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邪王惊鸿重生妃》小说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邪王惊鸿重生妃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4 16:45:33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提供了江鹤川创作的小说《邪王惊鸿重生妃》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1章 回归王府,王明珠》在线阅读。

邪王惊鸿重生妃小说简介

邪王惊鸿重生妃意识流主引,感情线索强烈,但是弱化了其他描写。江鹤川文章根据前后人物心理变化,采用了不同的文风与表达风格哟!

邪王惊鸿重生妃回归王府,王明珠免费试读

用过午膳之后,顾雁飞婉拒了兄长送她回王府的请求,一边叫尺素去拿昨夜里二人收拾好的东西,一边吩咐青莲青荷二姐妹去耳房叫“正在养病”的清姝。她手里攥着刚刚摘下来的几朵梅花,在指尖碾出两分艳艳的红,然后一松手,那些花泥就落在青石砖上。

“王……小姐,王爷。”

娇娇怯怯的声音传来,顾雁飞漫不经心一抬头,差点没忍住冷笑出声。

清姝换了一身青色的衣裙,腰间系了一条素色的长缨,更显得腰身纤细,弱柳扶风似的娇柔。她面上的伤定是没有好,所以在面上覆了一层半透不透的轻纱,只留下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像是只温柔无害的小兽,乖巧又令人心生怜惜。

平心而论,自从这一世顾雁飞重生归来,她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斗不过清姝了——清姝与楚羿相处的时间远远不如上一世的她与楚羿相处的时间,可清姝就是在那些并不多的时日里摸清了楚羿的喜好。

比方说今日这样的打扮,正是楚羿最喜欢的模样,娇怯,柔弱,能够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果不其然,楚羿扫了清姝一眼,就开了口:“脸上怎么了?伤着了?”

“不是……是,只是烫了一下,不碍事的。”清姝脸上肉眼可见的滑过喜色,她欲说还休的将目光往顾雁飞脸上一飞,其中的意思,清楚得很。

楚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顾雁飞,却令清姝失望的没有开口,反而是转开了话题:“这个是雁飞你的新丫鬟?身手很不错,做个丫头可惜了。”他指的是尺素,显然还对那一夜尺素以单手制住他双手这件事耿耿于怀。

顾雁飞看着清姝愤愤的咬了一下唇,随即低下头,冷冷的笑了。她清姝,以什么资本在这儿与她“争宠”?她漫不经心的一扫,顺手摘下鬓边簪进去的那支梅花,斜斜往边上一扔:“是身手不错,爹爹为防又出什么岔子,调了人给我。”

“原是如此。”楚羿温柔的笑了,“我也怕你再出事,有了这么个丫头,行事也要方便多了。”

他话里饱含深意,想是因为刚刚失了一个身手不错的影卫而觉得肉痛,转头又看上了尺素——荒谬!现在想来,上一世的顾雁飞真是瞎了眼,不知道被这样的虚伪语句哄走了多少东西,而她竟还觉得甘之如饴。

“顾家死士,不侍二主。”顾雁飞轻飘飘带过一句。

楚羿面色似乎有那么一刻的僵硬,却很快恢复了正常,他笑了笑,很快就带过这一个让他有些许尴尬的话题,他拿不准顾雁飞是否对他还有怨怼,只得略一颔首:“走罢,马车已经停在顾府门口了。”

上了马车,顾雁飞以病中身体未愈精神不济为由,靠在尺素身上闭上了眼睛,她确实不怎么愿意看见楚羿,再见到那张伪善面容,她心中恨不得饮血吃肉,表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这对于上一世喜欢将爱恨都写在脸上,磊落的顾雁飞来说,着实还需好好练习。

本应该停在誉王府后门的马车却停在了正门,顾雁飞轻轻勾了勾唇角,扶着尺素的手下了马车。本应安静庄严的王府门口此时却像是菜市场,楚羿的解释是在门口免费施粥广结善缘,吸引了不少穷苦人家。

顾雁飞勾了勾唇角,假装温婉的点头应了一声好,眉眼带了三分笑意,已是明艳摄人。她转身敛裾进了王府大门,耳尖微微一动,听见身后刻意压低却还是没能逃过她耳朵的喧哗。

“看见了吗,那就是我们王妃,现在什么传言说王妃中毒卧病换了人,都是假的!”

“嚯……王爷和王妃真是般配,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顾雁飞冷冷的一笑,往翠霭堂走去。

翠霭堂转过一个九转回廊,就是原先住着侧妃王氏的翠玉轩,王氏酷爱花草,春日天气和暖,本应是一片葳蕤茂盛之像,如今看过去,却只见得因无人打理而失了原先娇媚模样的花草树木。顾雁飞嗅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香味,她停下脚步,抬眼,一道冷光射入翠玉轩,她一边撩开那些花藤,一边扬高了声调:“是谁在里面?”

跟在顾雁飞身后的楚羿轻轻恩了一声,随即好脾气的把双眼弯出月牙的弧度:“许是王氏的丫鬟来收拾东西带走,雁飞,你别怕。”

顾雁飞不接楚羿的话,只盯着翠玉轩的厢房里面,直到一个浅粉色的影子轻移莲步,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个顶漂亮的女子,芙蓉玉面,杨柳细腰,莲步款款,团扇掩去一点唇角的狡黠笑意,一双水眸像是拢住了半个江南的烟雨。

顾雁飞骤然失语,却又似是意料之中一般松了口气——刚刚那似曾相识的香味,果然是她。

“……你是谁?”这样容貌对于男人的冲击力的很大的,楚羿失语了一小会儿,才问出这个问题。

女子嫣然一笑,动人心魄:“姐夫不认得我也是应当的,秀秀是我的庶妹,我今日来帮秀秀收拾一些东西带回去,丫头们毛手毛脚的,总有些不周到。。”

顾雁飞抿了抿唇,这个女人正是太常寺少卿自小最为宠爱,常年养在江南祖母身边的嫡女,她面容绝色,体带异香,名叫明珠。光从这个名字上,就能感受到她被给予了怎样的厚望。

上一世,顾雁飞帮助楚羿除掉了有意争夺王位的多个王爷,太子又逐渐式微,天子偏宠楚羿,王位似已经是楚羿的囊中物一般。也就在这时,太常寺少卿以王秀嫁入王府多年无所出为由,将王明珠送进了誉王府,稳坐了另一个侧妃的位置。

王秀毕竟是庶女,即使是斗,也没能闹出多大的事儿来。王明珠可不一样,自小就被教养了许多心机城府类的功夫,太常寺少卿虽官职不高,却确实是将王明珠作为未来皇后的人选在培养。虽说当时没能嫁给太子转而做了誉王侧妃,但是仍旧心比天高,小手段大心机层出不穷,上一世的顾雁飞在她手里可没少吃亏。

虽然上一世楚羿登基后顾雁飞仍旧被封做了皇后,但是王明珠,一直是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嘉贵妃,也是后宫中最受宠的一个。顾雁飞猜测,上一世在她死了之后,应该就是王明珠接替了后位。

王明珠的出现并不让顾雁飞觉得诧异,但是相比上一世,王明珠提前出现了两年。大概是没想到王秀如此不堪大用,再加上如今展现在楚羿面前的形式一片大好,太常寺少卿坐不住了,提前放出了他的杀招。

顾雁飞在心中溢出一声冷笑,眸光扫过王明珠的脸颊,不知是叹还是怜悯。你上赶着来做这个侧妃做他心尖尖上的人,我如你所愿。但你想要做皇后,先不说这一世的楚羿坐不坐的上王位,先看你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一天罢!

她轻轻出声,语调里满是好奇:“王小姐身上好香,是熏了什么特质的香吗?”

此时,王明珠才第一次抬眼看了看站在楚羿身边的顾雁飞。她心比天高,自然不承认这个将门的粗鲁女子的容貌和她又得一拼甚至更胜一筹,她眸里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轻蔑,声音却还是柔柔的:“誉王妃有所不知,这是明珠出生时便自带的体香。”

顾雁飞瞥了楚羿一眼,不出意外的看到楚羿鼻翼翕动了两下,似乎是在空气中寻找王明珠口中的香味。很快,他神色轻轻一怔,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确实与那些凡俗的香气不同。”

顾雁飞只轻轻提点了一句,便准备“功成身退”,不再开口。可是她没想到,王明珠那双漂亮的眼珠子往她身上一转,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誉王妃喜欢明珠身上的香吗?”

顾雁飞柳眉一挑,便知道她有何打算,她便如王明珠所愿的点了点头:“确实与那些香料混合的味道不同,我很喜欢。”

王明珠长长的睫毛一扑闪,就甜甜的笑出来,:“明珠因身上自带香气,从小就喜欢调制香料,曾经因缘巧合之中也得到了一味香草,与其余香料调制,能与身上的香气有八分相似。若是王妃喜欢,明珠可以送王妃一些。”

“既然是因缘巧合得到的,便太过贵重了,我不好收。”

“不贵重的,是明珠与王妃一见如故,还望王妃不要嫌弃明珠的殷勤。”王明珠说着这话,似乎是有些害羞,脸颊上还浮起了一阵晕红,看上去娇俏可人。

知道自己妹妹刚刚被休弃,不好直接从楚羿身上下手,便从她身上开始吗?可是未免,还是太有两分急切了,以王明珠的骄傲,大抵是真的喜欢楚羿,才不惜在这个时候就出现吧。顾雁飞心中感叹了这样一句,笑而不语。

王明珠久久没有等到顾雁飞的回答,似乎有两分恼怒,却很好的在眼神的翩跹里转化成羞涩与委屈,她瞥了一眼楚羿,随即低下了头:“王妃不喜欢吗?是明珠逾矩了。”好似她就是一个一番好意被辜负了的少女,从而展现出顾雁飞到底有多么冷漠。

顾雁飞没有等到楚羿为王明珠说话,而是轻轻地弯了弯唇角:“怎么会,既然是‘一见如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真是极好的,可惜今日突然,我身上没有带着,改日来拜访王妃,可好?”王明珠满脸都是欣喜的少女笑意。

顾雁飞点了点头:“自然是好的。”

王明珠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她微微曲了曲膝盖:“东西也收拾好了,明珠先走一步,拜别王爷王妃。”

楚羿看着那个粉色的婷婷身影翩翩离去,不受思想控制的轻轻嗅了嗅空中残留的香味,只觉出一点儿特殊的甜。

邪王惊鸿重生妃回归王府,王明珠免费试读

楚羿将顾雁飞送进翠霭堂,在桌边坐下来,给顾雁飞倒了一杯清茶:“新婚当夜就出了那样的事,竟还没来得及与你共喝一杯合衾酒。”他语调温柔,又似乎很是感慨。

顾雁飞也在座位上坐下来,她没有接楚羿的话,接过那杯茶也没喝,只用指尖摩挲着茶盏上的温度,神色淡漠,却也能如楚羿所愿的窥见两分怀念之色。

“对了,雁飞,你看我找到了什么。”楚羿似乎无意在这个话题上太过纠缠下去,他忽的凑近,点了点顾雁飞的指尖以换来顾雁飞的目光,随后从袖子里取出一物,放在了顾雁飞另一只空着的手心里。

顾雁飞凝眸一看,然后无法控制的颤抖了一下手指。手心触碰到的物体温润,再细看,是一块儿雕刻为雪兔模样的白玉,玉色如牛乳却不显厚重,无裂纹无絮状物,正是一块上好的美玉——这是在顾雁飞出生后不久就离世的母亲留给顾雁飞的遗物,而在十四岁那一年,顾雁飞被迷晕送进匪窝,正逢楚羿带兵缴费,从而保得清白,也因此爱上了他。只是这块儿玉,再也没能找回来。

上一世,楚羿是什么时候欣喜的将玉交给她,告诉她找回来了?是两年后的一个秋夜,她正为了要被送进王府来的王明珠而暗自伤神的时候,他拿出这个玉佩,然后换得了顾雁飞的原谅和欢心。

她表面上又惊又喜,心里却掀起大浪,她颤抖着声音:“这是王爷从哪儿寻来的?”

“上个月缴下的那一批赃物,我去清点入库的时候看到的,是你说的当初掉的那一块吧?”楚羿笑了笑。

上旬缴下的那一批赃物,我去清点入库的时候看到的,是你说的当初掉的那一块吧?

楚羿这一次的说辞,除了那个时间确实有所不同之外,和上一世两年后没有任何区别。也就是说……上一世的楚羿,或许也是在这个时候就拿到了这块玉佩,他不给她的原因,这是因为还没有到需要用到她的地方?

这一世,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中毒的事,他意图隐瞒却未果,所以提前拿出来讨她大的欢心?即使顾雁飞早已对这个男人没有了半分期待,也忍不住后背一凉,指尖发麻。

她攥紧了手中的玉佩,随后又在一个深呼吸的时间里强迫自己一根一根的放松手指,她眉梢弯出一个温和弧度,嘴里说着软话,却不抬头,免得让楚羿看到她眼睛里压抑不住的冷光:“王爷还记得这件事,雁飞很感动。”

“我就想你会开心,所以马不停蹄地带回来了。”楚羿笑的眉眼弯弯,眼里的深情似是一潭能够将人吸进去一样。

顾雁飞还没来得及回话,一个小厮便从外头走进来,看容貌,她认出这是楚羿非常宠幸的青竹。

“王爷,申时三刻还在天香楼与李大人有约,算算时辰,该启程了。”青竹进屋先是跟顾雁飞问了好,随即转向楚羿。

楚羿一怔,又点了点头:“好,本王知道了。”

他转过来,眼里满是柔情:“五日以后是太后寿宴,王府要送什么,全由雁飞你打理。”

顾雁飞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楚羿大跨步出了门,顾雁飞看着他的身影转出翠霭堂的院落,把刚刚一直端在手里的茶水往屋外地上一泼,把玉佩交给了青荷:“把玉佩洗干净,络子和流苏都重新打一个来,现在的脏了。”她嫌楚羿脏。

“是,小姐。”

顾雁飞看了看日头,又抬了脸:“清姝,去跟府里剩下的四个侍妾一个通房说清楚,我顾雁飞既已经回了誉王府,那就是正统的誉王妃,该有的晨昏定省,之前的不需她们补,之后的,从今日开始。”

清姝一愣,随即低下头:“是,小姐。”

“那就快去罢,告诉她们,申时一刻,我要看到她们出现在翠霭堂的前厅里。”

上一世她心善顾不上这些,导致一个人善被人欺的结局,这一世,好歹现在还担着誉王妃的名头,该有的礼数,还是一个都不要少了为好。

申时一刻,顾雁飞出现在了翠霭堂前厅。

前厅焚着沉水香,她换了一身红衣,眉眼间点了一颗花钿,冷冷看人时那如花的容貌都成了冰,霸气无比。她往最上方的榻上一坐,目光扫下去,巡视那些陌生又熟悉的脸。

坐在第一个位子的是柳氏,也是书香门第出身,虽然是个嫡女,却不这么受家里宠爱,心气却挺高。由于心气高,不怎么参与王府争斗,加上楚羿也不怎么记得她,一直安安稳稳活到了楚羿登基,被封了个嫔位。

第二个位子是赵氏,她家里是地方上有名的富商,为了抬身价买了个地方官,又将女儿嫁进了王府。商人家的未免眼皮子短浅,虽有两分心机,但向来不足为据,没能掀起什么风浪,也封了嫔。

第三个椅子上坐着周氏,父亲是个七品小官,本也没搭上楚羿这条线,偏偏周氏在一次灯会上对他惊鸿一瞥,死活非他不嫁,最后闹到了皇帝眼前,才如愿。只因家室太低,才没能坐上侧妃的位子。这一位是死了,她怀了楚羿的第一个孩子,最后因小产离世——这为何小产,当然是被嫁祸给了“善妒”的顾雁飞。

第四个位子却是空着的,顾雁飞眼光闪烁,慢条斯理地问:“乔氏呢?”

“回王妃,乔侍妾……乔侍妾说身体不适,不能前来,请王妃娘娘恕罪。”站在角落里,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跪了下来,她一边颤着身子一边解释,看来是把出身将门的顾雁飞看成了洪水猛兽。

这乔氏可不是个简单人物,她原先是王氏的婢女,后来因为长相貌美,又加上会来事儿,很快就被楚羿收了房——甚至没有告诉王氏一声,就抬了侍妾的位置。若是仅仅是以美貌夺来一时的宠爱也就罢了,她被收房的时间早,后头又接连添了赵氏周氏,却没能动摇她受宠的地位。即使是在上一世,顾雁飞成了王妃,一个月也总有那么两三日,楚羿会歇在乔氏那里。

“哦?身体不适?”哪儿来的身体不适,分明就是在打顾雁飞的脸。顾雁飞笑了一声,神情却淡漠,喜怒难辨,“你起来罢,回去告诉你们侍妾,身体不适就好好养着,给她半个月养病,晨昏定省都不用了。”

“当然,病里的人要有病里的模样,也别去王爷面前晃,免得过了病气。”

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侍女一抬头,瞪大了眼睛似乎很是诧异,随即飞快低下了头:“……是。”

“听清楚了就回去罢。”顾雁飞摆了摆手,又看了看下方坐着的神态各异的女人,轻轻笑了一声。

“我这当家主母能坐到这儿,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我不喜欢立规矩,但是该有的规矩你们要有,你们若是想要找事儿挑事儿我不拦着,但是能不能把事情做好了做干净,你们要想好,毕竟你们有手段,我也有。”

顾雁飞冷冷的目光扫下一圈,满意的看见底下坐着的人无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面上都露出了敬畏神色并低下了头,她又一笑,收起了威压。

“不过我入王府也不久,本应有侧妃在身边帮衬,偏偏王氏妇德有亏被休弃了,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全部收到手里头来。”她顿了顿,看向坐在最后那个椅子上的女子,“叶氏——”

“奴婢在。”叶氏是王府里唯一的通房,比起侍妾好歹还是半个主子的身份,她就是明明白白的奴婢。她是原本照顾楚羿的大丫鬟,若是没有记错,叶氏是楚羿的第一个女人。她聪明又知隐忍,懂心计明进退,借刀杀人也一向用的不错,虽然年纪大些恩宠也不多,却无论是在王府还是在宫里,都活出自己天地来。

她就是上一世的熹妃。

“你以前一直跟在王爷身边,在府里生活的时间也是在座姐妹里最长的,若是愿意,你来帮帮我罢。”顾雁飞嘴里说着好话,唇角一掀便是春风似的笑意,眉眼间却含着斗志与兴味。

来罢,让我看看,比起王氏柳氏周氏赵氏乔氏,你有多聪明。

叶氏似乎对于顾雁飞的这个决定感到很是诧异,却也没有多做询问,她长了一副秀丽大气的面庞,细细寻来,眉眼间的两分淡泊气质竟然还与顾雁飞有几分相似,她低头垂首似是温顺,回答的却是不卑不亢:“这是王妃抬举,奴婢自然是愿意的。”

“好,那今日便这样散了罢,明日早晨我们再叙。”顾雁飞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一摆手。

大家挨个见了礼,方站起来离去,顾雁飞揉了揉眉心站起身,唤了传膳。

酉时二刻,本已到了顾雁飞该寝下的时辰,她却仍旧端坐窗前,点着一盏烛火,看着手中的书卷。青竹刚刚前来回过话,今夜王爷被诏入宫,不会归来,清姝不知道她在等什么,却已学乖了,只靠在角落里坐着,一声都不吭。

窗外远远的似乎亮起了一盏灯火,顾雁飞唇角一勾,合上了手中的书卷。

“王妃娘娘,侍妾乔氏求见。”青荷站在门外,轻声扣了扣木门。

来了!

阅读全文
邪王惊鸿重生妃

邪王惊鸿重生妃

楚羿说,“我若为王,你必为后!”可顾雁飞所信非人!她倾尽全力捧他上位,却眼睁睁看着他一夕反目,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眼前。她被情同姐妹的侍女毒得又聋又瞎!顾家满门,皆不得好死!一杯毒酒放在面前,她指天起誓——有朝一日重生归来,我定要将你们扒皮拆骨,踩死脚下!

穿越重生|江鹤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