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名门新妻
名门新妻

名门新妻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14:21:41

《名门新妻》以温玖歌 酆鸢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滴滴”微信提示音突然响起。喻队发来一段视频,附言:“人在AK手上,你想怎么处理?”玖歌点开视频,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分别被绑在椅子上。几个人的面容血肉模糊,想来是严刑逼供通通招了。这就是她想要的证据,AK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心思缜密,也绝对的冷血无情。玖歌一瞬间就有了想法,敲了一段文字回复:“喻队,麻烦您知会AK,人先关着我有用处。”“好的。”对方很快回复了信息。
展开全部

只是担心不是在乎

意外大过惊愕,更多的就是震惊。

玖歌从披风里挣脱了出来。

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竟然舍命救了无足轻重的她,她这是何德何能?

“你……”

情绪所致,她伸手去掀男人的面具,早已忘记了对方不可侵犯,只想看一眼她的救命恩人。

酆鸢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看过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最好不要自寻死路。”

“哦,对不起。”玖歌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连忙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

齐正轩的声音也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赶紧走,这里很可能发生二次爆炸。”

玖歌立马向他跑了过去,跟着齐正轩一起将哥哥搀扶到了车上。

温擎被放躺到了最后排的座椅上。

酆鸢上车,瞟了男人一眼。

同行的几位兄弟已经去抓人了,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光天化日的纵火杀人。

保姆车离开化工厂返回了京城,路走到一半,玖歌才想起来酆鸢,连忙询问:“正轩哥,二少呢?”

她有些紧张,语气格外迫切。

齐正轩瞟了酆鸢一眼,故意挖苦:“一个瘸子留下来只会添乱,我叫人送走了。”

不出意料,面具之下的男人送给他一道冷冽的眼神。

可惜,这会儿他毫无畏惧,又故意玩笑:“小玖歌,你好像很在乎他啊,你们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现在就只剩下医患关系了吧?

玖歌又莫名其妙的有些难受,随口敷衍:“他是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的,发生意外我是要负责任的,所以我才担心。”

“哦?只是担心?不是在乎?”

齐正轩八卦起来没人说得过他,势要刨根问到底的架势。

索性,玖歌直言:“我是他的医生,我当然也在乎他的身体状况。”

我是他的医生,只是医生这么简单!

酆鸢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或许是他自作多情了,原本就是一场合作,何必动什么感情?

一行人返回到京城已经凌晨一点。

玖歌联系了温擎的主治医师,保姆车来到人民医院,刘主任已经带着几名护士在住院部门口等着了。

温擎被抬下车直接送进了医院。

玖歌没有急于跟进去,站在车边跟车上的两位道了别:“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们,改天我再专程道谢,这么晚了你们早点回吧。”

“行了,你也赶紧进去吧,明天我们还会见面。”

齐正轩扫扫手,表现的很随意,实则早就看出来这两人不对头,想跟酆鸢聊聊。

玖歌见酆鸢没什么反应,也觉得自己多余,微微跟两人欠了欠身,便跑进了医院。

齐正轩目送她的背影消失,一本正经的看向了酆鸢:“说说吧,这什么情况?我可没见你愿意为哪个女人舍命,可是刚刚……然而,你们这关系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

“我答应护她一世,不过履行承诺罢了。”酆鸢轻描淡写的一回,摘掉了脸上的面具:“开车,送我回公寓。”

司机立刻踏下了油门。

齐正轩冷哼:“你可真伟大,把人娶回家就为了护她一世?”

“如何?你想娶她?”酆鸢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

那副冷淡薄情的样子,搞得齐正轩异常烦躁,没好气的怼回:“婚姻不是儿戏,你不能给人家幸福,就不该娶那个女人!”

酆鸢沉默,懒得解释。

齐正轩也不打算在说,干脆闭嘴。

车内的气氛一瞬间降至冰点。

人民医院,温擎已经被送进了病房。

小护士帮他做了简单消毒和清洁,冰凉的酒精擦拭着肌肤,男人的眼皮动了动。

小护士没有错过这一举动,惊呼出声:“刘主任,患者有苏醒迹象。”

“是吗?”刘主任急速来到床边,找出医用手电筒,检查了男人的瞳孔。

跟以往的状况截然不同,温擎果真有了苏醒的意识。

刘主任也兴奋不已:“通知CT室,给患者做进一步的检查。”

玖歌走进病房就听到这么一句,紧张兮兮的跑到了病床边:“刘主任,我哥他……”

“恭喜,功夫不负有心人,温擎很可能已经醒过来了。”

刘主任的笑脸,让玖歌红了眼眶。

晶莹剔透的泪水在眼圈里滚动,她激动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护士们不敢耽搁检查时间,推着温擎前往了CT室。

最后的诊断结果,令所有人喜极而泣。

温擎可能因为感受环境的变化,激发了求生欲。

他苏醒了,虽然不确定什么时间会真正醒来,却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

玖歌兴奋的一夜没合眼,守在病床旁边,小手紧紧地握着哥哥的大手。

很怕感知不到哥哥醒来的那一瞬间,也在给他传输力量,希望他能尽快醒来。

翌日上午十点,她终于困顿的趴在了病床上。

可惜眼睛还没阖上,病房大门就被人敲响了,紧接着景明从门外走了进来。

绅士儒雅的男人先一步打了招呼:“温小姐,二少让我来接您回家。”

玖歌立刻放开哥哥的手,站了起来:“我哥他……”

“二少吩咐,您哥哥一块带走,家里已经准备了医疗器械,完全满足您哥哥的日常所需。”

景明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堵住了她的话。

男人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一名身着护士服的看护人员从门外走了进来。

景明介绍:“这位是二少请的专业护理,把您哥哥交给她您可以放心。”

话落,两人便打开了病床的移动滑轮。

玖歌愣愣地站在原地,完全想不懂那个男人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难道只是因为那个承诺?

可这样是不是过分窝心了一点,她怎么承受得起?

“走吧,温小姐,二少在家里等您。”景明又知会了一声。

护工推着病床先一步离开了病房,玖歌不好意思拒绝酆鸢的好意,跟在了景明身后。

一行人离开医院并未返回酆家,直接前往了酆鸢在公司附近的公寓。

300平米的复式楼,装修的像个商务酒店。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停留在一楼大厅的落地窗边,貌似才刚刚醒来,周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

玖歌主动打了招呼:“二少,昨晚您还好吧?”

当面对峙

“你哥的房间在那里,先把人安顿好再说。”

酆鸢并没有回应玖歌的话,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房间。

“好。”玖歌点了点头,跟着护工一起将哥哥送进了房间。

室内设施堪比ICU病房,可见男人的用心。

自从母亲过世,除了她没有人对哥哥如此好过。

玖歌瞬间有些感动,抑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滴滴”微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喻队发来一段视频,附言:“人在AK手上,你想怎么处理?”

玖歌点开视频,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分别被绑在椅子上。

几个人的面容血肉模糊,想来是严刑逼供通通招了。

这就是她想要的证据,AK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心思缜密,也绝对的冷血无情。

玖歌一瞬间就有了想法,敲了一段文字回复:“喻队,麻烦您知会AK,人先关着我有用处。”

“好的。”对方很快回复了信息。

玖歌看了眼已经躺在大床上的哥哥,又看了看一旁非常专业的护理,踏踏实实的离开了房间。

酆鸢依然停留在落地窗边,她走到男人面前,小心翼翼的试探:“二少,能不能陪我去一下温瑾年家?”

“去换衣服,你的房间在楼上,二楼左手边第一间。”

男人都不问理由,冷冷清清的言语也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玖歌想多句嘴解释一下,可又觉得说多了可能会暴露AK,索性乖乖地跑上了楼梯。

二楼卧室,依旧是酒店式的装修风格。

她来到衣柜边,打开柜门,着实被惊讶到了。

一衣柜的孕妇装,从初夏的连衣裙到深冬的背带裤和羽绒衣。

那个男人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感动她啊。

再这样下去,她害怕舍不得走啊!

鼻头有些泛酸,她用双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巴,稳定了好一会儿的情绪,才拎出一件连衣裙穿到了身上,然后跑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待她返回到大厅,管家酆德守在楼梯口。

“少奶奶,少爷在等您用餐。”

“好。”玖歌跟随对方前往了餐厅。

六菜一汤的餐品已经摆在了长方形餐桌上。

酆鸢打量着她身上那件纯白色的孕妇裙,看起来平静又疏离:“还不错,很合身。”

这应该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状态,可玖歌莫名其妙的难受。

她稳了稳情绪,走到男人面前表达了感谢:“多谢二少的关心,让您破费了我很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命有多值钱你应该清楚。”男人淡漠的瞟她一眼,伸手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坐下吃饭。”

他说的没错,他的命有多值钱,不止她清楚,全城的人可能都知道。

他若倒下,酆氏也就倒了,整个京城经济都会受到影响。

玖歌没有多言,走上前,坐到了男人身边。

酆德走进来帮她盛了碗煲汤。

酆鸢随口一问:“待会儿我需要怎样配合你?”

他这话说到了重点,玖歌直言:“不瞒您说,我朋友调查到了绑架我哥的主谋,但是我不能吐露我朋友的信息给人家知道,所以想请二少帮我撑个场面。”

“你朋友,昨晚的那个男人,你对他……”

酆鸢也不知怎么就介意了朋友那两字,微微蹙起了眉头。

玖歌大概看出了什么,很迫切的解释:“我跟他是很普通的朋友,你别误会。”

一句话,莫名取悦了酆鸢。

男人没再追问什么,慢条斯理地喝起了煲汤。

玖歌也不想多说,担心会出卖齐正轩和AK。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了餐饭,司机将他们送去了温瑾年的别墅。

女佣打开别墅大门,看到来人冷脸开口:“你怎么来了?先生不是说不准你随便来这里吗?”

“真丑!”不等玖歌回应,酆鸢冷冷清清地瞟了女孩一眼。

小女佣好一阵尴尬,指着男人数落:“你太没礼貌了,哪有人像你这样子?”

“谁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苒的母亲听到他们的交流从大厅里走了过来。

看到酆鸢和玖歌,脚下又是一阵虚软:“二少,您怎么来了?”

“不欢迎?”

男人毫无情绪的瞟着对方,却让人不寒而栗。

苏安娜立马后退一步,配上笑脸:“欢迎,二少过来我们三生有幸。”

年近半百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永远改变不了狐狸精的本质。

酆鸢懒得再言语,抬眸瞟向了玖歌:“走吧,酆太太。”

这话像是给玖歌加油打气了一样,她挺直脊背,推着酆鸢走进了别墅。

欧式大沙发边,温瑾年、乔苒和萧廷,正在讨论婚宴的事情。

几个有说有笑,聊得不亦乐乎。

温瑾年最先看到了酆鸢的身影,霍然起身:“二少您怎么来了?”

自从那天得罪了酆鸢他就胆战心惊,万不敢再去招惹对方了。

酆鸢瞟了眼略显拘谨的乔苒,似笑非笑的扬起了嘴角:“你们一家人齐乐开怀,我昨晚却差点被连累致死,这反差让人很不舒服。”

乔苒心里咯噔一下。

昨晚那些人可没有跟她说看到了酆鸢,难不成他也去了化工厂?

如此想着,她瞟了眼玖歌。

玖歌撞上她的视线,在心里冷笑一声,看向温瑾年说:“温总,一年半以前你说我诬陷她们,一年半以后我想知道您还能怎么纵容她们。”

说着,她掏出手机打开了喻队发给她的视频。

听到那些人的指控,一屋子人都严肃了起来。

萧廷难以置信的盯上了乔苒。

女人好一阵紧张,矢口否认:“不是我,他们是诬陷我的。”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指着玖歌责问:“是你,你怪我抢走萧廷,故意报复我的对不对?温玖歌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坏?”

“我坏吗?我还有你们坏吗?”玖歌不卑不亢:“一年半以前,你们买凶想撞死我哥,当时你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个人收了钱就会替你们顶罪,我拿你们没办法……”

“我没有,你胡说!”乔苒强词夺理。

这件事让温瑾年和萧廷知道,绝对不是好事!

玖歌冷笑:“那就随你,昨晚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要我把他们请来跟你当面对峙?”

温玖歌, 酆鸢完本试读结束。

书錦少爷点评:

作者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名门新妻》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