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此情细细长流》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此情细细长流云漪 北离墨小说全文

时间:2021-02-23 16:46:21分类:总裁豪门

趣红河文学提供此情细细长流全文阅读,提供此情细细长流最新章节阅读,提供此情细细长流云漪 北离墨免费下载!

此情细细长流

推荐指数:8分

《此情细细长流》在线看

此情细细长流小说简介

此情细细长流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云漪 北离墨感觉不够立体,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精彩章节试读:

“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云漪转身就跑。

“你站住!”冷夜爵气势汹汹,想叫住她。

云漪头也没回,跑的无比吃力。她刚刚抽了血,体力不支。整个人都是虚浮的。

“贱女人,你给我站住!”冷夜爵迈开长腿。

皮鞋砸在地板上面的响声犹如死亡宣告。

云漪咬着牙,两条腿机械性的交替着,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抬不起来.

“别过来……”云漪在心中祈祷着,要是她被冷夜爵抓到软禁起来……

不行!北辰希还在等着她!

脚步声越来越近……

“想跑!没那么容易!”

冷夜爵伸出手,掌风已经划过云漪的耳际。

不要!

“姐夫,你别走,别留我一个人,我好怕!”

身后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

是云婉婉。

冷夜爵果然止住了脚步。

“婉婉别怕,我不走。”

云漪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悲伤,冷夜爵果然已经不爱自己了吗?

对待云婉婉的时候,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然而面对自己,却像是杀父仇人一样,恨得咬牙切齿,“我不能任由那个贱女人回去救那个野种!”

云漪咬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拽住了门把。

砰——

病房门被重重地摔上,声音震天,地动山摇。

“贱女人,你还敢跑!”冷夜爵抬腿追了上去。

“姐夫,别走!”

咚的一声,云婉婉连人带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该死!

冷夜爵眼睁睁的看着云漪走远,目光之中满满都是阴鸷。

却不得不站住脚步,转身安慰。

云漪憋着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头晕眼花的不像话。

然而她却一点都没有松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北辰希!

她的孩子还在等着她。

可是茫茫人海,她该上哪去寻找北辰希?

心猛然一痛。

北辰希出事了!

可是,北辰希究竟在哪?

云漪脑子里面灵光一闪。

云家。

北辰希可能在云家!

时间紧迫,冷夜爵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

云漪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顾不得自己身体的虚弱,在医院门口招了个车就往云家赶。

正如云漪所料,此刻,北辰希半悬在二楼的窗台之上,小小的身躯卡在栏杆处,差一点就要滚下楼去。

北辰希眼尖地看到了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妈咪!妈咪救我!”

云漪的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踉踉跄跄的就往楼上跑。

“辰希,你等我,妈妈来了!”

云漪跑得太急,没留神脚下,以至于在楼梯上面重重地摔了一跤,膝盖直接撞到了尖尖的瓷砖。

疼得她痉挛。

然而,云漪却顾不得那么多,挣扎着站起来。

任由汩汩的鲜血顺着她的膝盖往下流。

“辰希,别怕,妈妈来了!”云漪用力的推开沉重的门。

“妈妈!”稚嫩的声音因为用力的哭泣,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北辰希抬起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他正卡在窗台的缝隙里,身体不停的往下滑。

云漪冲上前去,心一揪一揪的痛,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爬上这么高的窗台的。

看到她,北辰希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妈妈!辰希好怕!那个好可怕的坏人把我抓起来,他不让我见你,还把我关在这!”

是冷夜爵!

云漪的心不禁一痛,那个以前她赖以生存的支柱,现在竟然变成了如此面目可憎的魔鬼!

“我不会再让他伤害你了!”云漪从护栏缝隙伸出自己的手,“来!抓住!妈妈救你上来。”

“嗯。”北辰希乖乖的点头,小小的手掌乖巧地放进了云漪的掌心。

云漪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去,扣住北辰希的胳肢窝,用力将北辰希往上提。

护栏为了美观,只做了半米,北辰希只要从护栏上面翻过去,就可以安全落地。

北辰希虽然还小,但是也足有几十斤。一个人的力气都挂在云漪的身上,云漪难免有些吃不消。

为母则刚。

云漪紧咬着牙,举着北辰希,双臂剧烈的颤抖着。

额头渗出冷汗。

北辰希更是怕得要命,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呜呜呜……妈妈救我!”

这撕心裂肺的哭声,就像是利爪一样,抓挠着云漪的心脏。

她痛的窒息。

不得不腾出空来,说话安慰北辰希,“辰希,别哭,妈妈在呢,妈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北辰希这才稍微止住了哭声,抽噎着点头,一双眼睛就像是桃子一样红肿着。

眼看着北辰希的身躯已经越过了护栏,云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语气轻柔的安慰着北辰希,“快了……马上就安全了。”

她随着北辰希的动作缓缓的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蹲的太久,突然眼前一黑,四肢瞬间无力。

手指松开。

手上托着的孩子就像是一颗圆滚滚的球一样急速下滑。

“啊!”北辰希吓得失了神智,大张着嘴,身体后倾。

“辰希!”云漪瞬间反应过来,顾不得尖利的护栏,猛扑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云漪一把抓住了北辰希稚嫩的小手。

尖利的护栏撞在她的腹部,云漪痛得痉挛,脸色发白。

北辰希这才反应了过来,吓得哇哇大哭,“妈妈!我好怕!”

云漪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虚弱的身体简直残破不堪。

柔声安慰北辰希,“没事的,妈妈一定会救你起来。”

胳膊已经酸的不行,云漪咬紧牙,“辰希,你是最勇敢的,对不对?可能会有一点疼,你能够承受的对不对?”

北辰希愣愣地点头,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交织,身体反而麻木。

云漪用力地拉着北辰希往上拽,北辰希的小手被她捏得通红。

毕竟是个几岁大的小孩子,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折磨。

北辰希忍不住又嚎啕大哭,“妈妈!痛……”

云漪现在身体已经麻木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辰希,乖!忍一忍好不好?妈妈,这就救你上来。”

北辰希也算是乖巧懂事,抽噎着点头。

云漪重新将手扣住了北辰希的胳肢窝,不至于把他弄得那么疼。这回倒是顺手了很多。

正准备将北辰希往上提,没成想北辰希的视线下移,看到自己竟然悬在空中,双脚吓得哆嗦,身体不自觉的一晃。

云漪双手无力,根本就抓不住他。

北辰希小小的身躯竟然脱手而出!

精彩章节试读:

“辰希!”

云漪赶紧伸手补救,却没成想扑了个空。

只碰到了北辰希的头发,小小的人儿,从她的指尖滑落。

泪水充盈了云漪的眼睛,哭喊撕心裂肺,“北辰希!”

她思念了五年,今天才见面的儿子,就要这样和她天人永隔了吗?

云漪不甘心!

可是……

那种无力感几乎吞噬了她,云漪,你就是个废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守护不了!

“云漪,没想到你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

男人像是野兽咆哮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是……

北离墨!

云漪呆在原地,北离墨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下移,竟然看到男人的大掌稳稳的攥住了北辰希的衣领。

北辰希脸色苍白,明亮的双眼也吓得失去了神采,疲惫地抬眼看了北离墨一眼,气若游丝的叫了一声爸爸。

北离墨咬牙,对着身后道,“程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身后站着的西装革履戴个眼镜助理一样的男人,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上来帮着北离墨把北辰希给救了起来。

北辰希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加之惊吓过度,躺在在北离墨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辰希,你怎么了?”云漪也是更加苍白,伸手就要掐北辰希的人中。

“你别碰他!” 北离墨怒斥,一个旋身避过她。

云漪呆在原地,手指可笑地伸着。

北离墨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立刻转身,将手中的孩子递给程正,“赶紧带小少爷去医院,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唯你是问。”

程正就像是接到了圣旨,动作急如闪电。

云漪也不顾自己满身是伤,疼痛难忍,拔腿就要追上去。

“站住!你要去哪儿?”北离墨眼神愤恨,火星四溅。

云漪体力不支,摔倒在地,身体却还是朝着门的方向,“辰希,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也配?”北离墨冷哼一声。

眼神锐利得恨不得把云漪千刀万剐。

云漪绝望的垂下眼睑,“对啊,我不是个好妈妈,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妈妈!你怎么敢说这个词?试问,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把自己的儿子推向死地?”

北离墨气得发抖,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冷血,竟然为了讨好她所谓的老公,竟然不惜杀掉自己的亲生孩子,来掩盖当年的耻辱!

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北辰希就已经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云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我没有……我没有推辰希!”

虎毒还不食子呢,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没有?”北离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恶劣到了如此程度,“辰希还那么小,他都还没有阳台高,如果不是你,他自己能爬上去?”

云漪哑然。

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北离墨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就像是淬了毒。

“不说话?呵,终于良心发现了?”

北离墨居高临下,上下打量着云漪,装的这么可怜,还不是一个恶毒至极的女人。

云漪还是不说话,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北离墨攥紧拳头。

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一个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他又指望她能够有良心呢?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生气?

北离墨气急攻心,抬腿准备离开。

云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攥住了他的衣角。

北离墨站住脚步,转头,眸子里面像是含着冰块。

“放开!”

云漪像是没听见一样,手指仍然紧握,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辰希……你们把他带到了哪?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你还嫌害他害得不够?非要确认他在你面前咽气你才甘心?”北离墨嫌恶地甩开她。

云漪被大力的甩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

膝盖上面的伤口像是又裂开了,一股热流再次涌出。

云漪痛的窒息,无力的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虽然和面前的男人没有感情,但是北辰希也是她怀胎十月月辛苦生下的孩子,更何况她还差点为那个孩子失去了性命。怎么可能像北离墨说的那样,杀害自己的亲生孩子呢?

“呵,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我告诉你!你连辰希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还有整个云家都得付出代价!”

云家!?

云漪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猫,扑上去,攥着北离墨的衣角,“你要做什么?你有什么冲我来!你不要针对云家!”

北离墨冷笑一声,“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刚刚对一个小孩子下毒手的时候,怎么没有半点的心虚呢?”

云漪手指攥得越发紧,“我真的没有加害辰希。”

如此解释,落在北离墨的耳中,无力而苍白。

“你以为我会信?”

北离墨单方面给她定了死罪。

云漪知道自己再解释多少都只不过是白费口舌,抿了抿嘴,“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别牵连云家。”

“你这是在命令我?”北离墨愤怒的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力气大的似乎要击碎她。

云漪疼的脸色发白,苍白却绝色的脸上满满都是倔强,“我没有!”

北离墨弯下腰看她,两人四目相对。云漪勃颈间淡淡的香味,直冲北离墨的鼻腔。

身体似乎有了异样的变化,北离墨体内尚未清楚的药性,如此轻易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勾了出来。

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有反应?!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北离墨狠狠地将云漪往地上一摔。

残破不堪的身躯撞击到冰凉坚硬的地板上,云漪闷哼了一声。

疼……浑身的骨头都像快散架似的。

北离墨利落的抬腿离开。

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像猛兽一般咆哮。

阅读全文
此情细细长流

此情细细长流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意外与他相识。他的出现,似巧合,似意外。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北家的女人,也是我孩子的母亲。”时隔多年,她才知道原来,当年的那个人竟是他。

总裁豪门|云漪, 北离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