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趣红河文学 > 小说资讯

《狐宠》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1-11-26 11:41:49分类:其它

“温家闺女,这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殷会长的夫人在一旁急得直哭,也让我一下子回过了神。 我让殷会长先将他儿子单独放在椅子上,让他们在这里看好人,等我一会儿。 出了医药堂我直接往我们家后院的仙堂跑去,冲进仙堂想都没想就拿起一把香要点燃。 可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怎的,手一直发抖,香也是怎么都点不着。 “快点,快点啊!” 我拼命的催促自己,毕竟这是人命关天且相当严重的情况。

狐宠

推荐指数:8分

《狐宠》在线看

狐宠小说简介

狐宠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狐宠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兔子小姐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狐宠章节试读推荐:

  只见那孩子嘴里像是有无数腐肉一般,又像是一块块带着生命的瘤子,在殷会长掰开他儿子的嘴时,它们在嘴里瞬间翻涌起来,还能发出像是野兽一般的*。

  我被吓傻了,这接手医药堂以后,看的第一个病人竟然还是这种邪病?

  不行,看来我必须要请胡九烨相助。

  “温家闺女,这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殷会长的夫人在一旁急得直哭,也让我一下子回过了神。

  我让殷会长先将他儿子单独放在椅子上,让他们在这里看好人,等我一会儿。

  出了医药堂我直接往我们家后院的仙堂跑去,冲进仙堂想都没想就拿起一把香要点燃。

  可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怎的,手一直发抖,香也是怎么都点不着。

  “快点,快点啊!”

  我拼命的催促自己,毕竟这是人命关天且相当严重的情况。

  “别点了,今儿这事我们管不了!”

  突然,从仙堂里响起胡九烨久违的声音。

  我吓得一把将香扔在了地上,然后跪到蒲团之上,对着牌位磕了几个头,“仙家您神通广大,一定要救救殷会长家的儿子啊!他才十五六岁,弟子实在不忍心!”

  我说完以后,这仙堂之内就陷入了死寂,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得到似的。

  就在我以为胡九烨是真的不会插手此事的时候,突然从红布下面闪出一阵白光,闪得我眼都要瞎了,连忙伸出胳膊去遮挡。

  等我再放下胳膊的时候,就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个九尺男儿站在我的面前。

  他……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和我上次见他时一样,仍旧是那件水墨晕染的长袍,袍子上那金线绣制的竹叶就像是赋予了生命一般,栩栩如生。

  主要是这次我彻底看清了他的容貌,他就离我这么近,仅仅一步之遥。

  果真是面若冠玉,目若朗星啊!

  肤若凝脂胜过佳人,怎么会有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走吧!”

  他清冽语调将我的思绪猛然拉了回来。

  我连忙从地上起身,跟在他的身后,“仙家,我们去哪?”

  可是胡九烨从始至终连头都没回,只是说了一句:“去帮你完成接手医药堂后的第一单。”

  我屁颠屁颠的在身后跟着他去了前厅医药堂。

  他这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实则心肠还挺好。

  到了医药堂以后,殷会长似乎已经控制不住他儿子了。

  他儿子就像是抽风了一样,浑身发抖,且口吐黑沫。

  我见状立马用一根银针稳住了他的精神,然后才问身后的胡九烨,“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而这时还没等胡九烨说话,旁边的殷会长和他夫人就一脸吃惊的看着我。

  他夫人忍不住颤颤巍巍的问道:“你……你在和谁说话啊?”

  这时换我一脸懵了,难道他们看不到胡九烨吗?

  “他们看不到我,理论上仙家不是任何弟子都能看到的,凡人就更是没有机会。”

  胡九烨说完就去查看殷会长的儿子,也是掰开他的嘴查看嘴里的情况。

  而我则是跟殷会长夫妇解释,我是在和我的仙家说话。

  不是一般弟子能看见的?那我还不是也看见了!

  我也没有多想,只想着尽快搞清楚,殷会长的儿子嘴里长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胡九烨掰着殷会长儿子的嘴看了半天,最后他拧眉起身,像是思考着什么。

  我忍不住凑过去小声问道:“仙家,弟子可否知道这是什么邪病?”

  胡九烨低了低眼眸,声音温润且低沉的说了一句:“这是业障妖瘤!”

  业障妖瘤?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这时胡九烨就又接着解释:“这业障妖瘤通常都是极其凶恶之人才会染上,且无法根除,也就是刻在元神的东西,就像那童子命的一样,天生而至。”

  说着,他又低头打量椅子上奄奄一息的少年,有几分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只是这孩子才十几岁,怎么会生出业障妖瘤?”

  我见胡九烨一时半会也弄不清状况,所以就将这少年的情况说给了殷会长夫妇。

  殷会长一听,也是难以置信,但这时候他夫人却哭着说道:“我就说了这孩子平时非要杀蛇不好,结果真有报应了!造孽,造孽啊!”

  我和胡九烨同时注意到了这个重点,胡九烨对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去询问清楚。

  于是我在安抚好殷会长夫人的情绪之后,才从她嘴里得知,这他家儿子从小就喜欢杀蛇,又是家里独子,所以分外宠溺,几乎从他三岁开始整个乌枭镇的蛇都被他杀光了。

  但胡九烨说也不尽然是这个原因,兴许也跟前世因果沾染关系。

  “那……仙家,这可有解决之法?”

  对于胡九烨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感觉他就像是一块纯白的云彩,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是玷污他一般。

  “无解!”

  胡九烨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他,有些难以置信!

  他说无解?无解那折腾这么半天是干嘛呢?

  难道这十五六岁的少年,就放任他被妖瘤折磨至死吗?

  “弟子……”

  我刚要说些什么,就被胡九烨突然转身给打断了。

  “去找一个木头人,再搬一把椅子过来。”

  面对他突然的转身,尤其是带来的那阵阵清香,让我整个人都慌了,满满的雄性气息让我心里瞬间像小鹿乱撞一样。

  “温幼姝,你可听清楚了?”

  胡九烨再次出声,我才反应过来,连忙答应了一声,就转身往外跑,去准备他刚刚说的那些东西去了。

  至于殷会长夫妇,胡九烨让他们回家等着,没有允许不得擅自过来,否则将会害了他们儿子的性命。

  我将这些转述给殷会长以后,他们还算理智,也愿意看在老一辈的交情上信我一回。

  等我再把这些东西准备好的时候,殷会长的儿子已经吐了好多黑血了,顿时将医药堂搞得又脏又臭。

  “仙家,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现在我们怎么做?”

  我跑到胡九烨面前,询问他下一步的操作。

  “等到夜里子时,我们便开始给这少年换命!”

  ……

阅读全文
狐宠

狐宠

我叫温幼姝,爷爷曾任职过末代皇帝的太医,所以我们家也是中医世家。温家祖祖辈辈都供奉着一只本事极大,医术极其高明的狐仙,可我出生之后偏偏天生异象,每逢三月三,六月六,九月九都会下三场鹅毛大雪,爷爷打香求问狐仙指点迷津,那狐仙只说我八字全阴,命里犯煞,十岁之后断不可养在家中,所以我从小便是在学校寄宿,直到家中生变,一夜之间我家破人亡。但意外的是我却看到了那只神秘的狐仙,他长得面若冠玉,目若朗星,犹如画里走出的神仙一般,一眼便可以让人沉迷万年,也是他教会我什么叫心动。可他第一回见我时就声音冷冽的告诉我:“温幼姝

其它|兔子小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