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至强纨绔逆袭
至强纨绔逆袭

至强纨绔逆袭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28 14:32:17

这本书《至强纨绔逆袭》的主人翁许苏晴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刚才许震云可是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的真迹,虽说林阳是在质疑许家豪,但如果林阳说对了,也就说明许震云根本不懂画。向来以艺术大师自居的许震云,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许震云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接下来说的话,更是对原本抱着希望的许苏晴,当头一棒。“这画的真假我岂能看不出来,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指点点?”许震云起身,瞪着林阳喝道。“爷爷,刚刚隔得远,光线很容易影响判断,要不您……”
展开全部

至强纨绔逆袭第1章试读

“我已经按照那个女人的要求,在江城做了这么多年的上门女婿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只是个无用的废物,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她还想怎样?”

“难不成,还不肯放过我?想派你来替她清理门户么?”

江城街头,林阳穿着一身地摊货,手中提着生活垃圾袋,面色漠然。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此时有些汗颜。

“少爷,你误会了,我是来接你回去的。而且那位是你母亲,你这么称呼她,有些不妥。”

林阳冷笑,“母亲?在我看来,她不过是个利欲熏心的毒妇罢了。”

“当年我父亲失踪,她就趁机独揽林家大权,又因为害怕我对她的地位造成影响,竟然编造我弑母夺权的弥天大谎,借机将我赶出林家,这样的人,配得上母亲这个称谓么?我甚至怀疑她不是我亲生母亲。”

老者叹了口气,开口说:“你母亲当年也是一时糊涂,毕竟你是林家唯一的后代,她接手林家,对权力有了渴望,自然会对你产生一些芥蒂。”

“如今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当年的错误,深感忏悔,而且她现在身患重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她也在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林家作为华国顶级家族,不能没有掌舵人啊。”

林家唯一的后人?说到这个身份,林阳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入赘许家多年,我被日复一日的冷嘲热讽,冷眼相待。在我受尽屈辱的时候,可曾见她有过丝毫的关心?”

“之前,是她把我逼成了许家遭人唾弃的上门女婿,如今因为林家后继无人,又想让我回去主持大局,真当我林阳是一条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么!”

“从我被逼离开的那刻起,我就已经不再是林家的人,而林家的存亡也与我再无瓜葛。”

“我现在只不过是个窝囊废,也高攀不起林家,你回去让她死了这条心吧。”

林阳扔完垃圾,转身大步离开,徒留华服老者一脸苦涩。

尽管林家继承人这个身份拿出去足以震惊天下,但林阳对此却已没有任何想法。

早在当年他被林家人赶出家门的时候,他便已经对林家没了任何感情。

他现在是江城二流家族许家被人唾弃的上门女婿,江城人尽皆知的废物。

没有人知道,他曾是京都只手遮天的林家少爷。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来江城的这几年,林阳已经习惯了被人戳脊梁骨。

更是学会了隐忍,和厚积薄发。

回到家中,刚开门,一个水杯便朝着林阳的头顶砸了过来。

若不是反应快,及时躲开,林阳的脑袋恐怕得破个大洞。

“林阳,说你是废物都是给你脸了,让你倒个垃圾都这么磨蹭,你上辈子是条蛆么?”

一个尖锐刻薄的女声响起,接着便看到一个双手叉腰,颐指气使的女人,正是林阳的丈母娘,宋婉月。

“行了,别跟他废话了,赶紧收拾一下,我爹那边人都快到齐了,去的晚了,又得被我那几个哥哥数落。”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过来,没好气地瞪了林阳一眼。

此人是林阳的老丈人,许国华,许家混的最差的人。

“哼,你还有脸说,想到你家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我就来气。”

宋婉月没再搭理林阳,转身收拾东西去了。

林阳一言不发,弯腰把掉在地上的水杯捡了起来,放回了桌子上。

转身的时候,一个俏丽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眼神淡漠。

这正是林阳的老婆,许苏晴。

许苏晴身材曼妙,该凸出的地方绝不含糊,该瘦下去的地方没有一丝累赘,两条长腿玲珑有致,s形的弧度吸引着所有男人的视线。

加上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以及闪闪发光的眼睛,用绝色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也正是因为许苏晴的姿色太过出众,当年嫁给林阳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所有人都觉得,这样一个美女,嫁给林阳这种废物,实在是太糟蹋了。

林阳看见许苏晴之后,露出了一个笑容,对于自己这个绝美老婆,他还是很满意的。

尽管许苏晴对他一直很冷漠,甚至很失望。

许苏晴告诫道:“待会儿许家的家宴要不你就别去了,毕竟今天各位族亲都会在场,到时也避免不了会羞辱你,既然注定会沦为笑柄,索性就别去了,省的到时候让我丢人现眼。”

“其他人都到场,就我们家缺席,这不太好吧。”

林阳不以为意,笑着应了一声。

“随你吧,到时候跟在我身后,别乱说话就好,至于别人的那些闲言碎语,你通通给我忍住。”

看着林阳满不在乎的样子,许苏晴心头一睹,觉得充满了委屈。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是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成就无上功名的男人?

但她从来不奢求林阳是人中龙凤,才貌双全,能头顶天脚踏地。可就连最基本的安全感都似乎给不了,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又气又恨又无奈。

他没权、没势、没背景,这也就算了,但凡稍微有那么点真本事也行啊!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家里,除了洗衣、做饭、拖地,这些家务干得好,也不见得他干过什么像样的事情。

她忽然有些怜悯林阳,但同时也是悲哀自己的命运,在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难道她就真的嫁给了这样一个废物。

对于许苏晴的态度,林阳没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也知道,这么多年了,两人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对她来说确实太不公平了,毕竟没有那个女人愿意,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嫁给一个未知的男人。

更何况,还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所以,他也非常能够理解许苏晴。

许国华一家收拾好东西,便开车前往许家别墅。

“林阳,待会儿去了老爷子那里,你给我机灵点,你在许家人眼里什么样你应该清楚,要是你这次给我们丢了人,回去之后我绝对饶不了你。”

宋婉月嘀咕了一句,内心无比的烦躁。

因为她也知道,带着林阳去参加许家家宴,注定会丢人现眼,根本无法避免。

到了许家别墅,四个人一块走进去,林阳跟在最后。

大厅里此时几乎聚齐许家的亲戚,场面无比热闹。

许家,江城的二流家族,名下经营着一个家族企业,规模不小,在常人眼中也算是大家族。

自许家老太太离世后,原本耳根子软的许老爷子许震云,开始独掌大权,许家一切事情,皆由他说了算,许家能发展到今天,除了许老太太以外他有不小的功劳。而财政专权,现在更是牢牢掌握在老爷子许震云的手里。

可以说,谁能博得老爷子许震云的欢心,谁接下来就能分得更多实权在手。

客厅的展架上放着不少古董,老爷子正满脸得意地为大家介绍自己的藏品。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古董收藏,一直把这些古董当成命根子。

一众亲戚围着老爷子,态度无比的恭敬。

为了讨得老爷子的欢心,口中更是各种马屁,张口就来。

即便是宋婉月和许国华夫妇,同样不能免俗,张口就是一阵猛夸,把老爷子许震云哄的眉开眼笑。

林阳扫了架子上一眼,心中顿时了然于胸,其实藏品质量一般,其中还有两个赝品,离真正的宝物还差得远。

他在京都林家的时候,就见过各种各样的宝贝,更结识过一位真正的高人,鉴宝一行的知识他早就熟烂于心,水平比在场的人只高不低。

许震云正高兴,突然瞥到林阳淡然的表情,一张脸立马拉了下来。

在场的人唯独林阳没有夸过他,像是瞧不上他这些藏品一样。

“林阳,你站在那半天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莫不是看不上老头子我这些藏品?”许震云直视林阳,开口质问。

林阳一愣,真没想到躺着也能中枪。

当即摇了摇头,说:“没有。”

众人纷纷朝着林阳这里看过来,脸上都露出了嘲讽和责难的表情。

“老爷子,这林阳可是人尽皆知的废物,有眼不识金镶玉,他能懂什么收藏啊,您老人家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没错,一个天天在家里干杂活的家庭煮夫,要是能懂这些就奇了怪了。”

“呵呵,真不知道他真傻还是假傻,就算不懂,说几句好话总会吧,站在那儿一幅很懂行的样子,装什么呢。”

……

许家的那些亲戚全都数落起林阳。

一个上门女婿,只会吃软饭的家伙,要是能懂这些高端的东西,可就怪了呢!

宋婉月和许国华两人也是脸色难看,都是狠狠地剜了林阳一眼,宋婉月小声嘀咕道:“我就说了不该带他来,来了只有丢人的份儿。”

许苏晴也是表情凝固,咬起了嘴唇,没想到才刚到这不久,就要因为林阳丢脸了。

毕竟林阳是她丈夫,林阳丢人,也就相当于她丢人了。

“哈哈,林阳这种人尽皆知的废物当然什么都不懂了,他哪里能跟爷爷的艺术天分相比,爷爷,他这种人你就不用理会,无视就行了。”

这时候一阵嘲笑声响起,众人扭头看去,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人是许震云的大孙子,许苏晴大伯父的儿子,许家豪,因为是许家长孙,又能花言巧语,所以深受许震云的喜爱。

大部分人几乎都认定,将来许家的产业,会交到许家豪的手上。

许家豪觉得自己生来就是天之骄子,所以向来瞧不起许国华一家,而每次见面,就必然会踩林阳一脚,而且把林阳贬低至尘埃。甚至林阳之所以会是江城人尽皆知的废婿,就是许家豪这个元凶下的黑手,时不时就在外面抹黑林阳。

“家豪说的对,老爷子的艺术天分,怎么能是林阳这种一无是处的人能比的,老爷子无视他就行了。”

“老爷子的艺术情怀,是许家水平最高的,而林阳在我看来,连下人都比他强,不懂欣赏老爷子的藏品,也是正常的。”

“哈哈,看来最懂老爷子的,还是家豪啊,同样是年轻一辈,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别提了,林阳给家豪提鞋都不配!”

……

一群人纷纷恭维许家豪,毕竟这是许家未来的继承人,必须搞好关系。

许家豪走到许震云面前,用余光瞥了林阳一眼,眼神当中满是不屑。

毕竟他可是许家未来的继承人,每次出场总需要一些光辉,这就好比如红花需要绿叶。

而林阳这种没出息的人,注定这辈子只能是绿叶,或者说,只能是他走向高处的踏脚石。

许震云见许家豪来了,脸色才算舒缓了一些。

“爷爷,我可不像某些废物,喜欢不懂装懂,我这次特意给您带了礼物,您来掌掌眼。”

许家豪说着,转身从他身后的一个人手上拿过一个画卷,徐徐展开。

许震云看过去,眼睛顿时一亮,惊呼道:“这……这是唐伯虎的《凤凰傲意图》?”

“爷爷,你的眼光依旧不减当年啊,没错,这正是唐伯虎真迹,我费了好大劲才弄来的。”许家豪满脸得意地开口,周围人都是一阵羡慕。

许震云接过那副画,像模像样地看起来。其实他对古玩也只是一知半解,之所以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是为了让别人夸他。

大部分时候,他是分不出真假的,既然许家豪说这是真迹,那应该就是真迹。

许家豪扭头看向林阳,得意道:“林阳,看到我送爷爷的古玩没有?这可是唐伯虎的真迹,价值一百六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怎么样,没见过吧?”

“呵呵,真棒,确实没见过。”

林阳满脸淡漠,心中却是莫名想笑,他确实没见过这么贵的赝品。

早在许家豪拿出画的时候,他便看出这幅画是赝品,而且毫无收藏价值可言。

只不过,来之前许苏晴告诫过林阳,不让他乱说话,所以他也就看破不说破。

但许家豪明显不打算就此罢手,更是当着众人的面,极力显摆自己的优越感,大声吆喝:

“林阳,你快多看两眼吧,像你这种低俗下人,恐怕这辈子见到这种画的机会可不多,你可得赶快洗洗眼,改改你这无知又无脑的毛病。”

此言一出,许家别墅内哄堂大笑,人人在看林阳的笑话。

一旁的许苏晴早已愠怒,虽然他跟林阳有名无实,但不管怎么说林阳都是她老公,许家豪当众人的面如此嘲讽林阳,就是在借林阳羞辱她一家。

她如果不做出点表示,恐怕日后人人都以为可以踩一脚。

“许家豪,你别太过分了,送画就送画,没必要一直找借口出来攀比吧。”

林阳愣住了,猛然间望向许苏晴,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

这么多年了,许苏晴从未帮他说过一句话,而现在竟然破天荒的头一回。

“呵呵,苏晴,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渣渣,还自以为是,而且我能送爷爷唐伯虎的真迹,他能么?我就说他几句,怎么了,难道不应该么?”

“再说了,他就是一个废物穷逼,我还需要跟他攀比么,倒是你们一家,一个废物女婿不懂事,你们难道也不懂事吗?在家宴上连个上台面的礼物都不准备,你们家是不是太不把爷爷放在眼里了!”

许家豪冷笑,话语更是丝毫没留情面,一顶大帽子说扣就扣。

许苏晴银牙紧咬,一张俏脸憋得通红,满是委屈。

这些年她们一家地位受挫,财力方面更是许家垫底,即便有心也送不出贵重礼物。

反观许家豪一家,得到器重后混得风生水起,一百多万的东西说送就送。

“怎么着,无话可说了是吧,连爷爷都不懂得尊敬,怎么好意思来参加家宴呢?呵呵,以后还是多长点心吧,毕竟百善孝为先,如果连这个都不懂就别再出来瞎晃悠了,免得丢人现眼,是吧各位。”

眼看许苏晴一家吃瘪,许家豪内心无比的得意,更是喜形于色,说话间,许家豪俨然已经有了一副准家主训人的派头。

而别墅内的众人,更是出声附合,纷纷指责许苏晴一家。

一时间,许苏晴一家,竟被千夫所指。

处于风口浪尖的许苏晴,更是气得俏脸通红,但因为反驳不过,也只能咬牙承受。

而就在此时,林阳突然起身,挡在了许苏晴的身前。

看着林阳坚毅的背影,许苏晴不禁有些恍惚,内心竟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觉。

难道是……安全感?

但这可能吗,这个江城人尽皆知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林阳面色猛然一凛,对着许家豪手中的画作,遥遥一指。

而接下来的声音,更是如同春雷一般,在整个别墅内轰然炸响:

“唐寅的画向来以笔墨细秀,布局舒朗闻名,这幅画的笔墨粗劣,而且布局狭隘,完全没有唐寅的水平。”

“而且唐寅的落款一般都是他的名字,这幅画的落款却是唐伯虎,分明是现代不了解唐寅画作的人制作出来的拙劣赝品。”

“可就是这等拙劣赝品,你却当作绝世佳宝,还敢当众送给爷爷。”

“许家豪,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孝心?到底是谁不把爷爷放在眼里!”

林阳的话铿锵有力,令所有人都闭上了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至强纨绔逆袭第2章试读

别墅内的气氛都凝固了,众人的目光也都顺着画作,死死盯着落款处。

——唐伯虎·著

在场的有不少聪明人,明眼的人立马就看出了端倪。

“你……你胡说八道……爷爷那么喜欢古董收藏,我……我怎么可能拿赝品来糊弄他……”

被当众揭穿,许家豪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虽然他立马出声辩驳,但是支支吾吾的样子,多多少少还是让人觉得他心虚了。

许苏晴想趁机让众人对林阳改观,赶紧说道:“爷爷,还好林阳辨别出来了。”

哼!

就在这时,许家老爷子许震云发出一声冷哼。

周围噤若寒蝉,任谁都能听出许家老爷子的不悦。

这一哼,也让许家豪,再次慌了。

因为这幅画确实如林阳所说,是他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赝品,他知道许震云对古玩一知半解,买个赝品,既能讨好许震云,又能借口从公司里挪一笔钱到他自己的腰包。

本想借此打压许国华一家,当众贬低刁难让林阳难堪,但没想到竟然反被识破了!

周围那些审视的目光,更是如芒在背,让许家豪手心冒汗。

而许家豪父母更是心惊胆战,他们一家好不容易才讨得老爷子欢心,万一这画作真的是拙劣赝品,让老爷子脸色难堪了,那他们一家肯定是要遭殃的,说不准继承人都得更换!

许苏晴看向身前的林阳,心想着这个人尽皆知的废物,似乎也没有真正的那么不堪,这次老爷子应该对他有所改观,只要他能够继续积极向上,往后的日子里,也不是不能对他好点。

许家豪内心无比煎熬,犹如断头台上的死囚,在等待最终的裁决。

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很快就镇定下来,咬牙说道:

“许苏晴,你别血口喷人!”

许家豪瞪了许苏晴一眼,转头怒斥林阳:“他吗得一个臭穷比能懂什么,胆敢信口雌黄,诬蔑我送爷爷的画是拙劣赝品!”

“这可是唐伯虎真迹,他一个山门废婿不懂,你许苏晴也跟着瞎起哄,难不成还以为爷爷他老人家也不懂么?”

他扭头看向许震云,直接把林阳的矛头,指向了许震云。

刚才许震云可是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的真迹,虽说林阳是在质疑许家豪,但如果林阳说对了,也就说明许震云根本不懂画。

向来以艺术大师自居的许震云,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许震云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接下来说的话,更是对原本抱着希望的许苏晴,当头一棒。

“这画的真假我岂能看不出来,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指点点?” 许震云起身,瞪着林阳喝道。

“爷爷,刚刚隔得远,光线很容易影响判断,要不您……”

“住口!老夫又没瞎,你一个入赘到我许家的废物,谁不知你就是个吃软饭的,现在竟然还敢自以为是地在这儿点评唐伯虎的画作?”

许震云并没有直说这画的真假,虽然他坚信林阳是在胡言乱语,根本不懂画,但唐伯虎的画确实很少用“唐伯虎”三字落款,他一时间心里也没底。

但不过不管这画是真是假,林阳这个入赘到许家的外人,胆敢站出来质疑,就是对他威严的一种挑衅,绝不能姑息。

许家众人见许震云发火,纷纷对林阳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

“脑子进水么?老爷子都说是真迹了,你屁都不懂的人,在这装什么逼呢?”

“他这种身份来参加家宴,老爷子没赶他走就够仁慈了,没想到竟敢在这大放厥词,真是不知好歹。”

“国华,看看你的好女婿,一个入赘来的人,竟然还敢这么不识好歹,把爸气成这样,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

许国华满脸尴尬,他也没想到林阳会突然站出来质疑这幅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宋婉月几乎快要被林阳给气炸了,许震云本来对他家就不怎么看中,经过林阳这么一弄,以后恐怕在分家产上,更难分到什么好处了。

她赶紧走到许震云面前,满脸歉意道:“爸,是我们没管教好林阳,让您生气了,您别和一个废物过不去,我这就让他滚出去。”

说完,她便转身指着林阳的鼻子,大声道:“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林阳望着众人,攥紧了拳头,嘴角更是露出苦笑。

不是没人看不出是非黑白,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毕竟在场的都是许家人,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入赘的废物女婿,就算说的是真的,那又有什么用呢?

众人的态度让许家豪舒心,果然大家还是疼自己的,就算爷爷知道画是假的,也不愿意拆穿自己。

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走到林阳面前,居高临下:

“就这么让他滚出去也太便宜他了,今天必须让他道歉!”

“对,必须道歉,哪有污蔑人不道歉的道理。”

“让他道歉,让他知道,在许家,还没他说话的份儿。”

众人纷纷附喝。

林阳只感觉自己身体当中气血翻涌,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一些。

宋婉月盯着林阳,尖锐道:“你是聋了么?还不赶紧跟家豪道歉,不然你以后就别想进许家别墅的门了。”

“不用跟我道歉,他气的是我爷爷,应该给我爷爷道歉。”许家豪冷笑道。

林阳依旧不为所动,自己并没做错,何须道歉。

“爷爷,也许林阳没有胡说,那副画万一是赝品呢,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我觉得可以请一位鉴宝师来鉴定一下。”

许苏晴咬牙上前,先给老爷子行了个礼,她跟林阳虽然有名无实,可终究是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放肆!”

而在此时,老爷子猛地一拍桌子,一道闷响的声响扩散在大厅,直扣人心。

“我许家历经劫难,才得以有此基业,所幸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可唯独……”

“到了你们这一家,国华无用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一个更加废物的上门女婿。”

“如今,就连你这个孙女都学会忤逆了,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老爷子俯视许苏晴一家,眼底透着一股厌恶的神色,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许苏晴这一家,彻底无药可救了。

而不少人心中,更是乐开了花,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一家,接下来更难分到资源,日子会更加一天不如一天。

宋婉月立马急了,厉声怒斥:

“死丫头,就为了这个废物几句胡话,还敢让老爷子给你找个鉴宝师,你真是反了!”

“还有你个废物,你自己想死别拉上苏晴,别拉上我们家啊!还不赶紧给老爷子道歉!”

林阳看着宋婉月,并没有任何动作。

“不道歉是吧,哎呀,真是反了!”

这时,道道谴责声再次响起:

“许苏晴,林阳,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道歉!”

“我们许家有这么一脉,真是家门不幸啊!”

“我看也不用道歉了,按照族规,胆敢以下犯上者,需要接受丈罚制裁!”

“我看丈罚都不用,直接驱逐出家族算了,反正他们一脉,对家族的贡献本就不高,留着也是蛀虫。”

……

事情愈演愈烈,甚至是已经失控了,今天不给个交代恐怕是不行。

走到了林阳面前,她的一双眼睛已经红了,俏丽的脸蛋上满是无奈。

许苏晴提高了声音,问道:“今天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不要乱说话?” 

林阳点了点头,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许苏晴颤抖着抬起手。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结实的扇在林阳脸上。

许苏晴红着眼睛,几乎咬破嘴唇:“林阳,道歉!”

由于许苏晴用力过猛的原因,林阳脸上浮现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散开时,脸上热辣辣的疼痛。

林阳呼吸一窒,一股火气自胸腔腾起,可转头看到许苏晴委屈落泪的样子,攥起的拳头又放下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又怎会受委屈呢?

这几年来,自己背负着人尽皆知的骂名,所受的屈辱她更是一并承担。

这种折磨,对自己来说是一场劫难,而对她来说更是无妄之灾。

本就是妻凭夫贵,一损俱损,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发火呢?

况且,当年林家巨变,他落魄至江城,还是许家老太太收留的他。

虽说许家老太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才动了让他入赘的心思。

但无论如何,做人不能忘本。

拳头节骨捏得咔咔作响,林阳深吸口气,走到许震云面前,低下头道:“对不起。”

许震云冷哼一声,甩了甩手,开口道:“哼,以后不懂就谨言慎行别乱说,省的出去给我许家丢人。”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

众人都附和着许震云的话指责起林阳,顺带还把宋婉月三人一块数落了一遍。

宋婉月和许国华见林阳道歉,也都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对林阳的不满依旧没有消退,反而因为众人的指责,更加痛恨林阳了。

许家豪泛起冷笑,在林阳身旁轻语:“看见了没?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在这个社会上,看重的是关系,是人脉,而你永远都是一个不可能得到别人承认的废物,就算你说的是真理,是真话,又能如何?人们永远只看利益,而你,是一文不值的垃圾,根本无利可图。”

“是狗,就老老实实的吃屎,而作为一个废物,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安心吃你的软饭吧,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许家豪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说完转身离开,去陪许震云了。

“以后家宴,还是不要带林阳来了。”许国华叹了口气。

“岂止家宴,我看就该让晴儿跟他离婚,省的拖垮我们家。”宋婉月恨恨的抱怨道。

林阳没有在意两个人的话,而是看向了许苏晴。

“这一巴掌,我……”许苏晴咬着嘴唇,眼泪已经开始打转,若不是强忍着,恐怕早已经哭出声音来了。

“我明白,对不起,是我没做到答应你的事情,让你丢人了。”林阳的声音低沉。

许苏晴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你不用跟我道歉,林阳,你来我家也有几年了,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但是……”

“你能不能别这么窝囊,你能不能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

“最起码,不要让我也觉得你是一个废物!”

听到许苏晴这话,林阳心神猛地一颤,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以至指甲都陷入了掌心。

他确实隐忍太久了,而如今时机已到,也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如果你想要我改变,那从今天起,我愿意为你而改变!”

望着许苏晴清瘦单薄的身影,林阳目光坚定,掷地有声。

“希望如此吧,不过你也别太高看自己,毕竟你也不是越王勾践,更不可能存在什么隐忍图强。”

许苏晴落寞转身,泪水却决堤而出,心头更是泛起苦涩。

之前林阳挡在她身前那阳刚的一幕,让她心神恍惚,差点以为林阳变了。

内心更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觉,期待着这个男人能有所改变。

只不过,这一切,真的可能吗?

晚宴时间,许家众人齐聚一堂,位置区分高低贵贱。

许国华一家地位最低,今天又出林阳这事,所以他们被安排在了临时搭建的角落。

这个的地方,比许家清洁工的位置,还要差劲。

许国华一家着低头,一股耻辱之感,在心中萦绕。

而周围众人投来的无数道戏谑目光,更是如万箭穿心,让他们恨不得起身离开。

晚宴开始,许震云坐在主位,与其他几脉的人有说有笑。

而许国华一家坐在下面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林阳跟许苏晴就像是被遗忘的人一样。

只不过,轮到许家豪发话时,他总要贬低林阳一番,其他人纷纷附喝。

“老爷子,我们这次来,也准备了礼物,虽然比不上家豪的唐伯虎真迹,不过也算是一点心意了,希望老爷子笑纳。我家婉儿也长大了,老爷子如果有什么如意郎君,可得为婉儿想着点,我可不想让婉儿跟苏晴一样,嫁个废物。”

一个中年女人笑着开口,接着给许震云递过去一个礼盒。

坐在她边上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此女名为许婉儿,是许苏晴二伯的女儿。

整个许家,许婉儿的姿色算是上等,但比其许苏晴却差远了。

“说的对啊,可千万别再让许家来一个废物了。老爷子,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我家莹儿,也等着您给找女婿呢。”

当即坐在桌子前的人们便纷纷拿出各自的礼物,给许震云送了过去。

宋婉月和许国华也准备了礼物,许震云收礼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弄得他们俩又瞪了林阳几眼。

“你说有些人吧,明明在家里都没什么地位了,还不想着讨好一下老爷子,参加家宴连个礼物也不准备,也难怪大家都说他没脑子。”

“就他那样,恐怕是想准备礼物也没钱吧,你还能指望一个吃软饭的,准备出什么礼物么。”

不少人都朝着林阳这里瞥了一眼,眼神中满是嘲讽。

许苏晴低着头,心中纠结,别说是林阳,她这次来,也没准备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毕竟他们家混的太差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震云的助理突然跑了进来,后边还有人抬着不少东西走了进来。

“董事长,刚才外边来了几个人送礼,说是替少爷庆祝许家家宴,略表诚意。”

“替少爷?”许震云扭头看向许家豪,“家豪,是你朋友?”

许家豪也一脸懵逼,没人跟他说今天会来送礼。

林阳听到“替少爷”三个字就立马明白,这礼应该是林家送的,那个少爷便是他,只不过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这个少爷指的是许家豪。

“我看看送来的都是些什么礼。”

许震云走了下来,到了那些礼品边上,将上边的盖着的布给揭开,看到放礼品的箱子上写着“唐代景德镇白玉瓶”几个字。

许震云心里边立马一咯噔,赶紧把剩下的布都给解开,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念了出来。

“宋代翡翠琉璃盏,元代鎏金木雕,明代……”

“这,这这这……”许震云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眼下每一个名字,许震云都听过无数遍,在古董界,这些东西,几乎每一件都是国宝级的藏品!

而这其中,赫然还有一副唐寅的作品,与许家豪送的画作,名字一模一样。

——《凤凰傲意图》!

许苏晴完本试读结束。

乙未少爷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至强纨绔逆袭》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