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9 12:30:35

小说《贺少在上,医妻难逃》主要讲的是:贺寒天才28岁,有她这么大的侄女,那还不见鬼了!眼看这辆车已经引来无数学生的驻足,江若匆匆跟黎霓道别后拉开车门上去催促袁斌快走。出了校门后,江若气恼道:“袁助理,你开着这样的车来接我,让我怎么隐瞒我和贺少的关系啊?!”袁斌一脸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可是贺总的车都是这样的,要不我回头跟贺总申请一下,买辆普通的车来接送你?”“不用了。”江若忙谢绝他的好意,她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惹恼贺寒天,“我坐公交车就好。”
展开全部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你抱上谁的大腿了

江若明白,莫允笙是在失望什么,医生在手术中要细心再细心,因为一个小小失误就很可能令病人丧命,她今天幸运,只是不小心划破谢雨霏的手心,如果是划破病人某个重要的器官,那可就不是挨处分的事了。

“对不起,教授……”事到如今,江若愿意接受一切处分。

莫允笙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后,对丁思琪道:“这件事我是会通知训导处的,但在那之前,我要先查看教室里的监控,如果证明江若是故意划破谢雨霏的手,这个处分自然免不的,公平起见,丁思琪,你和一起去查看监控吧。”

丁思琪的眼神顿时闪烁起来,她低头望向谢雨霏,语气全没刚才的理直气壮,“这个嘛……还是由雨霏决定要不要报训导处吧,毕竟……受伤的是她……”

身为系花的谢雨霏一向以温婉大方待人出名,她抬起头,望着莫允笙,含泪一笑:“莫老师,报训导处就不必了,我相信江若不是故意的,而且,江若是我们班最有可能考上研究生的,我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不顾及我们班的荣誉。”

“切!”黎霓一脸鄙夷,阴阳怪调起来:“谢雨霏同学真是又宽宏,又大量,又会顾全大局啊!”

江若这次没有阻止黎霓,因为她发现了,谢雨霏之所以不同意上报训导处,是担心调出监控看到对她自身不利的事。

今天的事,给她好好上了一课,三天前,她和谢雨霏还是好同学,好闺蜜,可三天之后,为了一个男人,一个名额,竟然全变了,人心真是可怕。

好在,黎霓不是这样的人,还有莫允笙,他实在是太英明了,不愧是她的偶像。

谢雨霏和丁思琪离去后,莫允笙严厉看着江若和黎霓,“以后再不专心,你们俩都别上我的解剖课了,因为早晚会出大事。”

江若连忙点头,“对不起莫老师,下次不会了。”

黎霓不知好赖地嘟嚷着:“啊,这么一来,我岂不是不可以在上课时一直看莫老师了?”

“你说什么?!”

在莫允笙板着脸质吼黎霓时,江若急忙拉起黎霓,“莫老师,您别理她,她犯病了,我这就带她回去治病!”

说完,她拖着黎霓火速逃离医务室。

黎霓还不解地责备江若:“若若,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哪有病啊?”

“花痴病和相思病晚期,你没药救了!”出了教学大楼后,江若才放开她的手,“黎霓,你喜欢莫老师的事,已经到了全班无人不知的地步了,你再这样下去,还想毕业吗?”

黎霓双手捧着下巴,笑得跟朵太阳花似的,“毕不了业正好,那样我就能永远看到我的小莫莫……”

江若鸡皮疙瘩掉了一定地,莫允笙虽然三十不到,但小莫莫这个称呼和他完全不搭好不好。

无奈地望了望天后,江若拉着黎霓往宿舍走去。

当看到一辆眼熟的车子停在女生宿舍楼下,江若的心跳猛地加快起来。

她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车旁走过去,哪知,驾驶座的车窗放下,袁斌叫住了她:“江小姐,我来接你放学。”

江若的心顿时跌入谷底,她明明说好自己会回去的,贺寒天要不要这么不信任她啊?!

“我—靠!全球只有七辆的Lykan hypersport的狼崽跑车来接你放学,江若同学,你……你是抱上谁的大腿了?!”

黎霓人生两大爱好,一爱莫允笙,二爱收集各种豪车模型,今天让她看到一辆豪车中的极品,她惊讶之余,足足绕着车眼馋了一圈。

江若嘴角抽了抽:“什么抱大腿,你别乱说,这……这是我一个远方叔叔家的车。”

袁斌双眼一愣,显然是被她口中的“远方叔叔”惊讶到了。

贺寒天才28岁,有她这么大的侄女,那还不见鬼了!

眼看这辆车已经引来无数学生的驻足,江若匆匆跟黎霓道别后拉开车门上去催促袁斌快走。

出了校门后,江若气恼道:“袁助理,你开着这样的车来接我,让我怎么隐瞒我和贺少的关系啊?!”

袁斌一脸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可是贺总的车都是这样的,要不我回头跟贺总申请一下,买辆普通的车来接送你?”

“不用了。”江若忙谢绝他的好意,她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惹恼贺寒天,“我坐公交车就好。”

袁斌:“可是江小姐,没有公交车到星海澜山。”

“星海澜山?”江若头一次听说这个地方。

袁斌轻咳一声:“就是贺家,贺总今天出院了,从今以后,江小姐和贺总一起住在星海澜山。”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达摩十八针的传人

江若眼神慌乱起来,她最怕去陌生的环境了,本以为贺寒天还要住院一段时间,哪知道,他这么快就出院了。

星海澜山,光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贺家的一定很大,而且,人也一定很多,到时候,她这个瘸子还不知道要受多少人的奚落。

半小时后,江若站在偌大的星海澜山门口,光看门的保镖,就足足站了两排。

她跟在袁斌的后面才进客厅,就听见和贺老太太的声音:“回家来也好,省的谭家那个丫头去医院烦你,对了,听袁斌说,江若那个瘸丫头会达摩十八针,是真的吗?”

真皮沙发上的贺寒天这时已经看到了江若,他展开手里的报纸,漫不经心地回答老太太:“她回来了,您问她吧。”

贺家二老同时望向江若。

江若只觉得压力山大,之前在医院,为了保住爸爸和哥哥,她不得不说自己会达摩十八针,实际上,她只会达摩前九针,后九针失传已久,就连精通中医多年的素姨都不会。

而且,后九针才是治疗贺寒天的关键,如今大话说出去了,江若要是改口说自己会的不全,她的脑浆一定会当场染红脚下这块米白色地毯。

“丫头,你真的会达摩十八针?”贺老爷子的语气明显比之前在医院时客气多了。

江若点了点头,“嗯,但是……我没有临床治疗的经验,可能……可能没那么快治好贺少的病……”

她现在能做的,也就是靠着那前九针给贺寒天续命,然后听天由命。

贺老爷子顿时激动不已,“好!太好了!我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贺家寻找达摩十八针的传人寻找了近三十年,想不到孙媳妇竟然就是我们要找的人,真是缘分啊!”

江若:“……”

缘分?是孽缘才对吧,命不绝贺寒天,可是绝她呀!

贺老太太虽然对一这消息也赶到高兴,可她没全信江若,“你倒是说说,你跟什么人学的达摩十八针,要是敢骗我们贺家,你知道后果的。”

“我没有骗人!”江若忙道:“我是跟临国中医世家的白家大小姐白素学的中医,达摩十八针就是她教我的!”

“白素……”贺老太太很快记起了这个女神医,“哦,原来是她。之前我还恨寒天生不逢时,女神医白素一双眼睛看不见了,不能为他扎针治疗,没想到,白素竟然有个徒弟。”

见自己应该是过这关了,江若长长吁了口气,当抬起头见贺寒天没在看报纸,而是在盯着她看时,她匆忙低下头,生怕被他看出自己在心虚。

贺寒天放下报纸站起身来,“爷爷奶奶这下放心了吧,我上楼去了。”

说完,他便离开了客厅。

贺老太太见江若还傻站着,就皱眉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丈夫累了一天,你还不赶紧去服侍他,别以为你会达摩十八针就可以拿乔了,我告诉你,你充其量只是我们家花两百万买来的佣人,知道吗?”

江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两百万,她一个子儿没见,想想真是不甘心,以她母亲的德行,估计一分钱都不会用在父亲的身上。

可怜的父亲,如今被贺家那么一闹,以后怕是再也不能回医院上班了,他赚不了钱,母亲一定会更看不起他的。

江若想着父亲的处境,不知不觉跟着贺寒天走到了他的卧房门口。

贺寒天突然停下脚步,她没注意,冷不丁的一头撞在他的背上。

江若, 贺寒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贺少在上,医妻难逃》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