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小说全文

时间:2021-02-28 14:17:54分类:总裁豪门

趣红河文学第一时间提供《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及全文阅读,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由人气作家云竹倾情打造。看精品小说,上趣红河文学!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小说简介

慢热型的总裁豪门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章节试读推荐:

直视了沈宴一切小动作的叶蓁晚咬了咬牙,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集团的总裁会有这么幼稚的举动,却不得不先咽下这口气。

经此一茬,原本已经热闹起来的气氛重新变得冷淡,甚至更为僵硬。平时在公司里沈宴就是说一不二的霸道形象,在座的人不知道一天要挨他多少顿骂,久而久之,大家对他也敬畏有加,有他在,根本不敢出大气。

琳达见不得这样的局面,呼叫了侍者进来表演。一位穿着燕尾服的男士彬彬有礼地拿着小提琴进来,开始独奏,悠扬的乐曲舒缓了现场的气氛。

“叶小姐。”沈宴突兀地开口。

“嗯?”叶蓁晚抬头毫不畏惧地直视沈宴。

沈宴的眸子中滑过了一丝兴味的光芒,问到,“你为什么选择我们锐成集团呢。”

“当然是因为锐成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叶蓁晚回答地十分圆滑。

“可是从近几个月的表现来看,分明是世纪网游公司的上升潜力更巨大啊。”沈宴眯了眯眼,“叶小姐的简历上说能帮助锐成弄垮世纪网游,难不成是跟世纪网游公司的总裁有什么仇怨吗。”

明知道还问。

叶蓁晚当然明白,沈宴已经看出了她的身份,但是她并不打算承认,她就是她,和他沈宴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叶蓁晚从容不迫地应对,还不忘往仇人的脸上抹黑,“上升潜力再巨大,他也达不到锐成的高度。何况,世纪网游公司实在太过于鼠目寸光,没有前瞻性和大局观的公司是不可能真正地发展起来的。这样的公司,弄垮了不是对锐成的发展更有帮助吗。”

“我可是一心向着锐成,所以才想把世纪网游公司弄垮。”叶蓁晚振振有词。

沈宴有些意外,话锋一转,“你的简历上说你刚回国,你现在已经找到合适的住所了吗。”

叶蓁晚摇了摇头,狐疑地看着沈宴,这阴晴不定的男人又要耍什么花招。

沈宴毫不避讳地回应道,“如果没有的话,我缺一个生活助理,叶小姐可以考虑。工作内容就是,与我同吃同睡。”

话音刚落,在座的同事脸色惊变,像是听到了些不该听的话,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当自己不存在。

刚刚温婉可人的徐安安听到沈宴对叶蓁晚这充满暗示性的挑逗话语,完美的笑脸微不可见的崩塌了一瞬。

这真的不是职场性骚扰吗,叶蓁晚有点气愤,沈宴来这暧昧的一出,让她以后怎么在同事面前做人,“不必了,我和我的儿子一起住。”

“儿——子——?”沈宴用极低沉的声线把这两个字玩味地念出来,“叶小姐,有儿子啦?”

“是的。”叶蓁晚冷淡地回答。

“很好。”沈宴收回直勾勾的视线,专心地吃起盘子里的食物。

叶蓁晚也不再看向沈宴的方向,打了一碗汤,低头细细品尝起来。

见几个回合,餐桌上风云变幻。琳达皱了皱眉,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沈总把项目组的重任交给叶蓁晚就是对她信任有加,但从他们刚刚这段对话来看,沈总对叶蓁晚并不是很了解。

难道沈总这么精明有分寸的总裁也会有为了讨女人的欢心而放权的行为吗!琳达默默垂下眸子,仿佛触及到了事情的真相。不止她,在座的人都对叶蓁晚的来历有了很大的好奇。

这种靠美色吸引总裁上位的家伙,真的有能力带领项目成功吗。

徐安安的脑海中闪过好几道思绪,她悄悄地打量起了叶蓁晚。没想到,向来不近女色的总裁的口味是这种类型吗。难怪自己无论做多少努力,那个男人都没有多看向他一眼。

徐安安恨恨地咬了咬下唇。

叶蓁晚也知道刚刚沈宴又在给她挖坑跳,但她也是有口难言。只能咽下这口,改日再悉数加倍报复回去。

本该气氛热烈的饭局因为沈宴的低气压存在而匆匆结束了,酒还都没开几瓶,好几个同事就借故遁走了。

叶蓁晚也不打算久留,向众人告辞离开。

刚出餐厅没走几步,叶蓁晚就被一个磁性的男声叫住了。

“叶蓁晚。”她回头一看,果然是沈宴那厮。沈宴站在光影之中,那张宛如镌刻般的俊朗面容显得更加冰冷。他漆黑的双眸似两口深不见底的黑潭,散发出不可捉摸的流光,直勾勾的吸引着叶蓁晚的视线。

“怎么了?沈总。”叶蓁晚疏离地回答,努力和沈宴保持该有的距离。

“我送你回去。”沈宴开口既是不容置疑的语调。

叶蓁晚蹙着眉头,显然对沈宴这死缠烂打的行为看不惯,“不必了沈总,我打得到车。”

“你难道不知道最近有好几起打车被强奸的社会事件吗。”沈宴走进叶蓁晚,高大的身材十分地有压迫力。

你也没比那些强奸犯好多少。思及往事,叶蓁晚恨恨地咬了咬牙。所幸她现在有了醒醒,醒醒是她的小天使,也是她努力生活的动力。

沈宴不再给她开口拒绝的权力,强势地抓起她的手,带她来到了地下车库。

虽然身家数十亿,但沈宴平时的作风还是比较低调的,他今天开的车是一辆全黑的迈巴赫。沈宴很有绅士风度地给叶蓁晚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才坐上主驾驶座。

叶蓁晚不甘不愿的坐上车,只想快点到家。

沈宴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俯身压了过来。

叶蓁晚大惊,“沈总!你干什么!”

沈宴冷淡一笑,“呵,蠢女人,安全带都忘了系。”

叶蓁晚面色一红,既是羞愧又是气闷。跟沈宴待在一起,她总是容易失去理智,连系安全带这种小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沈宴不再搭理叶蓁晚,修长白皙的手指拉过安全带,卡在座椅边上。他俯身的时候闻到了叶蓁晚身上淡淡的清香,有些怔忪,很快又回过神来。

叶蓁晚努力使自己的身体靠后,不想碰到沈宴,这姿势却像刻意挺起胸脯。她别过头去,不知道自己在心慌什么。

“好了。”沈宴重新坐直,开始挂挡行驶。

“下次再忘记系安全带,我就让你留下更深刻的印象。”行驶出一段路,沈宴神色不明地开口,仿佛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场面,向来冷酷的脸上勾起了一个邪魅的笑容。

“不会有下次!”叶蓁晚急忙反驳。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章节试读推荐:

“呵。”

街上的光亮渐渐融入夜幕,沈宴不紧不慢地开着车,“你住哪。”

“城西的希尔顿。”叶蓁晚回答道。

沈宴眯了眯眼,说话的语气却没有一丝波澜,“你,和你儿子,住酒店?”

“是,刚回国,我还没去找房子。”叶蓁晚随意地接过话。

“叶小姐,一个单身母亲,带孩子不容易吧。”沈宴的语调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叶蓁晚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又在试探她,她防备心不高,让沈宴知道了她们母子身边并没有男人的事实。

“叶小姐的儿子多大了。”沈宴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线,似乎带着一点期待的色彩。

“六岁。”叶蓁晚不敢告诉沈宴醒醒的真实年龄,只好说小了一岁,如果被这个可怕的人知道叶醒之今年七岁,那他应该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叶醒之,其实是他的儿子。

“咻——”

听到叶蓁晚的回答,沈宴控制不住地踩下了一个急刹车,旋即又瞬间平复了自己暴怒的心情,开始重新平稳地开车。

这个女人,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竟然敢在和他上了床之后偷偷溜走,让他整整找了七年,终于回来了,却带着一个六岁大的孩子。显然,不是他的种。

沈宴的呼吸粗重起来,握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问,“那孩子的父亲去哪了。”

“这不关你的事吧。”叶蓁晚咬了咬下唇,决定隐瞒到底。

“哦?”沈宴嘲讽一笑。

平坦的柏油路上,这辆性能优异的迈巴赫开始以一种令人害怕的速度开始飙升,一旁见到此情此景的路人纷纷感叹,有钱人开起车来真是不要命。

“你不要命啦!”发觉车速被沈宴突然升高,坐在副驾驶晕头转向的叶蓁晚恐惧地喊出声。

“刺激吗?”沈宴的嘴角含着一丝疯狂的笑容,油门继续上升。

“沈宴!你给我停下来!”叶蓁晚紧紧的抓着靠背。

“和你出国几年,在外面花天酒地寻欢作乐比起来,哪个更刺激?”沈宴握着方向盘,技术高超地超过了前方一辆又一辆车,少年时的沈宴很乐衷于这些事物,虽然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疯过,但他的技术并未减退。

“我没有花天酒地!没有寻欢作乐!”处于恐惧中的叶蓁晚成功被挑起了怒火。

沈宴不理。

“醒醒是试管婴儿!”

“咻——”迈巴赫终于被沈宴踩下了刹车,车速减缓,慢慢停了下来。

沈宴解下了自己的安全带,侧身靠近叶蓁晚,如鹰般的利锐眼神紧紧地锁定她,“再说一遍。”

叶蓁晚见沈宴不再那般疯魔,松了口气,佩服自己临危不惧的点子,开始信口胡掐,“我在国外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就生了醒醒。”

“醒醒。”沈宴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他叫叶醒之。”叶蓁晚不仅回想起当年她遭受到男友和父母双重背叛之后,偷偷出国躲藏时的情形。

她刚开始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成日在家中伤怀。

一日孕吐,才得知事实。

她摸着仍然还是平坦着的肚子,心情复杂万分。一方面,她不想再和沈宴扯上半点关系,一方面,这可是她的亲生骨肉啊。

她的父母可以为了利益卖掉她,她的男友可以为了投资把她送上另一个男人的床,但是她的孩子,只是她的孩子。

在她最渴望温暖的时候,她的孩子出现了,这无疑是对她最好的补偿。

她暗下决心,从此不管历经多少风雨多少磨难,她都会用一颗最赤诚的心来养育她的孩子。因为,她爱这个孩子啊。

“我送你回去。”

发现叶蓁晚的眼角竟然已经出现了一颗晶莹的泪水,沈宴的心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铁锤重重敲打。

他心疼了。

叶蓁晚一个人在国外流浪那么多年,没有人陪伴,只有叶醒之是她最大的安慰。

也许这就是她虽为单身却去做试管婴儿的原因吧。

沈宴如是想到,他的心如同蚂蚁啃噬般,一阵阵不忍。

他也是造成当年那场悲剧的源头之一啊。

他的心中飘过一个恍惚的想法,给叶蓁晚陪伴。让她知道,除了叶醒之,她叶蓁晚身边还有一个沈宴,会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

希尔顿酒店到了,叶蓁晚下车,安静地向沈宴道了谢,准备离开。

沈宴意识到自己刚才触及了叶蓁晚的伤心事,此刻内心有些歉疚,罕见地以一种略带安抚的语调说,“改日我帮你找个住所,老住在酒店也不是办法。”

叶蓁晚回头看着沈宴,微抿了抿嘴,“谢谢沈总。”

旋即,叶蓁晚走进了酒店,从沈宴贪恋的目光中消失。

叶蓁晚心事重重地回到居住的房间,看到叶醒之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她一愣,走过去摸了摸笔记本电脑的主板,发现还散发着热度。

“醒醒,别装了。”叶蓁晚无奈地开口,这个鬼精灵,怕自己责备他用眼过度,竟然还玩起了装睡这一招。

醒醒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醒醒!”叶蓁晚不安分的纤长手指抚上了醒醒的咯吱窝,轻轻地挠了起来。

“哈哈哈哈!”总算是绷不住了,叶醒之扭动地幼小的身体,坐了起来。

从小到大,对付叶醒之,就这招最有效了。

“妈咪,你赖皮,说好不挠我咯吱窝的!”叶醒之愤愤不平,叶蓁晚答应过无数次再也不碰他的弱点,却次次用这招制服他。

“你还说,今天是不是又看了很久的电脑。”叶蓁晚掐了掐儿子嫩的仿佛要流出水来的小脸蛋。

叶醒之努了努嘴,一副没办法的样子,“我一个人没事干。”

叶蓁晚扶额,看来把这个小鬼丢酒店里不是长久之计,得抽时间把他送去念书。

在国外的时候,叶醒之一直上的是私人学院的课程,并不是循规蹈矩地按照国内的学制上课。所以送他去念书,叶蓁晚还得花一番心思。

“妈咪,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在国外的时候,叶蓁晚找了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从来是安安分分上班。国外也不流行国内聚餐这一套,所以叶蓁晚一直都是晚上回家配儿子的。

叶蓁晚听了有些愧疚和心疼,她把叶醒之一个人放在酒店里这么久,哪有资格怪他一直玩电脑呢。

母子连心,看出叶蓁晚的自责,叶醒之赶忙钻进叶蓁晚的怀里安慰她,“没事啦,虽然我一个待在酒店,但我其实有和很多人在网上交流的,我一点也不孤单。”

阅读全文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

叶蓁晚无数次设想过未来的生活。一家一人一孩子,足矣。可男友的算计,却让这场梦彻底破碎,她被人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那个男人是恶魔,以爱之名,困她于牢笼中。直到孩子的出生,她才恍然……她的爱情,不应如此。决绝地转身,离去,再度归来却是七年后。她带着孩子,巧笑嫣兮地说:“沈先生,好久不见。”

总裁豪门|云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