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农女致富经最新更章节 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1-02-25 08:38:31分类:穿越重生

趣红河文学提供了Miss、Z_19创作的小说《农女致富经》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0章 第10章》在线阅读。

农女致富经

推荐指数:8分

《农女致富经》在线看

农女致富经小说简介

农女致富经属于穿越重生文,很有代入感。男女主的刻画以及对场景的描写都比较生动有趣,Miss、Z_19后期处理也十分温暖,各个人物的形象也非常鲜明,情节性也比较强,可以看一看哦!

农女致富经 第10章 第10章 在线免费试读

自从自己的亲爹和大嫂卖给他人做妾,又被夫家的主母打骂欺负转手赶出了夫家进了这勾栏肮脏地。

见惯了形形色色,表面上仁义道德,背地里肮脏龌龊的人后,秋蓉的心早已冷了,硬了。

此时见王贵依旧不打算离去,心下冷笑,也不顾自己身上还未穿上一副,朝着房外一阵高呼。

不过片刻,秋蓉的房间就被人撞开,四五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得了秋蓉的眼色,全然不顾王贵的哭喊叫骂,拖着还是光溜溜的王贵当着赏春楼里众宾客和姑娘们的面就给扔出了赏春楼。

这一夜,王贵就是这般赤条条的走出胭脂弄的,在回村子的路上,扒拉了一户农家晒在外头的久衣裳才勉强遮体。

以王贵这种王八性子哪里会就此罢休,可又惧怕赏春楼的打手不敢惹事,只能将一通火气全然发在还一无所知的秦三丫身上。

那一晚,暴怒王贵一边咒骂着秋蓉一边对秦三丫拳打脚踢,口中骂骂咧咧的将赏春楼遇睡了秦四丫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罢还不解气,恶狠狠的骂着:‘你们姐妹俩一样的贱。’‘都是下作胚子,sao货’之类的话。

王贵本是想着打一顿解气,去见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秦三丫脸色苍白如同厉鬼一样狠狠的看着他。

秦三丫素来温顺,打不还口,骂不还嘴这样怨恨凄厉的眼神还是王贵第一次看见,王贵心下一颤,想要离开。

转头又觉得自己再外面受了气,怎么到自个儿家里还要看自己婆娘的眼色,顿时怒气充斥脑,不管不顾的就抄起家里的扫帚棍一棍子抽在秦三丫的肚子上。

一时间秦三丫的脚边嫣红的血色蔓延开来,染红了刚刚赶进来的王家二老的双眼。

那一夜的事情在王家屯闹得沸沸扬扬,都说是王贵家的新媳妇疯了,因着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却被酒醉的王贵打的生生流了产,受不了刺激才疯的。

王贵娘更是被这个不孝的浑小子气的瘫了,再也起不来床,王贵家算是彻底毁了。

也有消息灵通的地痞流氓嬉笑的传自己听到了吃醉酒的王贵就到处嚷嚷说睡了隔壁李家村的老秦家的两个姐妹花。

说老秦家的四丫头进了镇子里的赏春楼,睡一晚要十两银子。

末了还绘声绘色的描绘着,秦家四丫皮肤有多嫩,才将王贵勾的魂也没了。

说到高兴处一个个都眼冒金光如同亲眼见过一样。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说李家村和王家屯本就近,不过两天,正个李家村都知道了老秦家的三丫头的被夫家打的流产了,疯了。

老秦家的四丫头被卖进了下作的勾栏院子做皮肉生意。

这些关于自己三姐和四姐的事情都是秦五丫穿来后的几个月间接的从林氏或者村子的七大姑八大姨嘴里听来的,大都七嘴八舌,有真有假,可东平西凑的也知道了个大概。

说来这些事情过去了也很久了,碍着秦老汉的面子,村子里也甚少有人提起,可因着秦五丫被逼得撞了墙的事情,有一次将话头引到了秦家的三个女儿身上。

如果说秦五丫的撞墙身亡让现在的秦小五觉得她是懦弱胆小不敢反抗才这般轻生,那么秦家三姐和四姐的事情才彻底让秦小五对王氏厌恶到极点,对秦老汉冷了心。

秦五丫寻了思路一了百了,可自己要怎么办?正让王氏和秦老汉将自己卖了?变成第二个秦三丫或者秦四丫?

背靠着门板,秦五丫的脑子乱成一团麻,自己要怎么,要怎么才好,王氏一个心思的要将自己卖出去,哪怕自己想办法破坏了,可只要自己不出嫁,这种事情就会接二连三的出来。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秦老汉是老秦家唯一当家做主的人,只要他应了王氏的想法,自己就是跑到里正那去,都没人能提自己做的了主。

秦五丫不是没想过自己偷偷跑出去,离开老秦家,离开李家村再也不回来,可是等她了解了这个朝代的规矩后,也就打消了这个年头。

一来自己没钱还没能耐,一个小姑娘一个人跑出去,难免不会被掳去做奴。二是这大历朝最是重视户籍制度,这个户籍制度有点像后世的户口本。

一般人家,只要没分家,子女的户籍都是挂在自家老子身上,没有单独可用的户籍。如果是儿子成家生子后,只要自己老子同意分家就可以找立正单独分出去,然后重开一个户籍。

如果是女儿的话只有嫁了人,才能从父家的户籍里移出去,移进夫家的户籍里。一般的单身女子是得不到户籍的。

虽说大历朝也有女户,可是这年头讲究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出嫁从夫。所以除非你没成亲前死爹死娘死兄弟,一家老小都死绝。或者你嫁人后,死丈夫加公婆,从此再无所依才能去衙门申请女户,要不是绝对办不了的。

这个时代的户籍简直堪比后世的身份证,如果没有户籍在手别说你买地买房子不行,找工作不行,连打个零工都没人敢要你,甚至去大一点的城镇连城门都进不了。

当然没有户籍的人还有一种出路,就是自卖自身,随便找个人牙子将自己卖了做奴级,这样就可以有个奴级的证明。

秦五丫既不想替人做牛做马一辈子翻不了身,又不能一把菜刀将老秦家全家杀个精光。现在女户是办不了,自然李家村自己也出不去,难道这事情就无解?

秦五丫正想着,就见外面的动静渐小,大概是王氏与秦老汉谈妥,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这夜林氏和秦大山夫妇都没有从镇上回来。院子里显得格外的安静。

秦五丫坐在床头想了大半夜,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起身拿出了一块麻布,将自己的衣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有偷偷溜进厨房掏了几张中午留下来的饼子,又找了一个小布袋,往里装了些萝卜和刚收下来的新鲜玉米苞子,拿麻绳往自己身上一绑偷偷出了门,趁着夜色往西山走去。

秦五丫出来时算好了时辰,不用担心被秦老汉和王氏发现,且等自己走到了西山,再等上片刻,天色也大概会亮堂上许多,这时候上山自然不怕被野林子迷了去路,也不怕路上被早起的村民拦着问东问西。

既然自己不能做女户,又不想为奴,那也只有上山当野人一种选择了。

反正这亲自己死也不会成,别说王氏介绍的信不过,即便是真的正常的人家,秦五丫也接受不了啥也不知道就嫁做他人妇,她现在还没这么高的心理素质。

其实秦五丫知道自己并不怕王氏,也知道不怕秦老汉。自己前世虽然一事无成,正宗的二货文艺女屌丝,可偏生就有一把倔脾气和牛一样的胆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如果真把她逼急了她还真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王氏今儿个敢逼她出嫁,她明儿个就敢将老秦家那几间破屋子给点了,秦老汉若是敢绑了她来强的,她分分钟都敢拿刀子捅人。

谁不让她好过,她也不能让谁好过,就是作死了也得拖两个陪葬,反正不把老秦家闹个鸡飞狗跳觉不完事。

可是闹的了一时,能闹的了一世吗?虽然自己现在不过十五,可是在这个时代却也不小了,这般在老秦家耗下去又能耗到什么时候?

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李家村的西山虽小,可也满山都是宝只要自己有手有脚有脑子,还能饿死不成?与其有一顿没一顿的在穷的叮当响的老秦家受窝囊气,不如干脆搬出来单过,还清静些。

虽说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可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且在山上做几年野人,等那天自己勾搭上个信得过的汉子,再做考虑也不迟。秦五丫想着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贼兮兮的猥琐微笑,连带着这一天带来的抑郁心情也少了许多。

背上的包裹虽然不沉,不过腰上的玉米苞子和萝卜重量可不小,且越往里走,这山路就越不平实,正是盛夏天,即便是大清早,太阳还没出来,却也凉快不到哪里去,走了半个多时辰林子才走到白日里来过的采旱葡萄的地方。

这地方地方秦五丫来过几次,知道就在旱葡萄附近有一处樟树林。因着李家村没有猎户,且西山内死过几个人,邪门的很。

所以李家村的村民多是忌讳,一般打柴摘果子的都是去稍远点的老青山或者西山山脚下附近,绝迹不敢往西山里头走。

也亏的这些,这里的樟树林长的极好,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头了,一株株的通天高,枝叶繁盛,密密麻麻的几乎能遮住阳光,夏日里在这边坐上片刻十分怡人。

现在正是炎炎夏日,一人露宿山野,倒是不怕冷,即便有日夜温差,到了夜里多穿上几件衣服也就过去,西山上没有大的野兽,要怕的也就是些蛇虫鼠蚁,眼下这个樟树林便成了好去出,樟树的味道最能驱逐这写个扰人的东西。

农女致富经 第11章 第11章 在线免费试读

将身上的包裹往地上随意一放的,秦五丫便将绑在裤腰上的这根加长般的麻绳解了下来,绑在三棵稍近的樟树上,绕成一个不怎么等边的四角形。怕绳子松垮,秦五丫将余下的麻绳又打了三四个死结,拉了拉确保不会松才放心。

当然这绝对不会是秦五丫的床,虽然很想,不过秦五丫还没有小龙女这种睡绳子的技术和胆量。

从包裹里翻出一张还算干净的没被剪裁过的大块油布纸,出门前五丫就将油布纸顶上和四边都逢了用碎步头做成的圆环,现在动起手来也方便很多。

将剩下的一节麻绳穿过油布纸顶上的拉环扣将整张油布纸都绑在腰上,秦五丫将草鞋一脱,三步两步就爬上了一颗老樟树,将油布纸挂上早已看中的一根粗壮枝桠上。

好在前世的秦小五从小就野,男孩子玩什么她就玩什么,虽然看着瘦小萌妹子一个,实则上树掏鸟下河捉鱼,样样精通。

最要命的是,平日里扛个床板冰箱修个电脑马桶什么的也拿手,实打实的钢铁女汉子,为此秦小五没少给秦爸秦妈嫌弃。

就连最后意外穿越,也是倒霉催的,帮一老爷子抗麻袋过马路,结果刚好遇到抢银行,劫匪到还没怎么样,也不知道哪来的业余手枪,直接一枪把秦小五给嘎嘣了。秦小五中枪的前一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反应,俺看过这麻袋里都是番薯,没有钞票!

虽然当个女汉子是悲催的,不过也因着这些前世这些不算技的技能,今儿个倒是正好派上用处。五丫选中这一条枝桠不但长的粗壮,且刚好横从四棵被麻绳捆绑的老樟树中间,用来挂顶最合适,且枝桠上小树枝横生,枝叶繁茂,将麻绳挂在这里根本不怕它来。

下了树,五丫就将油布纸四边的布环分别帮到四边的樟树上,油布纸成亭形被打开来形成顶状,虽然有些斜斜歪歪,到也像那么回事。

现在是夏季虽不怕冷,可多雨,就现在这个小身板万一被淋上一两场又没钱找大夫也就是等死的命。

靠着老樟树坐下,秦五丫顺手将刚刚摘来的野葡萄往嘴里丢,一边嚼的满嘴香甜一边寻思着,等下将这里收拾下,就去割些管草叶子,晒一晒铺到油布纸上,也算个简易版的屋顶了。

只可惜秦五丫就从老秦家就顺出来了一块油布纸,不是五丫不愿意多拿,实在是老秦家连这最便宜的油布纸都没有多少张,拿多了怕秦老汉起了疑心与自己没完没了。

现在自己的小屋虽说有了屋顶,没有围墙的,可也算中央空调,四面环风,360°无死角自然风,节能环保自在的很。

秦五丫苦笑的自嘲了一翻,却也不敢闲着,将身上的包裹和粮食都放进自己的‘小屋’里。便带着自己平时割猪草的镰刀带上往管草丛的方向走,得赶在天黑前,将‘小屋’收拾的妥当些才好。

管草这东西学名叫五叶芒,是很常见的野外群生禾本科植物,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这玩样都是漫山遍野的乱长,金黄金黄的一大片,放眼过去随处可见。管草的叶子和芦苇长的很相似。

只是管草的更加薄而细长,割的时候要十分小心,因为这个管草叶子的边缘含有制造玻璃原料的硅质。会割伤皮肤且非常疼。

不过夏季的管草水分少,割下来阳光下放晒上半日就能干透,到时候用来蒲屋顶最好不过,虽比不上稻草,不过胜在量多好找还不要钱。不过这玩样却不能拿来铺床,除非你想睡一觉浑身上下都是口子。

秦五丫心满意足的将割下来的管草都捆成一捆,虽然已经十分小心了,不过一双手上还是布满了细细的口子,有些生疼。不过现在秦五丫也顾不得这么多,现在自己这种情况是要不是断手断脚的都不是大问题。

将处理好的管草在边上随便放放,秦五丫拿着镰刀往边上的土堆走去,这土堆长了一丛嫩绿的叶子,叶子的顶端渐尖,基部渐深成心形,叶子里长满了嫩黄嫩绿的果子,秦五丫欣喜摘了一颗果子放在鼻尖闻了闻,有股清甜的气味。

这一丛野山药还是自己来割管草的路上发现的,当时只是看着有点像,便顺便做了记号,并没太抱希望。现在看来果然是野山药没错。

山药的花期是六月到七月,果期是七月到十月,现在农历是六月算下来刚刚好,秦五丫前世最喜欢的一个甜点就是蓝莓山药。

将蒸的的山药切成片状,或者一小块一小块的,浇上浓浓的蓝莓酱,一口吃进去甜腻

十分好吃。且山药的营养价值极好,可以益气养血、补虚抗衰、美容养颜,不管春夏秋冬合适吃都十分滋补。

只可惜,现在的山药还不能挖,只能等入冬后,上头的枝叶枯萎了才能去挖下面的山药吃,秦五丫虽然十分嘴馋,现在也只能干看着。

好在这山药的花果也是好东西,山药果富含胺基酸、蛋白质,不但味道清甜还能入药:山药果可以健脾胃、补肺肾。还可以主治泄泻、咳嗽等问题。

反正过了季节也是无用的,不如自己先采了去,五丫想着,既然这里有一丛,想来这西山上是极多,不如多采些,等下了山去镇子上的药铺问问。

看看他们收不收山药果,现在自己一穷二白的,如果收,换几个钱是最好不过的,如果不收,那就自己烧了吃,也不浪费。

秦五丫想着也不再浪费时间,背上地上的管草就自家‘小屋’,自己带的东西太少,等铺了屋顶,还是得先下山一趟,去寻个背篓或者小竹筐什么的,好方便自己采摘山药果。

刚刚在割管草的时候,秦五丫就好好想了想,自己这样不管不顾的跑上山来,也不是个事。也不能真一辈子做了野人,总要生活赚钱的,就比如刚刚看到的山药果也是要寻了到镇里卖钱的。

又比如锅碗瓢盆,剪子菜刀箩筐什么的自己得了钱也总要买齐的。这样一来时常常下山在所难么。

只要下山就被村里的人发现,也会被秦老汉和王氏知道,到时候给自己按上一个背弃父母,私自逃家的罪名。就是明明是自己有理,说道里正那里去,也成了没理,大历朝天子重理法,大不孝的罪名扣下来,只怕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爬上树,将管草均匀的铺在屋顶上,又找了些干树枝压在上面,虽然功能性有待考证,不过好在现在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将自己带来的衣物饼子玉米一股脑的用粗布包上放进‘小屋’里。

想了想又不放心,不管这次与秦老汉谈判成与不成,这里都是自己最后的保障。可不能被什么鸟兽给糟蹋了,想着五丫便寻了写树叶干草的将包裹盖的严严实实,这才放心下了山。

五丫进山早,虽然忙活了小半日,可现在也还不到村里吃午饭的时刻,刚刚走出西山,便看到几个村里的妇人,其中一个见到五丫便上前一步来打招呼:“五丫,又进山割猪草去了?”

说话的正昨日里张氏田头昏倒前来帮忙的栓子媳妇,林子对她有印象,是个说话虽温吞却很有主见的妇人,便跟着打招呼到:“婶子,我上山寻酸枣子吃呢,猪草昨个儿已经割满了。”

说着,五丫从口袋里寻出了一把青红的酸枣子放到栓子媳妇面前,却见栓子媳妇摇摇头道:“这西山脚上的酸枣子树长的孬,这结出来的果子又酸又涩,也就你们这些小姑娘小子的爱吃,我可吃不了。”说着仿佛被酸到了一样,皱了皱眉。

见栓子媳妇不要,五丫也不介意,又将那把酸枣子塞回了口袋里,这酸枣子的确不好吃,五丫也不过是在下山是顺手摘了两把,寻个借口,刚好就用上了。

“五丫啊,大山她媳妇怎么样了?昨个儿,可够吓人的。”想着昨日张氏惨白的脸色,栓子媳妇寻思着问道。

“二嫂是有身孕了,大夫说胎位不稳,气血不正,大概就是吃的不好又给累着了才会这样。”

“呀,大山他媳妇怀孕了啊,这可是好事啊!”栓子媳妇贺喜道,转念又一想:

“我听说这孕妇头三个月最是要小心,不好好养着也就算了,能让大山媳妇下地呢,这老秦头越来越不像样。

前头儿叫着你们姐三姑娘家的下地,已经够不地道了,现在还让新怀孕的媳妇也下地,不搞出点事他心里就是不舒坦。”

栓子媳妇本就看不惯秦老汉的作风,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重了些,可讲完才想到自己是当着人家的女儿面上,骂人家的爹,一下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不好意思的看着秦五丫解释道:“五丫,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爹不好,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秦老汉和王氏一样,不搞出点事情来,他就是不舒坦。五丫心里想着,嘴上却道:“没事,没事,婶子是好意,我知道的。”

“那大山媳妇现在怎么样了?可回来,我跟你去看看她?”

“婶子,我二嫂这会儿还在镇子里的医馆里待着没回来呢,昨个儿我娘拿了银子也去了镇子里和大哥一起陪着二嫂。大夫说,在医馆里住上一日,喝了保胎药,看无事了才能回来。”

“那是要好好看着才行,镇子里的医馆虽然贵了些,但医术自然是好的,在医馆有大夫看着,定能无事。”

阅读全文
农女致富经

农女致富经

一不小心重生穿越到农家,穷的只能啃树皮,看秦五丫如何发家致富过好日子。

穿越重生|Miss、Z_19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