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斩尽春风故人归
斩尽春风故人归

斩尽春风故人归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10:35:40

《斩尽春风故人归》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为大家带来了忍冬 白沚溯的故事:“对了,小妖物,你叫什么,应该得有个名字吧?”萧莞尔坐下身子,靠着子风藤而坐,睁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子风藤瞧。子风藤一愣,她好像真的没什么名字,从有了意识开始,就被人一直叫废物来着。不过犹豫了下它还是坚定的摇摇头。“我没有名字。”萧莞尔闻言,笑的不见眼,“那就叫忍冬吧。”忍冬?子风藤一愣,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随后便是清雅的女音传出,“恩,那就叫忍冬。”
展开全部

尘起缘时

上古之期,自盘古开天辟地,横纵二切分离天与地时,昏暗混沌的时空方才融合出迥然光辉。只一瞬,万物亘古不变开始碎裂,旋转,乃至分离。原本阴沉魑魅的环境因着横纵之切而迸然而出,孕育出苍穹神兽,栖息于被后人称为中山神之上,盘亘久居,终而不出。为首则是麒麟、白泽、凤凰、烛龙等,辅之四凶兽为穷奇、饕餮、梼杌和混沌。中山神终日奇兽嘶吼,接连天地风起云涌,后而得天帝相助,平息其怨,封锁于山,浩浩汤汤,不计其年。

后世女娲造人,天地一派祥和,早已不是初开天辟地之日。山水河流,草木繁茂,郁葱山林间飘荡不知名的烟雾,而后销声匿迹。有幸者,目睹中山神之上虚无缥缈身影,状如盘龙,蜿蜒曲折至山上,其麟光闪亮丽,视为吉。天帝视之,以之中山神奇兽有悔悟之心,助民安乐,遂亲自下凡解封,凡有功绩者一律赏,一时间,人声鼎沸。钦赐麒麟、白泽等专属封地,潜心禅修,早日扶摇直上。

奈何亦有顽固不化者,私自叛逃者,天帝命雷神、共工抓捕,肆意反抗者,乃形神全灭,是以当时,数以穷计奇兽化为乌有。幸运逃脱者则至深渊之地,攀附而立,日益壮大。

往后数百年,神兽之战此起彼伏,所幸上古之际留存以妖兽宝珠,命以碎玉之名,用以抵挡灾祸,后夸父力战群兽,勉强胜之,弥留收回之际,宝珠消失,不见踪迹。当世之际存留十大神器,碎玉珠为之一,最为神秘。

后续百年,求仙问道之人层出不穷。偶天,忽而霞光万丈,坠落于太白山上,连绵群山五彩斑斓,萦绕神秘光晕,乃为天恩。当夜便腾空而至几人,身披紫霞脚踩风云,落于太白山,至此,仙山由此而成,来来往往,人流络绎不绝。奈何,真心求仙问道之人寥寥数几,与之道路,惨兮,惨兮。

萧府大宅

“半常绿藤本,幼枝洁红褐色,密被黄褐色、开展的硬直糙毛、腺毛和短柔毛,下部常无毛。总花梗通常单生于小枝上部叶腋,与叶柄等长或稍较短,稍长于唇瓣,很少近等长,外被多少倒生的开展或半开展糙毛和长腺毛,上唇裂片顶端钝形,下唇带状而反曲,果实、、恩、、果实、、”一身藕粉色女童手里捧着厚厚书一副振振有词的模样,时不时颦蹙起娇俏的眉头,眼光灼灼的盯着书本上的字,末了才将视线转回面前一片茂盛中。

忽的,她扑闪着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抽空出一只手,摸了摸面前还不及自己高的矮小灌木,若有所思道:“难道这是铁树银钱?”说着还再伸手试探性的摸摸面前灌木的枝叶,罢了才摇摇头,“不对不对,它没有倒刺,那是个什么植物?”

轻柔的一股风吹过,眼前的灌木被风吹的摇摇晃晃,纤长繁密的枝叶在女童脸上抚了抚,像是有了温度一般。女童抬眸,不知怎的,方才吹过风之时,她好像听到了一阵低低娇笑,恍若是个小姑娘。

“谁在那边!”女童谨慎的后退一步,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四周,如临大敌的样子煞是可爱。许是慌张,手里的书竟然丢到了一边去,稀稀落落的卷着边儿,滚落到了一边。

“哈哈哈哈、、、”不知何处,骤然传来一阵明亮的笑音,许是再也忍不住了,便这般放声大笑。

女童闻声,吓得脸色一白,也不顾及什么,赶紧再后退几步,“什么人!这样装神弄鬼!小心我爹爹来收拾你!”

“啊?哈哈哈、、、”那声音似乎并未因为女童的威胁而消失,相反的,笑声越演越烈,仿佛是一个人笑过了劲儿,有些岔气的声音。就在女童害怕的想要脚底抹油之时,突然一道轻盈的声音传出,“方才不是还胆子大的摸我吗?这会儿倒是不敢跟我说话了!”

女童一阵愣神,眼睛一扫,这才注意到面前的低矮灌木摇摇晃晃,声音似乎是从它那里发出来的。到底是小孩子,好奇心作祟,她壮着胆子朝灌木走了几步,试探性的开口,“是你?你,你会说话?”

那灌木又笑出了声音,不断晃动着自己的身子,“是我是我是我,难得有人能注意到我,往常这里只有我自己,无聊的紧呢!”说着她伸出枝叶勾住女童的衣襟,迫使女童朝她走几步,便继续开口道:“小丫头,你是哪来的?”

女童咬咬唇,还是有些惧怕,虽说她萧家世代修仙,可她毕竟是第一次碰到植物说了话,恩,换句话说,那就是第一次碰到妖物,若是这妖物起了歹心,那她小命不就玩完了吗?女童眼睛酝酿了点点泪花,早知道她就不趁着爹爹闭关偷偷跑到禁地来了。

“你怎么不说话?”灌木也不恼,好脾气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女童犹豫了一下,扎着丸子髻的脑袋也跟着摇摇晃晃,“这里是我家,我有什么不能来的?”说着不知哪来的勇气,伸手拽下禁锢自己衣襟的纸条,随即后退好几步,有些恼火,“你这妖物,快快离去!不然我叫我爹爹收了你!”

“哎呦!”灌木压抑的发出一声怪叫,声音跟着委屈,“你们凡人真是好粗鲁,人家好心好意的跟你聊聊天,你竟然出手伤我!”嚷嚷完,竟不由分说的哭了起来,叶子都跟着哗啦啦的响动。

女童慌了,她可是第一次见到妖物,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若是爹爹在身边,哪怕哥哥在身边也是好的。她小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袖子,眉头皱了皱才再次靠近那个灌木,“爹爹说了,妖物都是会害人的,我不能离你太近。”

“我是好人家的妖怪!”灌木不服气的顶回去,“谁说妖物就是坏的,也有像我一样单纯善良的好不好!”

“你乱说。”女童打断它的话,“妖物就是妖物,哪有什么好坏之说。”

灌木在那里摇头摆尾,“怎么不是?好歹我也是天地之灵,之前柳树爷爷说了,我们都是天帝创造出来的,有天帝保护,不害人那就是好妖!”说着它突然伸出一条藤蔓,在枝条边缘用力的开了朵小花,然后便传出她笑嘻嘻的声音,“你看你看,我还会开花呢!”

女童没回答,依旧是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灌木,盯着它开出的小花看了半天,突然想起自己到这里的目的,随即一拍手,“啊!这花我好像在那里见过!铁树银钱?”

“啪”的一声,许是灌木有些恼怒,轻轻的抽了女童一枝条。

“什么铁树银钱!我明明是子风藤!”

女童根本没被打疼,注意力专注的看着面前的小花,突然笑出了声,“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子风藤的,我还以为是我要找的铁树银钱呢!”说着随手将灌木开出的花摘了下来,果真又听到那灌木哎呦的一声,她不解的眨眨眼,“你很疼吗?”

“我当然疼了!”灌木委屈的说道,“把你头发扯下来一把,你说你会不会疼!”

女童立即挂上歉疚的表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不会疼呢!”

“罢了罢了,原谅你这次。”子风藤示好的摇晃着自己的枝条,“你能跟我说话,我就很高兴了!”

“你都不跟其他人,啊,不,其他妖物说话的吗?”女童不再害怕,她感觉不到面前妖物的恶意,索性坐在子风藤身边,不解的眨巴眨巴眼睛。

子风藤沉默了一会儿,“它们都笑话我没用,这么多年只会开花,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更不用说幻化人体了。”它有些落寞,“我的灵识开启的也很晚,同胞姐妹早就抛下我走了。如果可以,我才不想在这里一直呆着。”

“你是说,你都没有出去过的吗?”女童不可思议的张开嘴巴,“一直在这里?”

子风藤摇摆了几下叶子算是回应。

“好可怜。”女童惋惜的叹了口气,“你要是能出去就哈了、、、”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她没控制力道,捏住子风藤可怜的枝叶,“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让你离开这里了!”

子风藤痛的一阵瑟缩,这凡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什么方法、、”子风藤懊恼的用不存在的眼睛瞪了女童一眼。

女童笑眯眯的点了点手里刚刚摘下的那朵子风藤花,笑道,“我把你挖出来不就得了!然后种在我的院子里!”

“什么!”若是有人的面孔,子风藤必然是一张脸都绿了,“不行不行,你将我挖出来,那不是要了我的命!现在的我只是有了灵识而已,根本就离不开土壤,你这是救我还是害我?”

女童依旧是笑眯眯的,当下手已经开始摆弄了起来,“你不要怕嘛,我会很小心很小心的,将土一起弄出来就好了,不是吗?”

“你确定不会弄死我吗?”子风藤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婆婆妈妈的,你到底是不是妖怪!”女童不耐烦的瞪了子风藤一眼,旋即低头开始刨土。

入土为安

女童四处看看,小心翼翼的抱着刚刚挖出来的子风藤朝园子里跑过去,她个子原本便不高,抱着有些繁茂的子风藤稍微吃力,她咬咬牙,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还没等到院子门口,一道声音直接将她叫住。

“莞尔!”

女童只好灿灿的停下脚步,回头挂上个自以为甜美的笑容,甜腻腻的说道,“爹爹!”

萧远山皱起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儿,一身的泥土,鞋子脏兮兮的,就连发髻也凌乱不堪,当下愠怒的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变成这样子!还有没有点大小姐的样子!”

萧莞尔不好意思的一笑,也跟着自家爹爹视线上下看看,依旧是如蜜糖般的笑容,“哎呀,爹爹,女儿这不是去挖好东西去了,您看看!”说着将怀里那蔫蔫的子风藤给萧远山看。

“子风藤?”萧远山有些讶异,“我们萧家何时有了这子风藤?”

“哎呀,还不就是、、、”萧莞尔一下子捂住嘴,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差点说漏嘴了,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去了禁地,那还不被剥掉一层皮?“反正您不要管女儿了,女儿喜欢这子风藤,赶紧回去种上了!”

萧远山还是一脸狐疑的样子,眼睛上下看看子风藤,总觉得这不只是植物那么简单。他探查性的伸手在子风藤枝条上摸了摸,未感觉到灵气,心里当即松口气。看来是他想多了,这子风藤只是简单的植物罢了。

“罢了,你回去吧,好好换一身衣服,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好歹也是萧家大小姐、、、”

“知道了知道了!”萧莞尔等不及他说话,小短腿快步的跑进了庭院。

再不把子风藤埋进土里,这小妖就要升天了!

?

“哗啦”的一声,清凉甜美的水入了土壤。

原本蔫蔫的子风藤得到滋养,顿时便有了精神。它扯扯枝条,方才被萧莞尔弄的有些形态不美,它可是个爱美的子风藤!

“好点没有?”萧莞尔蹲下身子和子风藤平视,“刚才若不是爹爹叫我,就不会这么慢了!”

子风藤依旧是病恹恹的,“恩,我没事了。”

萧莞尔左右看看,对着子风藤“嘘”了一声,“你还是不要随意说话的好,若是被我爹爹发现你是妖物,肯定要收了你的!”她心有余悸的摸摸胸口,刚才爹爹检查的时候,她一颗心吓的都要飞出来了。

子风藤似懂非懂,它也觉得刚才那个男人有些可怕,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它可不敢想象若是被发现了,被那个人打的魂飞魄散是什么下场。

“现在你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住下,每日的甘露是少不了你的!”萧莞尔笑眯眯的扑了扑手,站起身子,“萧家灵气很足,没准你忽然间就得了元气,修成人身也是有可能的。”

子风藤没什么反应,但还是说道:“恩,我知道了。”

“你好像有些不开心,怎么了?”萧莞尔注意到子风藤的情绪。

“就是突然换了土,有些不舒服。”子风藤摆动了几下自己的枝条,示意萧莞尔自己很健康。

萧莞尔满意的一笑,“这就对了嘛,熟悉熟悉环境,虽然还是在院子里出不去,可最起码可以见到很多人的!”提到这里,萧莞尔突然凝神,“你可万万不能有害人之心,要是被我发现了,肯定饶不了你!”

“就你?”子风藤似乎是来了兴趣,打量了下身前这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嗤笑了几声,“还不够我枝条抽的呢,还饶不了我?”

话音刚落,面前的小姑娘突然伸出小手,一股幽蓝的火焰跳跃于掌心,吓了子风藤一跳。萧莞尔笑眯眯的举着火焰靠近子风藤,“你说说,我有没有可能饶不了你?”

子风藤当下什么话都没有了,得,它弱小,它就忍着。

“对了,小妖物,你叫什么,应该得有个名字吧?”萧莞尔坐下身子,靠着子风藤而坐,睁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子风藤瞧。

子风藤一愣,她好像真的没什么名字,从有了意识开始,就被人一直叫废物来着。不过犹豫了下它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我没有名字。”

萧莞尔闻言,笑的不见眼,“那就叫忍冬吧。”

忍冬?

子风藤一愣,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下去了。随后便是清雅的女音传出,“恩,那就叫忍冬。”

?

太白山缥缈峰

“沚溯,如今妖物肆虐,正是我们除魔卫道的时候,你在缥缈峰也有了许久的日子,相信你父尊应当是放心的。”太白仙翁笑着捋捋胡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爱徒。

一身艳红如霞的衣衫,面前的少年款款玉立,若是不知是男子,恍若会以为是哪家的窈窕淑女。他长发如墨,胡乱的绾了个发髻,通体翠绿的碧玉簪子将松散的发髻固定好,偶有一缕发任性的飘散在风里。整个人慵懒肆意,面对师父也是如此。

他抬眼,深邃若深井的眸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山下那笼罩着的薄雾,红润饱满的唇微微勾起,“除魔卫道吗?”

“沚溯,师父知道你还怨恨天帝赐死了你的母妃,可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太白仙翁瞧着眼前少年冷漠的眼神,不由的叹了口气,“若非当初,这天下局势也不会这般乱。碎玉宝珠不翼而飞,镇守的神兵利器也被打散在尘世,这些都不是我们能预料的,你又何必一直和天帝呕着气呢?”

白沚溯闻言,细长的眸子一勾,带着美妙无双的笑意,恍若是那朝霞山上迎风舞蹈的九尾狐,自古以来,九尾狐一族最擅长的便是摄人心魂,任何人都难以逃脱其狐媚之术。

“师父,沚溯别无他想,只要是师父吩咐的,沚溯必然遵从。”低沉婉转的声音从他唇中溢出,眼底流光却是缤纷乍现,举世无双。

太白仙翁瞧了瞧白沚溯,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便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罢,你让童儿跟着你下山,去看看凡尘疾苦,便什么都明白了。”

“是,师父。”白沚溯依旧是那副散漫的模样,旋即红衣一闪,便不见了踪影,空留下一股奇异的幽香。

“都是缘,缘呐、、、”仙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太白山,久久不散。

?

“都给你浇了这么多天的甘露,怎么还是病恹恹的?”萧莞尔捏着忍冬的枝叶,上下看了看,发觉上面的叶子竟然有些泛黄,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忍冬有气无力的抬头看看萧莞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方才只是用了点力气,叶子便又黄了一片。

“啊!忍冬!”萧莞尔又慌又急,不知道该怎么做,身边摆放的都是关于子风藤的书籍,乱糟糟的一片,也不知这忍冬是犯了什么毛病。

萧柳华刚一进来,看到的便是满地的书籍,自己不过八岁的妹妹惊慌失措的坐在地上,小手还不断的在书本上翻找着什么,一副着急的样子。

“莞尔,你在那里找什么呢?”萧柳华要比萧莞尔大三岁,眉清目秀,丰神俊朗。

萧莞尔无措的抬头看看自己的兄长,沾着泥土的小手抓着萧柳华的下摆,“哥哥,你看看,快看看忍冬怎么了,叶子突然就变黄了,我找了书,怎么做都没用。”

“忍冬?”萧柳华一愣,随后低头便看到面前像是要枯萎了一般的子风藤,当即一笑,“是子风藤啊,我还以为是什么。”

“哥哥,别顾着笑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忍冬是我的好朋友!”萧莞尔快要急哭了。

萧柳华嗔怪的瞪了自家妹妹一眼,“就你事多,好端端的还和植物做了朋友,还给起个名字,真是的、、、、”他也不含糊,全家自然是最宝贝这个妹妹的,他也不例外。

忍冬依旧是弱弱的摊在那里,一句话不能说。萧莞尔说过的,若是说话被人发现,会被收了的!紧接着,她便感觉到面前的男孩子捏着她的枝条细细的看了会儿,似乎是在找什么的样子。忍冬还是第一次有除了萧莞尔之外的人靠近自己,有些害羞和喜悦。

“哥哥,有什么发现吗?”萧莞尔急切的问道。

“莞尔,你给它浇灌的是什么?”萧柳华捏了捏忍冬身边的泥土,用手指细碎的捻了几下才问道。

萧莞尔皱眉,“我用的是甘露啊,院子里的植物大都是用甘露浇灌的,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在这了。”萧柳华忍不住笑出声,随后摸着忍冬的枝条说道,“甘露性寒,不大适合子风藤,看它的样子应该是刚生成不久,还不能用甘露浇灌。应该以尿素为主,以增加营养。还要不断的剪枝,以轻剪为主,这样不会伤及根本。还要再盖泥土过一冬,等到明年春天肯定长的健壮!”

萧莞尔听的一脸认真,“原来是这样!”随后垮下一张圆脸,“尿?这、、、、”

“莞尔你别埋怨,初期靠这个还是有很大帮助的!”萧柳华笑眯眯的,说着他忽然浑身一激灵,“说到尿,我还真就有,先用我的给它试试!”说着竟要站起身对着忍冬脱下裤子。

忍冬原本病恹恹的神色听到这话,顿时炸毛了,这还了得!

“臭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忍冬, 白沚溯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作者的《斩尽春风故人归》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