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 16:40:39分类:现代言情

趣红河文学提供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最新章节《第11章 11、心里的忐忑》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小说简介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这本书应该算是最近比较令人惊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了。题材挺有趣的,算是现代言情里面比较新颖的题材了,来看看九九给大家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吧: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 第11章 11、心里的忐忑 免费看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吟片刻,而背景音来传来女人的声音:“九哥?”

慕香染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这个称呼,也就冷瞳会喊吧,那个他时下宠得正旺的女人。

果然几句后他挂了,并没搭她的话题,这让慕香染在原地呆站了会儿,是被忽视了么?

又自嘲的笑了笑,走到学生中间坐在了篝火旁。

虽然是寒冬夜晚,但今天天气极好,加上篝火燃烧,并不觉得冷,就是略微心不在焉。

差不多两小时。

有人拍了一下她肩头,谭泽低声:“先生找您。”

转头,她愣了一下。

隐约的火光映照,宫爵在远处长身玉立,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走近了才发现他居然真的买了碳烤翅!

“站着做什么,不是想吃么?”他低低的嗓音,没什么起伏,但也握了她的手往不远处他车上走。

她刚要挣扎,听他似是不耐烦的低声:“帐篷里不怕冻死?”

慕香染原本感动于他大半夜送吃的,他几句话就回到了平时的相处状态。

但车里有空调,确实暖和。

她刚戴好手套,听到男人淡淡一句:“孕妇要少吃这些。”

“孕妇”两个字让她顿了一下,又轻蹙眉,还没开始吃呢,也就瞥了他一眼,“我又没让你买。”

一句回嘴,让宫爵转过脸睨着她。

有时候她犟起来很恼人,可这会儿并不。

倒是慕香染识趣的闭嘴吃自己的,中途好心的给他递了一个鸡翅,男人蹙眉避开了,一脸嫌弃。

嘁!她弄了弄嘴角,自己吃。

宫爵的电话又响,她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因为他在副驾驶,她在后排,所以看到了是冷瞳。

“九哥?”隐约的称呼,没出乎她意料,

慕香染收回视线,听着他好像一时半会打不完,吃着也没了味道,只好摘掉手套下车,手里拿了一瓶水。

宫爵挂电话时其实只过去十来分钟,侧首却发现后座空荡荡的,东西也没吃完,浓眉微蹙。

她没回篝火边,一个人站在昏暗处若有所思:他难得来一趟,这算不算她的机会?

隐约感觉有人靠近时,宫爵已经站在身侧,冷不丁一句:“带冷瞳出席活动。”

慕香染微愣,笑了一下,“你该下山了,否则到家得凌晨。”

因为她不接腔,宫爵依旧立在原处,低眉,“冷瞳身份特殊,但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她和苏牧要好。”

她微咬唇,好像才明白过来他在解释什么,微仰脸看了他,“和兄弟的朋友恋爱,其实是很美好的画面?”

这话让宫爵轻轻眯了一下眼,昏暗中直直看进她眼里,在她想走时忽而勾了她的要定在怀里。

“吃醋?”他薄唇微动,垂下视线。

慕香染撞到了他结实的胸口,本能的双手撑着,手里的矿泉水“咚!”一声掉到地上。

昏暗的夜色里,空气忽然变得暧昧。

她眸子微转,才仰脸看他,“怎么可能。”

宫爵低眉看了她几秒,终究薄唇在她额头印了一吻,“回帐篷休息,我该走了。”

她蹙起眉,明明他都已经有了反应。

宫爵即将挪步,她柔荑忽然环了他的腰,仰着脸柔唇诱人。

薄唇微抿,嗓音已经满是低哑,“你怀着孕,安分点。”

可她反而抬手勾了他脖颈,“你觉得,我和冷瞳谁好看?”

不知为何,宫爵忽然心情极好,看着她认真的问话,用行动给了回答。

宽厚的掌心抚着她依旧纤细的腰肢,薄唇覆下,起初问吻得温和辗转,却逐渐深入得不可自控,扣了她的后脑勺深彻的攫取。

慕香染被抵在了身后的树干上,意识沦陷,身子犯软,几乎都由他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耳边传来他粗重的喘息是,她柔唇不自禁的呓语,“要我……”

他身体震了震,低眉望着她数秒。

终于一把抱起,几大步后进了暖和的车厢,车里没吃完的东西早被谭泽收拾过了。

座位放平,他已然欺身覆压。

曾经宫爵对这种事嗤之以鼻,如今却食髓知味,他喜欢她身上那股天然的茉莉香,喜欢她情不自禁的轻吟,更喜欢她紧致得几乎令人发狂。

可他不敢无节制,要顾及她的身子。

慕香染已经瘫软在他怀里,却发现他根本没要够,身体的反应依旧很诚实,可她刚想动就被他按住身子,“会伤到你。”

低哑的嗓音,很温和,有一种极其深情的错觉,以至于她真的没再动。

她只能祈祷一次中标,赶紧把自己的谎言补上!

也许是因为她这一次的恶劣,可他对她竟这么好,她居然会觉得自己坏。

“冷不冷?”他低低的声音响在头顶。

慕香染阖眸,摇了摇头。

宫爵见她这么敷衍,拍了一下她脑袋,“我说帐篷里。”

她终于清醒过来,不过,慕香染确实没觉得特别冷,但还是睡不着。

甚至于第二天的舞团活动都显得郁郁寡欢、心不在焉,担心着自己挖的坑到底能不能补上?

越是这样担忧,周末来得越快,她从边境回去时,宫夫人担忧的亲自来接她,一直握着她的手,“没怎么样吧?感冒没反复吧?”

她摇了摇头,笑得有些勉强,“只是出去野营找找舞蹈灵感,您别担心!”

“能不担心么?我孙儿住你这儿呢!”宫夫人嗔笑。

如果说慕香染对宫爵做什么都不会感觉愧疚,每次见宫夫人,尤其听她这么说,总觉得受之有愧。

所以那一整天,宫夫人说什么她都乖巧的配合。

晚上,宫爵回来得有些晚,他一进客厅,慕香染就闻到了隐约酒味。

他倒是自觉的褪去外套,直接放在了门口架子上,见她窝在沙发上盯着自己,长腿迈了过去,“睡不着?”

她抿唇,片刻后选择直接问:“你答应我的事,算是好了么?”

因为她回来就看了新闻,那个侦探没被起诉,甚至外界根本不知道GUD经历过这个事。

宫爵坐在她身侧,看了她几秒,然后倒了一杯水。

慕香染已经浅淡一笑,“谢谢!”

“去休息。”男人沉声。

他说话一直这样,听起来不冷不热的,但音质很悦耳,慕香染也能分辨他是否好心情,所以看了他,想征求这周不去孕检。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 第12章 12、太让我失望了! 免费看

然而,他先开了口:“周六走不开,周日带你去医院。”

意思就是他必须陪同。

慕香染松了一口气,但一天能想出什么办法?

事实上,她想什么也没用,她从来不走运,纸包不住火那就是包不住。

人忙了鬼也乱大概就这个意思——例假来凑热闹了。

因此,周日一整天,她没敢在温榆庄园待着,只给宫爵一条短讯就玩“消失”,一直到晚上也想夜不归宿。

然而,宫爵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知道她在哪。

车子猝然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来,传来男人低冷的嗓音,“上车。”

她愣愣的站了会儿,没动。

直到宫爵冷然的视线射过来,她只得吸了一口气,总要面对的。

上车之后,他只是安静的开车,全程除了一脸深沉外多一个眼神都没有。

一直到了别墅门口,他给她开了车门,低眉深深的凝着她,一路看着她往家里走。

“没什么要说的么?”进门之后,他终于冷不丁开口。

她背对着,握着包的手紧了紧,心跳得厉害,猜到了他发脾气的原因,否则他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

转过脸,勉强一笑,“怎么了?”

然后见了佣人无措的站在客厅,像是刚告状完,又觉得做得不妥、怕两人吵架。

看来是佣人发现了她这两天来例假了吧。

几分钟后。

“怀孕?”宫爵直直的盯着她。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了,慕香染脑子里空了几秒。

宫爵脸色已经很难看,薄唇紧抿盯着她。

慕香染终究被他的视线逼得开口,“怎、怎么了么?”

她以为能蒙混过去,宫爵却倏然从沙发起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你太让我失望!”

这样恶劣的行径,哪怕对他不满,也万不该让宫夫人空欢喜。

是,慕香染也觉得她恶劣了,可是她也不得已而为之。

站在原地,看着宫爵拾起公文包把几个文件狠狠掷在茶几上。

他冷漠的盯着她,“费心思安排这一出戏,给你这些够不够?”

她的目光扫过文件,是为她购置别墅的合同,还有什么儿童基金成立文案,封面印着GUD的徽章。

那一瞬,她胸口有些涩,不知道她的谎言会让他做这么多,毕竟,出了在医院听到喜讯那一刻之外,他对怀孕没表现出过多欢喜。

“够么?”宫爵嗓音已然冰冷,“够了就拿着,滚。”

听到那个字,慕香染一下子看了他,慌了一下,“你说什么?”

宫爵把公文包狠狠一扔,抓了旁边的外套,她才几步上前拦住他,“我不会走的,你别想这样摆脱我。”

男人眉峰拧了结,“你终究是无心的女人,心心念念着已经死去的未婚夫?到底留我这儿是还想知道真相?”

面对她的不知好歹,宫爵大概从未这样恶毒过,“你再念,他也是死人!负担不了你母亲的医疗费,给不了你衣食无忧!”

他意欲挪步,慕香染只握紧了他的衣袖,言语争论间,男人反手微用力一下子把她甩了出去。

慕香染身体狠狠撞在茶几边,背后被沙发挡住,很狼狈。

宫爵意识到失了手,眉头一拧,可胸口的愠怒终究让他脚步却动了丝寸后生生定着。

受惊和疼痛下,她的情绪已骤然涌起,“是,我没有心,霍骁走了一年我就用身体哄你开心!你又好到哪儿去?肖雅死了不过一年,难道已经对我情至深处了么?比起你的负心、你的别有用意的占有,你好到哪儿去!?”

说到最后,她已经不想顾太多,甚至口不择言,“是肖雅开车撞死我爸和霍骁,是你包庇她封了案子!我恨不得给你的是刀枪,而不是我的身体!”

她低喝的控诉停止后,空气冷凝。

“好。”宫爵幽然冷声,“很好!”

“你尽管去查,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和你未婚夫死的一模一样!”男人满脸的冷漠。

霍骁死因背后的内幕,她一旦碰了,就不可能完好。

说完那一句,他凌然掠出了门,只剩下冰冷的空气,和窝在地上的女人。

慕香染早知道这种谎言很容易被戳破,可她没别的办法。

她也恨自己无能,非得倚靠宫爵、耍这些手段,她是没有心,否则怎么能做到在他身下承欢?脑子里甚至一刻都想不起霍骁。

她真是冷心到该死!

那一晚她保持那个姿势很久,想了很多,唯独坚定不能离开这儿,如果非要怀孕,那就趁宫夫人发现前继续想办法好了。

反正在他眼里,她已经很恶劣,很恶心,还在乎多几次手段么?

接下来很多天,他根本不回来住,相比于之前每天联系判若两人,看来他在乎的也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知道孩子没了,就连面都不见?

也是,她自嘲的笑了一下,难道还要在乎她不成?

转眼两周过去。

她没能见过宫爵,终于有些焦急,拖超过一个月,以后宫夫人会以为孩子是怀了十几个月的怪胎。

当天下了班,她几番打听,终于知道宫爵下午到达京市,晚上还有两个应酬,最后要出席一个晚宴,她已经提前去了办晚宴的酒店。

想弄一个临时侍者的工作牌,却被经理瞥了一眼,“开什么玩笑,所有侍者都要经过严格考核的,你以为是外请的陪酒,想进就进?”

慕香染却偏抓重点,“晚宴有外请的陪酒女孩?”

这就简单了,直接混在外请的陪酒女孩里头就好。

晚宴开始之后,女孩们被安排在各个要点,她一眼能看到走来的宫爵,剪裁考究的西装,五官深沉冷峻,总是能成为焦点。

呵,他臂弯里的女伴又换了,只是她懒得多看,转身去了为他准备的房间。

慕香染尽量避免多喝酒,虽然爸和霍骁出事后她沉迷酒精很久,但宫爵不喜欢女人喝醉。

大半月不见,她就送这样的“大礼”,他肯定更愤怒,所以绝不能让他知道是她,反正最后孩子鉴定是他的就行。

宫爵推门的一刹那,她在想,这样遵从主办方安排,这些年他得睡了多少个?

男人喝得半醉,进门换鞋时单臂撑墙。

房间里一片昏暗,宫爵直接往床上走,他确实想休息会儿,但没几秒,脚步微顿。

空气里隐约有着茉莉香,熟悉茉莉香。

往床边的人就这样改了主意,转身往浴室走。

慕香染在浴室里,在他推开门那一刻忽然关了灯,生怕他见到是她而发怒,那怀孕更是遥遥无期了。

宫爵手还放在门把上,浴室里一片黑暗之际,薄唇似是扯了一下,依旧走了进去,微醉的嗓音极其蛊惑:“喜欢在黑暗里做?”

她身上穿着睡裙,咬唇只“嗯”了一声。

许久。

男人继续冷哼,“做这一行还不方便露脸?”

慕香染依旧咬唇,看来他真的把她当做了那种女人,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感觉到他开始洗澡,根本不避讳她。

他在外真的一直都这样来者不拒么?

她正发着呆,腰肢忽然被勾了过去,一下子撞在墙上,男人强壮的身体也抵在身前,压着嗓音:“随机分配的?还伺候过谁?今晚就这一场?”

慕香染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这么问,蹙起眉,只得把声音变了变,“没……”

“第一次?”他紧跟不舍,逼得她咬唇不语。

因为她不是第一次,难道他在外都只要雏儿?

她只得硬着头皮点了头。

男人喉咙里低低的冷哼,熟稔的一手握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更狠的抵在墙边吮吻,挑起她精致的下巴丝毫不让有逃脱的空隙。

他总是喜欢把她吻到几乎窒息,原来吻别人也都这样?

男人积攒半个多月的欲望似风起云涌,密实的包围她,没一会儿他的呼吸粗重炽热,和记忆里一样,她却莫名难受。

谁说宫爵不近女色了?

更相似的是,他把她托起放在了洗手台上,和他们的第一次一模一样。

那一刻,慕香染忽然想逃离,可男人已经从正前方狠狠闯了进来,同时扣了她五指,吻并未停下,极其缠绵。

他要得很疯狂,也很彻底,根本不像半醉的人。

甚至,中途咬着她娇嫩的唇瓣,刺激她,“你和一个人很像,身体像、叫声都像。”

慕香染咬着唇,一阵阵的新馆,他做别人也能想起她,算好事还是坏事?

宫爵在黑暗里低眉盯着她。

“若今晚不是我,还去伺候谁!”他的吻有了几分啃噬的味道,嗓音低低沉沉。

慕香染根本没空想他怎么这么问,身子忽然被翻转,以为他结束了兴致,却狠狠长驱直入,带了几分惩戒的味道。

她来时还以为这样的计划很简单,反正她现在排卵期,应该可以怀上的。

可这时候,她后悔了,满脑子都是他用同样姿势和别人做的样子,胸口会疼。

疼得她不知道为了一个车祸真相留在他身边是不是对的?

全程她能忍则忍,不发出声音,宫爵发觉时她已然泪流满面,唇瓣被紧紧咬着。

他抬手抚上她柔唇,“松开!”

阅读全文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

掳情霸爱:爵爷的心尖宠

一开始她靠近他是别有目的,直到那个女人出现,她才知道怀有目的岂止她一人?后来,她仰眸问他“你爱我吗?”,男人长久的缄默后她笑着流泪,协议砸到他脸上,“利用够了?离婚!”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逃得远远的,可最终她被囚在他掌心里。传言说她有个女儿,却是不婚族。男人嗓音低哑的吃味:“不婚?心里有人?”后来,他知晓缘由,又说“无妨,再给我生几个女儿就好。”她瞪着他,“女儿是我一个人的!”男人勾唇,“我乐意身体力行的帮你回忆女儿怎么来的,嗯?”从此每每深夜,名目众多、翻窗索欢,导致她换窗户到冒火:“你再这么粗暴我就报警!”他垂眸,“这也是我的错?”

现代言情|九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