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魏雅诺尤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25 16:48:37分类:现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提供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最新章节《第12章 第12章》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由网络作家猫三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魏雅诺,尤彬,内容主要讲述: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第12章 第12章 在线试读

走在小路上,魏雅诺又习惯性的踢着小石子,她每次只要有什么问题缠身就会喜欢踢石子。当她想到办法后,她就会突然一脚将石子踢出天际,就像把问题踢走了一样。

可这一次的问题似乎有些棘手,她一路踢,一路想,直到带着一颗石子穿越了大半个学校到了小木屋门前,她还是一头雾水。不得已,她弯腰将小石子捡起放在了楼梯口,准备一会儿接着再踢回去。

“奚望!”她和奚望目前的关系,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了。不知道从哪一刻起,她觉得奚望其实很好相处。

奚望之前的画早已画完,这次又是空白的纸板,只是多了几笔黑色线条。

“你画什么呢?”魏雅诺探头问道。

奚望还是那样的“高冷”,魏雅诺瘪了瘪嘴,“不告诉我嘛?哼,不告诉算了……反正等你画好了我也会看见。”

她不管奚望笔下还在继续什么,自顾自的开始烦恼。到底要怎么跟奚望讲?现在讲他会明白吗?如果他没来得及见妈妈最后一面,他会崩溃吗?万一,只是说万一,奚望妈妈真的不幸离开,奚望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他一辈子待在这里?他似乎还是有机会走出学校大门过正常人的生活的!但是机会从何而来?谁又能给他这个机会呢?

问题都够凑成一本问题大全了,一颗石子估计根本不行,这起码是一打的量……

然而最关键的其实不是奚望妈妈的问题,因为木已成舟,我们已经无能为力。可奚望是活的啊!所以,奚望未来的日子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谁能给你这个机会呢?谁呢?”魏雅诺小声嘀咕着。

奚望认真的画着画,这次,他手很快,只是一会儿功夫,人像的轮廓就已经勾勒出来了。魏雅诺羡慕死了,自己这会思考问题的速度要是像奚望在白纸上画画的速度一样就好了……

坐在奚望身后,魏雅诺拿出手机机械的拍了几张后,开始看着画板发呆,偶尔冒出一句,“谁能给你这个机会呢?”

画像上的人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魏雅诺看着画像觉得特别眼熟,感觉在哪见过……

魏雅诺看着看着突然唰的睁大眼睛,眼底浮出不可思议!奚望在画的不就是自己吗?!

噌的一下魏雅诺站起了身,“我!对啊!我啊!就是我啊!!我就是那个机会啊!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奚望没有理会身后的热血青年,他不知自己身后的那个人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旋转跳跃无数圈了……

魏雅诺不敢打扰正在专心画画的奚望,实在太开心的她猛的想起了跟她环游一圈来到这里的小石子。

“再见吧您嘞!”她跑到门口一脚将石子踢的无影无踪!

先不管了,明天先去看看奚望妈妈,剩下的以后再说。她不求自己是奚望失去妈妈的痛心解药,但求自己是奚望的重生良机!

至少自己可以帮助奚望过渡一下他可能即将面临的悲伤……

“奚望!我求你了!我明明就看见你画的是我,你就送给我吧!求你了!”魏雅诺进屋后,奚望已经将画好的画取下来,但是魏雅诺找了一圈也没找见,所以只能哀求奚望交出来,可奚望根本就不理会她。

“奚望!你就给我吧,给我嘛!”魏雅诺拽着奚望的胳膊死不松手,奚望也誓将无视进行到底。不过,他的眼底是能看得出愉悦的。他似乎很喜欢魏雅诺这样缠着自己,又或者,他根本就是喜欢魏雅诺。

眼看没有希望了,魏雅诺撅着嘴松开了手,“小气,我都看见了还不给我,我就看你藏到什么时候!”

奚望看着假装生气的魏雅诺,惯性动作再次出现,他伸手轻轻摸了摸魏雅诺的脑袋以示安慰。

魏雅诺心一颤,奚望已经不是第一次对自己做这个动作了,而且每次都是在自己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他是懂这个动作的意思吗?也是,院长说了,奚望的智商已经达到了正常人的范畴,他可能是真的懂的吧……

但这个动作对于魏雅诺来讲似乎有些亲密了,奚望不会……还是自己……因为,她好像并不排斥奚望这个动作,反而,每次奚望摸摸自己的脑袋,心情就会大好,即使他不会用语言表达什么……而奚望每次做这个动作时,眼底也是无限的温柔……

“不会的……”魏雅诺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着。“奚望怎么会知道什么叫爱情……没人教过他,他是不会领会这些复杂化的情感内容的……也可能,他就只是觉得自己和他一起的时候很放松,因而产生的一种依赖,从而导致他的这种行为……吧……”

胡思乱想一大堆,魏雅诺急需要充足的空气来救济缺氧的大脑!她转身跑了出去……

呼啊呼啊几大口气下肚这才清醒一点,甩了甩脑袋后对自己说道,“魏雅诺!你想什么呢!”

跟奚望草草打了声招呼,魏雅诺回了宿舍。

坐在窗前,魏雅诺一手支着脑袋,一手在纸上乱画着,和奚望的尴尬余温还没完全散去……

“呼……”叹息一声,魏雅诺站起身来仰面躺在了床上。

“自闭症不是傻子吗?”

“自闭症连最起码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吧?”

“自闭症的孩子犯起病来很可怕的!”

“自闭症根本就没有感情的!”

“自闭症连自己爸妈都不认识!”

“自闭症是无法治愈的!”

“…………”

魏雅诺脑海里闪过无数曾经在学校听到的同学们对于自闭症的认知……

“不是的!”魏雅诺猛的做起身来,就像在和曲解的认知较劲。

多少人都和这些同学一样,在误解着自闭症患者,他们各执己见,对自闭症的看法天马行空。甚至,有些人会有抵触。觉得自闭症根本就没办法相处,弄不好还会被他们伤害。然而这些错误的认识,都源于大家的不愿靠近,不愿了解,不愿接受。

自闭症,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叮……”突然响起来的电话把魏雅诺吓了一跳,是院长。

“喂,院长,怎么了?”

电话里院长的声音十分着急,“小诺,你快来帮帮忙!”

魏雅诺一听,想着有孩子出事了,赶忙挂了电话赶去院长说的地方。

跑的气喘吁吁的她扶着墙问道,“院长,怎,怎么了?”

院长拍着魏雅诺的背帮她一边顺着气,一边解释道,“这里才送来一个孩子,5岁多了,叫欣然。今天老师带着她在学校里玩儿,她没多久睡着了,老师就把她抱了回来,结果不小心把她的贴身布偶落在外面,刚才去找也没有找到。这孩子醒来发现布偶没有了,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她不停的用脑袋撞墙,怎么办啊?!”

魏雅诺心知肚明,这一类的孩子,你要是不按原样还给她,她这样的动作可以持续到下辈子!

“院长你别急,到处都找了吗?是个什么样的玩偶?”

院长不住点头,“找了,到处都找了,可就是寻不见。这会儿还有老师在外面找,你说这可怎么办呐?”

魏雅诺探头看了看孩子,确实一直在用小脑袋撞墙,还好墙面都是软包的,不然孩子早就把头撞破了。

“那他父母呢?”

“他父母现在在国外,只是把她暂时寄托给我们。”一名老师说道。

魏雅诺咬着嘴唇逼迫自己赶紧冷静下来,左思右想后问道,“她的玩偶什么样子?”

“就是一只兔子的样子。”陪护老师出来说道。

“兔子?这么多兔子,究竟是哪一种?你有照片吗?”魏雅诺再次问道。

陪护老师想了想,“有,我今天给她拍照来着。”

说完,陪护老师掏出手机将照片递给了魏雅诺。

“你把照片传给我!”

传完照片后,魏雅诺将照片发给了张嘉源,接着她拨通了张嘉源的电话。

电话那头刚接通,魏雅诺就迫不及待的先开了口,“大源,我发给你了一张照片,你现在照着照片上的玩偶快帮我重新买一个!我急用。”

张嘉源没有多问,答应后就挂了电话。

所有人都焦急地等着。

挂了电话的张嘉源将照片曝到朋友圈,想让朋友们帮着看看,在哪里有见过卖这种玩具的。

很快,就有人回复了他,“这个玩具我见过,国外才有得卖,限量版的,现在早就买不到了。”

张嘉源一看有些慌了,魏雅诺如此着急要,一定是哪个孩子需要。不能及时要到,那孩子可能会情况不好。

心急如焚的他又赶忙发了第二条朋友圈,问现在谁手上有。

过了好一阵,都没有人回复有,只是询问他这么着急要这个干什么。

张嘉源统一回复了用意后,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愿意帮他转发,看看周围谁有。

果然,没过多久,他的一位朋友打来了电话,说是自己朋友的孩子有个一摸一样的愿意送给欣然。

张嘉源说可以用钱买,让对方开价。

对方一口就回绝了,说玩偶主人知道是自闭症的孩子,所以愿意送。

张嘉源激动不已,说等有时间了一定好好感谢。

在第一时间通知了魏雅诺后,张嘉源又赶忙开车去了和朋友约好去玩偶的地方见面。

“怎么有两个?”张嘉源看着玩偶疑问道。

他朋友笑了笑,“我朋友生的双胞胎女儿,所以自然有两个,她担心日后再丢,两个保险些。”

张嘉源点头,“谢了兄弟,回头再谢你。”

“说什么呢!这些孩子也不容易,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吱声,都在呢。”

张嘉源再次说了谢谢后,又赶去了学校。

魏雅诺在等待的期间试着安抚孩子了好多次,然而都是徒劳,她只能默默的祈祷张嘉源快点到。

过了好一会儿,楼道传来脚步声。魏雅诺一阵欣喜,站起身跑了出去。

“大源!”看见张嘉源,魏雅诺心总算定下来。

“给你。两个。”张嘉源将玩偶递给魏雅诺。

“两个?”

“对,那家人生的双胞胎女儿,所以有两个,怕再丢,就都送给那个小姑娘。”

魏雅诺和院长相视一笑,将玩偶拿了进去。

“欣然,你看这是什么?”魏雅诺拿着其中一只蹲在欣然身边说道。

起初,欣然毫无反应,依然不停用脑袋撞着墙。

魏雅诺就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示意欣然,将她的视线慢慢转移到玩偶身上。

欣然无意间注意到了玩偶,这才慢慢停了下来,抱着玩偶,欣然径直走到小床边坐了下去,双臂紧紧搂住玩偶。

终于,在孩子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解决了问题。

看着孩子安稳下来,所有人也都跟着松了口气。

“嘉源,小诺,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们了,多亏了你们的帮忙,要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院长站在门口擦了擦额头上因为紧张出的汗。

魏雅诺递上一张纸巾给院长说道,“没事院长,欣然没事就好。”

“小诺,那你们也快回去休息吧,折腾了这么久,你们也都累了……”院长见魏雅诺脸色有些发白,想她快点回去休息。

“院长,我送小诺回去,你也快回去吧休息吧……”特意提前处理完事情回来的张嘉源本想着过几天再来看魏雅诺,没想今天刚好碰见这样的事情。

院长走后,两个人散步去了湖边。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第13章 第13章 在线试读

“你怎么看起来脸色还这么不好?要不回家住几天吧!”张嘉源有些心疼。

魏雅诺揉了揉脸颊笑嘻嘻地说道,“没事,估计是刚才急的。加上我一路跑过去,可能有些疲惫才会这样,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

张嘉源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魏雅诺肩头,“出来再着急也记得那件外套啊!知道你担心小朋友,但是你自己的身体也要多注意,革命路还长,同志需注意!”

魏雅诺歪着脑袋看这张嘉源,“大源,以后谁嫁给你可真幸福呐!”

张嘉源笑的不知所措,因为他想娶的人是魏雅诺,他只想对魏雅诺一个人好,只愿意为魏雅诺一个人倾尽所有,就像魏雅诺小时候对他那样。

在他们都很小的时候,张嘉源妈妈刚下海经商,起初一家人也算和和睦睦。但后来张妈妈在第一桶金后一下子有了更大的劲儿头,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扔在了生意上面,家里的大小事务,包括小小的张嘉源都是由张爸爸一手操办的。可是张爸爸也是单位里的职员,每天工作也都很忙,慢慢的,张嘉源就像“留守儿童”一样成天呆在家里。

日子久了,张嘉源变的性格很内向,不爱和小朋友玩儿,总是一个人出出进进。而魏雅诺不一样,家庭条件虽然没有张嘉源家好,但是总归也是柴米无忧,一家人也很幸福。魏雅诺天生性格好,所以当她看见小张嘉源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主动上前打招呼,可张嘉源似乎不太“合群”,讲义气的魏雅诺所幸跟小朋友们打了招呼后,就独自陪着张嘉源,或者分享一颗糖,或者分享一个冰淇淋,慢慢的,两个人也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小伙伴。

再后来,张妈妈的生意越做越大,自然邻里之间的闲言碎语也就越来越多,什么张妈妈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成天到晚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这种子虚乌有的话都能说出来。一开始张爸爸并不介意,因为自己的妻子他很了解,也信得过,可时间久了,话越传越多,越穿越离谱。鲜少回家的张妈妈只要一回家,张爸爸就会钻空劝她,说得多了张妈妈就会不乐意的发起脾气。这样一来,吵架就在所难免。小张嘉源最讨厌的就是父母吵架,他虽然不太能明白那些话的意思,但他大致就觉得,妈妈觉得工作比他和爸爸更重要,这也是张嘉源为什么对他妈妈一直成见颇大的原因。

只要张妈妈和张爸爸一吵架,张嘉源就会打开门跑出去,有时候被发现了会被拽回来,有时候没发现了就任由他出去。其实,他每次也都不会乱跑,而是去他和魏雅诺的固定地点,坐在那里等着魏雅诺,或一个人发呆。

直到这一天,张嘉源放学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又在学校玩儿的时候把钥匙弄丢了,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去了“固定地点”。

“小诺,去帮妈妈买瓶醋回来。”正在做饭的魏妈妈发现没了醋,便让魏雅诺去跑腿。

拿了钱的魏雅诺笑嘻嘻地跑了出去,因为妈妈总会多给她,让她自己再挑几颗糖果。

买了醋的魏雅诺往回走时刻意绕了点路,她想看看张嘉源在不在,这已经成了她的一个习惯。

就在魏雅诺走到离他们“固定地点”不远的地方时,几个比他大一点的孩子跑了出来,“魏雅诺,把你的糖分给我们!”

魏雅诺下意识捂住口袋,撅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不给!这是我的,我不给你们!”

其中一个小胖子走了出来,脸上的嘟嘟肉还微微颤动着,“你给不给!你成天给那个张嘉源!他们家可有钱的很呢!你要多少他都给你买!你的就给我们吧!”

“我就不!!”魏雅诺往后退了几步。

“你给不给!”说完,几个小孩儿直接上去就抢。

争抢中,买的醋也打翻了,但魏雅诺就是不松开手,因为今天买的糖果都是张嘉源喜欢的味道。

在周围溜达了一圈回来的张嘉源离老远就听见魏雅诺的声音,他将书包提在手上飞快跑了过去。

“哎呦!”张嘉源将书包抡在了一个小孩子头上。

就这样几个孩子扭打在一起,魏雅诺也帮着张嘉源一起,糖果从衣服包里散落出来,被踩得稀碎。

“住手!”出来寻人的魏妈妈看见几个孩子打在一起大喊了一声。

小孩子们一看是魏雅诺的妈妈,爬起腿就跑了。

“妈妈!”魏雅诺一看是自己妈妈,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魏妈妈跑了过来,将魏雅诺拦在怀里哄道,“好好好,不哭了啊,没关系,不哭啊宝宝。”

张嘉源也默默爬了起来,将魏雅诺散在地上的头花捡了起来递到魏妈妈面前小心翼翼地说道,“阿姨,对不起,都怪我……”说着,也流起眼泪。

魏妈妈一看,又将张嘉源也一并抱在怀里,“好了源源,不哭啊,不怪你,让阿姨看看受伤没?”

魏妈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还好张嘉源没受伤。

“你是不是家里又没人?”

张嘉源挂着眼泪点了点头。

魏妈妈帮他擦了眼泪说道,“走,阿姨今天烧的排骨,咱们回家吃饭。”

说完,魏妈妈领着两个小家伙回了家。

回家后,魏妈妈帮着两个小花猫洗了脸后,又帮魏雅诺把小辫子梳了梳。

在魏妈妈摆碗筷的时候,魏雅诺就站在镜子前臭美,张嘉源站在她身后乐呵呵地看着。

“我好看不?”魏雅诺问道。

“嗯!”张嘉源不停地点头。

两个孩子哈哈的笑成一团。

这顿饭,张嘉源吃得特别开心,魏妈妈心疼他,不停地照顾他吃饭,本来就很少见到妈妈的他,一下子幸福感爆棚。

吃过饭,两个孩子接着又出去玩儿了一会儿,就在分手的路口,魏雅诺叫住了张嘉源。

“大源!给你。”魏雅诺手掌心上躺着一颗糖果。

张嘉源瞪大眼睛看着糖果。

“刚才糖果都被踩碎了,就这个还算没被彻底毁掉。”

张嘉源小心接过糖果,里面已经有些碎了。他慢慢剥开糖纸,一颗糖瞬间分成了两半。

两个孩子对视一笑,接着张嘉源拿起一颗大一点的塞在了魏雅诺嘴里,自己拿起另一半小的放在口中。

“好甜呐。”魏雅诺笑道。

张嘉源也跟着笑起来。

再后来长大一些,张嘉源的身高一天天的往上窜,身胚子也结实了起来,自此,在没人敢欺负魏雅诺……

“这个给你。”张嘉源摊开手掌,上面躺着两颗糖果。

魏雅诺一看,瞬间惊讶,“小时候的糖?!你在哪里买到的?!”

“我可是张嘉源,哪有我买不到的!”张嘉源一脸傲娇。

魏雅诺瘪了瘪嘴,“少来,快告诉我。”

张嘉源继续高傲,“就不,这样啊,你就一辈子都离不开我了……”

话说的暧昧,魏雅诺收起了笑,“大源,我……”

张嘉源明白,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剥了一颗糖塞进了魏雅诺嘴里,堵住她的话。

“好啦,这颗糖给你,你是不是还想去奚望的小木屋转转?那我就不去了,那小子似乎不怎么待见我,哈哈哈……你去玩儿一会儿也早点回去,过几天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来看你。”

说完张嘉源站起身拍了拍裤子转身走了。

“大源你的衣服!”

“帮我洗干净。”张嘉源没有回头,因为,他的眼眶泛红了。

魏雅诺长出一口气,“老天爷啊,你快赏给大源一个爱人吧,他值得拥有一个比我更合适的人陪着他。”

自言自语过后,她看奚望木屋灯还亮着,便走了过去。

“奚望。”这次她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奚望坐在窗边正在画画。

正画的入神的奚望突然被眼前出现的糖果打断。

他停下画笔看着糖果,又抬起头看了看魏雅诺。

“给你,可好吃呢……”魏雅诺将糖剥开递到奚望嘴边,奚望慢慢张嘴将糖咬了进去。

“好吃吗?”魏雅诺期望的看着奚望。

奚望眼睛忽闪忽闪,明显他很满意这个味道。

“这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

奚望含着糖接着开始挥动着画笔。

魏雅诺端了板凳坐在奚望身边轻声说道,“奚望,明天,我要和院长去看一个人,是,是你妈妈……”

奚望好似没有太大反应,依然认真画着画。

“奚望,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你妈妈要离开你,你会愿意,和我走吗?”

话音落下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安静的感觉能听见屋外湖水的波动声。

陪了一会儿奚望,魏雅诺有些累了,她跟奚望打了声招呼,便独自一人离开。

就在魏雅诺离开的一瞬间,奚望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呆滞的眼神在看不出任何信息……

第二天大早,魏雅诺和院长吃过饭后便准备起身去医院,路上魏雅诺显得有些不自然。

“没事的小诺,奚望妈妈很好相处的,是个非常温柔和善的妈妈。只是……”院长顿了顿,“只是她因为生病,样貌有些变化,你不要害怕……”

魏雅诺知道,一般患癌晚期的病人样子都不会太好看,当年她爷爷就因为癌症去世,走之前的样子是有些不好看,但爷爷是家人,她并没觉得什么……

“我知道了院长,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

院长点头,“小诺,一会儿我就不进去了,奚望妈妈应该想和你单独说说话,我在外面等着你。”

“好的院长。”

很快,车子开到了奚望妈妈所住的医院,这个医院也是奚望妈妈曾经工作的地方。

下了车魏雅诺整了整衣服,随着院长走了进去。

到了病房前,先是有护士带她们去了另一间房子进行了一系列消毒,接着给她们穿上隔离服,戴上口罩后,才又再次将她们带到病房门口。

这一身打扮让魏雅诺心里极其不舒服,倒不是因为繁琐的程序和消毒水的刺鼻味道。而是这样就意味着奚望妈妈的情况十分不好……

阅读全文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魏雅诺因为长期被男朋友欺负而被男闺蜜张嘉源强行带走,无意间她闯进自闭症患者的世界,在这里,她认识了一名叫做奚望的男孩子,而奚望就像揣着魔法一般吸引着魏雅诺向他靠近。就此,一段缠绵浪漫且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围绕着两个人缓缓展开究竟是相守一生,还是各奔东西?故事在继续中

现代言情|猫三姨|魏雅诺,尤彬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