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夺命仙医
夺命仙医

夺命仙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3 09:18:44

《夺命仙医》以林辰 胡月为中心,主要讲述了:胡月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她如花似玉的脸庞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一分钟后,胡月接着又问:“我患的是什么病?你能治好吗?”“说了那么多废话,终于问到点子上来了。”林辰点点头,笑着说道:“你患的是一种综合的妇科症,很复杂,主要是由你的月经不调引起的,我既然说过帮你一次那自然是能治好你的病。”“怎么治?多长时间能治好?”胡月心中略有些怀疑,现在的医术好的中医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的大师级人物,林辰年纪如此轻真的能好她的病吗?
展开全部

夺命仙医:校花找来了

远在万里之外的京城。

某幢气派的别墅。

金少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吓了一跳,大叫道:“见鬼了!怎么可能是他?这小子不是在几天前就死于一场车祸了吗?”

在他的手边,竟然有非常多关于那次车祸的照片和林辰的照片!只是不知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而金少爷又打得什么主意。

过了良久,金少这才从震惊中退了出来,他的眉头已经拧成一个川字了,金少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林辰没死的事告诉那两个家伙,林辰的死就是这两个家伙一手造成的,思来想去,金少还是觉得没必要现在就趟这淌浑水,先把林辰死而复活的原因查清楚再做决断。

林辰买了这么多药材花费很大,现在他口袋里只有六七百元了,这是他所有的积蓄,再过两天就要高考,林辰找了间中档环境好的旅馆住下。

林辰不知道地球上有没有修真高手或者其它强者的存在,但前世在修真大陆经历的一切让林辰明白一个至理,不管在哪都是弱肉强食,想要不受欺负自身必须强大,所以林辰觉得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努力提高自身修为。

经过两天的探索,林辰肯定了一件事,地球灵力稀薄不适合修士修练,林辰想要达到前世的实力很难,想要超越前世的实力更是难如登天。

不过林辰并没有因此放弃,他修练的是天医门至高无上的《天医神典》,其中有一套名为《摄灵术》提升实力的逆天之法,那就是能从所有具备灵气的东西中摄取灵力为己用,这和金大大武侠小说中提到的吸星大法类似,不过摄灵术比吸星大法强得多了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林辰现在的这具身体虽然经过神魂的改造,可还是很弱很弱,神魂和肉身间的契合度很低,这不林辰买了这么多药材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利用这些药材废了好大的劲制成了一碗‘锻筋强身汤’服下,林辰立刻脱得精光端坐在床上,双手置于腿上掐着法诀按照《天医神典》的法门修练。

大约过了一小时,林辰的面色渐渐红润,头顶徐徐的冒出一股白色的清烟,而林辰的身上则流出一些黑色粘粘的东西……

修练无岁月,似乎一眨眼天就黑了。

就在这时,林辰微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了,里面有一层金光在缓缓的流动,整个人也散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总的来说林辰对这次修练还算是满意的,肉身和神魂已经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这对日后的修练绝对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修练《天医神典》有八大境界,分别是医童、医士、医王、医仙、医圣、医帝、医神、天医,而每个境界又有高段、中段、初段三个小层次之分,林辰前世是医神中段的修为,现在他只是医士初段的修为,两者之间有着天大的差别,这也难怪刚夺舍成功时林辰有着那么大的怨念了。

林辰在浴室里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穿好衣裤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现在的他还没到辟谷的阶段可以不用吃东西,修练这么久他的肚子还真饿了,林辰出了房门来到附近的小吃街随便找了个小吃店吃东西。

边吃着东西,林辰的思路也完全展开。

既然已经夺舍到这具身体上,自然要制定一个目标,即使只是大体上的模糊目标。

自身的修炼当然是绝不可少的。自己对这个世界没什么了解,而林辰的记忆也只浮于非常表面的层次。

既然自己可以通过夺舍在这个世界重生,谁也不能保证就没有别的修士。更何况,这世界本身说不定也有隐藏颇深的高手。

林辰是绝不甘心再平凡地渡过一生,所以,此时加强自己的实力才能为将来面对强敌时做好准备。

修炼的进步必须是一步一个脚印,不能急功近利。但是,林辰知道在这个世界还有另外增加实力的办法,那就是强大的财力!

甚至可以说,就林辰所知道的层次,财力的威力绝对不比实力差。

林辰现在只是个穷学生,没有什么捞钱的办法。但是,当他从九芝堂出来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了办法。

在林辰的记忆之中有一些对社会上中医中药的记忆,不要说此时自己的医术远不是任何医生能比。同时对于中药的认识也远超这个时代。

尤其是连像九芝堂这样看起来比较正规的药店竟然也在买卖之中玩花样儿,可以想见中医体系之中对于品质好的中药需求一定会非常高。而且他们对于购买的中药品鉴也存在某些问题。

当然了,以林辰此时的雄心来说,靠这些能赚到的钱不过寥寥,但作为自己的第一桶金可能非常合适。

吃完东西,林辰在街上逛了一会就回到了旅馆的房间。

现在这个时间对于其他的高考生肯定是在努力的复习做最后的冲刺,但林辰不需要,所谓的高考独木桥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半点儿难度。

所以干脆打开电视看播出的各种节目,把林辰的记忆与某些实例结合起来。同时这也是对社会和文化了解的好办法。

除此之外,像武侠电视剧之类的东西对林辰的帮助也比想象中的大。

在实际社会上当然不会轻易出现真正武侠电视剧里的可怕人物,但上面所演出的功夫本身就体现出了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于强大力量的想象。从其中说不定能分析出这个世界高手的某些特点。

可能是林辰前世胆小懦弱的原因,他平时最羡慕的就是那些武功很高惩恶除奸的大侠,他总是梦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人,后来他死于车祸来自修真大陆的清风居士夺舍成功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心愿。

在真正足以挑战自己的高手出现之前,像金牙男那种层次的混混他一根手指就能干掉一打。

正在,林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没接就知道是谁打来的,接通后,林辰笑呵呵的说:“胡大美女,你好啊!我就说你今天晚上肯定会找我的,嘿嘿!”

“神经病,少说废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本小姐立刻过来找你。”

“雅泰宾馆402房间。”

“好,你给我等着哪里也别去,本小姐现在就过来。”

林辰挂断电话,喃喃自语:“时间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接下来的事真是有些期待啊!”

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

林辰走到门口开了门,站在门前的不是清纯校花胡月是谁,只不过她现在一脸的疲惫之色。

“请进。”

胡月冷哼一声走了进去。

林辰关上房门跟在胡月的后面走到沙发处坐下。

胡月坐下后,望着林辰问道:“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叫作林辰吗?”

“你怎么知道我有病?”胡月没得出想要的答案语气不由加重了一些。

“看出来的。”

“你是医生?”

“可以说是吧!”胡月对这个答案非常不满意,今天晚上她的月经来了,肚子突然痛的不行,简直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想起林辰白天说的话,胡月怀着满心的好奇找来了。

“什么叫可以说是,说话这么含糊,还嫌别人对你信心不足?”

“是。”林辰苦笑一声,其实严格的来说他是比医生强大万倍的天医,只要有相应的实力天下间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虽然你是医生,但是你没替我做过任何检查,你怎么知道我有病?”胡月很好奇,白天在车上林辰除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和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你不知道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吗?而我又是中医的佼佼者,所以看出你有病有什么好奇怪的。”

胡月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她如花似玉的脸庞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一分钟后,胡月接着又问:“我患的是什么病?你能治好吗?”

“说了那么多废话,终于问到点子上来了。”林辰点点头,笑着说道:“你患的是一种综合的妇科症,很复杂,主要是由你的月经不调引起的,我既然说过帮你一次那自然是能治好你的病。”

“怎么治?多长时间能治好?”胡月心中略有些怀疑,现在的医术好的中医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的大师级人物,林辰年纪如此轻真的能好她的病吗?

“只要我替你按摩半个小时就能痊愈,不过前提是你必须把衣裤脱掉了只能剩下内衣裤,否则按摩不会有效果。”

“什么?”

胡月惊叫一声,一脸震惊的盯着林辰,她万万没想到林辰说半个小时就能治好她的病,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必须脱掉衣裤才行,胡月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治病的,她不得不严重怀疑林辰是借机占她的便宜。

“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想让我把衣裤脱了让你按摩,绝对不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得多了。”胡月怒气冲冲瞪着林辰喊道。

“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治与不治那是你的事。”

胡月气得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所有男人和她在一起都千方百计的讨好她哄她开心,从来没有男人这样对她,胡月真怀疑林辰这个神经病是不是从火星来的,怎么这么不懂怜香惜玉。

“十、九、八、七……”林辰一脸神秘的开始倒计时。

胡月正在好奇林辰这个神经病突然数数干什么?莫非又是吸引她注意的一种方式,当林辰数到一的时候,胡月突然捂着肚子痛叫起来,现在她明白林辰为什么突然倒计时了,真是个大变态啊!连她何时发病都算的这么准确。

“痛,痛死我了……”

胡月浑身直冒冷汗,她的肚子好像有成千上万把尖刀在捅似的,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快把胡月折磨疯了。

林辰望着胡月一本正经的说:“自古以来病不讳医,如果我是你肯定想也不会想就接受治疗,比起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脱几件衣裤根本不算什么。”

夺命仙医:暖昧治疗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这种病绝不是只疼一次而已。犯病之后,一日三次,如果你觉得自己挨得住那就不用治了。”

胡月怒瞪了林辰一眼。她现在倒是不会认为他是故意骗自己。但既然他是个大夫,对待自己的态度怎么能这么狠,就差没把“爱治治不治滚”六个字写脸上了。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胡月肚子里的疼痛一阵疼过一阵,自己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次都未必能挺得过去,更不用说可能会一天三次了!

为这种治疗方式稍微犹豫了一会儿,胡月已经浑身大汗淋漓,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了:“我知道了,我治还不行嘛!”

林辰点点头,他右手快若闪电在胡月身上连点几下,没过两秒钟,胡月呼吸一松,奇迹般的不再疼痛了,如果不是身上干透的汗,就像刚才的疼痛都是自己的幻觉一样。

“这样就好了?”

“怎么可能。”林辰一个白眼甩上去:“你的病深入肌理,如果这么容易去除,那随便找个江湖郎中都能治好你了。”

胡月当然不会找其他的大夫冒险。林辰露的这一手足以证明他有真才实学。

心中不再怀疑,她试探性的问道:“林辰,给我按摩治病的时候你能不能闭上双眼?就当我求你了。”

林辰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不行,以我现在的实力蒙上双眼不能准确的完成好这次治疗,如果中途出现什么错失那是不可弥补的,非但不能把你的病治好,而且还会病上加病,到时候每次发病你都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听见这话,胡月心猛的一颤,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不如死了算了,胡月犹豫着在心中剧烈挣扎一会,还是照他的办法治疗吧。与其受苦不如便宜林辰一下,就当林辰不存在就是了。

“混蛋,你在笑什么?”胡月知道林辰在笑什么可还是明知故问。

“我想笑什么就笑什么,你管不着。”

林辰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胡月这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他没有反应才怪呢?如果换作其他男人早就忍不住把胡月推倒将她吃了,可林辰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医生。

他默念清心咒邪火收回目光,淡淡的说:“好了,不要乱动身体坐直,我开始替你按摩治疗。”

“嗯,本小姐现在已经都按你说得做了,如果你不能把本小姐的病治好,本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你。”胡月听话坐直身体不忘威胁。

等看到胡月解下所有的外衣,林辰用行动来说话,他的右手伸到胡月的肚子上开始有规律的缓缓按摩,胡月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没过两分钟她感觉到有一股暖暖的气流在肚子里流动。

经过了刚才的疼痛,胡月再没觉得有什么比现在的按摩更舒服了,一时不察竟然发出一声悠叹。

林辰的动作不由得变缓慢了,他虽然没吃过猪肉可也见过猪跑,胡月现在发出的这些声音让人不胡思乱想都不行。

“别再叫了,小心我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吃了。”林辰沉着脸喝了句。

胡月才意识到自己的叹息声有多羞人,她不过这种害羞很快就转化为生气:“混蛋,你以为我想叫吗?如果你不胡思乱想那就没什么了,我劝你别动什么歪念头,赶快替我治病。”“就你这样的叫声我想不胡思乱想都不行。”林辰摇头苦笑,不过现在还是治病要贤,定住心神继续替胡月按摩治疗。

半小时后。

林辰在胡月身上接二连三拍了几下收回右手:“好了,你的病已经根治了,以后再也不会发作了。”

“你确定?”

“我确定。”

“神经病,你赶快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得了,又不是没看过,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刚才治病的时候叫名字,现在病好了叫神经病,林辰觉得胡月真够现实的。

胡月瞪了林辰一眼,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

但是,当他们完成治疗走出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迎面一个红发大汉带着好几个混混涌了上来。

“你们两个站住!把我们酒店当成什么地方了,做了这种事情就想直接走?想得太简单了吧!”红发男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来意不善地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在酒店里做什么了!快点儿让开!”从外表还真看不出来,胡月面对这几个陌生的大汉完全没有心虚。

虽然红发男的话里说得很含糊,但光冲着他那眯着眼的表情就没说什么好事儿。胡月心里当然极为气愤。

但是红发男却仍是嬉皮笑脸地走上了半步:“哟,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这么凶啊。刚才肯定也很够味儿吧?小伙子,你的运气不错哦。”

一边说着,红发男还想着拍拍林辰的肩膀。不过这货也太恶心了,林辰表示要被他拍中的话一天得洗十次澡,只好在他的大手落下之后先出手封到一边。

“臭小子,敢跟老子耍横!”红发男眼神儿中闪过狠厉的神色,本来他还想玩“软刀子”,既然他不识抬举,正好给这货个教训!

别说,虽然他们是早有计划,但刚看到胡月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升腾起对林辰的羡慕嫉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没落在自己手里呢!

好在他的手下还记得正事儿,赶紧拦住了自己老大,压低声音提醒他别忘了计划。

“哼!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了!”红发男一副吃定了两人的样子,“现在在酒店外面就坐着几个警察,你们难道想让我把他们喊上来?那样的话你们就不是简单能了事儿了!”

“警察?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林辰,我们走!”胡月听到警察的名头却并没有任何紧张。似乎就算被红发男陷害了她也有信心应对。

“妈的,这女人横什么横!不管了,直接把事儿揭出来,等她被警察收拾了,这事儿就算个不小的把柄,到时候这女人就任自己想怎么玩都行!”

她的“嚣张”的确把红发男激怒了,毫无顾忌地通过提前准备的信号让手下带着警察上来了。

“警官你们快看,就是这两个人在我们酒店里进行不正当交易!”

“哦?没想到这次巡察还真查出问题了。两位跟我们回局里接受处理吧!”比较年长的警察自认为已经搞清了现场,懒得耽误时间道。

“跟你们回局里,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请问你们是什么类的警察,身上带着执法证吗?有没有逮捕证?”

“你!我们现在算是便衣当然不可能随身带着这些东西了!”他们本来一脸应付的态度,想直接把林辰和胡月带走产。但现在面对银月接连的问题反而心虚了。

猛然间,他们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个个都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胡月毫不退缩地道:“如果没有这些东西,那你们根本没有执法权。不要说抓现形犯什么的。我们只是来酒店有些事情,绝对没有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

红发男仗着在这一带有些关系,他还想反驳几句,一旁的两名警察拉住了他不让他乱来,他们的眼力劲不错,就胡月这次带的那个LV包就要二十几万,能随身携带这种包的女人是他们惹得起的吗?

“小姐,你别生气,我们这就走。”

既然不能得罪郑家,那就只能拿这几个混混出气了。两名警察带上红发男灰溜溜的走了。

胡月转身看着林辰,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你替我治好了病,我替你解决了这件麻烦事,诊费我就不给你了,我们两清了,认真说起来还是你占了我的便宜……”

林辰无语了,即便胡月不出手这点小事也难不住他,再说林辰替胡月治病根本就没想过收钱,根本不用胡月自作聪明的做这件事两清。

“林辰,我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伙人找上门来分明就是讹你的钱教训你,你刚才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林辰诡异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胡月摇了摇头,刚才那个红发男用的招术太阴险了,让人恨得牙痒痒,所以才会着急问。

“没想到你的好奇心还挺重的,如果我的手段会被他们轻易看穿,那我之前就白学了这么久的中医了。相信他们这一辈子都忘不掉我。”

“啊!”

胡月惊叫一声,突然想起了在公交车上的时候被林辰弄得很惨的那人了。

正在这时,胡月的肚子突然响了起来,好像是为了吃东西特意响似的。

“肚子饿就去吃饭吧!你的身体刚好不能饿着。”

胡月的病治好了,心情非常不错:“林辰,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我请你去吃夜宵。”

“不去,我肚子不饿。”

“林辰,你不会是不敢去怕我把你吃了吧?”胡月生气了,接近她的男人哪个不是想方设法的讨好她,哪里像林辰这样拒绝她。

“笑话,我会怕?”

胡月楚楚可怜的说:“林辰,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带环境很复杂很危险,你让我一个弱女子独自出去,你就不怕我遇到危险吗?如果我出事了,你的良心肯定会一辈子都过意不去的……”

林辰无语,不就是不陪胡月去吃夜宵吗?用得着说得这么可怜严重吗?

林辰真是拿胡月一点办法都没有:“好吧!我陪你去。”

小说《夺命仙医》 第4章 校花找来了 试读结束。

舒怀小哥哥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夺命仙医》,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