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北王战刀
北王战刀

北王战刀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4 10:25:11

《北王战刀》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宁北淡笑:“奶奶,不用担心!”“有你在,奶奶自然不担心,只是有些心酸,当年咱们苏家在汴京也是首屈一指,可恨咱们苏家男儿不争气,连份家业都守不住,多是平庸之辈,将来我老去,愧对你苏爷爷啊!”苏老太太看向苏清昊等人,一副恨其不争气的样子。宁北在旁安慰老太太,对张中原他们点头示意。有些事情,该让苏家这群纨绔子弟涨涨教训,有些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展开全部

北王战刀第5章试读

张中原退居身后,心中余怒未消。

在他眼中,宁北何等身份,现在荣归故里,反受苏家人的折辱。

要是华北猛虎慕臣在这里,势必严惩这些苏家小辈。

眼下因为苏老太太发火,苏清昊等小辈,不敢再提把宁北赶出去。

苏老太太慈爱道:“小北,今后你就住在苏家,清荷居住的别墅有三层,一层是客厅,二层是你们起居室,三楼是杂物间。”

“奶奶!”苏清荷脸蛋红扑扑,少女的娇羞让她直跺小脚。

她和宁北除了小时候见过面,十三年来没有联系。

现在都长大成人,彼此都不了解,怎么一见面就能住在一起。

苏清昊皱眉:“奶奶,这桩婚事我建议再考虑下!”

苏家小辈的力阻,让苏清荷露出浅浅笑意,让她冷不丁接受一个陌生男子,还要成为她苏清荷的丈夫。

她才不愿意呢!

宁北淡笑:“奶奶,既然清荷不愿意,这桩婚事便算了,我可以把她当妹妹看待!”

“小北!”苏老太太一惊。

苏清荷开心说:“好啊!”

宁北溺爱道:“男方退婚,对清荷名声不好,今后她在汴京怕是抬不起头来,明天苏家写退婚文书,我来签字!”

“算你识趣!”苏清昊冷笑着。

苏清荷有些不好意思:“这样的话,那你不就在汴京抬不起头了?”

“无妨!”宁北说过护她一生,一句承诺便是一生!

可张中原再也无法忍下去。

他愠怒:“女方退婚?何止是抬不起头来!”

“好一个苏家,好一个女方退婚,你们苏家大可退婚试试,敢退,今晚便敢有人夷平你苏家满门!”

张中原终究是怒了。

眼前这些人,得寸进尺有些过分!

宁北在北境,两袖清风,被北境百万将士视为信仰。

辱宁北,便是辱我北境百万黑甲精锐,便是辱当今天下五大指挥使!

这份耻辱,势必血洗。

苏家女方敢退婚,华南指挥使吕归一,绰号灵剑,便敢夜袭千里屠了他苏家!

灵剑吕归一,当代剑道奇才,年纪同宁北这般,年少成名,性格天生冷漠,曾经相随宁北身边,被誉为镇北王身边最可怕的禁卫!

若是吕归一知晓宁北在这里受辱,他持剑,纵然是中原战刀张中原和华北虎慕臣联手,也拦不住他!

张中原的话,激怒了苏家年轻一辈。

年轻人多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之辈。

苏清昊冷喝:“你算什么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放言灭我苏家,谁给你的勇气!”

“放肆!”苏老太太盛怒训斥。

张中原眼神冷冽:“我算什么东西?华中指挥使张中原,灭你苏家可够?!”

“华北指挥使慕臣,灭你苏家可够?”

苏家大门口,出现黑衣劲装青年,正是慕臣阔步走来,身后千人黑衣冷峻男子,面戴黑巾,腰间佩戴黑金战刀!

现代社会,热兵器时代,佩戴冷兵器很吃亏?

恐怕不见得!

对于武者而言,热兵器枪械虽然有威慑力,可近距离十米内,面对武者,你连瞄准的时间都不会有!

别低估特别行动组的成员,他们存在历史时间极长,上承唐明锦衣卫时代,下承今天。

处理的事情,全部非自然灵异事件。

在苏家人愣神当中,来自南方传来一道冷漠无情声音:“华南指挥使吕归一,灭你苏家可够?”

一袭青衣吕归一,双手抱着剑鞘,从远方边际漫步而到。

来自西方传来一道淡然男声:“华西指挥使郭白枫,灭你苏家可够?”

身高七尺的男子,俊逸脸颊挂着淡然如风的笑意,黑色披风舞动,自西方而来。

西陵侯郭白枫,很邪性的家伙,心智近乎于妖!

此刻,天下五大指挥使,已到四位!

华东指挥使没来,宁北清楚原因,但慕臣没走,一直悄悄率人在暗中,倒是出乎宁北意料之外。

苏清昊等人,全部愕然。

在他们惊愕中,灵剑吕归一抱拳:“吕归一恭迎镇北王归来!”

“郭白枫恭迎镇北王归来!”

西陵侯郭白枫,弯腰拱手。

慕臣咧嘴傻笑,丝毫不提他为啥不走的事情。

宁北和他们都是熟人,彼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唯有苏清昊等人,头皮发麻,不明白宁北当年狼狈离京十三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苏清昊这些小辈,接触不到特别行动组这个层次。

只有苏老太太这些老辈人,才知道今天到来的四大指挥使,有多么可怕!

慕臣轻声:“你们苏家很厉害,汴京七大豪门势力很大?”

“今日我们四位灭你苏家,可够?”

一声询问,震慑苏家所有人不敢说话。

这几位不论是谁打个喷嚏,都足够整个汴京发生大地震。

五大指挥使到了四位,如今立于苏家,一旦消息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想要过来巴结。

张清昊低沉询问:“你们究竟是谁?”

“我名吕归一,一句话可封你汴京十年,你觉得如何?”吕归一轻声看去。

苏清昊目光惊悚,意识到今天不是惹到惊天大人物,就是惹到了疯子。

一句话封锁汴京十年,不是针对苏家一个,而是针对汴京整座古城,五百万人!

敢说出这种话,苏清昊本能认为这是一群疯子。

“说大话谁不会!”油头粉面的青年,叫苏成业,就是他第一眼认出宁北的。

宁北悠然记得,苏成业小时候是个鼻涕娃,邋邋遢遢的,有次被他推进茅坑里,被大人捞出来后一个劲的打饱嗝。

那时候的宁北,可是宁家嫡长子!

论身份,出生后便意味着有亿万家产等着继承。

后来宁家内争,宁北一脉惨败,被当今宁家三位当家人赶尽杀绝,母亲带着七岁的宁北,连夜逃出宁家。

可在路上遭到截杀,表面看似车祸,可明眼人看出这是苏家三位当家人意欲赶尽杀绝。

还是苏老太太出面,保住当初七岁的宁北,导致苏家和宁家那几年关系恶化,为今日苏家的衰败埋下苦果。

苏成业一句话,引得苏清昊镇定下来。

最起码,他知道在汴京市,就算七豪门联手,也没谁有胆量放话一句话封锁汴京十年。

苏老太太暗叹,没想到苏家这代人一个成器都没有。

但凡明眼人都能看出,吕归一这些人都是惊天大人物,是他们惹得起的?

宁北淡笑:“奶奶,不用担心!”

“有你在,奶奶自然不担心,只是有些心酸,当年咱们苏家在汴京也是首屈一指,可恨咱们苏家男儿不争气,连份家业都守不住,多是平庸之辈,将来我老去,愧对你苏爷爷啊!”

苏老太太看向苏清昊等人,一副恨其不争气的样子。

北王战刀第6章试读

宁北在旁安慰老太太,对张中原他们点头示意。

有些事情,该让苏家这群纨绔子弟涨涨教训,有些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宁北更想借此看一下,苏家遇到了什么困难,到时候自然要出手相帮。

随着苏成业一句话,挑衅了整整四位指挥使!

张中原转身黑衣舞动,手腕上面的黑色腕表,富有现代科技气息。

这是特别行动组上到组长,下到编外成员,人人都需要佩戴的通讯器,通过总组那边可以三秒内锁定自身位置。

可以进行影像传输,视频投射,语音交流等一切!

同样这种腕表通讯器,张中原都是用来下发命令。

张中原开启腕表,浮现方正投射屏,另一端赫然是华中总组的办公大厦。

这一层办公楼,足有上千平方,七十人全部起立,凝声道:“指挥使!”

“发布A1警戒令!”

张中原大手一挥。

办公大厦中的七十余人,皆是面色惊骇。

有位妖娆少妇惊恐说:“指挥使,真要发布A1警戒令?要知道这可……”

“我的命令,还需要再重复一遍?”

张中原冷眼瞥去。

妖娆少妇脸色煞白,连连低头有几分委屈:“轻柔不敢!”

“A1级警戒令一旦开启,中原三省七十二市,都将进入戒严状态,这条命令不会在普通人间流传,可七十二市各地特别行动组,都将进入待命状态!”

郭白枫轻声一笑。

慕臣玩味道:“A1警戒令,玩的有些大啊!”

“咦,慕指挥使?”妖娆少妇陈轻柔暗惊。

没想到前华北指挥使慕臣,竟然也到了!

郭白枫淡笑:“小轻柔,怎么没认出我?”

“华西指挥使郭白枫大人?!”

陈轻柔目光呆滞。

西陵侯,郭白枫他竟然也到了。

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

惹得三位指挥使,竟然齐聚中原。

张中原冷哼:“没大没小,吕归一也到了!”

“华中总组,陈轻柔见过吕归一指挥使!”

陈轻柔脸色发白,通过视频投射,清楚看到旁边的吕归一!

华南指挥使,灵剑吕归一,传闻天下没人见过他出手,但凡见过他出剑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更有传闻,纵然是她华中总组的总组长张中原,和华北虎慕臣联手,也拦不住吕归一!

更有传闻,吕归一出身于北境,当年力压各地指挥使!

五大指挥使若分高低,他吕归一当执牛耳!

可让陈轻柔心中疑惑的是,在吕归一旁边那位布衣少年是谁?

最起码,陈轻柔感觉到,威慑天下的灵剑吕归一,似乎有些怕那位布衣少年!

张中原皱眉:“A1级警戒令下发,立即去办!”

“是!”陈轻柔意识到,天下四大指挥使齐聚汴京。

这汴京的天,恐怕要变了。

可笑的是苏清昊这些年轻人,不明所以,压根没听说过特别行动组。

唯独宁北淡笑:“这件事止步于汴京,A1级警戒令一旦下发,波及中原三省,范围太广,华中总组已有五十年没下发过A1级警戒令,算了!”

宁北一开口,四位指挥使全部不敢吭声。

这便是北境霸王的威严!

陈轻柔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话。

最起码,她是华中总组的人,该听张中原的命令。

谁知陈轻柔的犹豫,换来了中原战刀张中原的怒火,低吼:“你没听清楚,按照他说的做,这种犹豫,今后再让我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递交辞呈!”

办公大厦七十余人,全部傻眼。

这布衣青年是谁啊?

陈轻柔壮着胆子:“指挥使,他是谁啊?”

“布衣!”

张中原掐断通讯,内心是觉得丢人。

最起码,宁北在旁边站着,还有三位同名的指挥使,麾下这些人的表现,在张中原眼中已经有些不堪。

在那座灯火通明的办公大厦中。

陈轻柔疑惑般的自言自语:“布衣?没听说过……不对,是他!”

陈轻柔俏目透着震惊,连同整个办公大厦鸦雀无声。

七十余人全部目光惊骇,各自看向对方,眼神中的震惊还有那么一抹恐惧,根本难以遮掩!

纵观全球,谁敢自称布衣?

唯有他!

北境霸王,那个堪称人间封神的男子。

只有他,一代镇北王,北境皆是他的传奇,十七岁而封王,满身皆是荣耀。

陈轻柔颤声说:“也怕是只有他,才能惊动四大指挥使迎接!”

“陈姐,他是谁啊?”旁边新来的小年轻。

坐在椅子上的沧桑大叔,低沉说:“镇北王,宁北!”

“是他!”

小年轻手一哆嗦,压低嗓音说:“我上周整理密档,大厦第九层存放的档案,全部都是关于他的!”

“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能去第九层查阅档案!”陈轻柔眼神犀利几分。

小年轻连忙解释:“我上周调到档案科,清点所有档案,第九层到处是灰尘,有些档案袋破了我整理后才看到的!”

小年轻不得不解释,否则后果有他受的。

陈轻柔瞪了他一眼,在这里做事,有些话不能乱说,就算看到了一个字也不准外泄。

她留着干练短发,轻喝:“即可对汴京市发布A1级警戒令!”

……

A1级警戒令下发,对汴京市无疑是震动。

整个汴京市,本地特别行动组接到A1级警戒令,其组长萧远山整个人都懵了。

A1级警戒令啊!

在汴京东部的萧远山惊怒道:“召回所有组内成员,A1级警戒令!”

“什么?组长,是不是命令下发错了!”

旁边三位副组长面色狂变。

由不得他们不质疑,A1级警戒令五十年没有出现过,唯一一次出现的是五十一年前。

那是1969年8月中旬,正值炎夏,也是中原区域,是在小黄庄。

那一次事件,至今没有揭露!

究竟遇到了什么东西,至今没有明说。

可那一次,汴京市、洛城、南市等十八个特别行动组成员,全部在那一次事件中丧生。

可见A1级警戒令,有多恐怖!

萧远山面色低沉:“总组张指挥使亲自下发的命令,不会有错,A1令出现,封锁汴京!”

“多久?”有人声音隐颤。

萧远山声音嘶哑:“A1令在一日,便封锁一日,警戒令不解除,便永久封锁!”

宁北, 苏清荷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是用心去写《北王战刀》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