩这条命了。”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一心求死?”安子衿步步紧逼。

“孤犯不着和你多费口舌!”

白君恒甩袖,回身后却是一怔。

竟是她?

太师府的安二小姐……

自己自然是有所耳闻的,这女人自小同顾璟定下亲事,却似乎和自己那三弟白君佑有所牵扯。

这样游离在大周朝数一数二的男人中间,她的美貌的确是让人惊艳。

以前见过一回,却只记得那副极张扬明艳的姿容了,现在的清冷倒是让自己有些不解了。

“你怎会在此?”

安子衿仍是在笑,“我来瞧瞧大周朝的当朝太子怎么个死法,兴许让我大开眼界也说不定呢?”

她顿了顿,侧过头问道:“莫非太子殿下还有何事要吩咐?”

白君恒脸色一黑,“你给孤滚,孤再不济也绝不容许你这样的女人践踏孤的尊严!”

“呵,你若是死了……尸体又会被谁践踏了?是暗恨你多年的三殿下?还是以背叛你换取泼天权势的旧部?亦或是乡野间无权无势的渔夫猎户?”

安子衿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淡淡地叙述着,仿佛那极阴冷的气势都荡然无存了一般。

白君恒转过了身,“你是替老三来的?他已经黔驴技穷到要靠你这样的女人了?”

安子衿浅笑,“殿下,你输的原因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你说什么?!”白君恒双手握拳。

安子衿毫无畏惧,上前一步道:“你并非无路可走,你只是贪生怕死!你不敢面对罢了!你觉得你以身殉国?怯懦!你这样……不过是给全洛阳甚至是全天下添了道茶余饭后的笑料!”

白君佑一张俊脸上满是愤怒和恼羞,“你胡说!孤死也不会如了他们的意!”

片刻后他收起了情绪,冷冷道:“你走吧,你惹不起这样的事,就算是顾璟也没办法护住你,白君佑就更不会了……”

安子衿垂下了眼帘。

顾璟他会做的事,但是白君佑却是永远都不会,这一点,这太子倒是清楚得很。

安子衿甩去了脑中纷乱的思绪,“你死后,你身边的人不会安生,你明知三殿下、四殿下亦或是整个大周朝皇室都忌讳着你手中的东西。”

白君佑自嘲般一笑,“孤死了,前朝便是过往云烟,他们还能做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前朝之人赶尽杀绝?前朝的势力可是还没分崩离析的。”

安子衿微微颔首,“左右军都督府的将领调动情况……我想殿下是不难知晓的,圣上想做什么……您不会猜不到吧?”

那些个前朝势力聚集之地的军户已经被渐渐瓜分了,甚至还调去了一系列的兵力作为抑制。

白君佑后退了半步站在了崖边,风声凛冽之下衣袍翩翩却凄凉万分。

“孤不会再去想这些,孤也无力保住他们……孤不死,他们只会更难过活。”

安子衿眉头微皱。

白君恒调开了所有人,就是报了必死之心!

“你不能死!”

身后,因疾步而声音不稳的男人带着愤慨走上前来。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不必客气直接打晕便是免费试读

温庭之因疾步而行面色微红,却是眸带怒色,“殿下!”

这声殿下毫无敬意,只有深深地惋惜和哀痛。

安子衿后退了半步,视线落在了白君恒的眉目之间。

果然,他眸中一片复杂之色,片刻后他怒目望向了安子衿,“是你!”

安子衿并没有否认,仍是浅笑,“的确,这消息是我所传。”

“胡闹!”

白君恒低吼了一声后缓缓道:“你不是老三派来的。”

安子衿倒是有些惊异,“为何?”

“老三不会花这么多心思,他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

安子衿失笑,的确如此。

白君恒一声苦笑,转身面对温庭之,“你走吧,趁还走得了。”

温庭之上前一步,眸中没有半点退意,“你若是死了,我……”

气氛冷凝。

“独活于世有何意义?”

温庭之单薄的笑意缓缓而起,崖边的两人衣衫翩翩。

白君恒怔了大半晌,叹了口气,“庭之,你让孤和安二小姐说一会儿话。”

温庭之蹙眉望向了安子衿,最终还是转身到了不远处的山石旁。

安子衿若有所思地望向了白君恒,“殿下是想通了?”

白君恒笑意依旧苍白,“孤的命便是如此罢了,只是孤要同你做一笔交易。”

安子衿蹙眉抬眸。

“孤在梨香苑存放了一样物件,孤知晓你此行必然是所求,可如今……孤只能是给自己还有的东西了。”

他叹了口气,“孤本意是要毁了,明日午时之前你不去取,那世间便再无此物。”

安子衿眸子微眯,“你想让我做什么?”

白君恒释然一笑。

有所求的人才能同自己交易。

他敛起笑意,神色极肃穆,“竭尽所有……护住一条命。”

安子衿同样正色,“温庭之?”

白君恒似乎是再无牵挂,拔出了腰间所配的佩剑。

这佩剑无比华丽,拔出剑鞘后寒光逼人,必是名器。

“这把剑便是去梨香苑的信物,孤再无牵挂。”

安子衿没有丝毫动作,眼见着白君恒举着剑靠近了他的脖子,可突然间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崖边。

林风的身手的确是极好的,也难怪当年能长伴外祖父了……

安子衿叹息着低头取过了这把剑,将剑身入鞘,还没来得及回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已经逼近了。

温庭之不敢置信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太子,“你……”

“除了打晕了他,温先生还有更好的办法?”她眉头紧皱,盯紧了温庭之的身后,“不好!”

林风的速度更快,已经纵身一跃推开了温庭之,后头的黑衣蒙面人一剑刺偏后便再没了机会。

来不及收住剑势,他还没来得及转身便被林风拧断了脖子!

“二小姐!快走!”

温庭之回过神,冲到了白君恒的身边。

“背他走,竹林旁有马车!”安子衿的眼中是毋庸置疑的命令。

温庭之没有丝毫的犹豫,背起了白君恒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不远处的竹林疾步而去。

一个黑衣人持刀追来,安子衿拔下了发间一支极尖利的发簪,在那刀袭来之际侧身躲过,那发簪毫无拖沓,刺入了那男人的眉心……

安子衿望着他眉心的一注鲜血缓缓流下,嘴边噙着一丝冷笑。

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何畏惧?!

林风处理掉了那十几人,快步赶来了马车边,望着仰面倒在马车旁的尸体,心中一震。

那发簪自然是眼熟,二小姐发间的……

看来这二小姐绝不容小觑!

“二小姐,这些尸体怎么处置?”

安子衿挑开了车帘,面色并未有何异样,“扔下山崖。”

马车很快就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停放马车的地方,来来去去的人极多,也并未引起侧目。

“小姐!”

早就等候多时的木槿和茯苓已经迫不及待的上了车,下一刻却是惊呼。

安子衿示意她二人住口,“这不过是我偶尔救得的路人罢了,不必惊慌,吩咐你二人的话可是带给了杨氏?”

茯苓吓得有些哆嗦,重重点了点头,却不敢再看里头的两个男人。

要是被人发现小姐的马车里有两个外男……那岂不是比让方才那小人偷了耳坠还要严重?!

木槿已经镇定了下来,忙道:“已经说了,杨姨娘说若是身子不适就让您先回去,不必强撑着。”

安子衿点点头,对着车帘道:“林护院,走吧,尽快下山。”

这时的云岩山山脚,一身银色锦袍的白君佑脸色阴沉,他理了理袖口,上头的暗绣莲纹极精致。

他的声音极冷,“薛兄……你薛家所派的精良人手就是这般无用?!”

薛良一脸不敢置信,对着来报消息的人黑着脸骂道:“滚!”

白君佑哼了一声,“看来我这大哥还是不愿认命……既如此那也不必顾及什么了,来人!”

一队御林军纷纷上前,“属下在!”

“太子白君恒有负圣恩、妄图谋逆!本皇子今日领命亲自捉拿,这云岩寺的下山之路给本皇子封起来!另外一队人马进寺搜查!”

“是!属下领命!”

山林掩映间,安子衿的马车疾驰着下山,却在山脚下被一大堆的马车堵住了去路。

“二小姐!前头有小兵拦路!”

安子衿心里一紧。

这么快?

“林护院,去看看。”

片刻后林风便回来了,他隔着车帘道:“二小姐,前头在搜查……搜捕逆贼前太子白君恒。”

安子衿冷笑,望向了还没醒来的白君恒。

果然,他是预料到了一切,他今日必死。

逆贼?

前太子?连罪证也找到了?竟然已经是定了罪?

这倒是当真天家无情……

温庭之两眼通红,全然没了往日得清俊飘逸,他盯紧了安子衿,生怕她下一刻就会贪生怕死交出白君恒……

安子衿笑了笑,“此刻也不能回头了,继续前行吧。”

这个时候回头就是不打自招。

安子衿蹙起了眉头,这情形该如何?

“你可以交出他自保。”

温庭之冷冷地望着安子衿。

安子衿一声轻笑,“我交出他之前……恐怕你就会恨不得毒死我,你医术过人,未必不能下手毒死人。”

温庭之垂下了头,“安二小姐,是温某唐突了……只是,温某不管安二小姐为何出手相助于他,不管是为了什么……温某只求安二小姐救他出去,温某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机会,温某定当万死不辞报答安二小姐。”

两个丫鬟总算是明白了。

小姐随手救下的路人,是当今太子!

不!是个犯了大错已经被废……甚至此刻还是被通缉的罪犯!

“小姐!您若是被发现,可就惹了大麻烦!”

安子衿微微摇头,“无妨。”

温庭之眸子不动,紧紧地护住了怀中的白君恒,“太子的身份可以死,他不能死!”

安子衿望着温庭之失控的模样,又想到了白君恒以那物换取自己对温庭之的庇护,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

她竟是浅笑了起来,“我不会交出你们。”她对着车帘坚决道:“走!”

而此时,白君佑坐于马上,亲自守在了路旁,略过那些个马车内大家闺秀们若有若无扫来的视线,他眉头紧蹙。

今日定要将自己的这个碍手碍脚的大哥除掉!

最好,自己还能早一步得到他手里的那件东西!

这也是自己更进一步的契机!

“凭什么要搜马车?!本夫人这么多年来还没遇到过人敢搜本夫人的马车!”

一声高呼从一辆黑色马车中传了出来。

白君佑不悦地珉唇看了过去。

原来是贺御史府上的马车。

车中自然是贺夫人了。

他打马上前,并未下马,朗声道:“夫人,多有得罪,只是今日本皇子奉了父皇之名要搜查罪犯,还望夫人配合。”

贺夫人哼了一声,“本夫人行得正坐得直,窝藏罪犯这般的事……殿下还是不要胡乱言语!这屎盆子不要乱扣!”

贺夫人一向同权贵不对付,说起话来更是没了分寸。

白君佑笑意仍是温和,“夫人见谅,只是马车必须要搜,若是夫人心中不爽快……大可以让贺御史上折子参本皇子一本。”

说着他不顾贺夫人铁青的脸色,沉声道:“搜!”

连个小兵只迟疑了片刻,便掀开了车帘,里头只有恼羞成怒的贺夫人并两个一脸惊恐的丫鬟。

“多有得罪,放行!”

白君佑拱手一礼。

后头跟着的马车缓缓上前,赶车的林风表面上镇定自若,手里却紧紧握住了缰绳。

太子被废,还判了谋逆……

这被查出来的话是不是同罪?

他轻咳了一声掩饰了心虚,想到了车帘后头,蹙眉跳下了车。

林风望着走上前来的小兵,拱手道:“军爷,里头的是太师府安二小姐,我家小姐身子不适,恐怕是……”

“少废话!刚刚前头是御史夫人,不也查了?你家小姐是那庙里的菩萨?!就是菩萨也得搜!”

他骂骂咧咧地,说着便要去掀车帘,里头的人均是倒吸了一口气。

安子衿用身子挡住了后头的温庭之,冷冷对车帘道:“放肆!”

那小兵瞥见了那抹带着薄怒却美艳异常的脸,一时之间竟是被震住了,他身子一僵,随后他就要一把去扯车帘。

一旁听到了动静的白君佑忙上前呵斥道:“住手!”

随后他冷着脸翻身下了马,“退下!”

他上前一步,隔着车帘温言道:“子衿,你的身子如何了?”

安子衿听到了白君佑的声音,身子一僵。

转瞬她满是恨意的眸子里已是恢复了清明……

阅读全文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

苍天有眼,安子衿重活于世,虐渣男,斗白莲,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祸国殃民扰乱朝纲?心如蛇蝎兴风作浪?这一世我便要你知道这一切何为名副其实!而同自己两世纠缠不清的竟是那个被她亲手毒死的夫君再次携手,物是人非,她一颗真心交付,只愿弥补前世孽缘。顾璟死前的话语还绕于安子衿的耳畔。子衿,只要是你我甘之若饴。

穿越重生|莫等闲|安子衿,顾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