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予婚欢喜》大结局精彩试读 《予婚欢喜》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1-04-08 16:55:57分类:婚恋生活

趣红河文学为您提供《予婚欢喜》全文阅读,森鹿的小说《予婚欢喜》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予婚欢喜

推荐指数:8分

《予婚欢喜》在线看

予婚欢喜小说简介

予婚欢喜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予婚欢喜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森鹿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予婚欢喜 第9章 我不想见到你 在线阅读

江未晚眉头紧锁,面色难看,“你究竟要怎样?”

退婚的是他,改变主意的也是他,说话不算话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他还能做得这么理直气壮。

“怎么样?爷不是随便摸的,你打算怎么负责?”顾执挑眉,视线似有似无的落在江未晚的手上。

江未晚心中一惊,慌忙看向顾执的胸口,她的双手正按在顾执的胸口,静下心来,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声。

不看还好,这一看,她慌忙的要站起身,瞬间就从顾执的身上摔了下去。

“混蛋。”

江未晚眼疾手快,下一刻,忽然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顾执的头,她好歹是个人民警察,被人这么欺负,事情说出去她还不被笑掉大牙?

都说顾太子为人冷漠腹黑,扯淡,纯属扯淡。

咔嚓!

忽的,江未晚的手腕上被套上一个冰冷的东西,她惊愕的视线落在手上,却见手腕上已经被顾执带上了手铐。

又是咔嚓一声传进江未晚的耳朵,顾执直接将手铐的另一边拷在他手腕上。

他扬了扬手,面色得意,“下次掏枪,记得上膛。”

“你是不是有病?顾执我警告你,你这么做算是袭警。”江未晚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她不想和顾执耗在这里,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这样下去,她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凭什么你想娶就娶?想退婚就退婚?”

江未晚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愤怒的吼出声来,一手被顾执扣着手铐,一手慌忙的在自己的口袋里翻着手铐钥匙。

顾执被她吼的一愣,然而他的那种蒙楞只是几秒钟就彻底消失殆尽了,他挑眉,“委屈了?”

这不是他印象中的江未晚。

“我没有。”江未晚皱眉,面上多出了几分坚定,“我就是想警告你,我不嫁,所以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看着江未晚慌乱的翻着手铐钥匙,顾执好看的眼眸瞬时眯了起来。

“我还没说娶,你就口口声声吵着不嫁。”顾执冷笑,居高临下的打量她,“这是不是透露了你的内心,你究竟有多想嫁给我?”

多少女人巴不得嫁进顾家?吵着不要的,江未晚是第一个,相信也是唯一一个。

顾执忽然拿出手铐钥匙在江未晚的面前晃了晃,“你是在找这个吗?”

“还给我。”

见到钥匙在顾执的手中,江未晚的面色瞬时一黑,这顾太子不只是个无赖,还是个小偷。

见江未晚铁青的面色和愤怒的双眸,顾执没来由的就像逗一逗面前的女人。江未晚是个警察,外表冷酷坚强,可在私底下,却也有这样小女人的一面。

“江未晚。”顾执眯着眼睛打量她,“你要不答应,我就只能把你绑去顾家了。”

顾执,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是一个很固执的男人,现在的他,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他要得带则个女人。

顾执的面色冷漠下去,没了之前的那种不拘,语气中也带着几分警告。

看着他骤变的脸色,江未晚忽然打了一个哆嗦,顾执这个男人往往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江未晚的心里暗自给他找了一个新的称呼,笑面虎……

“你先把钥匙给我,手铐打开,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就打110告你袭警了。”

“未婚夫和未婚妻带着手铐靠在一起,那不叫袭警,最多,算是SM。”

顾执的视线落在江未晚的面上一扫,亲眼看着她的面色从黑变白,那叫一个精彩。

揍!

丫的变态。

江未晚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和顾执在一起,时间过得像一个世纪般漫长,老爹和老妈回来的时候,她的手腕已经被手铐磨得通红。

她一直不安的试图挣脱,顾执直接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面色淡然的看着最新财经新闻。

江未晚不爽的撇撇嘴,心中无比的清楚,老妈就是故意拖长了时间,却又不敢错过晚饭时间,怠慢了顾执这个变态。

见到铐着两人的手铐,老妈嘿嘿一笑,说道,“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会玩。”

江未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漫长的一顿晚饭的,顾执是在老妈热情的欢送中离开家里的。

江未晚被老妈逼着送顾执离开,他开了一辆豪华的黑色跑车,顾执修长的身影往车上一靠,似乎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江未晚心中一横,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再见”转身就走,她心中一转,冷哼,“再也不见。”

“站住。”

下一刻,顾执忽然抬手抓住了江未晚的胳膊。

江未晚皱眉,“顾执,我们的事情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想嫁给你,当然,你是顾氏太子爷,你也不是非我不可,既然如此,你何必执着?”

“那天我吐了你一身是我不对,如果你要报复我,你把我折磨成这样也够了吧?”

江未晚扬了扬自己的手腕,因为之前一直想要挣脱,她的手腕被手铐磨得通红,因为用力不均,手腕内侧有明显的血迹。

看到这样的一幕,顾执的眸光瞬间寒冷起来。

他的心中忽的一疼,闪过几分自责,伤害到江未晚,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然而只是片刻,顾执心中的那种自责彻底被他挥去。江未晚不是一个肯轻易低头的女人,但是为了摆脱他,她说,“那天我吐了你一身是我不对。”

她在服软?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顾执不爽到了极点,他微扬嘴角冷笑,“谁说认错了就要被原谅?”

顾执掏出手机,随后翻出一张照片在江未晚的面前晃了晃,照片里,正是她那天被顾执解下去的熊同意。

变态。

他是想用这一件胸衣威胁她一辈子吗?

江未晚的面色难看,愤怒的瞪他。

然而江未晚不等说话,顾执忽然冷嗤一声,“再等我眼睛先给你挖了。”

江未晚一向讨厌威胁,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然下意识的一阵发寒。

下一刻,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的视线落在顾执的身上,却见顾执已经拨通了一个电话出去。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明天中午之前,我要接到你的电话。”

予婚欢喜 第10章 我不嫁 在线阅读

顾执的语气坚定,似乎只要她拒绝,他就有一百种方法好好的教训她一样。

江未晚无奈的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妈和老爸正坐在沙发上,老爸面色淡然的翻看着手中的报纸,老妈却是一脸期待,“小晚,怎么样?这顾太子人还不错吧?”

从外面买菜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手铐可都扣上了,江母是第一次觉得,原来当警察对谈恋爱还是有好处的。

她虽然年纪不小,但也还算时尚,她很多次听说手镯采用手铐的形式设计,寓意是什么,铐住你一辈子。

“妈,这婚我真的不能结。”

顾执的脾气是在太怪,而且江未晚真的看不透这个男人,如果自己和顾执结了婚,那么每天被欺负八百遍她都没有翻身的机会。

“这婚事我和你爸看着都好,这些年来你也是一拖再拖,我和你爸也是没办法了,何况顾执这么好的男人你到哪去找?所以这个婚事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江未晚咬了咬有些发白的唇,摇头,“妈,我不想嫁给顾执,而且现在婚姻都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当初顾执退婚,可见他也并不想娶我,所以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而且根据法律第三条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难道你真的想葬送你女儿一辈子的自由吗?”

“你,你这丫头还和我讲起法律了,江未晚,你是要气死我吗?”

听着江未晚的话,江母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她一拍桌子站起身,下一刻,她的面上忽然就闪过,她忽然捂住自己的胸口,面色痛苦。

江未晚心中一惊,慌张的跑过去扶住江母,“妈,妈你怎么样?”

江母的心脏一向不好,往日江父和江未晚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可今天因为顾执的事情,江未晚情绪太过激动,这才气到了老妈。

“孩子们的事情就该有他们自己解决,你跟着操什么心?”江父急忙扶着江母坐在沙发上,苦口婆心的劝说。

江未晚慌乱的倒了一杯水给江母,“妈,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说,你,你别生气。”

见到江母面色难看,江未晚忽然就慌了。

“小晚,你先回房间去。”

江父的视线落在江未晚的身上一扫,提醒她。

江未晚不放心,但一想到自己在这里就只会让老妈更加生气,也只能乖乖的回到了房间。

江未晚开了电脑,随后在百度首页输入顾执二字。

顾家太子爷,智商超乎常人,更是有商业头脑,很多老一辈的人物称他为商业奇才。

商业奇才?

不管网页上是如何夸赞顾执的,在江未晚的心里,就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顾执,那就是,有病!

她关掉电脑,有些心力交瘁的躺在床上,大概是因为顾执的原因,江未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很晚的时候才睡着。

次日醒来的时候闹钟已经响了两遍,她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床洗漱,离开房间的时候,客厅里不见老妈忙碌的身影。

一时间,江未晚的心中更加自责了,昨晚她似乎真的气到老妈了。

江未晚委屈的撇了撇嘴巴,难道她就要这样妥协,嫁给顾执吗?

江未晚做不到。

虽然江未晚已经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警局了,可她还是迟到了,沈苏哲站在小组办公室里训话,几个组员悻悻的看着沈苏哲,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江未晚小心翼翼的看了沈苏哲一眼,见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才归队听训。

短短几天,案子越来越复杂,却也越来越清晰。

就在他们调查到第一个死者在煤矿工作的情况时,第二起案件发生了。

第二个死者和第一个死者年纪相仿,而且都是当时同期煤矿工人。

煤矿……

有什么东西逐渐在江未晚的脑海中清晰起来,是复仇吗?根据江未晚的了解,第一个死者之所以搬到现在的住处,就是因为之前煤矿里发生了一场不小的瓦斯爆炸事件。

会议很快结束,江未晚的思绪却还游离在外。

组长沈苏哲似乎故意加大了音量喊了一声,“解散,尽快查找相关证据,另外,江未晚留下。”

江未晚微微一愣,几秒钟之后,几个组员不够意思的逃走了。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江未晚和沈苏哲两个人。

“江未晚,你晚上被鬼抓了?”沈苏哲眉头紧锁,锐利的视线落在江未晚大大的黑眼圈上,很显然,江未晚这一晚上都没睡好。

“报告沈组长,我们是人名警察,不应该相信鬼神之说。”

“江未晚。”沈苏哲忽然叫她的名字,冷嗤一声,“你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说,为什么迟到。”

“报告,我大姨妈来了。”江未晚回答沈苏哲的话,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她偶尔迟到,都是用这个借口,之前的沈苏哲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江未晚不是看不出来,所以也一直感激在心。

听着江未晚的话,沈苏哲忽然翻了翻日历,随后指着月初的一个日期说道,“你迟到的日期我可都记者,江未晚你是不是不是正常人啊?你一个月来两次?”

噗!

听着沈苏哲的话,江未晚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随后她瞬间怂了,语气压得低低的,“对不起,我错了。”

“你是错了,每次你都这么说,但是你什么时候改了?”

沈苏哲故作严肃,真的有些吓到江未晚了。

见到江未晚一脸委屈,他也只能就此作罢,“说说你对案情的看法。”

“复仇。”说起案情,江未晚的脑子又开始迅速转动起来。

“就两个字,没了?”沈苏哲眉头一皱,江未晚这丫头什么时候能让他省省心?

“先后两个死者都曾是煤矿工人,死者死亡之前也都被打断了腿,所以这绝对不是巧合,想要抓人,还要从煤矿入手。”

这是江未晚的初步分析。

沈苏哲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一扫,点头,“恩,这件事情让张子余去做。”

“我呢?”

江未晚诧异。

随后,沈苏哲忽然拿起一个汉堡丢给她,“吃饭,把你的精神状态给我养好。”

阅读全文
予婚欢喜

予婚欢喜

被退婚当日,江未晚酒吧狂欢庆祝,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却被人拖进了酒店房间。隔日接到通知,对方反悔

婚恋生活|森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