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杀手皇后非良善
杀手皇后非良善

杀手皇后非良善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24 14:14:03

顾姝 墨子良是《杀手皇后非良善》本书的主角,《杀手皇后非良善》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嫲嫲这是作什么?”顾姝这才上前去,将人扶起来,仍是一副憨憨傻傻的样子,“你何曾做错了什么,生了一场病,反倒是糊涂了!”知道二小姐是不清楚的,周嫲嫲只同芸儿说:“老奴这一颗心,已经刨白了,是留还是丢,全在姑娘一念。老奴此番来,还为梧桐苑的事,要二小姐好生提防,那苑子里的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不必她说,顾姝也是防着梧桐苑。像刘敏母女那样的人,从来只有她们设计旁人的,生平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岂有不找补回来的?当然,身为一个现代人,自然不惧她们那些伎俩。
展开全部

杀手皇后非良善:帝后初相逢

原本,听说顾家二小姐染了疫病,墨子良想着顾太后不会逼着他娶那个傻子。没曾想却是空欢喜一场,那傻子根本没染上疫病,这令墨子良很是郁闷。

加上今日早朝上,顾太后又否决了他选用的人,心里更是窝火。所以,他才会大摇大摆地离宫,来玉桂坊寻人晦气。

然而,令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没寻到人出气,晦气倒先找上他了!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傻子!

再没见到顾家二小姐前,他还保佑侥幸心理,兴许传言有误,又或者,那二小姐只是笨了一点,并不傻!

墨子良看着那个死死抠着桌角,不肯撒手的少女,绝望到了极点。

今后,他要和这样一个傻子,共度余生?

他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杀了这傻子,顾太后会不会气到直接将他从皇位上拽下来?

那厢,顾姝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位俊俏公子判了死刑,仍旧死死抠着桌角,与老人作口舌斗争。

而那老人,正是御前大太监洪松!

在顾姝说出自己父亲身份时,洪松便已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昙国未来的皇后,因此不敢怠慢。可身后更是昙国的君王,他的正经主子,而且今日他主子的心情还不是很好。

想到这里,洪松十分沉重地叹了口气,看来今日这一关,怕是难过了。

他还没思量出对策,那厢墨子良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君王居高临下地望着顾家二小姐,眉宇紧紧蹙着,眼中尽是嫌恶和鄙弃,“傻子,你最好搞清楚,要杀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顾姝浑身瑟瑟一抖,脸上也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却仍倔强地不肯松手;心里却是一惊,这人连昙国右相都不怕,他的身份,难道在一国首相之上?

昙国丞相已经是二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人的身份,应当是皇亲国戚了!

可她看过昙国的历史册子,上言皇室子嗣单薄,先帝只得这么一个皇子,便是当今嘉囿皇帝!

想到这里,她看向那俊俏公子的眼神,又添了几分惊诧。

莫非,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未来要辅助的嘉囿皇帝?

看模样,倒是比二十一世纪的明星耐看些。只不过,他刚才待一个小乞丐尚且那样和善,可一入酒楼便仗势欺人,到底是说他好呢?还是不好呢?

她这番思量,墨子良自然是不知道的。在君王的眼里,只看到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芸儿听到俊俏公子的话,早已经吓坏了,使劲儿拉着顾姝,低声说:“二小姐,咱们回去吧,若在外头惹事,老爷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猜到眼前这人的身份,顾姝更加不想走了。她倒要看看,蛋小三要她辅助的倒霉君王,究竟有什么能耐,能成开明君主!

如此想着,她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说话都开始结巴,“你……你杀了我,你也是……要……要坐牢的!”

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墨子良更是恼火,脚步往前一递,伸手便将顾姝的头抬了起来。

顾姝甩了甩头,不敢暴露自己会武功的事,因此没用力,自然是没有甩掉他的钳制的。

墨子良将头凑了上去,盯着那张白玉般无暇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双凤眼眯了起来,杀机顿显,“不如,我们试试看?”

“你……你弄疼我了!”顾姝继续装傻,“芸儿,救我!”

芸儿忙要扑上前去,却被洪松拦住。

洪松太了解自家主子了,为了大局考量,定不会为难顾家二小姐;但若是这小丫头真要扑上去,不得被他一巴掌拍死才怪!

“主子,咱们出来也有些时日了,该回去了!”洪松一面拉着芸儿,一面提醒道:“若回去晚了,老太太该生气了。”

他口中的老太太,指的自然是顾太后。

墨子良更加烦闷,转过头冷冷地盯了老太监一眼,“闭嘴!”

按照洪松的性格,这个时候他是该乖乖闭嘴的。但他也清楚,在这里,他要是闭了嘴,就没人能劝得了皇帝了。

“主子,可万不能因小失大呀!”洪松放开芸儿,上前去将年轻君王的手轻轻一握,提醒道:“忍一时风平浪静!”

墨子良自是听懂了他的话外之音,手上力道渐渐松开。

谁知,他刚刚松开了钳制,顾姝便待着他的手咬了一口。他疼的倒吸一口冷气,低头望去,却见右手虎口处,赫然是几个血牙印。

而顾姝咬了一口后,立即躲到了芸儿身后,主仆两个往角落退去。

“你有胆!”墨子良这次是被彻底惹火了,不等洪松上前包扎,迈开步子朝顾姝移过去。

芸儿骇的浑身发抖,几乎要哭出来了,“这位公子,我家小姐不是故意的,她……她脑子不灵光!”

为了活命,芸儿也是豁出去了!

“我若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墨子良满脸寒气逼人,眼中全是杀机,“既然苟且偷生,就要有个偷生的样子,找个地方藏起来也便罢了,偏要出来丢人现眼。”

他右手虎口有血水往下滴,随着他缓慢的脚步,蜿蜒出一条血路,看着倒是挺吓人的。

身为杀手,顾姝见多了血腥场面,这种威胁更是不够她放在心上。只是面上要装出一副惶恐不安、却又强做镇定姿态的神情,“我父亲是右相,你敢欺负我,他不会饶了你了!”

“呵!”墨子良忽的停了下来,嗤笑着道:“傻子,你但真以为你父亲爱你吗?他要是爱你,就不会把你推进那道宫门。”

顾姝心里,没来由地狠狠一跳。

她听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若顾家二小姐不是傻子,若皇帝和顾太后和睦,入宫为后,是顾家二小姐此生最大的福气!

可偏偏,她是个傻子,而皇帝与顾太后更是水火不容犹如生死宿敌,顾家二小姐一旦入宫,只会成为他们二人争权的牺牲品!

这一点,顾姝明白,而她的宿主顾家二小姐,更是明白。

所以,在面对顾昀时,她的情绪才会那么复杂。没有对生身父亲的敬爱,只有无尽的悲凉。

“你胡说!”顾姝强压心头凄楚,仍是一副憨憨傻傻的样子,赌气道:“父亲最爱姝儿的,他不会害姝儿。我不准你说父亲坏话。”

看着眼前这个,竭力维护着自己父亲的傻子,墨子良的心里,没来由地一痛。

曾经,他也是如此毫无保留、毫无戒心地信任着顾太后,以为她是真心待自己。直到先帝薨世,明堂之上,龙椅之后,添了一道垂帘、一张凤榻。

那个时候他才明白,原来所谓的母子情深,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控制他这个昙国皇帝而已。

“哎,你这小乞丐,乱跑什么?”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吼,打破了大堂里的沉静。

众人循声望去,只看到披在小孩身上的回文衣衫掉落在地。只当他是没什么见识,心生胆怯所以逃了,皆不在意。

墨子良却是心头一动,回手去摸怀里,脸色骤然一变:“朕的玉佩!”说着话,便往外奔去。

顾姝看的真,生怕他逮住小乞丐,坏了自己的事,连忙扑过去,扯住了墨子良的袖子。

墨子良被她一拉,脚步便慢了下来,眼看洪松追了出去,倒也稍稍放心,回过头见顾姝满脸怨怼地望着他。怒极反笑:“你拽我做什么?”

顾姝鼓着腮帮子,坚决地说:“你欺负我,给我道歉!”

墨子良一出生便站在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从皇子,到太子,再到如今的皇帝。每走一步,所有人都得毕恭毕敬地俯首称臣,从不曾遇到如此大胆的人。

“我若不道歉,你待如何?”他忽然来了兴致,似笑非笑地挑着嘴角。

“我……”顾姝‘我’了半天,仍是没想出要如何,最后索性脚一跺,心一横,“我就告诉父亲,让他罚你抄书!”

墨子良期待着从她嘴里说出些什么狠话,结果却被她给逗笑了!他是但真许久许久没有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人了!

不对,前两日,还见过一个!一个闯进皇宫、看后妃偷人的小贼!

他还未说话,追出去的洪松已经回来了,低下头说:“主子,让他溜了。”

墨子良心情稍稍畅快,只说:“跳梁小丑罢了,料也无妨。”他说着话,回过头去看顾姝,眼神冰冷,“还不松手,等死吗?”

顾姝本能地撒开了手,眼看着那人阔步生风潇洒而去,一股寒意方从心底蹿了起来。

这个男人,竟然会令她由心地生出恐惧来!

回府的马车上,顾姝一直低眉思量,芸儿很是后怕,脸色还是煞白的,“二小姐,你说刚才那人到底是谁呀?”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顾姝很好心地没将男人的身份说出来,怕直接把她吓晕过去,“我也不清楚,倒是那小乞丐有些意思,拿了我们的银子,事儿却不办好。”

芸儿这才想起正事来,担忧道:“看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若是那小乞丐被他们找到了,把咱们供出来怎么办?”

顾姝拉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知道二小姐十分聪慧,芸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杀手皇后非良善:秋后细算账

回到顾府,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顾姝将余下婆子都打发走了,只留了芸儿在身边,就着幽幽的路灯往琉璃院踱步而去。

半道上,路过那日顾姝掉进去的荷花池子,她停了下来,眯着双眼凉悠悠地望着池面。

满池荷花已经折损的差不多了,只零星立着几朵,也是合着花苞睡着的。

“芸儿,你告诉我一句实话。”顾姝转身看着芸儿,盈盈灯光中,她柔声问道:“我那日,究竟是怎么掉进池子里去的?”

宿主的记忆并不完整,尤其是那日的事,更加记不清楚了,她只是隐约觉出此事和顾丽珠脱不了干系,但事实究竟如何,恐怕只有当时和顾丽珠在一处的芸儿清楚了。

“二小姐……”芸儿骇的身子都颤抖起来了,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双唇打颤:“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左右你现在恢复正常了!”

“我是不是被顾丽珠推下水的?”顾姝只想弄清楚这一点。

“不……”芸儿本能地要摇头,可当她接触到二小姐的视线时,整个人精神一震,咬了半天的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大小姐说,二小姐那样,入了宫,也只会给顾家招来祸端而已。她还说,只是让二小姐染了风寒,再叫他们散播消息出去,让众人以为二小姐不祥!”

顾姝冷笑一声。

顾丽珠的原意,根本就是要杀了顾二小姐,永绝后患,也只有芸儿这个傻丫头,才会相信她的话。

“她不来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惹她。但她既然惹到我了,恩怨情仇,咱们就得好好清算清算!”顾姝拉过芸儿的手,继续往琉璃院去,“你放心,从今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

芸儿呆呆地望着二小姐的背影,那一袭蓝色的衣衫衬着二小姐更加消瘦,却无端地叫她心安。她本能地相信二小姐的话,今后,跟在二小姐身边,自己再也不会受人欺负了。

两个人回到琉璃院,正听到刘嫲嫲在同丫头婆子吹外头的事,那趾高气昂的模样,若有一条尾巴,早就翘到九重天上去了。

几个婆子丫头围着她,如同众星拱月一般,二小姐入了院也没瞧见。

顾姝与芸儿也不理会她们,径直回屋去,才刚坐下,却听得敲门声,“二小姐,老奴打了水来,才出去兜了一大圈,净一净面吧。”

顾姝闻言,含笑看了芸儿一眼。看来,这周嫲嫲,是彻底被收服了。

芸儿会意一笑,去开了门,将周嫲嫲迎了进来,接了洗脸水,亲自去拧了水帕子给顾姝擦脸。一面说:“周嫲嫲还病着呢,怎么不好生修养,这样小事,交给下头的人去做也便罢了。”

周嫲嫲低眉应道:“老奴身上这病无甚大碍,长久躺着也无所事事。”她抬起头看了二小姐一眼,见二小姐只是憨憨发笑,便只好将目光转向芸儿,苦笑说:“再者说,如今老婆子也命令不动下头的人了。”

芸儿等着顾姝净了面,取了润肤膏子给她仔细地抹脸,笑说:“周嫲嫲说笑了,你从前是伺候老爷的,整个琉璃院除了二小姐,便是您老最为尊贵。下头的人不服气,你要打要骂,都是使得的。”

若在从前,不必她说,周嫲嫲也是这样做的。只是如今她早已想通,便跪下说:“从前是老奴猪油蒙了心,从今以后,二小姐要老奴往东,老奴绝不往西。”

“嫲嫲这是作什么?”顾姝这才上前去,将人扶起来,仍是一副憨憨傻傻的样子,“你何曾做错了什么,生了一场病,反倒是糊涂了!”

知道二小姐是不清楚的,周嫲嫲只同芸儿说:“老奴这一颗心,已经刨白了,是留还是丢,全在姑娘一念。老奴此番来,还为梧桐苑的事,要二小姐好生提防,那苑子里的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不必她说,顾姝也是防着梧桐苑。

像刘敏母女那样的人,从来只有她们设计旁人的,生平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岂有不找补回来的?当然,身为一个现代人,自然不惧她们那些伎俩。

就怕,她们被吓破了胆子,不敢来挑衅了。

“嫲嫲的心意,二小姐知道了。天色不早了,嫲嫲也早些歇着去吧。”芸儿替小姐回了话。

周嫲嫲话尽于此,辞了出去。

屋中只主仆两个,顾姝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道:“这人呐,总得经了些教训,才晓得厉害。”如此叹完,便将芸儿也打发下去了。

等芸儿退出房间,小轩窗上立时出现了一个黑影,有人自外头开了窗,溜进屋来。黑影隐在阴暗角落,不等屋子里的人发话,便单膝落地一跪,沉声禀说:“属下无能,仍旧没有查出竹先生的身份。”

对于古代人爱跪的习惯,顾姝早已见怪不怪,可眼瞧着小七跪的笔直的身影,她还是有些见不惯,却不急着纠正他。

“小乞丐可问出什么来了没?”她问。

“小乞丐说,方掌柜并不认识什么竹先生。属下遵照首领的吩咐,见他在玉桂坊偷盗的东西取了回来。”小七说着,双手奉上一枚玉佩,“请首领过目。”

顾姝接过一看,见是一块双龙衔尾的和田玉,那龙头两颗硕大的东海明珠,十分耀眼。

见首领握着玉佩若有所思,小七提醒道:“这是皇家御用之物。”

“果然是他。”想起那双冷冰冰的眼,顾姝一时也不知心头是何感受。她接下来的日子,就要装傻充楞地与那人一起度过,从今天他的态度来看,嘉囿皇帝对顾二小姐显然是充满了怨怼的。

今后的皇宫生活,很难呀!

小七只是奉命去流民窟找小乞丐问话,以及取回他偷去的东西,至于玉桂坊发生的事,压根不知情,自然也就不知道首领这句话的意思。

但他从首领的神情可以看出,首领肯定又在想什么计策。

“首领。”小七试着提醒,“这个月尾便是单子的最后期限了,若不能完成单子,咱们就真的要赔付一百万两银子了。”

顾姝点头,“知道了,这些小事你料理就好。”

小七将一双眼瞪的像两个铜铃似的。一百万两都成了小事,那什么事才是大事?

“首领,即便是杀了嘉囿皇帝,朝政有顾太后撑着,不会乱起来。”他不死心,妄图将自家主子拉回到视财如命的正途上来,“咱们动手干净利落些,不会留下把柄的。”

顾姝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与金钱过不去。但此时此刻,对她而言,有比金钱更为重要事情,那便是回二十一世纪!

“先不慌。”她没有把话给说绝了,毕竟身处陌生的年代,单凭她一颗头脑一身本事肯定不够用,在这里,七杀堂和顾二小姐的身份就是她全部的依托。

“设法弄清楚,究竟是谁下的单子。”既然要帮皇帝,至少,她得先弄清楚自己究竟有多少敌人。“关于玉桂坊,了解多少?”

小七彻底接受首领选择性失忆的事实,言简意赅地道:“只知道其背后的势力十分复杂,黑白两道都有人脉。就拿前两年来说,酒楼出了命案,一下子死了十几人,最后只是关了一夜,第二日照常营业。”

顾姝叹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玉桂坊杀人?”

小七掀起一个眼皮瞧着首领,默了一会儿,还是如实回应:“是首领亲自动的手。”

顾姝牙疼似的倒吸一口凉气,嘴角浮现一抹微笑。看来这位顾家二小姐的行事风格,很对她的胃口,也难怪自己放弃暗杀皇帝的单子,小七会如此惊讶了。

一个对未知的敌人尚且无惧无畏的人,怎么会因为已知的危险而怯步不前呢?

她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快速地将这个话题掩了过去,“皇帝既然敢只带一人便往玉桂坊去,这玉桂坊的势力必然与皇家挂钩,甚至很有可能,就隶属于皇家。你朝这个方向追查下去,另外,派几个机灵点的,盯着玉桂坊,一旦那位竹先生现身,立刻通知我。”

说起正事,小七连忙正色,垂首应了一声:“是!”随后又回说:“关于首领身边缺人手的事,老大的意思,是让内堂堂主小四过来。她心思缜密,能想常人所不能想,留在首领身边,我等也好放心。”

论识人用人,顾姝这个半道穿越过来的,自然比不上小七,挥了挥手,表示同意了。

眼见天色已晚,她招了招手,示意小七退下。

第二日,一大早,顾姝吃了早饭,便往梧桐苑去给二夫人请安,身边只带了芸儿。

因那解药只剩下了一粒,刘敏与顾丽珠分着吃了,药效不够,两人脸上脓包尚在,只是没昨日吓人了。

那顾丽珠平素最好面子,又十分看重自己的脸。昨日,当着众人的面吃了那尿,脸上的脓包也没消,正是气头上,拿丫头婆子撒气,叫跪了一院子。

她自个儿戴着大帷帽,坐在廊下竹椅里,吃着绿豆凉饮。

六月中的天,日头一出山便有热度,那些丫头婆子早已经是满头大汗,却无一个敢出声的。

眼见顾姝来,顾丽珠懒懒地拨弄着手中杯盏,并不理会她。

小说《杀手皇后非良善》 第18章 帝后初相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安志吖点评:

作者的这部《杀手皇后非良善》,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