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凰妃要自强》小说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凰妃要自强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3 16:41:45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提供凰妃要自强全文阅读,提供御风雪凰妃要自强最新章节阅读,提供凰妃要自强免费下载!

凰妃要自强

推荐指数:8分

《凰妃要自强》在线看

凰妃要自强小说简介

凰妃要自强属于穿越重生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御风雪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饭局:

顾凉栀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是又是也能躲就躲,这样的性子,许安不喜欢。顾凉栀握紧了拳头,背后冒出来的冷汗把衣服都沾湿,让她觉得心下不安的不是梦中许安厌恶的眼神,可是她最后见到的只有魏氏冰凉的尸体。

真可怕啊。

她因为魏氏的事情,在自己闺房自闭,除非是有人强制命令她出门,否则是绝不会出去。也正因为如此,顾凉莹年岁其实只大她几个月。

按道理来讲,相同年岁的孩子应该更为亲近才是,可是,何氏她在怀孕之中,安远侯府多了一个亦是同样怀有身孕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她同样漂亮,这样的时代,女子为生下儿子,不惜冒出生命危险。

可她,生下的是一个女儿。

何氏生下孩子,身体虚弱,家中的大小事务都由顾老夫人掌管,何氏眼瞧着巴结自己的人转而巴结新来的魏氏。心中的怨恨早已在那个时候埋下了种子,慢慢的生根。

魏氏的隐忍,在何氏眼睛里面处处都是生的已经扎进眼里的刺。魏氏话不多,可当小顾凉栀问她‘为什么我不能和大姐姐一样有好看的衣服穿。’为什么要行礼而大姐姐不用,为什么父亲从来不拥抱我,像抱着姐姐一样把我放在他的肩头。为什么……为什么?

时间过的久了,顾凉栀也逐渐的明白过来。

她起身在梳妆盒子里面翻找一些玉镯,叫来湘茶凑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些。

湘茶睁大眼,仿佛在问确定要这么做。

魏氏身边和自己身边有七八个人都是何氏的眼线,何氏心思缜密,每一条路都想的清清楚楚。怕是那个月七,是做样子给她看呢。

“现在可不是迟疑的时候,我们多浪费一些时间,那边的人就会多布置下来一个陷阱。湘茶,你可知道我以后的结果会是如何。”顾凉栀柔声道,柔和的话渗入湘茶的耳朵。她不是个坏人,这样的事情让她来做有些困难。

“好!”既然小姐选择了自己,那定要跟随小姐。湘茶暗自握紧拳头。

……

厅堂内。

一些个丫鬟婆子如同过江之鲫,鱼贯而出。他们手上端的精致的饭盒,紫檀木所打磨的光滑至极的茶杯渗透了,各种各样尚好的极品茶叶。就算是不放茶叶只倒入清水,也会有一股子浓浓的清香茶气。过不了多久,就可看到茶杯底部的茶色蔓延。

顾凉栀来的不早不晚,她到的时候,顾凉莹正乐呵呵的在坐在上方位置的安远侯说着会试所见的有趣之事。

一见她来,笑声全静止了一般。连同忙碌的仆人们,都小心翼翼的不然自个儿发出声响。往往在这个时候,顾凉栀就想把自己找个地方钻进去,谁也不见才好。

这次,她偏不。

“栀儿听闻父亲公务繁忙,想着旁的时候怕是会打扰父亲。这个时候过来,还请不要怪罪。”顾凉栀声音柔和,低下头来的时候正好瞧不见脸上的疤,安远侯对他这个女儿觉得不太亲。

像是这种聚餐,顾凉栀以往根本不会出席,从前的一次两次出席,片刻过后,就会用着身体不适或者是吃饱了的理由先退席而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再没人叫过顾凉栀。

“栀姐儿说的什么话,多加一副碗筷的事情罢了。”何氏从后方的紫竹屏风走出,先替安远侯说了话,随意招手顾凉栀坐下。

安远候点头,想要同顾凉栀搭话:“老夫人那边去拜会了么?”

顾凉栀也不随意回答,认认真真说着:“老夫人信佛礼佛,求得安远侯府一大家子的平安。老夫人今日才从佛寺回来,怕是早就累的歇下了。”

顾凉莹对突然冒出来的顾凉栀不喜,怎么还不走啊,这死丫头!可她不敢多说,她还是怕顾老夫人的。

何氏亲切的夹一筷子离顾凉栀最远的八宝肉给她,亲切的笑的眼睛边上皱纹突出来:“栀姐儿身子不适,就多吃一些。”

“娘~”顾凉莹撒娇一喊,暗中瞪顾凉栀一眼,给你夹肉是让你吃完快点走,别不识好歹。

接下来,就该是何氏的戏了,同顾凉莹上演母女情深的戏码。

顾凉栀拿着碗筷细嚼慢咽的吃下去,安远侯府有规矩,小妾身份低微上不得台面。大姨娘吴氏无所出,二姨娘张氏两胎都是女儿。她三娘魏氏现如今只有她一个女儿,等肚子里面的孩子出世,那时候魏氏才可以出现在此处。

“栀儿想最近搬到三娘的住处,三娘害喜严重,这个时候怕是连饭都吃不下,栀儿曾经多多受三娘的教育,如今想着好好报答三娘。”顾凉栀开始说着魏氏身上的不适,硬生生把话题扯到魏氏身上。

几个人都有孩子,但都不是儿子。可他安远侯也需要有人传宗接代,这个问题很大,安远侯沉思说了两个字:“也是……”

何氏心下不满,皮笑肉不笑反问:“栀姐儿是觉得我照顾你魏姨娘照顾的不周了?”

顾凉莹放下手中碗筷,嘴里无意嘟囔一句:“今日这厨子是怎么了,做的饭菜一点也不如昨日好吃。把这些宝塔肉端走,省得爹爹吃了不舒服。”

顾凉栀低下眼睑,那一盘是她夹过的。

“大姐姐的舌头金贵,这一盘肉我尝着倒是不错。不过人个有味,姐姐尝不出其中的美味,失了胃口在所难免。”顾凉栀避而不谈何氏的话,先堵住顾凉莹的话,随后才笑:“大夫人是说了什么?栀儿方才没听清楚。”

“你!”顾凉莹喊出声,安远侯府视线已经投射过来,顾凉栀容貌可以修回,那就是还有用的棋子。至少在此时,安远侯不会让这么一枚棋子受‘委屈’。

“你三娘身边多有人照顾,不必为这个忧心。”

“就是因为人多,鱼龙混杂,栀儿才担心三娘啊爹爹。”顾凉栀当即双眼含泪,推开身后椅子就跪在了地面上。女子眼泪是不错的武器,但是这武器这可一两次,多了那就不行了。

引蛇出洞:

顾凉栀曾站到过何氏所身处的位置,甚至还要更高。她实在太清楚在这个位置上待着的女人的心思。要时刻提防着某一个有野心的小妾爬在她的头上。警惕身边的人背后捅刀。

她以为自己做的够不错了,但是她忘了。提防许安。

安远侯听了她解释的话大怒,谁敢谋害魏氏肚子里面的孩子,那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儿子呢?!

顾凉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是何氏身边的钱婆子,因为不满于魏氏的偏心下人。竟然闹的要死要活,什么腌臜话都飙了出来,而这个时间,赵嬷嬷是顾老夫人派过去查探魏氏身孕的人。

你说巧不巧?

安远侯愤怒离席,嘴里痛骂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下人,爬到主子头上去了?!”

顾凉莹见安远侯走远,一肚子憋的气实在忍不住,怒的挥手打散桌面的盘子。“顾凉栀这个贱人,在这关节耍心眼了!”

一旁的下人低着头,还是一个身形消瘦却高了一手长的翠儿出面:“把盘子碎片清理干净,其余人不准说出去。”

……

湘茶一早按照顾凉栀的吩咐,找了几个认识的婆子,把魏氏的院子给围起来。

顾老夫人几乎是来得最早的一个:“主子不是主子,那是她不把自己当主子。下人不是下人,难道你们也不把自己当成是下人了?!”她手中随意拿的手杖敲击在地面上,力气之大,地面都出了一个坑来。

安远侯一双手背在身后,倒是顾凉栀跑的飞快,直接越过他冲进微时代卧房。“三娘!”

湘茶虽然事先知好,可见着了顾凉栀忍不住说话时带了点儿哭腔:“二小姐,三姨娘才刚刚睡下,事发突然,还是不要吵到她的好。”

安远侯盯着跪在地上的婆子,看着屋子里面躺在床上的魏氏,走进来张口问的确是,“孩子呢?孩子如何了?”

顾老夫人的声音布满了沧桑,似乎她也经历过这般的悲痛。沉声道:“魏氏肚子里的孩子无事,先开始之时栀姐儿所说,老身不信甚至还错怪于她。留的栀姐儿同联合几个不满及笄的小丫鬟护着魏氏。不然,怕是要一尸两命了。”

赵嬷嬷身上甩到钱婆子面前一包药粉。

顾凉栀没有记错的话,前世的魏氏,就是在这个时候悲惨的死去。那个院子里面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一个察觉她的不对劲。会么?

她让湘茶调查东家大儿媳妇,这个人的确没有起了什么别的坏心眼儿。都是被生活折磨的人,钱多了在手里反而有种不踏实随时要掉脑袋的风险。

所以,东大儿媳妇并没有被湘茶‘纠缠’多久,便说出了实情。

有个中间人找到她,给了她指着一个包裹。

东大儿媳妇拆开一看,是数不清楚的银两。她的孩子的脚在冬天连个鞋都没有,脚根处直接裂开了一大口子,又疼又痒。她想着,终于能给孩子买双新鞋了……

可随后几天,她发现给魏氏做食物的食材变了些,怀孕的女子不能吃的食物被换掉,一些菜更是连见都没见过。

顾凉栀知道没这么简单,让东大儿媳妇去只认见到的人是谁来着,足足瞧见了四五个人,可众人口径不一。

她暗骂,何氏,你可真够狠的!

侍女月七紧紧低着头跪在地上,摆在她面前的则是几张药方子。忽然见着安远侯身后翩然的红色衣料,她大喊道:“奴婢冤枉啊。”

顾老夫人撇开头:“你冤什么?”

何氏姗姗来迟,她一路走的跌跌撞撞,进了魏氏的屋子里面直接开口喊起来‘妹妹’。顾凉栀拧眉,真是会装啊。

“这些个药方子都是按照大夫的吩咐去拿的,虽然经手药方和药材的人都是奴婢。可是奴婢忠心耿耿,做什么事情要害了三姨娘。”

“湘茶!”顾凉栀喊出声,湘茶就明白她要做什么。连忙招手把先前交给她的药方子拿了出来。

枪打出头鸟,顾凉栀盯着何氏挤出来的眼泪,她的眼中甚至没有一丝丝的怜悯。就算魏氏事事是对她卑躬屈膝,或者是尊之敬之。何氏都没有想要留下她的活口。

而这些……顾凉栀不着痕迹的拿开何氏放在魏氏已经鼓起来的肚皮上的手。

此时的门外又来着一个穿着白长衫,年岁比安远侯大了些,嘴角下的胡子黑白相间:“林黎之见过顾老夫人。”

没错,顾凉栀察觉魏氏身死的时间就在这不久,特意求了顾老夫人的腰牌,请来了现如今的神医,林黎之。

这个人帮了不少顾老夫人,几次生命遇险都靠这个林神医相救。外面的人还送上称号‘抢阎王’,意思就是敢跟阎王抢人的人。

何氏斜过眼,暗中一语不发。只见林黎之拿起地面上的药方单子,才看了几眼便直说谋害魏氏的人心思深沉。

“怎么?”

林黎之抚摸着他的胡子,“这世间万物都可作为药,亦可作为毒。鹅肉与柿子可令人作呕,静脉收缩。狗肉与鲤鱼属于五行不同,相撞相斥。”

顾凉栀趴在魏氏身前:“三娘身边来了一个新的侍女,每次都听话的很,三娘什么都去教,也让她去学。月七!你说,三娘待你那么好,你为何要如此对待她!”

东家大儿媳妇的地细查清楚了,可这个月七却没查明白。说是人伢子卖的,可这月七的身契却不在安远侯府。现在顾凉栀只能赌一把看一把,进来把锅往何氏身上引去。

她正准备开口,何氏紧紧攥着魏氏的散乱的头发,转过头露出一抹轻蔑的笑。语气确是充满了哀伤一般:“可怜的孩子。”

而这个时候都钱婆子身边的人尖叫出声,连顾老夫人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惊呼。只见那钱婆子,一口突出来带血的红色肉块。离得近的人仔细一看,“啊,舌头!”这个婆子真的狠,连自己的舌头都生生咬断。

顾凉栀闻声跑出,她的指甲慢慢刺入手掌内。

阅读全文
凰妃要自强

凰妃要自强

建元十二年腊月初九,大邺国下了第一场大雪,俗语道:“瑞雪兆丰年”,整个京城都沉浸在祥和的喜悦之中。然而在大理寺的牢狱里,从来没有“喜悦”二字,这里是阳光都照不进来的地方。一盆冷水泼下,身上溃烂的伤口再次受到刺激,血水混合着浓汁流到牢房的地面上,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说,花少爷是不是你杀的!”又一鞭子丝毫不留情的抽下来,顾凉栀冷冷地瞪着狱卒,这神情配上她脸上的疤痕显得无比可怖:“我说了,

穿越重生|御风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