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何日待卿归
何日待卿归

何日待卿归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08:48:33

钦儿 冷景堔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何日待卿归》:不稀罕?眼中流露出半分轻蔑的神情,我无力垂下了睫毛,害怕能够那看透我一切心思的眼神,阖上眼睛,不想狡辩,心却一阵阵的痛。害怕被爱,也害怕得到了却猛然失去的心痛。这么多年,我处处针对大夫人,恨她入骨,恨这些冷漠看着我自生自灭的人,恨的失去了理智,也全然忘记了什么是爱。许久他才黑着脸甩开了手,簌簌穿上衣服,脊梁却挺得笔直。 “你就在这府上,安安分分的做你的王妃。”
展开全部

何日待卿归:婚嫁(二)

我心里面不屑,可是想了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宅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并且听他们私下说,冷王府的王爷似乎不喜欢性格张扬豪放的女人,他曾经的旧相好是个才女,温文尔雅,秀外慧中,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不过红颜命薄,我估计她是因为我的横插一脚,得了什么抑郁病症死去的。

我不得不去惋惜,这个九王爷真的是命不逢时。他爱的女人得不到,他得到的女人……估计我要是不收敛了脾气,做一个矜持佳丽,他铁定不爱。

不过她跟我也没有啥好比的,论家户,我是大家闺秀,虽然是庶女出身,但是裴家这个大户,跟王爷府也是门当户对,那个旧相好呢,大概是酒肆的女儿,就算是两人两情相悦,没有了身份,也只能够棒打鸳鸯罢了。

这个皇表哥净是幺蛾子,得罪人的事情不知不觉的推到了我的身上。

他从小就般耍得来心思,能够当得了皇上是无可厚非。

不过我心底小小的期望,要知道他为我亲自挑选的夫婿肯定也不是很差吧?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乐器的吹奏声音,丝丝入耳,有长笛的清脆,阵阵的声音像是泉水一般涌入心间,时而舒缓时而高亢。萧恰到好处的配合,低低沉沉,弹奏出的曲调有些意味深长,让人眼前一亮。我和着节拍,猜测是皇表哥带了一大圈子的皇亲贵胄,莺莺燕燕来沾沾喜气了。

这未来夫婿跟皇上的交情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就因为我的面子,皇表哥也要来给捧捧场子助助兴。

“萧的声音不错,很柔和,很圆润,也很深沉。”我是鸡毛蒜皮的对什么都懂一点点,听到一曲歌,还是对这个吹箫的人颇为赏识。一首平淡的曲子竟然被吹奏的别有一番蕴意,让人沉溺而不得自拔。

“小姐好眼力,那个吹箫的就是冷王爷呢!看外表英俊潇洒,跟小姐您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紫钰趴在门缝上,细细的瞅着,一脸的兴奋样子,小脸通红。

外面觥筹交错,一曲停了,便是歌姬舞姬的有节奏的踩踏声音,还有就是周围一群人喝彩的声音。各种喧闹起哄的声音。

“哦。”

我轻轻应了一声,脸上莫名滚烫些。

吹萧的人是王爷啊,这个调调莫名的耳熟,我在哪里听过却一时想不起来。大概整个曲子的意思就是对爱慕之人的一种守护。

莫名其妙的,大婚这也弹奏这个的曲子,心底下莫名的甜蜜。

“对了小姐,旁边那个拿着筝弹奏的看起来是眼熟的很……”她轻轻的咬着下嘴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是牧流云王爷!”声音更加激动,却引来了我一阵鄙夷。

“牧流云王爷是谁?”我扯了扯袖子,将皓腕掩盖的结结实实。

牧家跟裴家八竿子打不着,牧家的为何也会来?

我猜测他要不是跟王爷交好,要不就是跟皇上交好。可貌似……跟我啥事都沾不上边。  

“啊?小姐你忘了,就是那天救你的王爷啊。”  

紫钰小脸一皱轻轻嗫嚅着,似乎是对我这个王妃不满意。

“小姐上次你还误会人家了呢。人家好心的救你……”

不提还好,一提便来气。一想到上次被这人给调戏了……区区一个王妃,颜面何在!

“过来。再看就让你出去看个够。”

我冷喝道,看着紫钰慢慢的收起来笑容,一声不吭的走了过来。

腿都要麻了,门外的喧杂吵闹声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慢慢消失了,远远传来窸窸窣窣的,还有窃窃私语的声音。

我猜测那就是我的夫君,他人嘴中英俊潇洒的九王爷,正喝的醉醺醺走来。

“下去吧。”一阵清冷的声音,让我心里面稍微颤了颤,慌忙的一把抓住了红盖头,规规矩矩的在床榻坐好。 

心里面有些窃喜着,还莫名有一些的期待感。

这乐中之音,言外之意,就是表达了一种对眷侣深沉的爱。

果然,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传来了一阵有力的脚步声音。

“九王爷……”

紫钰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下去。”喑哑又带着磁性的声音。

他似乎是喝的酩酊大醉神志不清,隔着老远,都能够闻得到他身上的一身的酒味。

我的心紧张不已,快的都快要跳出来了。

面前的这个他,就是我的夫婿,皇表哥给我择的佳婿。

还有房外面的蛐蛐声音,风扫过了地面的沙沙声音,清晰的映在我的耳朵中。

他悄然靠近,用秤杆子慢慢挑起来了红盖头,那一层若隐若现的神秘感随着红纱滑落的同时,他一双如炬的眸子,盯着我看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愕然。

他愣神了好久,眼中有我看不清楚的复杂神情,绝对不是那种看穿我糖衣炮弹的端庄又举止优雅的外表。

许久,房间寂静无声,那摇曳的灯火,在他那双深邃看不到底的眸子中却成为了一种美的点缀。

都说九王爷是美男子,果不其然,我抬眸一瞬间便被那一种与身俱来的气质吸引住。怔怔的看着他,俊逸中衬着倨傲,那一身大红的喜服,在他的身上格外的耀眼格外的相称。

或许是红尘涉少,“一见钟情”在那颗滚烫的心里面深深的烙了一个印子,也无非是我以后自欺欺人的幌子。

摇曳的烛火,被穿窗而过的风吹的忽明忽灭,他的手慢慢的顺着我的脸颊滑下去,捏着一双尖下巴。我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脸上涨红一片,含情脉脉又努力维持着自己端庄娴良的样子。

他或许心也动容,否则……那一双妖魅的眸子像是一颗石子掷入深潭一般,波澜一惊。

心里面敲打起来的小鼓一刻也不停歇,接下来,便是要共同合衾酒,吃双囍饼,洞房花烛……

面上顿时又泛红,女儿家的心事最是猜不透,可是想起便又是一阵娇羞。

“王爷……脖子酸了。”轻轻的低喃又夹带哀求的语气,在轻风飘扬的红帷帐之中多了一丝含情脉脉的软弱无力。  

何日待卿归:洞房花烛

身体疲软无力却强行装作无事,心里面刚刚缓和了离开大夫人的得意心态,却依旧没有想好,在这日后的王府中,是否像是飘零的叶找到归根之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头上的千斤重压的喘不上气来,让我看起来明艳端庄的笑有些生硬干涩。我是想要一把扯下来,却心里面又惴惴不安,怕会坏了这梁景国的制度,更怕。坏了他眼中对我的几分好感。

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张合,迎着他的热烈目光,脸上一阵窘迫。

父亲大人临嫁娶之前小心翼翼说过,出嫁的嫁妆越多,头上的嫁妆饰品越是繁杂,显得娘家尊贵,也显得对王爷身份的一种尊敬,到时候会让王爷高看几眼。

大夫人因为这婚事到好似不干自己,不过碍于九王爷的面子,还是在关键场合应付了应付便不见人影,那对着我干涩的冷笑让人心里面实属堵塞。

父亲大人见多不怪,青一阵白一阵的神情尬在脸上也不好发怒,对大夫人半分的隐忍和无可奈何,而其他丫鬟下人都似乎是没有看到一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漠然的眼神却强行装着欢喜,显然冷淡又虚伪,仿佛对于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掠惊起一阵波澜,随后又平息。

就好像当年大夫人一脸不屑的指着奄奄一息的我说,‘这庶女命硬,活着不过也是个累赘。’一般从容又冷漠。

裴府上习惯了这样的冷淡如水的生活,被人无端忽视掉的凄凉……可是看到他的一霎,我竟然从心底油然升起一种被诊视呵护的依靠感。

他,能够给我想要的么?

看着他放下秤杆,又转身将我头上千斤重的嫁冠缓缓摘下,大手连带我一身的喜服推倒,炽热的大手覆在腰间,轻车熟路将我腰间的束带解下,我的目光炯炯又有些闪躲,却沉沦在他微微勾起来的嘴角,还有深邃的见不着天际的眸中。

隽秀的容颜散发着凛冽的气质,生冷的眉角却让人愈加的沉溺。

定定迎着那目光,我的喉头生硬又干涩,脸上像是被烧上了一把火。  

要是紫钰见到我这番模样定会痴痴笑我说,小姐不是伶牙俐齿嘴厉害的很么,怎么这个时候害羞了……

身体猛然一紧,他欺上身来,结识的胸膛不断的起伏,长长的睫毛微垂,迷乱的眼神有些怜惜的打在锁骨,又缓缓移上来。

外面凉风徐徐吹进了帘帐内,可是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发软无力,后背一层细腻的汗愈加让身子燥热,烛光摇曳的灯火下,大红的衣衫慢慢顺着柔嫩的肌肤滑落。

大红又喜庆的屋子里面的沉香味道愈加的让人心头迷乱颤抖,红绸制成的帷幔慢慢拂过肌肤,引起了颤栗般的触动。

他因为醉酒却显得皮肤白皙中,透着女子一般娇俏的红晕。男人身上的气息扑鼻而入,再加上他薄唇翕动的勾魂的说着,“洞房一夜值千金,今后,你就是我的王妃”令人迷乱的话语,心中一窒。

贝齿紧紧咬住的牙关被撬开,那肆虐的掠夺让心头惊颤不已却有些迷乱,他低低的喘息,有些粗粝的大手隔着衣料慢慢的摩挲,心乱沉迷中身上只剩下了最后一丝遮挡。

他大手继续撕扯,感到我身子一颤,氤氲着一层薄薄浅雾的水眸惶然,他反手将我的双手箍紧,再次慢慢俯下身子。

“钦儿……我会好好疼你”

低低喃喃的语气却宛如电流一般滑到心底,我惶然张大双眼,看着他轻轻阖上那小扇子一般的浓密睫毛,温热的气息夹喷薄在我鼻梁时候,出于本性的反抗,竟然不知道是哪里得来的力气,抬起腿来狠狠踢了他两跨之间。

钦儿……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么温暖的又令人动容的字眼。

父亲大人喜欢一本正经叫我的名字。而大夫人呢,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说两句,那个人那个人怎么样……

陌生又遥远的距离,我仿佛又看到了娘溺水时候大声的叫我,钦儿,快跑……

心头嗡嗡的想着,竟然忘记现在是我大婚的日子。

他闷哼一声,痛的紧紧拧起来了眉头,顿时酒醒。

眸底下竟然有过一闪而过的戾气,看着我的时候目光全然换上了清冷和凛冽。

泪水不知道为何慢慢的滑落下来,我不理解他愤愤的看着我的神情,紧紧是因为我拒绝了他?我只是心里面慌乱的没有安全感,这么多年来,习惯了孤身只影,习惯了别人眼中的轻蔑与不屑,突然一点点的温暖都会触碰到我的心事。

案几上蚕豆般的烛火晃动,他粗粝的大手捏着我的下巴生疼,眉角生冷,用淡漠又失去耐心的眼神像风一般轻轻扫过我的眼睛,讥诮又讽刺勾起来了嘴角,目光沉痛。

“裴钦,你如此抵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情夫是谁,恐怕你嫁给我之前身子早就不清白了,守着你的身子吧,我不稀罕。”  

不稀罕?

眼中流露出半分轻蔑的神情,我无力垂下了睫毛,害怕能够那看透我一切心思的眼神,阖上眼睛,不想狡辩,心却一阵阵的痛。

害怕被爱,也害怕得到了却猛然失去的心痛。这么多年,我处处针对大夫人,恨她入骨,恨这些冷漠看着我自生自灭的人,恨的失去了理智,也全然忘记了什么是爱。

许久他才黑着脸甩开了手,簌簌穿上衣服,脊梁却挺得笔直。  

“你就在这府上,安安分分的做你的王妃。”

似乎走得着急,鞋都没穿,他便狠狠的摔门发泄怒气离开。

下巴明显感到被捏的红肿了,我噙眼里的泪水瑟缩在床上,看着自己大块坦露的肌肤,蒙起来头委屈的呜咽大哭。

洞房花烛夜……是哪个女人不向往的呢。说是自己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心里面的那一份失落感,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

房间中的烛火还在摇曳着,发出了微弱的光芒,桌上摆的合衾酒却异常的刺目。

我扭过头去,不想因为这个触景生出悲哀的情绪,只是泪腺格外的发达,心里面是不想哭的,可是鼻头莫名一酸,眼泪就像是不值钱的珠子一样滴答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钦儿, 冷景堔完本试读结束。

春萍mm丶点评:

写的《何日待卿归》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何日待卿归》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