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国师,夫人惹祸了》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21-01-14 16:55:38分类:古代言情

国师,夫人惹祸了,国师,夫人惹祸了小说阅读,古代言情小说国师,夫人惹祸了由网络作家园中人创作,趣红河文学提供国师,夫人惹祸了最新章节及txt阅读,国师,夫人惹祸了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趣红河文学。

国师,夫人惹祸了小说简介

国师,夫人惹祸了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国师,夫人惹祸了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园中人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国师,夫人惹祸了“颜”面扫地免费试读

“四妹,你说的对,咱们两个人如若一起写请帖的话,有两种字体,不是高下立见?”

颜槿汐:“……”

这颜凝烟的脸皮当真不是一般的厚。

颜槿汐没有再继续拒绝,开始拿起笔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

她正写着,这颜凝烟凑了过来:

“四妹,你知道这个字读什么吗?”

此时颜凝烟的那蘸满墨汁的笔准备往颜槿汐身上涂抹,颜槿汐一个躲闪,颜凝烟没有反应过来,然后那墨汁完美无瑕地全都涂画在了颜凝烟那新做的粉绿色的石榴裙上。

颜凝烟面色发紫,扯着嗓门大喊,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颜槿汐,你过分,你知道这身衣服多少钱吗?足足一百两银子。”

“是姐姐凑到我身边来的。”

颜槿汐仅仅是这一句话,就令颜凝烟一时语塞。

“二小姐,奴婢伺候您进内室换衣服吧。”颜凝烟的丫鬟灵儿还算是机灵。

颜凝烟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傅瑜音在心下暗自冷笑,这时隔多日,这个颜凝烟还是这么幼稚。

在颜凝烟换完衣裙之后,她看了一眼灵儿,吩咐道:

“国师大人地位超然,这请帖应当先给他送去,我已经写好了,灵儿你就跑一趟吧。”

……

这国师也在邀请名单之列,这一点颜槿汐早就想到了。

刚刚被墨汁毁了一件衣裙,颜凝烟这才安分了一些,没有再继续为难。

……

半个时辰后,灵儿气喘吁吁的从国师府回来,手里还拿着去时带的那封请帖。

“二小姐,奴婢无能,没能将请帖送出去。”灵儿惶恐的跪倒在地。

“什么?大人怎么说的?”

“大人……大人说,他是堂堂国师,由一个丫鬟去请,岂不是辱没了他?”灵儿将原话转述了一遍。

“是我疏忽了,我亲自去请,灵儿你和我一起去。”听及此言,这颜凝烟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临走前,颜凝烟又是一阵翻箱倒柜,翻出了她最华丽的衣裙,那衣裙都是由金线制成的,请了十位绣娘绣了整整十天方才绣好,是颜老夫人在她去年生辰的时候送她的。

这下颜凝烟便顾不得颜槿汐了,她带着灵儿两个人风风火火地前往了景王府。

景王府和丞相府离得并不远,只是隔了一条街,因此颜凝烟并没有乘马车。

*

颜凝烟和灵儿来到景王府内,景琰此刻正在书房内读书,他一身月白色的玄衣,神色专注,恍如一位不染尘世的高人。

景琰见这颜凝烟和灵儿来了,面色稍显凝重:

“颜小姐,十日之后,我有要事,恐无法前去。”

“国师大人,祖母六十寿辰只此一次,大人要不赏脸前来?”颜凝烟小心翼翼地问着。

“我景琰说的话需要再重复一次?”凌厉的语气,一下就怔住了颜凝烟,“不过,要我来也可以,除非让贵府的四小姐前来送这请帖。”

“什么?颜槿汐只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庶女,有什么资格前来?”

“这是条件,做不到我自然是无法前去寿礼的。”景琰语气坚决,那剑挺的眉毛上已经显露了几分的不悦。

“好,我这就让四妹前来。”最后颜凝烟妥协了。

颜凝烟见景琰已有怒意,便识相地带着灵儿离开了。

在这二人走之后,景琰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那日有趣的姑娘看来很快就来了。

……

一个时辰之后,颜槿汐出现在了国师府,纵然她有几分不情愿,可对方是当朝国师。

傅瑜音深知此次重生而来,虽说不与他联手,可也不能得罪他。

国师府的书房里,景琰再一次遇见了那日在颜府遇到的那个唤作颜槿汐的庶女。

她一双星眸格外的耀眼,墨色的长发挽成了双环髻,皮肤白皙如羊脂玉一般,身形纤长,一身绣着兰花的浅蓝色石榴裙格外的合身。

“国师大人,这是您的请帖,十日后祖母将会举办寿礼。”颜槿汐言简意赅的表明了来意。

将请帖放在了书桌上正欲离开,这一世,她不想与眼前这人有什么牵扯。

“站住……”景琰叫住了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

不知这个国师还要玩弄什么花样,傅瑜音不悦,但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

“国师大人,还有何事?”

“颜小姐,面色稍微红润了一些。”

“嗯。”

这一向公事繁忙的景琰居然开始注意她的这些细节了。

傅瑜音在前世就知,国师景琰深不可测,手腕高明,这一世既然看不透,就少与他来往吧。

景琰从傅瑜音的星眸里看出了几分的疏离,心底一沉。

“颜小姐,可喜欢读书?”

“我天生愚钝,不喜读书。”傅瑜音知道这是国师景琰在故意试探她什么。

一时间,书房里二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国师大人,皇上和皇后娘娘来了。”管家进来禀报。

在这楚国,国师地位超然,即使是王侯将相,也不可与其相比,当朝皇上亲自来府上议事,并不稀奇。

沈洛,颜紫然,你们两个终于出现了。

“国师大人,我先回去了。”傅瑜音此刻心上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灼烧,令她喘息不得。

国师景琰那精致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解,他还是第一次见这颜槿汐如此慌乱,聪明过人的景琰很快察觉出了她不想见皇上和皇后的心思:

“颜小姐,你如若不想见皇上和皇后,暂且在书房躲一躲,现在出去,很容易就能碰上,我一个人去见就是。”

“好。”

这国师景琰竟只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一刻钟之后,国师景琰回到了书房:

“他们走了。”

“多谢国师大人。”颜槿汐道谢之后匆匆离开。

她心底真正的怯懦居然在一个极为不相熟的人面前显露了出来。

才刚刚到丞相府,她就听到了下人们的窃窃私语——

“听说今天二小姐去给国师大人送请帖了,被国师大人拂了面子……”

“可不是么,国师大人真不是一般人能请动的。”

“你别说,四小姐还真的将国师大人请动了。”

……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国师,夫人惹祸了“颜”面扫地免费试读

这时,一道黑影站在她们身后,颜凝烟来了,并且将方才下人的讨论听得所剩无几。

“你们几个奴才,在这里造谣生事,每人扣一个月的月钱。”颜凝烟怒喝道。

那几个奴才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这里。

颜凝烟盯着颜槿汐,嫉妒在她的心里翻腾着,随后扬起手,就准备朝颜槿汐的脸上打去。

颜槿汐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颜凝烟的收完,一时间颜凝烟动弹不得。

“二姐,大庭广众之下,就无缘无故向妹妹动手,成何体统?我楚国可是以仁孝治国。”颜槿汐厉声讲道。

那凌厉的言辞,颜凝烟根本半点反驳的理由。

“四小姐,我家主子是你的姐姐,楚国自建国以来就是以长为尊,姐姐教训妹妹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灵儿凑上前来帮主子颜凝烟反驳道。

“你既然懂得长幼尊卑,主子之间说话,你一介奴婢插什么嘴。”

“灵儿,你这个没用的东西。”颜凝烟见灵儿很快就处于弱势,便开始教训道。

随后颜凝烟拂袖而去,这一切都被站在身后的颜夫人赵兰君看得一清二楚,不禁为她担忧,这颜凝烟城府太浅……

汐兰苑内,小狐狸夙暗摇着尾巴,她知道这小狐狸又是要吸她的血了。

等到屋子里其他的丫鬟全都下去之后,小狐狸又化身为了一个小男孩贪婪地吸着她的血。

“姐姐,你这两日这身子好了许多,这血也比之前好喝了许多。”

听着夙暗调皮的声音,傅瑜音简直是哭笑不得。

“你这个狐狸……真是可恶……”

……

夙暗在吸完血之后,便又化身为了一只小狐狸。

“四小姐,皇上和皇后来咱们丞相府了,颜老夫人让府里所有的少爷和小姐都前去正府门迎接。”这时丫鬟小白前来禀报。

“好。”

此时的傅瑜音早就没有了方才在国师府所显露出的慌张,她早就应该想到,丞相府和国师府只是相隔一条街,沈洛和颜紫然在去过国师府之后,是很可能来颜府的。

颜槿汐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前去了府门口,她到的时候,老夫人和丞相等人都已经到了。

“呦,你颜槿汐区区一个庶女,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竟然要我们等你。”颜凝烟在这时依然不忘挤兑颜槿汐。

其实颜槿汐何尝不知,这是颜凝烟或者是颜夫人故意从中作梗,晚了许久才给她通报,为的就是让她在皇上沈洛面前出丑,遭到沈洛的责怪。

颜槿汐:“二姐,我这汐兰苑地方偏僻,离这府门也远一些,来晚也是情有可原,再说皇上也没来。”

“凝烟,够了,不要说了,整日叽叽喳喳的哪里有丞相府嫡小姐的样子。”颜夫人见女儿颜凝烟再一次处于劣势,制止了她再次说下去。

颜老夫人看着这些面上的唇枪舌剑,眼角明显透露着几分的无奈。

此时,府门外走进一个身长八尺的男人,此人一身明黄色龙袍,皇冠束发,他身旁站着一个穿着隆重的女子。

这男的正是当今楚国皇上沈洛,女人则是皇后颜紫然。

颜槿汐低着头,跟着众人一起跪拜。

一番繁杂的礼数之后,沈洛和颜紫然被迎到了丞相府的正堂,偌大的正堂足以容纳颜家人和沈洛了。

“颜丞相,这次铲除傅家,颜家和皇后功不可没,以后颜府的上赏赐不断。”沈洛随意饮了一杯之后,便开始得意的说道。

颜槿汐明显注意到,当沈洛在说到“铲除傅家”这四个字时,他明显是嘴角上扬,面上所显露出来的尽是满满的得意。

虽内心宛若刀割一般,但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沈洛和颜紫然注意到自己。

“皇上,臣府上新来一位舞女,身影曼妙,舞姿动人,新排练了舞蹈,请皇上欣赏。”

“妙哉,妙哉。”

……

一曲舞罢,沈洛依旧意犹未尽。

这舞女果真是舞姿不凡,沈洛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浮想联翩。

“皇上,您若是喜欢,这舞女臣送予你如何。”

“还是丞相明白朕的心思。”沈洛露出了笑颜。

颜槿汐在心下冷笑,这颜紫然身为一国之后,地位竟然需要家里送女人进宫,巩固地位了吗?

她观察了一遍在场的这些有些地位的主子,看来只有沈洛一人是蒙在鼓里的。

颜紫然显然是深知家中的用意,并未表现不悦之意。

“颜老夫人,几日后是你的寿辰,到时候朕会带着皇后一起前来参加寿礼的。”沈洛看向了堂下坐着的颜老夫人,说道。

“多谢陛下……”先道谢的是,沈洛搂在怀里的女人——颜紫然。

傅瑜音在心下冷哼,这颜紫然果真同前世一样狐媚狠毒……她和沈洛果真是一丘之貉。

“陛下厚爱,只是老身只是一介妇人,岂敢劳烦皇上亲自再跑一趟呢。”意料之中的是颜老夫人推辞了。

“老夫人说的对,朕若来,你们必会十分拘束,姑且就让皇后一个人来吧。”沈洛完美的下了老夫人给的台阶。

此话一出,最为尴尬的莫过于颜紫然,一时间颜紫然的脸色甚是发白,碍于身份,并没有多说。

沈洛此行收获颇丰,在得到了丞相府的这个舞女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带着她们回到了皇宫。

颜老夫人深深地叹了口气,只是今日这番交谈,她就发现了这颜紫然的宠爱果真是太不牢靠。

“祖母,我什么时候能像姐姐一样耀眼呢?”颜凝烟的言语里尽是羡慕之意。

颜槿汐却是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他们,似乎她早就千疮百孔,喜怒无感了。

“凝烟,你何时能像你四妹那样稳重呢?”老夫人叹了口气,“你不及你大姐聪慧,又不及四妹稳重,得慢慢历练。”

“你祖母说的对,多像你姐姐学习。”颜夫人赵兰君附和着老夫人的话。

“祖母……我就是这样一无是处吗?”颜凝烟对着老夫人一阵撒娇,同时她那阴狠的眼神早就瞥向了一旁站着的颜槿汐。

阅读全文
国师,夫人惹祸了

国师,夫人惹祸了

前世,她以爱之名帮他登上帝位却换来一句功高震主而惨遭灭门;如果有来世,那么我必要一根一根拆断你所有羽翼,杀你心爱之人,夺你心爱之物,将你碎尸万段,不得好死!

古代言情|园中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