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肆意人生》完结版精彩试读,《肆意人生》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1-02-23 16:54:38分类:都市情感

趣红河文学提供肆意人生全文阅读,提供钓人的鱼肆意人生最新章节阅读,提供肆意人生丁二狗 丁长生免费下载!

肆意人生

推荐指数:8分

《肆意人生》在线看

肆意人生小说简介

最近看到很多小伙伴留言说未完结的小说不想看,字数低于百万字的也不想看。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我特地找了这本《肆意人生》小说,字数也多的优质都市情感小说,丁二狗 丁长生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14章

“所长,我今天能不能请假,今天是我父母去世两周年,我想回去看看,烧点纸”。丁长生给在芦家岭的所长霍吕茂打电话。

“你小子,早晨怎么不说呢,这天都快黑了你才说,好了,赶紧回去吧,我让王虎牙来,这样的事也能忘”。霍吕茂很生气的说道,但是很痛快的批了假。

下了班,丁长生就走了,但是和寇大鹏的司机杜山魁约好了,等他送寇大鹏回来之后就把车给他。此刻的丁长生躺在一处沟渠里,仰望着天上渐渐明亮的月牙,他在想,杨凤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会不会耍自己呢。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什么都不要,他也想为杨凤栖冒一次险,不为别的,就是受不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被陈标子那个家伙糟蹋,而且他心里还隐隐有了一种正义感,那就是,他是警察,他不明白为什么所长不去救这个女的,就因为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吗?可是我们都是警察啊,警察的天职就是帮助弱者,打击邪恶啊,他实在是想不清楚这件事。

“杜哥,谢谢你,明天回来请你吃饭”。丁长生坐进桑塔纳里,对杜山魁说道。

“客气啥,明天来了我请你”。杜山魁小心翼翼的说道,这是老板的亲戚,还是和警察,虽然是临时的,这年月,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正式的,还是小心交往比较好。

丁长生笑笑,一踩油门,车就飞一样出去了,弄得杜山魁是目瞪口呆,这家伙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夜渐渐的深了,丁长生从车上拿出一捆绳子和一根棍子,他不能断定今晚陈标子还会不会去打麻将,如果他在家,那么只有来硬的,只要砸不死就行。

冥冥之中,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很厉害的英雄,而那个等着他拯救的人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这是他现在一根筋想的问题。

“还好,门是从外面锁的,看来陈标子不在家”。丁长生从山后的陡坡上爬上来之后,将绳子扔在了村后,而村后的大路上,就停着他开来的车。

“是你吗?”听到有人弄开了门,里面传来一声微弱的询问,声音之小,几不可闻。

“是我”。丁长生也是小声的说道。

进屋之后,他看见了裹着被子坐在床边的杨凤栖。

“你是来救我的吗,我们什么时候走?”杨凤栖颤抖着问道。

“今晚就走,快穿上衣服,我们马上就走”。

“丁大哥,麻烦你去那边把衣服给我拿来,他都把衣拿到那个厨子里了,还有我的身份证”。杨凤栖说道。

丁长生将衣服扔给杨凤栖,低头用嘴里吐出来的别针开始解决杨凤栖脚踝上的锁,黑暗里,摸着这白皙的小腿,一点激动的感觉都没有。由于长期被锁在屋里,系铁链子的地方都磨出了茧子。

“孩子真不带上吗?”

“不要,这个孩子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如果带着她,我回去也是一个死”。

“那好吧,我们走”。丁长生叹了口气,快要走到门口时,杨凤栖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孩子,然后回去掖了掖被角,毅然转身离开了屋子。

一切还算顺利,当两人摸摸索索的下了陡峭的高坡之后,杨凤栖才仰起脸,贪婪的呼吸着阴冷的空气,眼睛里盛满了泪水,一低头,哗哗流下,一把抱住丁长生,在他肩头压抑的抽泣着。

丁长生完全理解一个被囚禁了一年多的人咋一出来是什么感觉,不由得伸手拍了拍杨凤栖的后背。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们还要赶路,走吧”。杨凤栖这才慢慢止住了哭泣,转身向车上走去。

由于车技不好,所以不敢开快,好在是晚上车不多,就这样,在开了两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到达了邻省的一个城市,怀城市。

“杨小姐,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我也知道你不想任何人知道这一年的事情,所以,我不问,你也不要谢我,我这不过是在做一点使自己良心安宁的事情,这是五千块钱,这个城市有火车站,也有飞机场,无论你是想坐飞机还是坐火车,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不要再回来,忘记这里的一切,重新生活”。

“我会记住你的,我一定会的,告诉我你的电话,我说的话算数”。杨凤栖抱住丁长生,在他耳边说道。他感觉到有泪水滴到了自己的脖子里,这一刻,他相信,杨凤栖说的话是真的。

起风了,丁长生将杨凤栖送进了火车站,看着那个高挑的女人步履是那么轻盈,心里不由得一叹,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属于芦家岭呢,当然,也不属于临山镇。

丁长生驾着车又回到了梆子峪,可惜的是,大晚上的,一个人也没有,没有人看到丁长生是开着车回来的,可是丁长生还是很高兴,他明天早晨会故意晚回去一会,直到大家都起来了,他才会开车离开梆子峪,还要从村长家门口开过去。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老大,不好了,出大事了”。一大早,霍吕茂刚刚上班,昨晚去芦家岭值班的王虎牙急急火火的跑了回来。

“出什么事了,慢慢说,你看看你,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就是改不了这个脾气”。霍吕茂坐在椅子上先把王虎牙训了一顿。

“那个,那个,是这样的,我昨晚巡视了一圈,见没有什么事,就回村委睡觉去了,可是半夜里陈标子找到了村委会,说他媳妇被人偷走了,于是大伙就找,你猜怎么着,在村后的陡坡上发现了一段五十多米的绳子,就是从那里跑的”。

“你是说陈标子那个傻媳妇?”

“谁说不是呢,你说谁偷一个神经病啊,更为蹊跷的是,孩子没有带走,我估计是不是人贩子反悔了,又回来把这女的弄走再卖一次啊,我可听说陈标子这媳妇也是买来的”。

“听谁说的,不要瞎说,那个丁长生回来没有?”霍吕茂心里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回来了,正在院子里和张强练散打呢”。王虎牙指了指后院。

“你去把他给我叫来,我们去芦家岭看看”。

“好嘞,所长,这事没我的责任吧,我们负责的是不让贼偷东西,但是这偷人的事好像不归我们管啊”。

“少废话,去把丁长生给我叫来”。

“是”。

王虎牙走后,霍吕茂点了支烟,陷入了沉沉的思索,他断定,这件事肯定和丁长生脱不了干系,果然是好胆量啊,一个人居然就敢干这么大的事,以后还不得杀人放火啊。

“所长,你找我?”丁长生一头大汗的进来说道。

“坐下吧,家里挺好的?”

“咳,有什么好不好的,反正就是我一个人了,回去给爸妈磕个头,上柱香,告诉他们我在这边活的好好的,让他们放心”。

“好,还挺孝顺,走吧,跟我去芦家岭,昨天那边又出大事了,我看啊,我们所今年这先进别想评上了”。

“又出什么大事了,又丢牛了?”

“牛没有丢,丢人了,一个大活人被人给弄走了”。

“绑架?所长,这可是刑事案子,不该我们管啊”。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们先去看看,绑架可是重罪,要是被逮住的话,少说也得十年八年的,看情况吧”。

霍吕茂边说,边看着丁长生的脸色,可是看来看去这家伙脸色如常,他不禁有点嘀咕,难道这事和丁长生没关系?

这次是霍吕茂开车,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

“二狗,我平时待你怎么样?”

“所长,那还用说,如再生父母”。

“别胡说,我才三十多岁,你也刚刚成年,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嘿嘿,我是说关系,你对我好,我心里记着呢,还有田姐,你们对我好我都知道”。

“那好,我问你件事,你一定要给我说实话”。

“好,所长,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不过除了昨晚那件事,还有两件事也不可能告诉霍吕茂,无论哪一件说出来都是要命的,真不知道霍吕茂想问哪一件。

“昨晚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昨晚,哪件事?”

“就是芦家岭陈标子的媳妇被人弄走了,可是把孩子留下了”。

“所长,你怎么能想到我呢,不错,我是给你汇报过这事,但是只要你说不能办,我什么事敢不听你的,这事真不是我干的,再说了,我以前是干过偷鸡摸狗的事,可是自从干了警察,我就再也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不信你可以调查嘛”。

丁长生指天发誓,那个样子谁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放心了,不过如果这件事陈标子要是报案的话,我们还是要向上级汇报的,毕竟这涉及到绑架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别看现在乡里要选举,偷鸡摸狗的事经常发生,这也就是想恶心一下对方,可是这要是发生绑架这样的重罪,没人可以遮掩的了”。

这个时候丁长生心里不禁忐忑起来,也不知道杨凤栖回到家没有,想想自己昨晚的经过,还真有不少破绽,要是调来县里的刑警,一准能把自己逮起来。想到这里,后背上不禁有点凉飕飕的。

今天的芦家岭真是热闹,不单单是要选举了,关键的是昨晚陈家的媳妇被人给掳走了,这在解放前还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解放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霍吕茂一看街上这些人,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善了,于是带着丁长生直奔陈标子家。

“霍所长,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孩子现在这么小,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一进门,陈标子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抱住霍吕茂的大腿不放。

“起来,起来,屋里说话”。霍吕茂一皱眉头,拉着陈标子进了屋。

“所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老陈家的人就在外面呢,今天要是不把媳妇给我找回来,我们今天就把老李家给拆了,别看他们现在是村委会主任,我们不怕,不怕”。陈标子在屋里大喊道。

阅读全文
肆意人生

肆意人生

道,可以是一条路,也可以是一条法则;正道,那就是正确的道路或者是正确的法则;为人者,走错了道可以改回来,大不了从头再来;征战商场,踏出一步,就是一个脚印,对了,那是份内之事,错了,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都市情感|钓人的鱼|丁二狗 丁长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