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冷王溺宠小淘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2021-04-08 16:55:05分类:古代言情

“天色还早,我们先去赌场吧。”“金兄,我们的钱不多了。”降云楼花了几十万辆黄金,这几年金少挥金如土,他们没有太多钱了。“潇湘馆不是才卖出去吗?再把城西的几座大院卖了,金碧辉还缺这几个字?”说着,他大步往前去。柳书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跟上他,只盼姑父和金家老爷金一直在外经商,不要回来,不然要是他们发现他帮金碧辉卖了那么多宅院和商铺,还有他的活路?得赶紧想过对策。、

冷王溺宠小淘妃小说简介

我觉得我看了冷王溺宠小淘妃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花凛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啊!推荐给大家看看:

冷王溺宠小淘妃精彩免费试看:

“既然这样,咱们走吧。”

云锦绣和楚墨宸离开了降云楼。

舞曲结束后,金碧辉回过神来,身边的两个座位是空的,不由皱起眉头,这个云小弟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一声不吭就走了。

他身边的柳书看到空位后,脸上露出笑意。

他本来已经计划好了,邀请这两个人去游玩,顺理探探两人的底,他们自己走了,倒省得他麻烦。

“金兄,去颜小姐那里吗?”

降云楼虽然是颜小姐的,但是金少送她的,说白了,这连人带楼,还不都是这个阔少爷的,只是他用这种方式对那个女人好而已。

“嗯。”金碧辉站起来,往颜无疵的闺楼去。

他又想起颜无疵的话,颜无疵希望从今以后,他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来找她,不然会让别人误以为,她是他养的小妾。

他答应过她,不会让她当小妾,他这一生,只爱她一个人。

柳书看着沉思的金碧辉,“怎么了少爷?”

“天色还早,我们先去赌场吧。”

“金兄,我们的钱不多了。”

降云楼花了几十万辆黄金,这几年金少挥金如土,他们没有太多钱了。

“潇湘馆不是才卖出去吗?再把城西的几座大院卖了,金碧辉还缺这几个字?”说着,他大步往前去。

柳书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跟上他,只盼姑父和金家老爷金一直在外经商,不要回来,不然要是他们发现他帮金碧辉卖了那么多宅院和商铺,还有他的活路?得赶紧想过对策。、

颜无疵的闺房里,贴身婢女清月正帮她卸着妆。

“小姐,你为什么不跟了金少爷呢,连我这个旁人都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你没瞧见今天座下那些男子……”

清月想起那些男人欲望的目光,浑身都鸡皮疙瘩。

颜无疵用手指顺了顺眉,“真心有什么用?他有再多的钱,也只是一个出身商家的公子哥而已。”

清月的脸色白了白,说到底,小姐还是看不起金少爷,她突然替金少爷有些不值,至始至终,小姐对他……都只有利用而已。

“啊!”颜无疵痛叫了一声,“死丫头,你发什么呆呢,头发都被你拔下来了。”

“小姐我……”清月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力道中了些,弄疼了小姐。

她忙一手压着颜无疵的长发,一些轻轻推着木梳,同时也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惊恐。

她本是良家女子,家住长江尾,奈何长江水患,家人死亡,她流落扬州,只得卖身青楼,她宁死不卖身,小姐从妈妈身上卖下她的卖身契。

小姐对她,恩同再造,无论如何,她都应该站在小姐这边。

颜无疵的长发直到腰际,如绸如瀑,每一根青丝,都能够牵起那些男人的思念。

“再说了,金家主母柳氏出身官宦之家,她又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嫡长子娶一个青楼女子为妻。”

原来小姐并无情之人,而是有所顾忌啊。

清月低“嗯”了一声,认真地为小姐梳着头。

颜无疵对着镜子,目光落在镜中的清月身上,看着她一脸认真,心里面叹了口气。

清月是个直心肠的人,是个忠实的奴才,这是她当年买下她的原因,但她并不适合谈心。

她抹了抹光洁的额头,上天不仅赐予她绝世无双的美貌,还让她拥有天籁般的嗓音。

她突然想起姑姑讲的那个梨园故事。

早在五十年前,颜氏一族还是京城的贵族,颜家出一个才华横溢的嫡长女,姿质丰艳,善歌舞。

在万国朝会上,她一舞倾城,被皇上看中,成为最受宠的皇妃。

皇帝专门为她设了在后宫设了梨园,日夜歌舞升平。

……

她从小就听着这个故事,这个故事也经常进入梦中。

铅华退去,镜中的眼清丽绝艳,她爱抚着自己的脸。

她的一生,也应该如那位皇妃一样艳冠天下,而不是在这个艳俗的尘世里受着不堪的冷眼。

“小……小姐……”清月从来没见过颜无疵的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决绝,冰冷,可怕!

一个手脚麻利的丫头进来,在门帘处禀报道:“小姐,金少爷已经离开了,其他的公子们也都按约离开了。”

“知道了。”颜无疵向清月道:“好了,你也下去吧,我要睡会儿。”

“是。”清月收了拾妆具,一并退下,并把门关好,几个强壮的女侍守在门外。

查看没有其他人之后,颜无疵走到屏风后,旋转了屏风,屏风后开了一道石门,她进了石室,石门“砰”地关上。

“啪!”一个记响亮的耳光。

颜无疵痛“啊!”了一声扑倒在地。

“小贱人,你竟然不听我的话了。”老妇蹲下身,揪着她的长发,反手又“啪”地扇了她一巴掌。

“婆婆,你听我说……”颜无疵抓着头发,不让婆婆把头发扯下来,“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贱人……”老妇看着她脸上的血指痕,手掌往她的背上打去,她突然眼前一黑,倒坐在地上。

“婆婆,婆婆……”颜无疵泪花带雨,爬上来扶她。

“你个小贱人,让你不听我的话……”老妇又要动手,却发现晕身无力,肚子一阵绞痛。

“婆婆,你听我解释……”颜无疵跪在她的面前,双手扶着老妇,可怜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机警。

“快扶我起来!”老妇只觉肚子越来越痛。

颜无疵扶着她,好看的眸子观察着她的脸色。

刚将她扶起,刚走两步,她突然手一松,老妇摔倒在地。

她匍匐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婆婆,你怎么了?是肚子疼吗?”

老妇抬起头,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她,“快叫大夫来。”

“好。”颜无疵往门口跑去。

老妇头顶在地上,弓着腰,仍然不能减少身体的疼痛,她的眼里,突然出现一双白色的鞋,她抬起头,“不是让你去叫大夫吗?”

颜无疵双目清明,完全看不出刚刚哭过的痕迹。

“婆婆,你应该是年纪大了,歇会儿就好了吧?”

“让你去叫大夫……”豆大的汗粒从老妇的额外头上滚下来。

“看婆婆你的样子,我现在去叫大夫还来得急吗?”看着老妇身子缩成一团,她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你?”老妇恍惚大悟,“你给我下毒?”

“婆婆哪里的话,刚刚明明是你动手打我,”她围着地上的老妇走了两圈,轻抚了一下脸颊,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再说了,你可是我的婆婆,我可是你养大的。”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

冷王溺宠小淘妃精彩免费试看:

正是因为她是自己带大的,她眨一下眼睛,她都知道她的心事。

颜无疵蹲下身来,“我是好好感激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她抓起老婆的衣襟,美目里慢慢燃起怒火,“我五岁的时候,你就把我送到青楼,天天必着我跳舞,从天亮跳到天黑,从天黑跳到天亮,稍出一点错,你就用针扎进我的指甲里……”

她绝美的面容扭曲着,她是扬州花魁,是男人们的梦中情人,但这些年,她都过着非人的生活。

“我那都是为了你好,”老妇伏在地上,昂头看着她,人之将死,眼中的毒辣退去,变成乞求,“只有夜以继日的练习,才能跳出舞云天那样的舞蹈……咳……你是颜家的血脉……我不让你举办章华宴,是想带你去京城……”

“闭嘴!”颜无疵一脸毒辣,“事到如今,你还假惺惺,你要带我去京城,不过是让我去讨好那些官老爷们,为你谋取利益罢了,你不想我在扬州扬名,怕坏了你的计划。”

她抬起老妇贴在地上的脸,“至于你口中的颜家,颜家的人都是历史罪人。”

“救我……”老妇已经无法痛得听不清颜无疵的话,她浑身抽蓄着。

“你没得救了,你中毒已经一年多了,别怪我狠辣,这些都是你教我的。”她的眼里冰冷无情。

“我可是你的亲姑奶奶啊……”

“这样,你就更应该是死了,你死了,就没有人知道我的出身了,凭着我的容貌和舞技,我颜无疵这辈子,必定呼风唤雨。”

“救我……”老妇抓着她的裙角,“要是没有我,你很小的时候就……”

“没错,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颜无疵,你也不会中毒,”颜无疵用力踢开她的手,“你就慢慢享受这种绞痛吧,等你死了,我会告诉妈妈,你年纪大了,病死的,看在你养大我的份上,我会替你收尸。”

老妇看着那抹纤美的身影走出石室,石门“砰”地一声关上。

她嘴里呓求着,“救我……”声音越来越弱,抽蓄的身子,慢慢缩成一团。

她是京城颜家的遗腹子,天生为官奴,在一个五品官老爷家做奴婢,十三岁的时候,官司主人唱醉了酒,要了她,她凭着过人的姿色和舞技,在府中成了一个小妾。

官老爷为了往上爬,又把她卖了,她过了几年安生的日子,三十五岁的时候,丈夫犯了事,被满门抄斩,她用身体引诱了士卫,才死里逃生,并带着侄子的刚出生的女儿离开了京城,只能投入青楼谋生。

好在这个侄孙女天生貌美,她把毕生舞技教给她,没想到到头来,她却如此对自己。

云锦绣回到桃园山庄,已经是黄昏时分,慕先生正等她的房门口等她,她把慕先生请到房间里。

慕先生说道:“云大小姐,在下想向您请教一件事。”

云锦绣早料到慕先生会来找自己,她斟了茶,“慕先生请坐。”

慕先看着云锦绣胸有成竹的样子,愣了下,礼貌地坐在云锦绣的对面,云锦绣将茶轻推到他面前。

“这是军名册。”慕先生将军名册呈给她。

云锦绣看着铁册,夕阳的余辉从窗里倾泄进来,映得她的眸子更加清冽。

“请云大小姐指条明路。”

云锦绣接过军册,厚重的军册使得她纤细的手腕一沉,她将军册放在桌上,打开铁书皮。

这是一份百名军名册,死掉的士兵名字上划了叉,这支百人部队,如今只有三十余人。

军名册上第一个名字是慕白,也是就面前的慕先生,他自幼学习兵法,二十岁就参军,在楚帅营中是一名实习军师。

云锦绣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慕先生,他皮肤白皙,唇边有青短胡须,有着名门书生的雅气,想怕他出生名门,才能自幼修习兵法,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军师。

而他脸上又有着军人的刚毅,眉宇间,隐约有颠沛流离的沧桑。

第二个名字是庄秦,三十岁,也就是慕先生口中的小庄。

云锦绣只是扫了两眼,便把军册推到他面前,他脸色一变,正要开口,云锦绣问道:“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当初楚帅受武侯伯所托,派出我们一支军队护送军粮到北长城,等我们回来,楚帅府已经变成了灰烬,羽林军也背负上了判军的罪名,我们原来是一支军队有一百人,送军粮的途中,折损了三十五人。”

云锦绣记得当初的情形,匈奴强攻天元,武侯伯,也是那时候晋封武相,带兵抗敌,这一支羽林军,在途中,一定是遭受了伏击,才会损失那么多人。

慕先生继续说道:“这些年,大家意志颓废,四处逃亡,病的病,伤的伤,现在只剩下三十人了,还请云大小姐给碜家指条生路。”

云锦绣看着他,他目光里有冰冷的坚定,但是很诚恳。

云锦绣递给他一个信函,“扬州的这几个商铺,你们去打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作为酬金。”

“云大小姐可以给我们些其他的差事,以免被我们牵连,我们可是楚帅府……。”

“楚帅府这三个字,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八年了,以后不要再提。”

“承蒙大小姐不嫌弃,慕某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大小姐所用。”

“先生客气,有件事情,我想向先生请教。”

“大小姐请说。”

“我外祖父和舅舅去大秦经商已经一年多了,现在还杳无音信,先生怎么看?”

慕白猛地抬眸,眼前的少女,有着与她外表及不相符的成熟老练,他突然明白,云大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齐云山到扬州城,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他们在这里生活多年,扬州城的事,一清二楚。

他说道:“大秦帝国昌盛,非弱国,而大秦与我天元敌友不明,金老先生去大秦经商,已经一年多了,金老先生富甲一方,嫡长女又是武侯府的夫人……如果现在还没有消息,很有可能是被大秦扣押了。”

云锦绣点头,“大秦的使者一个月前已京到了京城,其中有一项议事便是两国商贸事宜。”

“大小姐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吩咐。”

“大秦的使者,近日回国,会经过扬州官道,到时候让齐云山的劫匪直接把人绑来。”

阅读全文
冷王溺宠小淘妃

冷王溺宠小淘妃

她眸光流转,轻言软语,“公子别怕,我只劫色而已。”他抬起凤眸,瞬间惊艳万里江山,“你劫了试试?”她挑起他的下巴,用力吻了上去。他他翻身在上,“女人,你要负责到底。”天地为盘,人人皆棋子。她韬光养晦暗藏祸心。他不受羁绊,摧毁着历史的巨轮。毁了谁的梦想?成了谁的情缘?

古代言情|花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