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 16:46:12分类:都市情感

趣红河文学为您提供《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全文阅读,冰水儿的小说《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小说简介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开篇有股浓浓网文的气味,加上各种虐(作者冰水儿真的虐太多,还不修),但其实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是一篇还不错的金手指爽文,到底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快来看看吧: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免费阅读推荐:

随音虽然看着齐湛道歉,但眼里却没半分真诚。齐湛脑子里迅速回忆了一遍,他今天应该没做什么吧,怎么就招来这样的攻击了。哦,不对,他今天似乎在随医生面前说了句话,难道是家属两个字惹怒她了?想到这里,齐湛笑了笑,一看面前的人不见了,赶紧追了上去。

随音走了一段路,老是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瞥了一眼旁边的灌木丛,身形一偏就进去了。

不曾想,没看到那疑似跟踪自己的人,站起来倒是看见了齐湛。不好!随音刚要走,就发现自己的血液在翻滚,心里默默忧伤,这是大姨妈来了的节奏啊!

凉凉地看了一眼齐湛,也懒得跟他说话,双手开始拉扯着齐湛的军装,齐湛登时攥紧了自己的衣领。

“随…随医生,我觉得这样不好吧,你看这地方也…”

随音冷冽的眼神扫过去也阻止不了齐湛想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天翻了个白眼,他明明知道自己对他没有“非分之想”。忽的觉得某个地方暗潮汹涌,瞥了一眼自己的白裤子,随音更加用力地掰着齐湛的手。

“老大,你手机…”

小跟班的声音戛然而止,看了看不远处的二人,自动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转而说道:“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一瞄自家老大那铁青的脸色,马不停蹄地就跑的越来越远了。

齐湛刚要追上去把小跟班揍一顿,就看到随音的牛仔裤上有点点猩红,这下顿时明白随音意欲何为了,他手不自觉地一松,衣服就被随音拖过去了。

看见随音撇下他自己走了,原本还傻傻站在一边的齐湛立马就要跟上去,随音心有灵犀地转头瞪了一眼,齐湛乖乖地把脚收了回来,摸了摸鼻子,做了一次深刻的检讨,自己下次要记得主动脱衣服。

如果随美人知道齐湛现在的想法,她一定会亲自安排手术室给这人做个开颅手术的。

随音回到宿舍,泡了杯红糖姜茶暂时压压肚子里的不舒服,休息到第二天早上,发现同宿舍的指导员都走的差不多了,随音赶紧起床整理,扫荡中才发现一个指导员贴了张便利贴,大意就是组织上为了关爱自己这站了四十分钟军姿的教导员,所以最近一周就不用去操场了。随音看着看着就笑了,这种明目张胆给自己开小灶的行为,一看就是齐湛干的。

好吧,既然是组织安排的事情,那她就放心大胆的休息吧,不过她一向没有谁回笼觉的习惯,想了想还是准备出去找老夫人。等到随音整理完毕后,脚还没迈出去,手机就先响起来了。

跟电话那头的人聊了半天,随音最后总结了一下,她目前是不用去给军总当免费劳动力了,可她二十分钟之后就得去给原来的导师代一节解剖课,而这件事的截止日期,恰好是一周后。

凭着对母校的回忆,随音顺利来到了教室,简单的做了下自我介绍后,随音就开始抡刀做实验了,看着底下一众呆若木鸡的学生,随音放了钳子思考,难道自己骨骼太清奇导致这画风和自己导师的相差太多?

“看懂了吗?”

学生们齐齐摇头,盯着实验桌上的兔子咽了咽口水:“随老师,你平常都是这么解剖兔子的吗?”

对这个新称谓消化了一会的随音看了看躺尸的兔子,尽量温柔地摇了摇头,就在学生们松了口气的时候,随音又忽地开口:“但我平常都是这么解剖人的。”

丢下一句话,随音就在同学们目瞪口呆的注目礼下悠悠然走了出去。

接连着带了几堂课,这一群大二的学生对随音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没有导师那么多的理论报告,却有更多的实验要做。比如,解剖兔子,再把兔子缝上。这么多人当中,让随音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眉清目秀,看着温温顺顺,做实验动起手来却丝毫不含糊的男生,难怪那天导师打电话来三十分钟里有十五分钟都在说这个人,看来这是导师新的得意门生了。

随音等了半个小时后检查学生们的成果,一边点头一边挥手,示意可以下课了,学生们欢呼一片,毕竟随音来了之后可从来不拖堂。

等到人都散的差不多了,随音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得意门生却突然叫住了她:“随师姐,我能不能请教你几个问题?”

“你认识我?”

“常听老师提起随师姐的名字。”

随音点了点头,又重新戴上了手套,看了看他的课题内容,亲自操刀演示了一遍,得意门生表示还是不太懂,于是随音招招手让他靠近点,慢动作回放全过程。一瞬间,得意门生的脸微红,随音倒是没什么感觉。

等到帮着得意门生把课题完全理清后,已经过七点了,草草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宿舍琢磨着明天就十九号了,一定要去跟老夫人约会。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免费阅读推荐:

第二天,随音刚出了宿舍楼,就被小跟班拦住了。看着小跟班一脸着急的模样,随音好笑地指了指宿舍楼:“啧啧,这是看上我们学校哪个老师了?春心荡漾,急不可耐。”

正常情况下小跟班该是逃之夭夭的,可今天这小跟班只是面色凝重的看着她:“随医生,老大说你今天最好别出宿舍。”

随音皱了皱眉,今天?今天就是最后通牒了,哪天都行,唯独今天不行,齐湛这次又是抽的什么疯。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随音低着头还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就听见小跟班火大的吼了一句,抬头才发现有不少人眼带好奇的看着自己,外加声音不小的议论。此时此刻,随音可以确定,齐湛有事情在瞒着自己,而且这事情看来不小。

随音也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径自一个人向前走去,小跟班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忙给齐湛打了个电话。

随音去了一趟办公室,打算把学生们的实验成绩录入进去。她虽然在外人面前一向不爱多说话,可跟这办公室的老师也相处的还可以。可今天她一进门,原本还热闹的办公室立刻安静下来了。

一输入淮城A大,百度上官网,贴吧,论坛之类的东西都跳出来了“A大某女老师与学生暧昧不清”“A大某女老师与教官树林幽会”“昔日A大高材生和导师不可说的秘密”

随音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早已是怒极反笑,看来齐湛今天抽的疯是想帮自己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了,都说有图有真相,网页上的几张高清图片确实不是P的,这就增强了说服力了。

默默把网页关了,迅速的录入成绩,离开的时候还对着各位老师笑了笑。

一路走到教官们休息集合的地方,刚喝了口水,手机就响起来了,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随音就扶额,等到铃声快要停止的时候才赶忙接通:“妈。”

“丫头,你没事吧?”

听着老夫人这般语气,随音就放心了,至少老夫人这段时间没在学校,连忙开口:“妈,你放心吧,我没事。”

在门口悄悄看了几秒钟的齐湛,等到随音挂断电话,立刻就走进去了。

瞄了一眼还在喝水的人:“随音,我…”

齐湛话还没说出口,随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的照片,她的手就顿在了空中,齐湛敏锐地发现此刻的随医生的面部表情带了点畏惧,但更多的是无奈。

齐湛刚想偷瞄一眼那照片,随音就接起了电话,房间内安安静静,只听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你是不是非得我…”

那人还没说完,随音就开口了,那个三分坚强七分委屈的音调简直听得齐湛在内心深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只听见她说:“Jaden,我在A大被人欺负了。”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对随音自己交代事情的行为比较满意,至少这声音听在齐湛耳朵里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清冷了。

“你又打算等着它自己真相大白来还你清白?”

说起这个,随音无奈,她一向话不多也不爱高调,小时候就算被人欺负了,她也是等着事情自己真相大白。但这一次,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眉目中俱是冷冽:“不,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到了妈妈,老师以及其他无辜的人。”

她刚回A大,不可能和别人起冲突,想想那张给齐湛打了马赛克的图片,随音就觉得这背后的人肯定是在针对自己。

那边的人听到随音说的不字,倒是心情很好的开了口:“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吧。”

一听这话,随音就更加无奈了,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那人一个上扬的尾音震得不说话了,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赶忙在那人挂断电话前说了一句:“你别把A大的所有系统都弄瘫痪了。”

这通电话听得齐湛心里不是滋味了,一向高冷强势的随医生在刚才那个人面前简直就是柔弱的小绵羊,这样一来,对方似乎是个很强的敌人啊。

“齐长官有事?”

听到声音,齐湛猛地回神,连忙摆摆手说没事,然后一溜烟儿地就没了人影,那模样,活像慢一秒,就要被随音灭口一样。

咖啡馆里放着悠扬地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穿梭于清新的气息,舒倘,漫长,优雅。随音穿过长满藤蔓的回廊才顺利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坐下,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个点肯定是老夫人打电话来了。

“丫头,你到了没有?”

隔着屏幕,随音都能感觉到老夫人内心八卦的力量,连忙说着到了到了,匆匆聊了几句就打断了老夫人的长篇大论,果断挂了电话。难怪十九号是最后通牒,自家老夫人一听自己要回来就替自己答应了和某某家的优质精英见面。昨天好不容易抽出空来打算回家,结果老夫人一通电话打着安慰她遭遇陷害的旗号来让自己相亲去了,不得不说,老夫人的心真大。

挂掉电话,瞄了眼时间,托老夫人的洪福,她比约定时间提前了了十分钟到达目的地,就在随音在神游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声音:“你好,请问你是随小姐吗?”

声音不错,这是随音看见老夫人口中的精英时的第一反应,不过,这并不能让她改变目前还不想参与男女关系的想法。看了看还站着的人,随即点了点头。

“我就是打算提前十分钟到的,没想到随小姐来的比我早。”

随音笑了笑,表示并没什么,抬手招来服务生上了两杯蓝山咖啡,末了还补充一句:“这年代,小姐都成骂人的词了,你还是叫我随音吧。”

对面的人一愣,似乎是被随音这句话噎住了,但一看随音满不在乎的样子,又快速地点了点头:“我叫秦杨,今年二十七了。半年前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现在在一家外企做经济分析师。不知道随小…随音你多大了?”

随音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那人紧握的双手上,问个年龄而已,何必这么紧张?不过她自来好奇心不强,还是开口说道:“二十五。”

“那你的身高是?”

“167.”

看着随手敲打桌面,一派悠闲的随音,这位秦先生没来由的觉得压力山大,他自己也不明白了,明明是自己在问问题,为什么自己反而更紧张。

随音一眼就看穿了秦先生欲言又止的疑问,自己倒是大方地开口:“放心,我也是第一次相亲。”

听到这句话,秦先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双方静止了一会后,秦先生再次打破了沉默:“不知道随音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

“解剖人体的。”

随音端着咖啡的手一抖,险些将它泼在突然出现的人的衣服上,齐湛一件白色T恤配了条牛仔裤,未擦干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看惯了他的军装,忽的穿上这一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便装,随音也要赞叹一声,这身材的确不赖!只是,来之前老夫人再三叮嘱自己要收收这彪悍的性子,如今齐湛这话一说出去,后果可想而知。想到这里,随音不客气的送了个白眼给他,奈何齐湛只当没看见,还是跟定海神针一样杵在随音旁边,然后场景就变成了这样:

秦先生擦了擦汗:“随音,你是在哪里工作啊?”

齐湛拉了椅子坐下:“北京军区总医院。”

“不知道你平常都喜欢做些什么?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一块…”

可怜的秦先生看着这个多出来的人更加不自在了,可看看随音,也没有什么反应,自己只得继续说话,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只听见齐湛带着笑意开口:“你恐怕不行,她平时喜欢解剖兔子。”

秦先生听齐湛再次提起这件事情,惊得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挺秀气温柔的一个女生,行事作风怎么这么彪悍。

“哎呀,不好意思,我记错了,不是这个。”

听到这句话,秦先生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齐湛转了个弯又开口:“她不喜欢这样,她喜欢解剖了兔子再把它缝起来。”

秦先生一听,隐隐地也感觉出来齐湛这是故意在戏弄自己,于是责备地看着随音:“随小姐,他到底是谁?”

随音扬眉,刚要说话,齐湛就扔下一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就拉着随音跑了。

跑了一段距离,两个人才慢慢停下来。随音扫了一眼拉着自己手的人,很显然,齐湛也察觉到了,讪讪地收回了手,毕竟佛曰:不可急。

过了一会儿,随音七分玩味的开口:“多谢壮士出手相助。”

齐湛冷不丁的听见这句话,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住,他实在是好奇随音说这话的表情,结果回头就看见她一脸的高深莫测。

于是齐湛赶忙洗白自己:“我真没有跟踪你。”

齐湛说的的确是实话,他只不过是从跟随音一个宿舍的教导员那里听到“随老师条件这么好,居然还要去相亲”的话而已,这哪里又算得上跟踪嘛。

随音睨了一眼,冷哼一声:“不打自招。”

齐湛同志表示自己委屈了,随音刚才的眼神里完全是透露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信息,怎么自己一开口就成不打自招了。

阅读全文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

军婚绵绵:湛少慢点亲

他是一路摸爬打滚的雅痞少年,忠犬属性全开;她是一向高冷从容的海归专家,御姐范儿十足;二人初见便是源于一次放荡不羁的手术,而后在各种场合中乐此不疲的见招拆招。

都市情感|冰水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