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紫蝶风灏栎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3 16:53:28分类:古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提供绝色医女:策乱山河全文阅读,提供蝶影轻舞绝色医女:策乱山河最新章节阅读,提供绝色医女:策乱山河紫蝶风灏栎免费下载!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小说简介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文笔挺流畅的,剧情方面也没有什么毒点,绝色医女:策乱山河看着还是让人期待感挺高的!喜欢紫蝶风灏栎的小伙伴们可以看一下,蝶影轻舞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字数也多,强烈推荐!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红颜祸水免费试读

郑贵妃在见到紫蝶的一刹那也愣了一下,人世间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国舅府?”郑贵妃大声喝道。

“娘娘请恕罪,民女是给郑公子送药膳过来的!”紫蝶从床上爬起来跪倒在地回答。

“哼,红颜祸水!来人----给我拉出去!”郑贵妃不稀罕紫蝶,第一眼见到就不喜欢。在两名太监的押送下紫蝶被送出郑府。

紫蝶开始筹划着接近郑贵妃。师父的命令是让她在太子继位之前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按照以目前的形势判断,至高无上的的皇位究竟鹿死谁手还会有很大的变故。黄莺说过还有另外的人在执行任务,那个人选只能在青蜓和黄莺中选其一。

紫蝶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索,她的任务是监视太子,如果师父的意向是支持太子登位,那么另外那个执行任务的人岂不是要想办法除掉郑贵妃和朱常洵吗?黄莺的性格比较任性妄为,师父绝对不会将这么重要且细腻的活交给她!

莫非青蜓已经到了京城?

执行任务互不干涉是喋血令的规矩,紫蝶轻叹一声甩来这些念头!对她来说监视太子更加轻松,她也乐得清闲。紫蝶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茶,听见街上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紫蝶打开窗户见到一队官兵一边鸣锣开道一边四处张贴皇榜。

“小七,小七!”紫蝶打开房门唤来小七,“你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小七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接到这种凑热闹的差遣显得兴高采烈,马上放下手头的活一溜烟跑了出去。紫蝶足足等了他一顿饭的时间,他才意犹未尽的回来了。

“小姐,是个好消息呢!”小七大口大口的灌了两杯开水,用袖子擦去嘴角的水渍说道,“萨尔浒大败之后皇上很生气,那个带兵的杨镐被关进诏狱之后皇上派了新的辽东经略,叫……哦,叫熊延弼。听说这可是一个牛人呢!咱们大明有希望了!”

紫蝶看着小七兴奋的通红的脸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叫熊延弼的人她听说过,此人三十岁便中了进士当了御史,可是脾气太差得罪的人太多,二十几年了都升不了官。辽东经略的官阶虽然很高,但是此时上任显然是被人当成了替罪羔羊,可见他的人缘极差。

“皇榜上就是写了这些吗?”紫蝶问道。

“啊……哦!不是!”小七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回答,“刚才路过对面的说书摊子,胡乱听了这些!皇榜上说大将军风灏南即日将受诏回京!”

紫蝶点了点头让小七继续去干活,自己则准备回房间。国家正值多事之秋,皇上在这个时候将镇守边塞的风灏南调回京城,难道是想让他去辽东那边对付努尔哈赤?纵观整个朝廷,能够打仗的将领实在寥寥无几。

“仙女姐姐!”

紫蝶顺着声音转过头,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门外望着她微笑。紫蝶伸手招呼男孩进来,柔声问道:“我蒙着面纱,你怎么能认得我?”

“你身上的香味儿很特别呀!”男孩自豪的说道,“我一闻就闻出来了!”

“那你今天又是出来找东西的吗?”紫蝶对这个长相俊朗的男孩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拉着他的手在桌子边坐下。

“嘿嘿,我是流出来玩的!家里的先生总是让读书我不喜欢!”

“你看你玩得满头大汗,姐姐请你吃糕点!”紫蝶叫李掌柜去厨房拿了几碟精致的小点心放在男孩面前,“尝一尝吧,这是姐姐早上亲手做的。吃完了就赶紧回家!先生们让你念书是为你好!”

“嗯,姐姐你做的东西真好吃,比我家中那些厨子要强!”男孩露出纯真的微笑。

“好吃就多吃一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少爷……小少爷,原来你在这里!急死我啦!”

男孩正欲说出自己的名字,一名妇女匆匆忙忙跑进店来,拉着男孩的手仔细打量,确定他完好无伤才放心下来。“你一个人跑出来很危险,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妇人说着责备的话,眼中却是关爱与宠溺。

“对不起奶娘,我下次出来告诉你!”男孩站在妇人身边,妇人掏出手帕替男孩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奶娘?紫蝶在一边细心的观察这名妇人!她的衣着鲜艳讲究,容貌妖娆艳丽,身段风骚窈窕,眼神之中流露出摄人心魂的妩媚。

“奶娘,她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仙女姐姐,可漂亮了!”男孩仰着头望着妇人说道。

妇人只是随意的瞄了紫蝶一眼便转过头去。“少爷你该跟我回去了,万一让人知道你又跑出来就不得了了!”

男孩嘟着嘴依依不舍的去拉紫蝶的衣袖。“仙女姐姐,我以后还能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紫蝶安慰道,“你快跟你奶娘回去吧!”

男孩显然并不想就此离去,可是当他的视线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朝这边走来,马上拉起奶娘的手朝另外一个门跑去,慌张的甚至忘记了与紫蝶道别。紫蝶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男孩子细皮嫩肉,显然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但是他的心地似乎很纯粹,就像经过细心栽培的花朵,美好而娇嫩。

“紫蝶姑娘,你在看什么?”

紫蝶一回头便看到了风灏栎温和的笑容。

“风大人!”紫蝶欠身向风灏栎行礼,风灏栎急忙扶起她。

“紫蝶姑娘,这里又不是官府,你不用这么多礼!”

紫蝶亲自将风灏栎带到靠窗的座位问道:“风大人想吃些什么?”

“你做主帮我弄几道小菜吧!”

“看来你的心情似乎很好!”

“你看的出来么?”不知道为什么风灏栎控制不住自己想到这里来,猜测着紫蝶面纱掩盖之下的笑容,他觉得是一件很满足很幸福的事。

“看我是看不出来,但是今天的皇榜我看到了。能够一家团聚当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紫蝶吩咐李掌柜替风灏栎到厨房拿了一些下酒的干果,亲手倒了一杯酒递到风灏栎手上。

“是啊,我很久没有见到我大哥了!”风灏栎的脸上有如释重负的喜悦,虽然他并不能因此而去过自己想要的那种逍遥自在的生活,但是有大哥在身边他就感觉自己的负担没有那么沉重。

风家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整顿府邸,为了迎接风家的长孙,朝廷册封的一品大将军风灏南的回家。在朝廷之中,能做到一品大将军的人已经很好,像风灏南这个年纪的将军更是绝无仅有。

对风老太太来说,大孙子风灏南是风家最大的骄傲!他不仅继承了先祖的遗命,而且英勇善战用兵如神,所有的一切他都做得很好,丝毫没有让祖先蒙羞。一想到他常年在外带兵打仗,餐风露宿拼命杀敌,风老夫人就感到一阵阵的心疼。

风灏鸣看着家中忙成一团,也没人再打理他管教他,他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忽视,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失落和不满。他背着手在院子里四处溜达,正好见到季如月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他马上堆满笑容迎了上去。

“呦,这不是季大小姐么?怎么?又来找我二哥!”风灏鸣与季如月同岁,季如月常常来风府中与风老夫人作伴,加上她是风灏栎未过门的媳妇儿的身份,两人经常拌嘴斗气。“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就不知道矜持呢?”

季如月被风灏鸣的话气得羞红了脸,跺着脚重重哼了一声从风灏鸣面前走过。她也知道作为女孩子应该有矜持和骄傲,但是她总是无法克制对风灏栎的思念。而风灏栎对她似乎也少了一点儿体贴和关怀!

“等一下等一下!”风灏鸣张开双臂挡在季如月的面前。

“三爷你这是干什么?”季如月的丫鬟小环把主子护在身后,“我家小姐可是二爷没过门的媳妇儿,你不能这么无礼!”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呀!”风灏鸣不耐烦的推开小环说道,“你一会儿进去该不会向我二哥告我的状吧!”

“哦……”季如月的心终于舒畅了,原来风灏鸣是怕欺负她的事情被风灏栎知道。这么说风灏栎还是很在意她的。季如月的心里涌起一股甜蜜。“我才不会像你那么小气!”

“这就对了嘛!早晚都是一家人么!”风灏鸣打开折扇讨好的替季如月扇着风。

这时风灏栎听到动静从厅里走了出来,季如月下意识的推开风灏鸣献殷勤的扇子迎了上去。“灏栎哥哥!”

“如月?你怎么来了?”风灏栎这两天忙到脚不沾地,他实在抽不出时间来招呼季如月。

“想你了呗!”风灏鸣在季如月开口之前替她回答。季如月不得不承认风灏鸣说出了她的心里话,但是她还是羞得满脸通红低下了头。

“别胡说八道!”风灏栎呵斥了弟弟一声,转头对季如月说道,“我有事情赶着要出去,你去我奶奶房间陪她说说话吧!”

风灏栎不等季如月开口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二哥这人不解风情你别怪他。其实他……”风灏鸣看到季如月含泪的双眼写满了委屈,抓耳挠腮的想说一些话让她开心,“其实你应该庆幸才对,他确实不会哄你,可是同样也不会哄别的女人么!”

风灏鸣的话季如月根本就听不进去,一言不发的进了风老夫人的房间。风灏鸣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也转身出去找乐子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风老夫人就带着府中的人到了城门口翘首以盼。随后一些文武百官也到了!所有的人聚集在一起迎接常胜将军风灏南。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红颜祸水免费试读

“奶奶您别着急,时辰还早!”风灏栎扶着祖母安慰道。风老夫人漫不经心的的点了点头。

风老夫人此时此刻焦虑的心情没办法跟任何人表达。就在她等到心慌意乱的时候看到一骑快马朝这边飞奔而来,从马上翻身下来一个兵卒。“卑职参见各位大人!将军已经在马上就到!”

“太好了!”风老夫人紧握风灏栎的手,眼眶中竟不知不觉涌出了泪水。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远处的尘土飞扬中狂奔过来十几匹快马。为首的汉子身材魁梧,皮肤略黑,如刀削般刚毅的脸庞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两道剑眉之下的双目炯炯有神。

“大哥!”风灏栎正欲上前,骑在马上的汉子忽然从马背上纵声跳了下来,手中长枪直指风灏栎的眉心。

风灏栎凌空一个翻身夺过,从腰间抽出软剑刺了出去。两个人各自使出傍身绝技,长枪与软剑交缠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

“哈哈哈……好小子,不愧是武举人!没丢咱们风家的脸!”风灏南扔掉手中的长枪,紧紧握了握二弟的手臂。

“大哥!”风灏栎有些哽咽,兄弟俩人分开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灏南!”风老夫人子丫鬟的搀扶下上前两步,一瞬间老泪纵横。

风灏南见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慈祥的望着自己,奔上前去跪倒在老人面前。“祖母大人在上,不孝孙子跟您磕头了!”说完便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孙儿为国效力奔波在外不能承欢膝下克尽孝道,让祖母大人惦记了。”

“快起来,快起来!让奶奶好好看看!”风老夫人扶起风灏南,颤抖的手抚过他的脸庞,“好……好……你都已经长大了……”

风灏南十五岁入军营,离家已经整整十三年了。风老夫人当初怀着既不舍又无奈的心情送风灏南出门的时候他还是一个瘦弱的少年,现在回来已经是名震边疆的将军,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风大人,咱家传皇上口谕,皇恩浩荡,特恩准风将军先回家与家人团聚之后再入宫面圣!”一个太监走上前讨好的对着风灏南笑道。

“谢主隆恩!”风灏南跪谢皇恩之后遣散了前来替他接风的同僚,扶着风老夫人回了家。

按照朝廷体制,没有皇帝的传召和允许,军队是不允许进入都城的。风灏南这一次奉诏回京师,只带了小部分的亲兵,并且全部驻扎在城外三十里,他只带了军中几个得意的功勋显赫的部下将领。

回到阔别十多年的家,风灏南在仆人的伺候下沐浴更新,给风家列祖列宗上了三柱清香,然后给风老夫人敬了一杯茶,最后在风老夫人的身边坐下。

风灏南望着井井有条繁荣昌盛的家不由得由衷感慨。虽然父母早亡,但是在兄弟俩的努力之下总算没有辱没了祖先的威名。风家在京城依然是威风凛凛举足轻重。

“二弟,这些年多亏了你支撑这个家!”风灏南看着文质彬彬的二弟,一开始没敢把他和武艺高强四个字联系在一起。他怕兄弟仰仗风家在朝廷中的根基而没有真材实料。可是刚才在城外的交手试探之后终于能按下心来。

“大哥,都是自己人,何必说这些呢!”风灏栎一个人苦苦支撑一个家确实不容易,可是比起大哥在外保卫疆土抛头颅洒热血,他觉得自己已经舒适很多。

“灏鸣你过来!”风灏南对这个三弟的印象已经很模糊,当初他离家的时候风灏鸣还只是一个留着鼻涕爬树掏鸟窝的孩子。

风灏鸣对大哥也显得比较陌生!在他眼中两个哥哥不同。二哥平时虽然也会骂他,但是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风灏栎对他还是比较宽容,闯了祸他也习惯躲到二哥身后寻求庇护。而大哥不一样,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军人的威严让他心生畏惧。他战战兢兢的走到风灏南面前,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大哥!”

风灏南大声笑道:“你怕什么,大哥又不吃了你!”他用力拍了拍三弟的肩膀,风灏鸣差一点儿摔倒在地上。风灏南急忙拉住他,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你的身体这么单薄?我没下重手啊!”

风老夫人望着小孙子龇牙咧齿的样子急忙出来打圆场。“灏南,你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习武练剑没有你和灏栎的天分。咱们风家世代都是武官,我也想有个读书人。所以没有强求,请了夫子专教他孔孟之道。”

“呵呵,也对!我跟灏栎都是粗人,有个斯文人也是好事!”风灏南没有再深究。风老夫人忙不迭让下人安排酒菜。

饭桌上一家四口畅所欲言相谈甚欢。风灏栎留意到风灏南的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女子。她并没有让人感到很惊艳的美。她的肤色略显苍白,细细的柳叶眉下一双如灵动的眼睛。她的嘴巴很小,红润的唇色显得她楚楚动人。

她发觉到风灏栎在打量她,苍白的脸上显示出了淡淡的红晕,羞涩的向风灏南身边靠了靠。

“大哥,这位姑娘是……”风灏栎很好奇她和大哥的关系。在军营中除了军妓不会再有其他女人。而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绝对不像是混迹于军队之中。

风灏南看了看女孩笑道:“你看我多糊涂,太开心忘记跟你们说了。这位姑娘叫若惜,我回来的路上见有两个恶霸欺负她就顺手救了她。谁知道她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我又不能扔下她不管。我见她长得清秀人也干净利落便带了回来,留在奶奶身边当使唤丫头也好么!总算让她有个落脚的地方。”

“孩子,过来让奶奶看看!”风老夫人招呼若惜走到她的身边上下打量一番,“嗯……打扮打扮倒也是个美人儿呢!灏南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现在没有找到和心意的名门淑女,先纳个偏房伺候你的生活起居也是要的!”

若惜不由自主的望向风灏南,当她对上风灏南的目光立即满脸通红,急忙别过脸去不敢再看。

“奶奶,我怎么能耽误人家姑娘的大好年华!”风灏南也有些不好意思,“我还要进宫面圣,晚上回来再向您请安。”

风灏栎看着大哥颇为狼狈的样子不禁笑了笑,他起身陪同风灏南一起进宫。

两个哥哥走后风灏鸣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自己也不明白,同样是姓风,都是同一个爹妈生的,可是他怎么就是比不上两个兄长?

进宫的路上风灏栎跟大哥说了许多宫中的事情,说到萨尔浒之战风灏南显得痛心疾首和义愤填膺。

“大哥,皇上这一次召您回来是不是有意让您去接管辽东?”风灏栎猜测过圣意,这也是目前唯一合理的解释。

“皇上在圣旨中并无提及,我也不知道!”风灏南摇头回答。

“皇上几十年来不上朝,他这一次能见你已经是很破例了。”风灏栎隶属锦衣卫,却也是皇上最信任的贴身侍卫之一。眼见朝政腐败佞臣当道,风灏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能为力。他眼见太子厚道,总希望有一天太子继位之后能够重整朝纲。

兄弟俩到了宫里时被告知皇上有命不见任何人!兄弟二人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只好打道回府。

“大哥,现在天色尚早。你好久没回来,我带你此处逛逛如何?”

“好啊!京城的繁华在闭塞的偏远地区可见不到。”

兄弟二人有说有笑的随意的穿梭在热闹非凡的街道中,忽然迎面而来几个衙差。他们用木板抬着一个人急忙向城外的方向而去。风灏栎见木板上的人脸色泛青呼吸微弱,身上还隐隐约约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

“慢着!”风灏栎叫住那几个衙差,上前想去掀盖在那人身上的布条。

“风大人您不能碰他!”衙差认出锦衣卫同知,走上去行了个礼。

“为什么不能碰他?”

衙差四下张望了一番,示意抬着木板的人离他远一点儿,凑到风灏栎耳边说道:“这个人染了瘟疫。张大人让我把他抬到城外的乱葬岗去!”

“什么?瘟疫?”风灏栎吓了一跳,他身为锦衣卫同知怎么没人跟他汇报这件事?

“可是这个人他尚有呼吸,你们就这么把他扔到乱葬岗去,岂非草菅人命?”风灏南久经沙场,对于人命看得很淡。但是前提是死得要有价值。倘若是保家卫国,那么牺牲生命也是无上的光荣。

衙差不知道风灏南是什么身份,但是眼见他气度恢弘衣着不凡,又跟风灏栎在一起,虽然心里不爽却也不敢得罪。“这是张大人的吩咐。何况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其他人好。这种疫病很容易传染,城南那边已经因为这个病死了好几个人。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唯有除此下策。”

风灏栎觉得很气愤,如果真的像衙役所说这些人是得了瘟疫,那么事情已经涉及到京城的安全问题,这属于锦衣卫的管辖范围,可是这件事居然没有人通知他。

“大哥,我得去了解一下情况。我先陪你回去。”风灏栎的心无法安定下来,他迫切的想知道事情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

“人命关天,我自己回去,你快去看看吧!”风灏南拍拍二弟的肩膀说道。

风灏栎不再客套,转身就离去。当他赶到锦衣卫镇抚司衙门的时候,老远就听见秦大海声如洪钟的吆喝。“来来来,买定离手。---你小子他娘的动作快点儿!”

风灏栎一进门就看到一群人围成一团在玩骰子,秦大海兴奋的满脸通红,使劲的摇着筛盅。

“大海!”风灏栎皱着眉头感到很不快。

阅读全文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

绝色医女:策乱山河

火场中的惊鸿一瞥让风灏栎的心从此沦陷,他以为紫蝶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却不知她只是一柄杀人的利器。生死相许的爱情最终能否跨越世俗的鸿沟!一次一次的性命相博,爱,究竟还剩下多少?

古代言情|蝶影轻舞|紫蝶,风灏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