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霸气萌宝:封少宠妻送上门
霸气萌宝:封少宠妻送上门

霸气萌宝:封少宠妻送上门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2:36:13

最新小说《霸气萌宝:封少宠妻送上门》主要内容为:小孩身上有种奶香奶香的味道,甜而不腻,好闻得不行。温时雨对这孩子没来由的喜欢,温柔笑道,“小团子,谢谢你刚刚帮了阿姨。”如果没有这小家伙,温时雨可能有理都说不清了。整整六百万,还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还清。结果小家伙倒不以为然,摇摇头,“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最讨厌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了。”温时雨听言,失笑,“你这么小,就懂得什么叫表里不一吗?”
展开全部

3-萌娃撑腰

温时雨当场慌了,她快速从地上爬起,捡起那把小提琴,想看看还有没有修复的余地。

没有了!

琴弦彻底崩断,就算是要修复,也不是这一时半会儿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温书雅!

温时雨怒目圆瞪,瞪向温书雅,斥道:“温书雅,你疯了吗!”

温书雅眨巴眼,装作无辜的样子,“温时雨,你好端端吼我做什么?刚刚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看路,不小心摔倒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温时雨气愤到极点,脸色无比难看,“你居然还狡辩?刚刚若不是你绊了我,我怎么可能会摔倒!”

如果没有温书雅那一下,这把琴,根本就不会被摔坏!

“谁绊你了,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温书雅洋装被冤枉了,“明明是你自己摔倒,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责任,休想拉我下水!”

两人的争吵,吸引了周围其他人的围观。

就在这时,岳东堂惊怒冲了过来,直接对这温时雨,就是一顿训斥,“温时雨,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你……你知道这琴有多珍贵吗?这把琴全世界可只有这一把,就算是倾家荡产你也赔不起!你真是疯了,才会把这琴给弄坏!”

岳东堂说话都有些哆嗦,又气又害怕。

温时雨面色惨白。

琴是在她手中摔坏的,她又没证据证明温书雅绊倒自己。

她只能向岳东堂求救,“团长,您帮帮我吧?”

“帮你,我怎么帮你?这可是几百万!你立刻去和封夫人道歉,求得她的原谅!看看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这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乐团是不会帮你负责的!”

岳东堂当即变了一副脸,生怕这事儿惹上身,恨不得立刻就和温时雨脱开关系。

这几百万,乐团可赔不起!

岳东堂严肃道:“另外,你也不需要再上台了,我们乐团不需要这么莽撞的乐手,今天表演结束以后,你就离开乐团吧!”

温时雨心里一怔,脸色越发苍白。

离开乐团?

不,这份收入对她来说非常重要,要是被开除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时雨连忙上前,放下面子,好声好色的请求,“团长,对不起,不小心弄坏了这把琴是我不对,我一定会好好改正,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开除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岳东堂做出不耐烦的样子,懒得和她多说,“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温时雨,你先跟我去找封夫人赔罪,看能不能求得原谅吧!”

说着,岳东堂就将温时雨往门口生拉硬拽。

身后,温书雅见到这一幕,不由幸灾乐祸起来。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没想到能让温时雨倒这么大的霉!

当下,她控制不住的扬起嘴角。

跟我斗?

温时雨,你还嫩了点!

就在这时,一道酷酷又奶声奶气的嗓音,在门外响起,“为什么是她去道歉,该道歉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听言,所有人眼睛往外看去。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一只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出现在了门口。

小男孩看起来,大约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背带裤和小皮鞋,让他看起来像个小绅士,贵族小公子。

“好可爱的小朋友!”

“哪里来的小可爱,太萌了吧。”

现场很多人都没见过这小孩,只觉得好可爱,都在打量着这孩子。

温时雨也看着这孩子,发自内心的觉得这孩子奶萌奶萌的,肉嘟嘟的小脸,模样格外精致,可爱极了。

尽管小家伙板着脸,表情非常冷酷,但那萌萌的固执的小表情,反而让人心都化了。

“你,才是应该道歉的那个。”

小男孩这时手指温书雅,眼神冷淡。

温书雅脸色一变,当即怒道:“哪儿来的小屁孩,胡说八道什么?琴摔坏了和我又没关系,我凭什么道歉?”

小家伙板着脸,有理有据的争论道:“因为是你绊倒了这位阿姨,才会摔坏琴的,我刚刚都看到了。”

听言,其余人纷纷看向温书雅,有些怀疑这女人话语的真实性了。

毕竟,小孩是不会撒谎的。

温书雅脸色当即一红一白,心虚的大声训斥,“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你家里人难道没有教过你,小孩子不能撒谎吗?简直没教养!”

“放肆!”

温书雅话音落下,小男孩身后出现两名保镖,冲着温书雅大声呵斥道:“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对我们小少爷这样说话!”

小少爷?

温书雅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

旁边的岳东堂,倒是一拍脑袋,猛地想起,这不就是封氏集团的小少爷吗!

这小祖宗,怎么会来这里?

岳东堂连忙迎上去,脸上充满谄笑,“小少爷,您怎么会到这里来?”

温书雅听言,面色剧变!

什么?

这小屁孩,居然是封家的小少爷,今天的寿星?

小家伙依旧板着脸,奶声奶气,但气势很足,“我刚好经过这里,不过我刚刚看的很清楚,就是这个女人,绊倒了这位漂亮阿姨。”

温时雨见这小家伙与自己并不相识,居然帮自己说话,不由面露善意。

温书雅却慌了,她又怕又笑的连忙解释,“小少爷,人说话都要讲究个证据,您这没证据的事情,可不能随口乱说。”

小家伙冷笑,板着小脸道:“谁说我没证据?”

话落,他拍拍手,门外立即进来一个拿着摄影机的摄影师。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冷冷对着屋内人道:“我是专门负责记录小少爷今日生日宴全程的负责人,刚才那一幕,我都拍下来了,你绊倒那位小姐是事实。要不,我把录像放给大家都看看?”

温书雅听言,心狠狠一沉!

她愤恨又恼怒的绷紧了脸,竟无言以对!

岳东堂不认识温书雅,这会儿见小少爷出来为温时雨说话,自然是护着温时雨,“你这人怎么回事?跑我们乐团来闹事,还陷害我们的员工!刚才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你立刻赔钱!否则这事儿没完。下了船,我立刻报警抓你!”

温书雅也慌了,“我也是不小心……”

话未说完,就被小宝贝打断,“这把琴可是我奶奶的宝贝,价值六百万!你,赔钱!”

轰!

温书雅面如死灰,如遭雷击!

4-抱抱

六百万?!

温家这些年,生意每况愈下。

六百万对于温书雅而言,也是个天文数字!

温书雅神色慌乱,连忙低头认错,“对不起小少爷,真的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这地方就这么点大,我哪儿能想到会绊倒她呢?”

“这把琴这么贵,我又怎么敢轻易把它弄坏呢!温时雨……你快帮我和小少爷说说好话!”

最后一句,竟是有点命令意味。

温时雨脸色比刚刚还要阴沉。

这女人,可真无耻啊!

陷害她倒是顺手拈来,现在居然还要她求情?

那可是六百万!

而且招惹的对象,还是封夫人!

惹怒了封家,别说是她,恐怕整个乐团都会彻底瓦解!

岳东堂怒不可遏,“你这女人还要不要脸?我告诉你,这事儿和时雨无关,别拉她下水。”

接着,又恭恭敬敬低下头,道:“小少爷,这事儿全是这个女人一个人所为,和我们乐团可没半点关系啊!”

乐团可还要靠封家崛起,万不可能被拖累了,岳东堂自然是拼命想撇清关系!

小家伙也就奶团子般大小,说话却老气横秋,他霸道的命令温书雅,“你做了坏事,就要跟漂亮阿姨道歉,你弄坏的琴,就要赔钱!”

语气不容置喙。

温书雅听后,赫然睁大眼睛!

道歉不算什么,可六百万!她哪里赔的起?

一时间,温书雅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居然在众人视线下,直挺挺倒了下去!

旁边立即一阵喧哗。

现场一度有点混乱。

小家伙看着这一幕,眼底露出一抹不屑。

这就不行了?

刚刚陷害人的时候,不是还挺嚣张的吗?

转头,小家伙对着身后保镖命令,“把人带下去,好好盯着她,让她还钱,不还就送去警局!”

“是。”

保镖领命,其中一个便大步上前,把温书雅拖了下去。

整个休息室内,顿时噤若寒蝉。

周围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心中暗叹,这小少爷,不愧是封家的人,一身冷酷劲儿,这么小就演绎的这么淋漓尽致!

小家伙倒没管他们怎么想,他转而看向温时雨,水灵剔透的童眸,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像在审视什么。

温时雨也盯着小孩,良久后,善意的微微一笑。

小孩长得唇红齿白,五官虽没长开,但已然十分精美俊秀,板着脸酷酷的样子,反而显得小家伙格外软萌,像是一只小奶包子,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抱起来咬上一口。

温时雨想,要是可以抱抱他就好了。

不料念头刚起,小家伙直接迈着小短腿来到了温时雨跟前,主动伸开了双手,“抱抱。”

嗯?

温时雨眼前一亮。

“漂亮阿姨,抱抱。”小家伙重申了一遍,稚嫩的声音,多少有几分撒娇意味。

温时雨轻轻一笑,哪舍得拒绝,连忙伸手抱起来了他。

小孩身上有种奶香奶香的味道,甜而不腻,好闻得不行。

温时雨对这孩子没来由的喜欢,温柔笑道,“小团子,谢谢你刚刚帮了阿姨。”

如果没有这小家伙,温时雨可能有理都说不清了。

整整六百万,还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还清。

结果小家伙倒不以为然,摇摇头,“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最讨厌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了。”

温时雨听言,失笑,“你这么小,就懂得什么叫表里不一吗?”

小家伙煞有介事的点头,“当然知道了,我小叔说过,一个人的表面和心里不一样,她就是表里不一。”

温时雨眼睛弯成小月亮,“还真知道呢,小宝贝可真厉害。”

听到温时雨的夸奖,小家伙脸蛋刷地红了,双眸神采奕奕起来,似乎很开心,小脸却又还在装酷,只是抿着嘴偷笑,可爱极了。

温时雨心生宠爱,忍不住轻轻捏他娇嫩的小脸,“你好可爱啊。”

正在这时,保镖上前提醒,“小少爷,寿宴快要开始,咱们得回去了,不然待会儿老爷夫人那边该着急了。”

小家伙闻言,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

又扭头,对温时雨吩咐,“看在我帮你的份上,你抱我去找爹地吧,我累了,不想走路。”

“啊?”

温时雨闻言,不禁有点迟疑,“可我还要准备表演,而且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我就抱着你去见你家长,这不太合适吧?”

小家伙却很固执,他认定了温时雨,坚持道:“谁说不合适,我说合适就合适,再说,阿姨的琴坏了,要怎么表演呢?”

“我奶奶那边还有珍藏的琴哦,你抱我过去,我再给你拿一把。”

小奶团子睁大灵动的眼睛,望着温时雨,等着温时雨答应似的。

温时雨唇角微扬,想想也是,刚刚那把琴被摔坏了,没琴该怎么表演?

于是,温时雨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小朋友点了点头,“好,那我陪你去。”

……

此时,晚宴会客厅休息室内。

封沉晔端坐在沙发上,身着剪裁合身黑色西装,修长双腿,被西裤包裹得禁欲高贵。

漆黑摄人的冰眸中,透出灭世的高贵与冷酷,五官轮廓深邃,有如上帝的鬼斧神工。

强大而冷酷的气场,从他身上不断外放。

而他跟前,正站着哭丧着脸封家二少——封沉瑾。

封沉瑾感觉站在一座冰山前,浑身冷飕飕的。

他硬着头皮,战战兢兢道:“哥,我已经让人去找了,宝儿肯定不会有事的!这整艘游轮都是咱们家的,谁也没那胆子动他的!”

封沉晔冷睇了亲弟弟一眼,很是嫌弃,冷冰冰道:“最好是这样,要是宝儿出事,我要你狗命!”

封沉瑾当场打了个寒噤,浑身哆嗦。

结果还没哆嗦完,耳朵就被封夫人——裴心仪给拎了起来。

裴心仪大声怒斥,“你这小蠢货,整天就知道在外面撩拨女孩子,方才就让你腾出那么一会儿功夫,看着小侄子,你居然还能把那么点大的人看丢!说说你还能干什么?啊?小兔崽子,我告诉你,要是今天宝儿掉了一根汗毛,我扒了你的皮!”

温时雨, 封沉晔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陶宁呀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