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重生之明珠暗投最新更章节 姬尘 明珠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1-01-14 16:31:55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为您提供《重生之明珠暗投》姬尘 明珠全文阅读,《重生之明珠暗投》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重生之明珠暗投小说简介

这个作者的其他文据说也挺好看,但我还没开始所以不做评价。但是由重生之明珠暗投这本书来看,写的其他书应该也不会差,是一本写作风格已经很成熟的书。

重生之明珠暗投劝说策反免费试读

掌灯时分,明珠又亲自替窦姨娘双颊上了回药,庞氏最妒妾室比她貌美,所以那日责打窦姨娘时,孙婆子这老货故意下了死手,致使窦姨娘恢复得不似翠盏那般快,两日过去肿还未全消下,明珠命窦姨娘的丫鬟冬莺去厨房吩咐要碗薏米绿豆粥,利于消肿清热,岂料去了半日却空手而归。

翠盏不由奇道。

“鱼翅燕窝也就罢了,薏米和绿豆才多少钱一斤,怎么竟也没有啊?”

窦姨娘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正要道不吃也无妨,却听那冬莺愤愤地道。

“哪里是真没有!分明是厨房的赵婆子势利眼,受了夫人那边的交待,故意要刁难我们,从前老爷宠爱姨娘,夫人便和二姨娘一唱一和,生生把姨娘搬弄成个爱拈酸吃醋的人,又诬陷姨娘常常往娘家搬体己,所以近来老爷的宠幸才淡了,连早年赏给姨娘的东西,也都被二姨娘那个贪得无厌的,收买了咱屋里人顺得差不多了,偏生姨娘还装不知道,一直忍着……”

窦姨娘面色大变,慌忙斥责道。

“冬莺你今日是疯了不成?胡说八道些什么!”

说着她赶紧看了明珠一眼,见她正从翠盏手里接过帕子,细细擦拭沾满药膏的手,似乎没有将方才那一席话听进去,这才松了口气,女儿自活过来以后,就变得十分不对劲,竟然敢和庞氏叫起板来,窦姨娘实在怕她一个冲动惹怒庞氏,吃了大亏,所以宁可自己忍气吞声。

明珠站起身,将药膏递给翠盏,对窦姨娘微笑。

“姨娘淤毒未清,恐怕夜里睡不安生,翠盏心细,又很会捶腿,今后便让她留下伺候姨娘吧!”

听说她要把翠盏送给窦姨娘,两人皆是一愣,特别翠盏更是不能置信地看着明珠,明珠眼波流转,扬眉问。

“怎么?你不愿意啊?”

翠盏连忙摆手摇头。

“不是不是,姨娘是咱们府中脾气最好的人,奴婢怎么会不愿意?我只是、只是有些舍不得小姐……”

明珠笑道。

“有什么舍不得的,横竖我便住在隔壁院子,还不是日日都能看见。”

翠盏一想也是,想到窦姨娘温婉亲善,遂又笑逐颜开,倒是窦姨娘十分担心女儿。

“若翠盏给了我,那珠儿你……”

明珠的目光淡淡瞟过角落里的冬莺,方才她才提出要将翠盏留下,冬莺的脸色便苍白了几分,如今更是紧绞十指,一幅心如死灰的模样。

“那就让冬莺跟着我吧!”

见小妮子猛地抬头,双眸中满是惊诧之色,明珠悄悄勾唇,对窦姨娘轻轻一福,转身出屋去了。

月光如水,柔柔轻晃,在青石板小径上映出一层浅浅的蓝,明珠踩在上头,眯眼沐浴着夏夜的风,只觉活着的感觉真是再惬意不过了,她瞥见草地上开着一片红白相间的圆形小花,以前似乎从未见过,便不由多看了几眼。

冬莺连忙小跑过去摘了几朵,双手奉上,明珠接过点头道。

“不错,很有眼色,方才那些话,你也是故意当着我的面说的吧?”

冬莺双肩一抖,扑通跪倒在地,咬牙脱口道。

“姨娘性子太善了,不过仗着老爷的宠爱才能安然无事,可我大哥昨日来信说,老爷在盛京逛窑子,又赎了个姐儿做新姨娘,那女人十分厉害,到时领回家中,若和夫人、二姨娘这两人凑做一堆,姨娘只怕没有活路了,奴婢、奴婢看得出来,这屋里只有小姐是个明白人,所以今个儿才敢说这话,希望小姐能帮衬姨娘……”

明珠盯着她的头顶,手指轻轻拨弄花瓣。

“方才我说要让翠盏留下,并未就要赶你走,你又为何做出那般绝望的形容来?”

冬莺咬着下唇。

“小姐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奴婢以为小姐是怀疑奴婢搬弄是非,所以故意留下翠盏,就是要提醒姨娘亲贤良远小人。”

明珠失笑道。

“亲贤良远小人?你还念过书?”

冬莺绞着衣带,不好意思地道。

“这、这是小时候听小姐读书,便留了心,跟着胡乱学了些,最多比别人多认识几个字而已。”

明珠有些意外地打量着她,这丫头生得清清瘦瘦,瓜子脸庞薄嘴唇,眼睛亮堂堂的,确实是一脸机灵相,不过耳濡目染便能自己识字,好好栽培定能如浅梅一般,成为自己的心腹。

她还魂前,小白花曾叮嘱过,窦姨娘身边的冬莺是个聪明的丫头,就是性子太冲了,没有她的翠盏沉稳,如今看来都是傻话,窦姨娘那样软弱的人,在明府没受大罪,除了明堂好色外,只怕也有冬莺几分功劳,可惜一个伶俐丫鬟,偏跟了两个不成器的主子。

她唇边浮起浅浅的笑意,弯腰亲自将冬莺扶起,和颜悦色道。

“起来吧,我还有事要交待你去做呢!”

更鼓敲过两下,明珠屋中的灯便也应声而熄,冬莺放下绣床的帐子,遣小丫鬟们自去睡觉,随后走到院子里立着,一直等到三更,她已是忍不住哈欠连天,眼皮打架,这才听到墙头开始有些响动,冬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忙躲到大柳树背后悄悄张望。

片刻后,只见墙头上跳下一个人来,借着月光,冬莺看清了他的体貌,心下暗惊,不由对明珠交给她的第一件差事有些犹疑,甚至觉得明珠这是在试探她的忠心,她咽了口唾沫,点燃手中的灯笼,突然亮起的火光将那人吓得连退几步,冬莺忙低声道。

“许公子不必害怕,是小姐让我在这等你的。”

此时屋中的明珠早已从床帐中坐起身来,外头灯笼一亮,她便知道她等的人来了,穿戴整齐以后,她重新燃起青灯,端坐于桌前。

雕花木门被轻轻推开,许文驰走了进来,背上挎着个包袱,一脸破釜沉舟的郑重表情,一番欲言又止后,他一字一句道。

“珠儿,白日是我混账,如今我已经全都想通了,今夜就带你离开火坑,远走高飞!”

明珠皱眉,不大确信地看着他。

“你是说,你要和我私奔?”

许文驰坚定地点头。

“天下之大,总有你我安身立命之所,哪怕是粗茶淡饭,我也愿意和你执手一生。”

这席话如果是小白花听了,只怕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了吧?可惜她季明珠见多识广,这种穷酸不靠谱的誓言,简直让她嗤之以鼻,自持才高的人总是天生一股傲气,让人家富贵小姐跟着你粗茶淡饭,还说得好似多大的恩赏一般,将来若真发迹,谁知又会不会如韦泽那般?

明珠冷笑一声。

“自古聘为妻,奔为妾,要娶我,便堂堂正正娶我,做这些拐带良家的行径,你还算是个读书人吗?”

许文驰愣了,他的珠儿从来都是柔顺无助的,何曾这样疾言厉色过,听说她自投湖后便性情大变,莫非真的因为经历过一次生死,看万事都不再是从前的姿态?

无论怎么说,明珠这一番话确实触动了许文驰内心痛处,他既读圣贤书,自然注重礼数,若非万般无奈,又何苦出此下策?

见许文驰面色青白,咬着下唇难发一言,明珠又想起姜婳曾经对她说过,对付骄傲的男人,要适当泼一泼他冷水,却也不能太过伤他自尊。

她于是赶紧收敛怒容,捏了嗓子,柔柔地叹息道。

“文驰哥哥,你还不明白吗?我要的不是你为了我自毁前程,背负罪名,而是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地嫁进你们许家,和你携手走在青天白日下,只有祝福没有指戳啊!”

许文驰踉跄一步,深深闭眼,苦笑道。

“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想,只是你明家如此嫌贫爱富,只怕一切都只能是梦幻泡影罢了。”

明珠抬头,一双眼睛如朝露,泪光闪闪满含希冀。

“不,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你若真打定主意娶我,便好歹试上一试。”

重生之明珠暗投劝说策反免费试读

第二日下午,冬莺进来奉茶,悄悄将藏在袖中的一叠纸递给明珠,明珠展开一看,闯进眼中的是洋洋洒洒颇具风骨的一笔好字,不由点头微笑,接着她自上而下,一目十行,很快便将那篇文章尽数映入脑中。

没想到姓许的倒还真有几分才华,一篇缴文写得酣畅淋漓,文采飞扬,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如果他能抓住这次机会被那位赏识,便能圆了小白花的心愿,又解除了自己迫嫁的危机,真是一举两得。

明珠打定主意,从笔洗上抽出一支狼毫,把文章中辞藻过于华丽虚浮的几处删改了一番,她乃季修贤的女儿,虽赶不上父亲门下几位逸群之才,但也不差,替一个穷酸润色个文章的资格还是有的。

丢开笔,明珠将那篇文章重新递给冬莺。

“找几个卖字的誊抄几份散布出去,不出三日,这篇文章必定声名大噪。”

冬莺攥着那几张纸,挣扎半晌还是道。

“小姐,我虽不能全看懂这文章,但也大概知道,这是骂县太爷和总兵仗势欺人的,还有……咱们明家撕毁悔婚,里头那些句子,不见半个脏字,却刺得人抬不起头来,这种东西若是传开了,真的好吗?夫人那边且不说,那两家恐怕会找许公子麻烦的……”

小姐对许公子芳心暗许之事许多人都知道,特别两人还曾深夜夜会,冬莺便更不忌讳提醒明珠了,可是明珠好似不为所动,自言自语道。

“没事,你只管去做,算算日子,那位近日也该到奉县了……”

她似想起了什么,回神吩咐。

“对了,你找个小厮到城门口盯着,如果进来了一辆挂着铜铃的蓝顶驴车,便让他一路跟好,等车上那羊胡子老头进了茶坊,你立马通知许公子到衙门去击鼓!”

冬莺也很是伶俐,当即便反应过来、

“小姐是说那位老爷昔日的同窗赵大人?”

明珠点头。这位赵大人全名赵德义,与明堂少时曾在同一个私塾求学。只是与明堂名落孙山后弃仕从商不同,这位赵德义大人求取功名之路可谓顺风顺水,如今二十来年一晃而过,已在京城站稳脚跟,在吏部谋了个从四品的京官,也算奉县近百年来数一数二超越前人的人物!

虽与明堂同窗,不过这位赵大人年少家贫,与商贾发家的明堂向来不对盘;加之二人如今官商不同道,已多年没有往来。而赵大人的母亲因为十年前过世,这位孝子每年六月底的祭日都会前来祭拜,从无遗漏,在奉县已不是秘密。

“不过那位赵大人素以清廉扬名,万一……万一……”

明珠赞赏地看着冬莺,这个丫头的反应速度倒是很快。

“你担心会对明家不利?”因有心栽培,明珠便也大方点拨几句,暗示自己的立场。

“一切皆是明家有错在先,自然就要承担后果!况且出了这等事,全部男丁逃得一个不剩,只留我等女眷收场;夫人又从始至终龟缩躲避,令人齿寒;再退一步讲我始终要嫁人,也该让事情有个了断!”

明珠抚了抚额头,“至于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难免也会受到影响,不过我的境遇已经糟糕如斯,再艰难也不过回到从前!”

冬莺听得张大嘴巴,被明珠眸光中的悲切感染,还只当她是因为一女多嫁不能与心上人厮守而苦恼;却不知道眼前人说的却是前世亲人含冤惨死,自己则受凌迟割肉之刑一事。虽然担忧明珠的处境,不过冬莺对明珠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自断其路破釜沉舟的勇气佩服不已,转念再想,小姐对许公子一往情深,如果能借着赵大人之手成了姻缘,也倒是好事一件!如此应了一声,自下去办事不提。

不过一夜光景,许文弛这篇言辞激烈的缴文就贴遍了奉县大街小巷。待贾知县、范总兵二家得到消息遣官兵去撕时,文中内容已经在奉县内外传播开来,更有好事之徒趁势把明家一女多嫁,贾、范二府逼婚迫嫁致使明家姑娘投水自尽一事加以润色,改头换面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段子在各大茶馆中演绎,等贾、范二府再去拿人的时候,这些跑江湖的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而让他们气得牙痒的罪魁祸首许文弛也是行踪不定!

看着犹在床上躺着养病的两个公子,贾、范二府一合计,竟然化干戈为玉帛,双双把矛头指向了明家,率领手下的文人飞速再写了一篇缴文,把明家骂得狗血淋头,只道自己也是明家骗婚的受害者,直贴到明府外墙上!

可是这篇文在文采、措辞上皆不如许文弛的那篇,加之贾知县、范总兵二府在奉县作威作福,素来不受百姓待见,这招祸水东引终究没被民众买账。

而当事人之一的明府这几日也是颇为艰难。贾、范二府不断使人在门前叫骂,而明府的奴仆出门采买也犹如过街老鼠一般被人指点,就连庞氏的侄女儿庞胧烟来姨母家串门,只在入城的点心铺买了几样糕点,照例让掌柜记在明家账上时,那卖货的老板竟然胡子一吹,当即把东西收回,只说不卖了!

庞胧烟性子娇蛮,在家里也是小月亮一样被人捧将着长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立时便和人理论了起来。她不开口还好,只一点明自己乃明家表小姐,霎时便吸引了店中所有人的目光,见一个个都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庞胧烟只觉莫名其妙,看敌我双方人数悬殊,更有些发憷,仓皇间也不计较是否吃亏了,拔腿便走。可才走出店门,随即就被招呼了一身烂菜叶子臭鸡蛋,等慌不择路逃回轿中,已是一身狼狈。

她气得浑身发抖,忙让人往明府门前赶,可一看到紧闭的府门外一片狼藉,霎时就有些发懵。就在这愣神的功夫,却不知哪里跑来的无赖泼皮拎着一桶东西便往明家大门拨过去,随着一阵恶臭传来,庞胧烟捂着鼻子往轿中又退了退,恶心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再说明家内部,外面的这番动静让一直闭门装死的庞氏再也忍不住。她提起裙子,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明珠的小院,只让人把她擒住,交由贾、范二府和许家,认杀认剐,悉听尊便。

一屋子人气势汹汹猛地闯入园子,把窦姨娘和翠盏吓得魂飞魄散,可屋子里外搜罗了一圈,别说明珠,便是那个她身边的新晋丫鬟冬莺也不见踪影。

不等庞氏厉声发问明珠下落,窦姨娘已抖抖索索递上一封明珠预先留在她处的信件。

“珠,珠儿去县衙退婚了,只说夫人您若是感兴趣可以顺便一观……”

阅读全文
重生之明珠暗投

重生之明珠暗投

青梅竹马换来农夫与蛇;重生归来竟是一嫁五夫。傻白甜黑化重生复仇,且看娇弱小白花如何逆杀渣男贱女!!!

穿越重生|姬尘, 明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