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谁许婚长情难忘》大结局精彩试读 《谁许婚长情难忘》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1-01-14 16:40:07分类:总裁豪门

谁许婚长情难忘由网络作家雨晴所著的总裁豪门小说,您可以在趣红河文学免费试读第3章 不能怂。

谁许婚长情难忘小说简介

谁许婚长情难忘从头甜到尾啊!会套路的小姐姐,情商低的小哥哥,彼此之间的相处与摩擦,很爱!

谁许婚长情难忘不能怂免费试读

为了父亲的事情东奔西走一年了,她知道这个社会很多潜规则,并不是有理就可走遍天下的。

邵骏豪定是不怕她,她分明看到他挣扎过,既然挣扎过,一定想过后果,没有退路的,只能是她。

他的一切动作都让她陌生,恐惧!

此时的邵骏豪在催情药物的鼓动下,更是张狂到肆无忌惮。

被人威胁?他邵骏豪即便是被人威胁也沦不到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她敢来挑他的警戒线,那就应该尝到后果。

凌晨五点,聂雨凝是被钻心的疼痛逼醒的,一转身就像是被车轮辗过一样。

摸亮床头灯,旁边的男人睡得一脸餍足,他一定是非常爽了,累惨了吧?该死的臭男人,就算是她有错在先,他也不能如此禽兽啊。

她只不过假睡了他,现在他却毫不留情的把她给真睡了。

就算他被下了药,他也可以找个小姐来服务啊,干嘛非要这样对她?

掀开被子下床,看着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心尖上就像被谁啃了一口似的。

邵骏豪,这就是你说的,惹了不该惹的人的下场?

翻出修眉用的小刀片,割下那块属于她的处子之血!

六个月后

九月的海城,湿热难挡,夜色却多彩旖旎。

绝代佳人是海城消费最高的夜场,里面装修富丽堂皇,杯子都是意大利空运过来的水晶杯,到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而且是会员制,来消费的人的资料对外保密,每个包间的电梯直到停车场的专用车库,不是有钱就可以来的地方。

这里的姑娘据说是全国最漂亮,学历也是最高的,虽然有很多是在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弄来的两百块钱一个的毕.业证,但对于男人来说,那是面子.工程,真的假的,也没几个不上道的250非要去查上一查。

聂雨凝穿着服务生的制服,单手托着酒盘,正要去酒水间领酒,管妈咪的王经理顶着她的金粉眼影妆一脸焦急的往服务部这边赶来,对着服务部化着淡妆的林部长就一脸献媚,“哎哟,我的乖乖,我的救星。”

“干嘛呢,干嘛呢。”林部长一脸嫌弃。

“哟,这不是火烧眉毛了,来找相好的帮帮忙。”

原来今天晚上的生意太好,小姐都被点得没几个了,而“昭君”VIP豪华包间里来了一批得罪不起的客人,闹着要给一个美男点一个帅哥。

绝代佳人里面的包间,全是以古代有名美人的名字所命名。总让来这里的男人觉得自己艳、福无边。

而且这里规矩就是要让客人玩得尽兴,哪能不把场面充起来。要说没有小姐了,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还好那一堆人要点小姐的都已经点过了,其他的人似乎根本就不要人陪,只是找几个漂亮点高挑点的去撑撑场面就行了。

服务部有几个美人,王经理怎么舍得放过?聂雨凝自然被相中了。

聂雨凝起先不愿意,她本来就是周一到周四弟弟在寄宿学校上学的时候来上班,并非正式员工,没必要这么卖力。

王经理说,但凡她叫去了的,只要站一站,一分钟走个过场,人头五百块,公司出钱。

这样一说,王经理点的人,很快都开始化妆换衣服了,谁跟毛爷爷过不去?站哪里不是站,站一分钟就五百块,还嫌个什么劲?

化了妆后的聂雨凝无疑是惊艳的,她年纪本来就小,皮肤好,上妆快。

扑粉扫眉后,五官便更加立体了,比没化妆的时候,多了几分熟的味道,看得王经理都连连称赞,“所以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看看咱们聂雨凝,那就是绝代佳人中的绝代佳人。“

她们这一拨人很奇怪,别的牛郎那都是进富婆的包间,可这次这个包间里,全是男人,聂雨凝忧心的感叹,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重口味啊。

聂雨凝心里在卡着秒表,滴嗒,滴嗒,嘀嗒,想着数够六十下,五百块到手的美梦。

她不看向任何一个人,神色不显刻意,正想着自己的美事,并不像别的小姐要给客人抛眉飞眼的求橄榄枝。

更何况她并没有真正的坐过台,着装虽是性感,妆容虽是惊艳,但没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风尘味。

她又出自豪门,就算落魄了,骨子里的矜贵依然还在,这样的她,反倒更让人关注。

聂雨凝心里的六十声“滴嗒”终于数完,吐了口气,有些小窃喜的转身就走。

“谁让你走的?”低沉,浑厚的男音,突然闯进她的鼓膜,让她为之一震。

这声音就算事隔半年,聂雨凝依旧忘不了。顿在原地不知道脚步该怎么抬,刚才王经理说什么?该点小姐的都点过了,其他的人根本就不要人陪。人家只点牛郎,小姐就是拿来充数撑场面的,敢情这是玩她呢?

而且玩得这么大,居然把邵骏豪弄到这里来玩她?他也只敢来这种地方罢?这里保护工作做得这样好,绝对没有哪家媒体敢到这里来抓新闻,想死慌了还差不多。

不敢转头,脚尖轻轻的抬起,想要溜之大吉,说真的,她现在是愿意在任何人面前丢人,但邵骏豪面前绝对不可以,绝不可以!

她觉得她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谁许婚长情难忘不能怂免费试读

没听见后面有人说话,头低了低,对前面的美人挤了挤眼睛,眼疾脚快,“借过借过。”

感觉身后突然有了重重的压迫感,手腕瞬间被抓住,聂雨凝的心便提到了脑门心。

王经理毕竟是有经验的老妈,这个挨千刀的马上走过来一个劲的给邵骏豪陪理道歉,绝代佳人里面遇到客人,从不问及名讳,基本上都是叫爷,除非敢大大方方从正门进来的人,才会贯姓。

像邵骏豪这样的人,显然不会从正门进来。

王经理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待人接物分寸掌握得极好,看着邵骏豪,就像看着千儿百八万似的亲热,“爷,对不住您啊,这丫头是新来的,嫩着呢,也是我觉得这丫头漂亮,才硬是没藏住,连规矩都忘了好好教她就拎出来给爷儿们看了,不懂事不懂事,爷可疼着丫头点,丫头胆小着呢。”

呸!聂雨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王经理,你开始不是这样跟我说的。”明明是说站一分钟五百块,怎么就成了坐.台的了?

王经理一个劲的给聂雨凝眨眼睛,“小玫瑰,别这样别这样,被爷看上那是面子也是运气,刚才那么多姐妹都没选上呢,你说是吧?好好跟爷多喝两杯。”

小玫瑰?呸!艺名都给她取好了?小玫瑰?怎么不来个红牡丹?“喂,王经理……”

邵骏豪拉着聂雨凝的手腕,往自己胸前一带,聂雨凝撞在邵骏豪坚硬的肉墙上,头晕眼花。

聂雨凝本来就高,又穿高跟鞋,所以她才会在一群女人中如此的出挑,这时候微微仰脸,便看见邵骏豪英挺的鼻锋,微一垂眼,便瞧见他紧抿的薄唇,只是那菲薄的唇张翕间,说出来的话,却万分刻薄:“小玫瑰?这么俗的名字,跟你还真是般配!”

王经理一个没忍住“噗!”,这一下子失态,自己也万分羞愧,赶紧说要自罚三杯。

邵骏豪摆了摆手,看着聂雨凝,嘴角的笑,非常的邪,“不用,让这朵高挑的小玫瑰喝好了。”

聂雨凝心里不平,别人的话,这个面子卖给王经理也罢了,但这人是邵骏豪,她丢不起这个人,“王经理,你刚刚明明说站一分钟五百块,怎么要让我陪酒?”

王经理愣是急得支支吾吾。

“一分钟五百块?”邵骏豪眼里鄙薄之意渐浓,又往后退了两步,上上下下的把聂雨凝打量了个遍,“一分钟五百块,一个小时三万,现在十点,如果一直到明天早上八点,30万。”

邵骏豪说完“啧啧”几声后,朝着聂雨凝竖了个大拇指,“这怕是海城最贵的小玫瑰了。”

邵骏豪他在说什么?他居然如此说她,意思是她出台吗?欺人太甚了!

聂雨凝吐了口气,轻踮了脚便能贴住邵骏豪的耳朵,他起码得有185,有多无少。想来他们的身高还真是相配。

心里计较着邵骏豪的话,声音虽轻,但口气也很是不善,“是啊,大人,我就是这么贵,您点得起我吗?原来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花呀?或者说这里面有别人帮你出这个钱呢,向你行贿吗?”

男人深邃的眸子慢慢眯起,向王经理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带其他人走,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他捏起聂雨凝的下颌,拇指腹来回轻抚,“难道聂大小姐从来不找政坛新贵的资料来看?难道你不知道我从一出生就有数额不菲的股票?难道你不知道我十八岁成年身家就已过十亿?更不要说现在的了。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三十万?我是觉得对于你来说,贵了。但对于我来说,小数目而已。”

聂雨凝被邵骏豪气得快要暴血管了,他就是说她是个地摊货吗?怎么办怎么办?要活活被他气死吗?深呼吸,深呼吸,“哦,那么邵柿长这是要跟坐台女讲价钱吗?”

“哄抬物价本来就是不可取的。”男人淡淡道。

“那觉得贵的人,不买就是了,又没人拿刀架谁的脖子上。”女人没好气的白了男人一眼。

男人眸色含笑,带着几分讥诮,“这是想告诉你,做生意要实在,价格虚高,是有价无市。”

聂雨凝觉得自己只有一口气了,命悬一线似的,这个下流胚现在咬死了她是个坐.台的。居然还把她当成白菜一样,好象一斤少个两毛钱才行似的。

“我愿意等,哪怕货币贬值,也要等到我要的数额才卖。”

果然,刚刚还说他把她比成白菜,这会他还真把她比成白菜了,“你以为你是房子?还能升值?白菜放久了,可就烂了,到时候还得给环卫工人出钱清理才行!”

聂雨凝一把推开邵骏豪,这个下流胚!“懒得理你!”转身欲走。

邵骏豪双臂一操,微一仰头,便像是等着聂雨凝回来似的,“那我得问问你们经理,绝代佳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叫进来的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还是最近绝代佳人里面新培训了你们一项技能,欲拒还迎?”

聂雨凝顿了脚步,心里诅咒王经理生个儿子没屁.眼,生个女儿满身都是屁.眼!今天是把她给坑死了。

能开这样场子的人,自然有黑.道背景,别看着王经理来找人冒充小姐的时候,真像求人似的,如果有这里的小姐真把客人给得罪了,那就等着被抄家吧。

她在这里工作大半年,已经见过好几起人间蒸发的事件了。

她现在没有后台,可不像弄个马革裹尸,或者尸首异处的下场。

邵骏豪的眼潭太深,太复杂,聂雨凝根本看不清他在想什么,“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邵骏豪依旧神情自若,“王经理不是叫你喝几杯吗?”

“好。”

也不知道谁说了句,喝伏特加好,后劲大。

好你妹!“伏特加,我不喝,我过敏!”

“很多小姐在挡酒的时候都喜欢说,最近过敏,聂大小姐原来学得这样快。”邵骏豪看着聂雨凝的眼神,像是想要把她撕了一样。

这个包间极大,若不是高档的家私,厚重地毯,超大的背投,一定会觉得空旷。

从沙发那边走一个人过来,得好十几步,过来的高个男人戴着一副无镜片的框架眼镜,看起来又漂亮又斯文,笑起来的样子,不怎么正经。

秦非言拍了拍邵骏豪的肩,“哥,过去喝吧,总这么站着干什么?”

邵骏豪看着秦非言就来气,特别是现在看到云聂雨凝再看到秦非言,更是气,若不是这家伙,他那天也不至于从受害人变成施害人。

现在是腰杆都挺不直。说不起硬话!拉着聂雨凝就往角落没人的桌几走去,转头瞪了秦非言一眼,“你给我过去,那天那壶水的帐还没跟你算清楚,找哪门子烦!”

秦非言耸耸肩,看了一眼聂雨凝,转身回自己的坐位,然后伸手指了指沙发上眼里还有探究的群众,示意他们,老虎现在的须,别去摸。

“云聂雨凝,我问你。”邵骏豪一把捉住聂雨凝负气拿起水晶酒杯的手,英俊的面容似有一种刨根究底的决心,“那天晚上,床单虽是被你割了一个洞,但被子上还有些血渍……你……”

聂雨凝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一抹痛处划过,而后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邵柿长不会以为我是第一次吧?哈哈,那天不过是例假来了,把床单弄脏了而已。一晚上三十万这么好挣的钱,我留着那种玩意干什么?当饭吃么?”

邵骏豪嫌恶的推开聂雨凝的手,眸色一沉,寒冷如霜,“喝了。”

阅读全文
谁许婚长情难忘

谁许婚长情难忘

人生最难是长情,如果爱是陪伴那么不爱就请走开。“不要走,我还没有爱够。”“不好意思,你已经被我否定。”

总裁豪门|雨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