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浅爱若离》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3-27 12:53:09分类:现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提供了梦得创作的小说《浅爱若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4章 第4章》在线阅读。

浅爱若离

推荐指数:8分

《浅爱若离》在线看

浅爱若离小说简介

开始试读《浅爱若离》by梦得:

《浅爱若离》 第4章:

  朱姐看到她乖巧地眨巴着眼睛的模样,微微一笑:“我中午还要跟叶总一起参加一个饭局,有几份资料你帮我整理——”

  “莫秘书。”祁懿走进来,面无表情地看了韩芸一眼,“你准备一下,中午跟叶总一起参加饭局。”

  朱姐愣了一下:“董特助,小浅第一天上班,这么重要的饭局……”

  韩芸也吓了一跳:“我不行的,我什么都不懂,还需要和朱姐好好学习。”

  她一想到要和叶总面对面相处,腿肚子都软了。

  昨天那一巴掌,她到现在都还觉得胆战心惊,总觉得叶总会伺机报复。

  祁懿冷淡地瞥了两人一眼,一句话就把韩芸的退路堵死了:“这是叶总的意思。”

  韩芸看着祁懿离开的背影,小手抓紧了裙摆,咬咬牙:“叶总……”

  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朱姐,我怎么能跟着叶总去?我什么都不懂,你能不能帮我说说……”

  朱姐却是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既然是叶总的决定,你就好好准备一下,别惹老板生气。”

  众人看着韩芸的眼神也异样至极。

  能够和叶总一起出去应酬的都是秘书室的老人,有资历有学历又有能力,以往基本上都是朱姐跟着一起出去,旁的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韩芸只不过是个没毕业的新人实习生,居然能得到这样的殊荣?

  一时之间,流言纷纷。

  韩芸磨磨唧唧地跟着祁懿,正准备往副驾驶座,却被开车的祁懿赶了下去:“你坐后面。”

  “啊?我……”韩芸纠结地攥着小手,看了眼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咬唇,“董特助,我坐在后面会打扰叶总的。”

  祁懿没吭声,愣是不给她开车门。

  韩芸脚底下仿佛踩着钢钉似的,动都不想动一下。

  叶奕琛闭着眼睛,眉心不动声色地蹙了下:“磨蹭什么!”

  “……”韩芸拍了拍吓了一跳的小心脏,下意识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尽力挪着屁股往车门边边靠,免得惹到了老板。

  叶奕琛眼睑微阖,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流光:“莫秘书。”

  “嗯……啊?”韩芸抬头,神色警惕,“叶总有什么吩咐?”

  “昨天——”叶奕琛顿了顿,见小女人脸色发白,紧紧咬唇,明显是害怕他秋后算账的表情,“叶总,我错了。”

  小女子能屈能伸。

  反正她甩了人一巴掌,已经出了气。

  叶奕琛挑眉,慢条斯理地说:“那幅画出自名家,价值百万。”

  “画?”

  不是为了那一巴掌?

  韩芸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似乎昨天她一紧张,错手把画——

  撕了。

  价值百万!

  是要她赔偿吗?

  “我不是故意的,那画……”韩芸脑筋飞快地转,想着该怎么挽回局面。

  反正,赔钱是不可能的。

  可直到上了酒桌,她还是没有想出办法。

  叶奕琛仿佛也忘了这件事似的,没再提起。

  酒宴上,合作方姜总见叶奕琛居然带了个清纯娇美的小秘书,自然不会放过大好机会,放弃了主位坐在韩芸身边就不走了。

  但碍于叶奕琛态度不明,他暂时不敢动手动脚:“叶总真是有福气,莫秘书漂亮能干,放在身边工作,真是赏心悦目。”

  韩芸被一股浊气包围,不动声色地挪了一下身体,下意识朝着叶奕琛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叶奕琛扯了下唇,视而不见:“姜总,她爱画画,特意带来让你指点一下。”

  姜总最爱附庸风雅,收藏了不少大家名画,闻言眼睛都亮了:“莫秘书也懂画?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刚刚拍下了一副清代花鸟图,莫秘书回头一起鉴赏鉴赏?”

  “姜总……叶总是开玩笑的,我哪里懂什么画?”韩芸暗中骂了叶奕琛小心眼,不就是弄坏了他的油画吗?

  至于这么拐弯抹角地埋汰她吗?

  “我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以前连黑板报的配图都画不出来。”

  这些事她自然不记得,还是舍友们嘲讽她的时候,她整理的碎片信息。

  姜总只哈哈大笑,说她谦虚。

  叶奕琛却狠狠蹙了下眉,脸色沉了下来。

  韩芸可是国画大师的关门弟子,居然不懂画?

  “莫秘书年纪轻轻就这么有能力,得到叶总的重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姜总几番借着说话的功夫对韩芸动手动脚,见叶奕琛冷着脸无动于衷,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心里有底了。

  他顶着一头地中海笑得十分油腻,一边殷勤地给韩芸倒酒,“能认识莫秘书这么漂亮的合作伙伴,是我的荣幸,来,喝一杯。”

  “对不起姜总,我真的不能喝了……”韩芸已经喝了好几杯酒,着实有些承受不住,脑子都晕晕乎乎起来。

  病后康复过程中,医生叮嘱过,她的身体遭遇过重创,以后不能饮酒抽烟,虽然康复已经完成,可后期依旧要注意身体保养。

  她不知道自己以前酒量如何,可现在基本上是三杯倒。

  “莫秘书,你是不给我姜某人面子吗?”姜总佯装生气,瞥了眼无动于衷的叶奕琛,心中暗道:叶奕琛也没有传言中那么不解风情啊,还知道带个小秘书过来给他解馋热场子。

  本来他还有所顾忌,怕叶奕琛入传言中那般不近人情,几番试探过后,发现他当真对韩芸不闻不问,也就放了心,动作明目张胆起来。

  “叶总,我有些不舒服先走……”韩芸猛地站起来,有些发晕地踉跄几下,身后一双肥腻的大手伸过来扶住她纤细的腰身,“叶总,莫秘书不胜酒力,我带她去楼上休息,合同明天一早我就让人送到您的办公室。”

  姜总迫不及待地搂着身体发软的韩芸往门外走。

  “放开!”

  韩芸奋力挣扎,莹润的眸子紧紧盯着叶奕琛:“叶总,这就是你带我来应酬的目的吗?”

  “莫秘书。”叶奕琛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双腿交叠,姿态优雅,“你喝醉了。”

  姜总笑眯眯地说:“莫秘书是喝醉了,你们几个陪叶总好好喝一杯,我先送人上楼休息……”

《浅爱若离》 第5章:

  韩芸挣扎不开,现场没有一个人肯出言相助,她彻底绝望了,恨恨地瞪着叶奕琛:“你这个人渣,我……唔唔……”

  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人捂着嘴巴拖走了。

  祁懿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低声道:“叶总,这……”

  虽然知道老板恨韩芸,可这样对待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是不是太过分了?

  叶奕琛端起红酒杯,也不喝,摇晃几下,看着荡漾的水纹,也不知道在问谁:“韩芸,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那个女人一向海量,曾经把讨厌的相亲男喝到不省人事,还打电话和他洋洋得意地炫耀。

  那个女人胆大妄为,曾经把色眯眯的重量级客户揍到哭爹喊娘满地打滚,事后只丢给暴怒的乔父一句:“没废了他的命根子,是我给你最后的体面。”

  他放任韩芸被灌酒,也知道姜总爱画,借机百般试探,就是想看韩芸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如果没有他在场,那个女人会原形毕露吗?

  他不动声色地捏紧了杯子,眼底神色明暗不定。

  姜总带来的人想过来敬酒,却被叶奕琛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一屁股坐了回去:“叶……叶总,您怎么了?”

  这眼神杀气四溢,仿佛要活剥了他。

  叶奕琛忽然捏了捏太阳穴,‘砰’地一下子放下酒杯,头也不回地出了包厢。

  酒店房间。

  姜总把人带到房间,灯都来不及开,抱着韩芸就动手动脚:“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清纯鲜嫩的新人了,莫秘书,你拯救了我的眼睛……”

  “放开。”韩芸抬脚想踹他,却被情场老手轻易压制,“放心,我是个怜香惜玉的,只要你乖乖听话,等会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他力气大的出奇,强行抱着韩芸把人压到床上,色眯眯地说:“你还是个处吧?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迷人的清香……”

  “你个变态。”韩芸咬牙切齿地挣扎,身体里有一团火气熊熊燃烧,在男人脱掉她外套的时候,这股火气燃烧到极致,膨胀成一团戾气,四散在四肢百骸,让她浑身充满了力量,“滚开——”

  她浑身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狠狠飞起一脚,将昏了头的姜总踹翻在地,举起拳头就要往他脸上砸。

  姜总都吓呆了:“你你……你个臭贱人……你敢打我?”

  身娇腰柔易推倒的小秘书一秒变身暴力女阎罗,他吓得浑身发软,眼睛都直了。

  韩芸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打倒这个变态,逃出去找叶奕琛那个混蛋算帐。

  她刚刚举起拳头,门忽然被敲响,仿佛一把刀剪断了她紧绷的神经,身体里那股火无声地降了下去。

  姜总眼睛一亮,连忙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正要非礼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两名便衣警察冲了进来:“别动。”

  衣服脱到一半的姜总:“我……”

  特么的,警察怎么会来?

  韩芸气呼呼跟警察告状,一定要姜总吃官司。

  姜总反咬一口:“你为了合同主动勾引我,现在还倒打一耙?警察同志,我这种身价,想要爬床的女人太多了,她这样的绿茶婊,我见得多了。”

  “人长得丑,想得倒挺美。”韩芸想抽他:“你什么身价这么了不起?比叶奕琛还要牛气哄哄吗?我真想爬床上位,用得着自戳双目勾引你?直接脱光了爬叶奕琛的床不行吗?至少他还是个小白脸。”

  叶奕琛站在走廊处,听到女人胆大包天的豪言壮语,冷然的面色绿了几分,眼底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深沉。

  祁懿陪在脸色难看的男人身边瑟瑟发抖,恨不得冲进去捂住韩芸的嘴巴,心中暗忖:小白脸?爬床?大姐,你还真敢说啊。

  “叶总……要不您还是进去吧?”

  否则,他叫来警察却做好事不留名,韩芸这么误会下去,不得恨死他?

  叶奕琛冷冷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闭嘴。”

  祁懿低头跟上,龟缩了。

  某便衣警察嘴角一抽,瞥了眼嘴强王者韩芸,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门外,这位尊神听到‘小白脸’这番说辞,不知道该是什么神色。

  “行了,都别吵了。”

  警察干咳一声,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姜总,“是非黑白,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就知道了。”

  姜总心底咯噔一声,看着警察不怕事的眼神,忽然有种不祥的的预感。

  韩芸做完笔录出来,天都快黑了。

  自始至终,叶奕琛那边没有过问她一句,仿佛没有她这个人似的。

  韩芸回到宿舍越想越生气,辗转反侧睡不着,第二天顶着一双黑眼圈便气冲冲去找叶奕琛算帐。

  “叶奕琛你个混蛋,万恶的资本家,我不就是打了你一巴掌吗?你不服气打回来啊,一个大男人长得人模狗样,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对付自己的员工。”韩芸豁出去了,指着叶奕琛的鼻子骂,“小肚鸡肠,睚眦必报,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叶奕琛‘啪’地一声放下笔,文件被划拉出一条深深的痕迹,仿佛一把刀子割开了韩芸的心脏。

  “韩芸。”男人抬眸,如冬月寒霜,冷气逼人,“胆子肥了?”

  “我……我不怕你!大不了就不干了,这种破地方我才懒得待。”韩芸极力压制心底的恐惧,却还是不敢看他压迫性极强的眼神,偏过头去,将辞职报告丢到叶奕琛面前,“我这就走人,不劳你大驾!”

  她刚一转身,胳膊被一道大力拽了回去。

  “啊——”

  脑袋撞到男人坚硬的下巴,疼得韩芸红了眼睛,“你放手……”

  她挣扎,却被男人轻而易举压制。

  “你还有胆生气?”叶奕琛将人按倒在办公桌上,高大的身躯压下来,四目相对,呼吸近在咫尺,“因为你,公司损失了一个亿的合同。”

  “那又怎么样?”韩芸冷笑,眼下一生气,顾不得暧昧不暧昧了,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难不成我要为了你的一个亿,就眼巴巴把自己送到客户床上任人揉捏?”

  叶奕琛眯了眯眼睛,大手忽然握紧了她的腰肢,仿佛一掐就要断似的:“我有说让你低声下气地去陪酒?”

  “你——”

  没有吗?

  “我有让你纡尊降贵去陪睡?”

  “我——”

  鬼才要陪睡!

阅读全文
浅爱若离

浅爱若离

生于温室的莫离被继妹算计得差点没了命,还害得宫奕琛差点破产,由爱生恨。莫离一觉醒来没了前尘记忆,置身风雨飘扬中,却依旧乐观向上,背负着孪生妹妹莫离的人生砥砺前行,意外再次遇到宫奕琛,被迫承受他的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就此枯萎,谁知道她越挫越勇,

现代言情|梦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