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唐小可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21-01-14 16:45:07分类:现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最新更新《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本章内容为第8章 你给我解释清楚和第9章全文阅读页,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趣红河文学。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小说简介

刚入现代言情坑被推荐的第一部小说,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总觉得唐小可名字不太喜欢,但经不住大家的疯狂“看过绝对不后悔!”我就看了,看完之后发现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是真绝对不会后悔系列的小说。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你给我解释清楚章节试看

“有钱有势的老头子”宁天逸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机里保镖发来的现场播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问秦飞扬,“我很老吗?”

秦飞扬沉痛点头,“她二十,你三十二,跟她比,你是老了点。”

宁天逸眼睛一眯,秦飞扬秒速变脸,“但老有老的好处啊,比如说,成熟啊、稳重啊、懂得体贴人啊……”

宁天逸这才点了点头,他得问问唐小可,他到底为什么是个“老头子。”

坐在教室里的唐小可莫名就打了寒颤,突然觉得后背发凉,抖了抖肩膀,明明是金秋十月,怎么还觉得冷了?这预感有点不祥啊。

不祥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才下了课,唐小可就看见司机站在了教室门口。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金主召唤。

乖乖走了出去,乖乖上车,乖乖被送到一家西餐厅门口。

司机看了唐小可一眼,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唐小可难得得聪明了一会儿,从司机的眼神里读出了:哀伤、悲悯,和浓重到几乎化不开的同情。

唐小可腿一软,差点崴了脚。

为什么是同情呢?

服务员带着职业化的微笑,一路把她引领到了包房门外。

轻扣了两下房门,等到许可后才伸手推开了门,微微躬身等着唐小可进去。

唐小可抱着必死的决心走了进去,身后的服务员悄无声息的关上了房门。

宁天逸坐在桌旁,桌上已经摆好牛排和红酒。但,只有一份。

宁天逸就跟没看见唐小可一样,端起红酒杯轻呷一口,然后拿起餐巾在根本不存在酒渍的唇角轻按了一下。

唐小可低着头在包房中间站着,心里偷偷骂娘。

宁天逸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唐小可,明明嘴唇蠕动着,显然在埋怨着点什么,身体语言却极其老实。完全就是一个在家长面前假装好孩子的小朋友,装又装不像!

心中原本就不多的气,顿时消了一半。伸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

唐小可连忙抬头,露出一个狗腿十足的笑容,几步跑过来,坐了下来。看着宁天逸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咽了一口吐沫。

大概是最近一个月运动量太大的缘故,唐小可的饭量明显见涨。每天一到饭点,肚子就咕噜噜作响。

宁天逸明显没有让她点菜的意思,自己慢悠悠就着红酒吃牛扒。

唐小可可怜巴巴的眨着眼,跟只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猫时的,喵喵叫着等待投喂。

这世界最可恶的事,莫过于对着一个饿着肚子的人吃饭,还吧嗒嘴……

扑鼻的肉香勾得肚子里的馋虫上下翻滚着折腾,唐小可终于扛不住了,“我又怎么了?”

宁天逸这才抬眼,慢悠悠看了唐小可一眼,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动作端庄高雅,举止中都透露出良好的教养。

“你给我解释一下,老头子是什么意思?”

唐小可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噎死过去。不会吧,这也知道了啊?

双眼看着牛扒,脑子突然就好使了。“老……是长寿的意思,你想啊,人要是能长寿,那能不老吗?头……就更好解释了,首领叫做头,说明在我心里,是拿你当做领导的。子……那是尊称啊,你看啊,孔子、孟子、韩非子……”

宁天逸似笑非笑看着唐小可,“这么说来,这是尊重我了?”

唐小可猛点头,只要给饭吃,让她说雪是黑的,煤是白的,她也毫不犹豫。

宁天逸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行啊,看过书啊。这是纪晓岚糊弄乾隆的话吧?”

完了,被揭穿了……

唐小可脑门上见汗了,但嘴却极快,“那个……纪晓岚是臣,乾隆是君啊。”抬起头来,真挚无比,“在我心里,您就如同帝王般威严端方……”低头再看一眼牛排,没骨气的又加一句,“陛下,明察啊!”

宁天逸带着诱人的笑意,声音低沉而醇厚,比玻璃杯中红酒更醉人,“这么说来,我还应该表扬表扬你了?”

“那倒不用,给饭吃就行。”唐小可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来。

宁天逸眼神中添了几许玩味之意。这个唐小可,你说她有骨气吧,她现在跟个撒娇的小奶猫似的。你说她没骨气吧,她能拼死逃婚,弄出满身血一身伤,光着脚跑出去十几里地。

真正没骨气的人宁天逸看不起,可真正有骨气的人又没这份可怜可爱。

就是这个唐小可,捏起来不硌手,揉起来不费劲。不软不硬正合适,Q弹Q弹的!

嘴角轻勾,“算你过关。”

唐小可长长松了口气,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对着人这么卖萌讨好,对她而言也是十分新鲜的经验。可做起来竟然浑然天成,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宁天逸按下了服务铃,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牛扒端了上来,七分熟的肉安静躺在盘子里,散发着迷死人的香气。

唐小可尽力压抑着自己,举止优雅,仪态万方,小口小口吃得十分淑女。

宁天逸看得暗暗发笑,扔下了手中的餐巾,“我公司还有事,得回去处理,你自己慢慢吃。”

唐小可起身,深情款款的假客气,“我送你?”

宁天逸一笑,“不用了。”长腿一迈,走出了包房。

门刚关上,唐小可瞬间松懈了下来,连坐都懒得坐下了,直接一弯腰,无缝切换成吃货模式。

什么牛扒沙拉罗宋汤,慕斯布丁香蕉船,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顷刻间消灭了个干干净净。

唐小可直起腰来,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子,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还是自己一个人吃饭来的舒服。

晃晃悠悠回学校上课,浑然没看见墙上时不时闪烁一下蓝光的摄像头。

另一边的宁天逸一边看一边乐,秦飞扬凑过来看了一眼,摇头叹息,“就你家小女鬼这个饭量的,一般人养不起。”

宁天逸手一侧,挡住了秦飞扬的目光,独自欣赏唐小可吃饭的模样。慢悠悠的回答了一句,“我喜欢。”

秦飞扬挑眉,“你不会是打算真娶了她吧?”

宁天逸认真的问道:“不行吗?”

秦飞扬挠头,“那我真得叫她嫂子了?”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你给我解释清楚章节试看

唐小可吃了个心满意足,坐车回到了学校,照例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就下了车,自己晃悠着往学校走,顺便消食。

可才走到了校门口,整个人就愣住了。

宇文霖就站在校门口,一件白衬衣上沾了好几块灰,领口都歪在了一边。脸上顶着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哪里还有平时白马王子的俊秀飘逸。

哇,这是跟人打架了?唐小可刻意绕了几步,打算躲着他走。

“小可!”宇文霖突然出声叫她。

唐小可就当没听见,加快了脚步。

宇文霖明显就是在等她,几步追了上来。“小可,小可!”跟只苍蝇似的不断嗡嗡着。

唐小可终于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啧,可真惨!“有事?”

宇文霖上前一步,红肿起一半的脸,还努力维持着往日的潇洒,带着几分纡尊降贵,“小可,昨天的事,是我不对,你让律师撤诉吧。”

不是询问,是陈述。唐小可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来,宇文霖吃错药了吧?经过他昨天那番唱念俱佳的表演,她在学校都快人人喊打了。一句轻描淡写的“我不对”就让她撤诉?

甚至连个“对不起!”都没有!他凭什么啊?他以为他是谁啊!

唐小可冷笑了一声,手伸向了衣兜里。宇文霖戒备的后退了一步,却见唐小可从衣兜里掏出一对耳机来,一左一右塞进自己的耳朵里,转身就走,连句话都懒得说。

宇文霖眉头皱成了川字,只觉得有点不认识眼前这个唐小可了。这还是那个带着仰慕和崇拜仰望自己的女人吗?

宇文霖追了上去,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有信心的!

抬手拍在了唐小可肩膀上,“小可!”

唐小可停住了脚步,连眼神都懒得给宇文霖一个,跟着耳机里哼唱着,“奴才啊,奴才,怕的尔乱箭穿身!尸无处葬埋……”没办法,金主给的消息,家里的老太爷喜欢听京剧,让她恶补呢。

“唐小可!”宇文霖彻底暴走了,宇文霖也是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大挫折,就是考试没拿第一名。家境优越、容貌出众,一路顺风顺水众星捧月。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指桑骂槐过?

唐小可若无其事的拽下一边耳机来,“你要说的我听见了,你想听的,我不想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宇文霖的眼中蕴含着深深的伤痛,语气却温柔了下来,甚至伸出手,似是想要替唐小可把脸颊边的碎发别到耳后。

唐小可看着宇文霖扬起的手,瞬间觉得有点恶心,跟避瘟疫似的后退了一步。

宇文霖剑眉微皱,眼中的痛苦愈浓,声音干涩带着悲伤,“小可,你变了……”

唐小可连眼角都懒得瞥他一下,宁天逸说的对,他不配!

“有屁快放!”

宇文霖紧紧握拳,才阻止了自己转身就走的想法,深吸了口气,声音重新恢复到了温柔如水,“小可,我知道你还爱我。而爱的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你这样对我,只是因为你放不下我。”

“我当年瞎了狗眼。”唐小可油盐不进。

“小可,就算我们分手了,也可以做朋友呢。何必要闹到法庭上呢?撤诉吧,为了你,也为了我。”

宇文霖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毅力,才说完了这句话。

唐小可的眼睛眯了起来,头微微侧向一旁,“看来,这个诉讼带给你的麻烦,不是一般的大啊?”

鬼才会信宇文霖突然良心发现了,她的态度都恶劣到这种程度了,他还能这么低声下气的。其中有诈!

宇文霖顿时语塞,唐小可的推测没错,自己确实遇到大麻烦了。今天中午刚回家,一向十分工作十分繁忙的老爹居然就在家坐着,一看见他进门,竟是冲过去,抬手就是一记耳光,一脚就踹翻在了地上。

口口声声喊着,“我打死你这个畜生!小兔崽子!”

宇文霖被打懵了,还是他妈扑到他身上连哭带喊,“要打死他,先打死我吧!”才逼得他老爹停了手。

宇文家经营的是房地产,近几年楼市价格飞涨,宇文家也赚了个盆满钵满。可从今天早上开始,电话就没断过,已经买了的要退房,还没有付钱要毁约,连定金都不要了。所有的合作方,口径一致的要求解约。连已经暗箱操作拿下的地皮,人家都反悔了。

好话说了一箩筐,可电话对面人人都跟吃了秤砣似的,你就是说破天,人家也不跟你合作了。

再三追问下,才有人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宇文老板,还是多关心令公子的官司吧。”

宇文老头顿时冷汗就下来了,知道是自己家儿子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宇文霖终于明白了,唐小可那句“有权有势”可不是说着玩的。原来,她背后的人,竟然真的有这么大的势力,竟然能够在一上午的时间,撬动宇文家的根基。

听宇文霖遮遮掩掩的说完,唐小可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默默掏出了小本子,开始写字了。金主说了,这是怼渣示范,她可是勤奋好学的好学生。

唐小可一边写一边想,宇文霖家富则富矣,贵却不贵,不过是打算凭着宇文霖一副好皮相,搭上真正的豪门千金,然后一跃跻身上流社会。

没有了钱,就会迅速被打回原形。宁天逸出手就是奔着要人命去的啊。相对而言,她惹怒了宁天逸,只是被打了一下屁股。这便宜占大了!

宇文霖却再也忍不住了,神情十分激动,“唐小可,你只要撤诉,我就跟小妍分手,跟你在一起!这样总可以了吧!”

唐小可错愕,刚才她还是怀疑宇文霖吃错药了,现在她确认了。他就是吃错药了。

“你记性也太不好了吧,我可是已婚妇女!”唐小可左看右看,寻找保镖的身影,也不知道宇文霖要是气疯了会不会咬人,她不想得狂犬病啊。

看见一身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保镖站在两个人五六米远的地方,顿时放心了。

“有空去医院看看脑子吧,见谁以为谁爱你,这是病,得治啊!”

阅读全文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

甜宠蜜爱:总裁的契婚小娇妻

父母双亡的唐小可被逼嫁人,婚礼上拼死逃出,晕倒在了宁天逸的车前。宁天逸常年在国外,这一次回国是因为母亲病重,要动手术。母亲要求宁天逸找个媳妇,好让自己能放心闭眼,宁天逸看了看昏迷的唐小可,捡来的这个,似乎可以用一下……

现代言情|流光|唐小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