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魏雅诺尤彬小说全文

时间:2021-03-01 10:10:05分类:现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最新更新《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本章内容为第19章 第19章和第20章全文阅读页,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趣红河文学。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小说简介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魏雅诺尤彬感觉不够立体,猫三姨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精彩在线阅读:

“阿姨……”魏雅诺轻唤一声睡着的奚望妈妈。

奚望妈妈呼吸均匀,睡的有些沉。魏雅诺没再叫她,安静的守在一旁。

她无法想象奚望妈妈在看着照片时内心的渴望,因为即使是睡着,她的眼角也是湿湿的。她在做梦吧,是梦到奚望了吗?

“阿姨,你醒了。”魏雅诺感觉身边传来微微的动静,转头一看,是奚望妈妈睁开了眼睛。

“呀,对不起小诺,我睡着了,这几天总是很困倦……”奚望妈妈摸去泪痕,笑着说道。

“没事阿姨,我也刚刚才来一会儿。”

“那个,小诺,谢谢你,带着奚望出去。”奚望妈妈的语气夹着抱歉。

“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奚望真的很好。”

“小诺,其实我找你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可以吗?”奚望妈妈看着魏雅诺的眼睛里百种情绪拧在一起。

“你说阿姨。”

奚望妈妈抿嘴,话在嘴边逗留着。

“阿姨,您就放心说。”魏雅诺握住奚望妈妈的手说道。

“小诺。”奚望妈妈看了一眼魏雅诺又赶忙将头低下看向床面,“小诺,明天我想麻烦你将奚望带到学校侧门正对的亭子里,我想去看看他。”

“那您为什么不直接进去?我带您进去就好。”

奚望妈妈赶紧摇头,“不不!自从我变成这样子,我就一直没让奚望来过,我不想在孩子的脑海里留下这样不堪的样子。我想在奚望的记忆里,妈妈永远都是最美的样子,至少,孩子的内心会留下美好的记忆。可以吗小诺?求你了……”

求你了这三个字让魏雅诺的心针扎一样痛,她只是想看一眼儿子,却都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好,阿姨我答应你。”

“还有就是,你千万不要让奚望正对着大门,我怕他看见,背对着我就好,我就远远看一下。本来我觉得看着照片就够了,但是原谅我的贪心,我想正式的和孩子道别。”

这样的正式,真的令人心酸不已。不能有面对面的交代,不能有床头的道别,不能有离开时耳边的最后一声呼唤……

“好,我知道了阿姨,你放心。”

约好了时间,魏雅诺离开。回到学校后,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院长,院长也很赞同奚望妈妈这样的做法,她说这样看一眼总比对着照片离开要来得好。

而魏雅诺并没有告诉奚望,只是说想在亭子里坐坐,谁知见鬼的天气却突然下起雨,然而奚望没有因为天气不开心,只要魏雅诺在一起,他好似做什么都愿意。

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奚望背对着大门口,魏雅诺坐在了他对面,不过左顾右盼的魏雅诺引起奚望的注意,他觉得今天的魏雅诺一点也不对劲。

他盯着对面这个抓耳挠腮的人,眼里满是疑惑。

直到坐着奚望妈妈的车子出现后,魏雅诺这才变得安分一点,她死死盯着大门。

奚望妈妈被院长搀扶着走了下来,步履艰难……一把黑伞包裹着纤细的奚望妈妈,她朝里探头望着。隔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奚望妈妈因为哭泣而微颤的身体。

不自觉的魏雅诺眼眶也红了起来,奚望觉得奇怪,他皱着眉头站起了身想要坐到离魏雅诺近一点的地方,可那样他就能瞟到大门。吓的魏雅诺噌的起身,一下子挪到奚望身边。

奚望看了看她,又坐了下去,魏雅诺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气。

“奚望,你冷吗?”

奚望没有管她的问题,抬手在魏雅诺的头上轻轻拍了拍。

魏雅诺拽着他的手笑道,“嘿嘿,我没事啦,就是有点凉,把眼泪都冻出来了。”

就在这时,院长突然朝他们走来,魏雅诺不知为了什么,但还是故作镇定的和奚望聊着天,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小诺,原来你们在这。”院长一直走到他们对面才敢打了声招呼,眼神却一直暗示魏雅诺,奚望妈妈想见她。

“对啦小诺,王老师说找你有些事,你先过去,我在这看着奚望,等下你回来接他。”

魏雅诺点头,“好的,我知道了,那奚望你现在这,我一会儿就回来。”

奚望看着他眉毛微挑,示意自己明白了。

魏雅诺一边往门口快步走着,一边回头张望奚望。院长站在奚望身边,点头告诉她放心过去。

此时,雨已经下的很大。

“阿姨,你还好吧?”看着奚望妈妈有些憔悴,魏雅诺吓坏了。

“我没事孩子,我没事……看到他我就放心了。”眼泪流出,奚望妈妈的手紧紧捏着伞把,看起来她很紧张。

“阿姨,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说……阿姨!你干什么?!”

奚望妈妈突然双腿跪地,举着的伞也落在一旁。

魏雅诺吓得赶忙将自己的伞完全举在奚望妈妈头上,自己淋在外面。

“阿姨!你快起来!您这是怎么了?!”

奚望妈妈拼命摇头,她拽着魏雅诺的胳膊哭诉着,“小诺,阿姨知道我没这个资格和你讲这些,但是阿姨真的没办法了!请你原谅阿姨的自私好吗?”

魏雅诺没办法也扑通一下跪在奚望妈妈面前,“阿姨,有什么话咱们起来说,下着雨的,你不能淋雨!会感冒的!”

奚望妈妈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小诺,阿姨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奚望,他真的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能自理,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魏雅诺点头,“阿姨,我知道,我知道,我会照顾好他,您放心!”

奚望妈妈咬了咬嘴唇,“小诺,阿姨最后求你一件事情,你能收留奚望吗?”

魏雅诺一怔,收留奚望?她还没有考虑这件事,倒不是不愿意,只是话来的太突然,她没时间反应。

“小诺!阿姨求你了!!”奚望妈妈死死拽着魏雅诺的手,“阿姨求你了!求求你了!你不用对他太上心,你就当成是你收养的一只小猫小狗,好吗?小诺?!我真的不想看见他一个人就这样一辈子在这里,我求你了小诺……”

“阿姨!怎么可以是小猫小狗!奚望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魏雅诺转头看了一眼奚望,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想要回头,却会院长死死抱住。院长不停摇头,示意自己快撑不住了……

魏雅诺咬牙一皱眉,“好!阿姨!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照顾奚望!我在哪,哪就是奚望的家!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他!”

奚望妈妈不敢相信,她一边又一边的问着,“真的吗?真的吗小诺?你真的愿意?”

魏雅诺狠狠点头,“真的阿姨!你放心!”

奚望妈妈脱开手,跪在地上不停的对着魏雅诺作揖,“谢谢你孩子,谢谢你孩子!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谢谢你了孩子……”

“阿姨!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我受不起!阿姨!阿姨!”

奚望妈妈突然身体瘫软下来,一下子倒在魏雅诺怀里,魏雅诺丢开雨伞抱住奚望妈妈。她冲着魏雅诺微微一笑,接着再无呼吸……

“阿姨!!!!!!!!!!!”魏雅诺仰天大喊着。

终于,奚望也还是回了头,可是两把巨大的黑伞挡住了一切,他不知道,伞后面是他最爱的两个人……

奚望妈妈的灵堂设在另一个方向的郊区,旁边是一大片的墓地。

魏雅诺为奚望挑选了一套黑色的西装,因为淋了雨,她还在持续低烧中,整个人一点精神也没有。

打理好奚望,魏雅诺下意识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奚望看着魏雅诺,心疼溢出双眼。

“我没事,一会儿葬礼结束了我就去打针,你陪着我去好吗?”魏雅诺要从现在开始,让奚望适应着外面的一切生活。

奚望欣然答应。

下葬开始,奚望在魏雅诺的陪伴下小心的将妈妈的骨灰放入墓地中。

魏雅诺在奚望耳边轻声说道,“奚望,和妈妈说声再见吧……”

奚望看着骨灰坛,眼神有些涣散。

墓地合上,所有人都上前送了花,慢慢的,人逐渐散去,留下院长,张嘉源,还有奚望和魏雅诺。

“走吧奚望。”魏雅诺拉起奚望的手准备离开,可奚望却定在那里寸步不离。

他盯着墓地,没有眼泪,表情复杂的连魏雅诺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奚望,妈妈去了那里。”她指了指天空。

奚望随着她抬起头。

“妈妈变成了星星,当你想她的时候,就抬起头,她在天上看着你。”

张嘉源几乎从不流眼泪,但也难以抵挡魏雅诺这番话带来的冲击,他默默走到一边将眼泪抹去。

回去后,奚望先陪着魏雅诺去打了吊针,这次魏雅诺没有选择学校,而是闹市里的医院。奚望并没有什么不妥,一直安静的陪在魏雅诺左右。现在全世界,他就只剩下魏雅诺了,至少对奚望来讲是这样。

晚上回到小木屋,满天星星点点。两个人坐在屋外长椅上,魏雅诺依在奚望肩头。

“奚望你看,妈妈就在那里,仍然守护着你。”魏雅诺说的有寓意,奚望是星星的孩子,那奚望妈妈一定是回到了天上,变成了闪烁的星星。

“阿姨,奚望就交给我吧……”魏雅诺心里默默想着。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精彩在线阅读:

隔了几天,魏雅诺揣着这件事一直没有说出来,大病初愈,她还有些恍惚,但是仍没落下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

“小诺,这是奚望妈妈让我转交给你的。”院长递上一个信封。

魏雅诺接过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只有六位数字,是银行卡的密码。

“奚望妈妈说,这张卡上有700万,是她之前做医生,还有自己做了些小投资的所有积蓄。她把这张卡交给你,想把奚望托付给你……她说她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理,可她真的是……”院长哽咽了……

“院长……”

“小诺,其实奚望一直有人想要收养,是一对英国中年夫妇,以前和奚望妈妈做过同事,近几年才回了国。在你之前他们来看过奚望好多次,可奚望就是对他们没有兴趣,不管他们对奚望多好,奚望都不领情。没办法,他们只有先暂时回国处理他们那边的工作,说是在观望一下,他们很喜欢奚望……后来,你来了,奚望的表现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也请你原谅奚望妈妈的自私,她也想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正常的对待,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

魏雅诺点了点头,“我懂,院长,我不会怪奚望妈妈,她只是表达了一个妈妈应有的宿愿。”

“小诺,不管你做了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接受……”

魏雅诺沉默了一阵,又接着说道,“院长,我明天想回家一趟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孩子。”

魏雅诺是想回去和张嘉源商量一下这个事情,毕竟自己现在住着的也是张嘉源的房子,再怎么没关系,这样的事也必须要和他沟通好。况且,张嘉源对她来讲就如同家人一般,现在这种情况,不和他说,还能分享给谁?

忙了一天的的张嘉源到了晚上才回去,刚进家门发现屋里好像有灯亮着,以为是自己早上出门忘了关灯,没多留意的他直接去了卫生间。伴随着冲水声,张嘉源开门大喊一声,“妈呀!!”

睡觉中的魏雅诺听见声音知道是张嘉源回来了,便在他上厕所的时候走到了门口等着他出来。

“魏雅诺!你要死啊!”张嘉源坐在马桶上惊魂未定。

魏雅诺因为刚睡起来,头发凌乱散落,站在门口一阵傻乐,“这么大的人了还怕鬼啊,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张嘉源起身松了松领带,“你要知道,你比鬼可怕好吗?”

魏雅诺嘴角抽动,真的跟个移动尸体一样走到了沙发旁,呼一下倒在了沙发上,开始要死不活的说道,“哎呀,等了一天了,你可回来了,我都饿得睡着了……你快点做饭吧,趁我还有口气,麻溜一点……”

“我求你了,你断气吧……”张嘉源走到衣帽间换了身舒适的生活装转而走到沙发边,“你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继续住了吗?奚望你放心……”

说起奚望,魏雅诺小心脏顿时加速,她偷偷睁开眼瞄了一眼坐在隔壁沙发的张嘉源。

“嗯,最近就搬回来,和孩子们相处的也挺久的了……”

“行,你想回来也行,对了,有件事我……”

话还没说完,魏雅诺又嗖的一下坐起身央求道,“大哥,我真的好饿啊!真的饿到已经耳背,心慌,头晕……你快点先做饭吧,什么事都等到吃饭的时候再聊啊……”说完又扑通栽了下去。

“真是怕了你了姑奶奶。”嘴上不耐烦,但其是张嘉源心里乐滋滋,他喜欢自己这样被魏雅诺需要。

做好了饭,魏雅诺几乎是爬到饭桌面前去的。

“嗯,嗯,真好吃!太好吃了!”

“你是饿了几天没吃饭了吗?”看着狼吞虎咽的魏雅诺,张嘉源眉毛一挑问道。

“嗯哼,那几天生病了,所以没怎么吃,嘿嘿。”

“你生病了?怎么回事?严重吗?”张嘉源全然不知魏雅诺和奚望妈妈在雨里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魏雅诺生病,奚望妈妈下葬那天,他以为魏雅诺只是因为伤心才看起来病殃殃的。

“没事啦,我都好了,就是前几天淋了雨,你不担心,对啦,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

张嘉源愣了一下,对面这个人说话永远都是快节凑,一不小心就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

“你还记得我以前给你打电话说的Rose·R吗?”

魏雅诺点头,“记得,怎么了?你不是说你挺崇拜她的吗……”

“他是魏伟的朋友。”

“魏伟?救我的那个帅哥警察?”魏雅诺简直不敢相信,魏伟竟然有这样一位明星级别的朋友。

“对呀!而且他们关系还很好,魏伟说他愿意跟Rose·R说你做的这个自闭症题目,然后帮咱们办一场影展!”张嘉源说的超级兴奋。

魏雅诺也同样感觉身体膨胀了!明星?!超级摄影师?!愿意帮她做案子?!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了?!

嘴里的菜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吸进最后一根挂在嘴边的菜叶子,魏雅诺正经说道,“你确定?!”

“嗯!”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在一次膜拜了这位大金主。

“就那天晚上做完笔录,我请魏伟去吃饭,喝了点酒,结果稀里糊涂的住到他家去了,闲聊的时候说起这件事,他就想到Rose·R,魏伟说这是好事,Rose·R一定会答应。对了,给你看张照片。”张嘉源递给魏雅诺的是饶易的照片。

魏雅诺一看,“说Rose·R你给我看你自拍干什么?……哦……你该不会像色诱人家吧?”她表情猥琐的看着张嘉源。

“你想什么呢你!一天色心不改。这不是我,你再仔细看看。”

魏雅诺拿起手机,左看右看都觉得张嘉源是在耍她,“这分明就是你嘛!你玩儿我啊!”

张嘉源抢过手机,“这真不是我,他叫饶易,也是魏伟的朋友,听魏伟说他还是Rose·R的老公。”

魏雅诺嘴更合不住了,这是哪出戏?凑一凑能拍电视剧了……

“这都是真的,不过这个饶易已经去世了,说是在缉毒任务中牺牲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太离谱了……太离谱了!”魏雅诺感觉张嘉源在给自己讲故事。

张嘉源根本不管魏雅诺的不可思议继续说道,“而且Rose·R和饶易都是孤儿,两个人在孤儿院一起长大。”

魏雅诺放下筷子,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吃饭的心情。这……说不来的感觉,就觉得自己好像穿越了,信息量太大,她得消化一下……

“喂!你听着没?”张嘉源抬手在魏雅诺面前晃了晃。

“啊?听着呢,我就是觉得,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当我讲故事给你听呐!Rose·R再过几天就回来了,你要不和我一起去?”

这句话魏雅诺倒是觉得实在,“好啊好啊!我要去!”

吃过晚饭,张嘉源在厨房洗碗,魏雅诺心神不宁的在客厅走来走去,到底要怎么开口?张嘉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么大的事情,他不会同意的吧,不是他不善良,而是自己太莽撞……带不好奚望怎么办?

“啊!”魏雅诺没注意身后的张嘉源,一脑袋撞到张嘉源怀里。

“你干嘛呢?跟跳大绳一样。”张嘉源说道。

“哎呦……没事啦……”魏雅诺还一团乱,不知道该怎么和张嘉源开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讲?”到底是一起长大,张嘉源太了解她了。

“啊?有吗?好像有吧……”魏雅诺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太敢说。

“你说吧……”张嘉源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魏雅诺。

“那……我说了你先别着急,也别生气……更不能指责我……”

“那你还是别说了……我这啥也不能做,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在你说之前就最好同意,是这个意思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魏雅诺迈着小碎步走到沙发一角坐了下来。

“大源,是这样的,我……就是奚望妈妈在临终前拜托了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她,她想让我照顾奚望……”

张嘉源还没明白,以为就是日后帮衬着,“可以啊,那你照顾着就行,奚望也挺喜欢你的,你照顾着也合适。”

“不是不是。”魏雅诺连忙解释,“是,是想让我,以后都带着奚望,我在哪,他……在哪……”

这下张嘉源明白了,他一句话没说,看着手机在发呆。

魏雅诺知道他在抚平情绪当中……

过了好一阵,张嘉源依然平和道,“那你怎么想的?”

魏雅诺扣着手指,“我……我……”

“你想带他回来是吗?”

魏雅诺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张嘉源又赶忙收回目光点了点头。

张嘉源深吸一口气,“你容我考虑一晚上……你也好好考虑一下,这不是一天,一星期,一个月,这是一辈子,你要考虑好后果……奚望是个人,不是任我们摆布的玩偶,你想带回来就带回来,不想要了就扔掉……”说完,他起身进了屋,留下魏雅诺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张嘉源还从未这样严肃过,不过他这样没有错。

魏雅诺悄悄回到房间,脑子里细细地过了一遍奚望的所有,又回想了院长说的话,以及奚望妈妈在最后一刻的期望……

照生活来讲,她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奚望的看护人,因为奚望确实有别于其他人。只是,再怎么贴近普通人,奚望也仍有一只脚站在自闭症的世界里,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面对着闪烁的电脑屏幕,魏雅诺竟然糊里糊涂的在搜索栏里敲下,“自闭症能否结婚”这样的问题。

没有原因,就是这样自然的敲了出来,是她潜意识在作怪吗?她是喜欢奚望了?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奚望一个正当留在自己身边的理由?是不是太幼稚了?她没有多想,义无反顾的点开看了,所有人都说,自闭症可以结婚,法律没有规定这类人群不能结婚。况且自闭症的生理和心理是正常的,只是他们属于广泛性社交障碍,不会对感情有什么反应,所以比较麻烦。

这样一段话抨击着魏雅诺,看似可以,又好像不可以。但是想想奚望,她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觉得不能和奚望沟通,也没觉得奚望不会和自己沟通。万事没有绝对,总会例外的不是吗?

说白了,她还是想留奚望在身边。

而这边房间的张嘉源也是愁眉不展,不管魏雅诺承认不承认,他都明白,她喜欢上奚望了,即使在懵懂,那也是爱情。

倒不是反对,只是奚望特殊,一辈子那么长,她能坚持得住吗?奚望,又能给她安稳的生活吗?

不过刨除这些,他更清楚的是,如果自己拒绝,魏雅诺没有做这件事,她虽然表面不会再要求,但内心一定会不甘,也会一直抱着愧疚和自责生活……他不想她不开心,不想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和烦恼缠在一起。

但是自己也不能就这样直截了当地答应她,万一事后因为魏雅诺的大条而让奚望受了伤,或者任何一个人受伤,这都是不可以的。还有尤彬,这个人实在太危险,就目前来讲,他是不会让魏雅诺过上安稳日子。魏雅诺一旦回来,他势必会来找麻烦,那时还带着个奚望,魏雅诺肯定只顾着奚望,这样,受伤的范围就会无形扩大,再让奚望受了惊吓和上次一样,事情可就大了……

阅读全文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魏雅诺因为长期被男朋友欺负而被男闺蜜张嘉源强行带走,无意间她闯进自闭症患者的世界,在这里,她认识了一名叫做奚望的男孩子,而奚望就像揣着魔法一般吸引着魏雅诺向他靠近。就此,一段缠绵浪漫且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围绕着两个人缓缓展开究竟是相守一生,还是各奔东西?故事在继续中

现代言情|猫三姨|魏雅诺,尤彬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