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都市仙品帝少
都市仙品帝少

都市仙品帝少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0 09:43:00

林峰 成凰儿是《都市仙品帝少》本书的主角,《都市仙品帝少》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整个山丘顶部都因为这片绿芒被照亮,显得阴森渗人,恐怖森然,诡异无比。“这么多阴火?”林峰惊愕道。白君道点头:“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炼制纳元丸吧!”说着,他从背包里面拽出了一个巨大的铜炉,说是铜炉又有点不像,更像是石锅,不过它通体确实黄铜所铸。林峰看着白君道手里的铜炉道:“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白君道淡然的一笑:“当然是从博物馆弄出来的了。”
展开全部

14-炼制纳元丸

白君道从床下拽出了他的那个背包,背包里面是他带来的一些丹药与那柄长剑。

林峰一笑:“你还挺入乡随俗的啊!”

白君道苦涩的一笑:“我总不能背着一柄长剑,穿着古人的衣服满大街乱逛的吧。”

“对了,你说的你找到了地火的地方是在那里,据我所知华国境内的火山大多数都是死火山,而地火需要的是还处于活动的活火山,我可不想这几天还要出国旅行。”

白君道一笑:“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并不需要火山的地火,你知道渭水市有一片乱葬岗吗?”

林峰一愣,随后点点头:“我知道这件事情,好像是以前渭水市还没有建造的时候,就有一片还没有规划的乱葬岗,那时候一些穷人没有办法只能将人卷上草席埋在那里。”

“不过后来公墓成立之后,那片乱葬岗也就留在了那里,市政府也没有再管,毕竟整理的难度也比较大,那还是渭水市城市边缘的地方,也不算什么开发区,就那么一直留在了那里。”

白君道神色一动:“没错,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这几日我没事的时候也会出去查探一番,发现了那里居然有阴火出现。”

“阴火?”显然林峰对于白君道口中的阴火不甚了解。

白君道:“没错,说太多你也不知道,更何况你还没有到灵人期,并不能做到纳灵入体的境界,所以阴火这种东西一般你很难发现的,不过没事幸好有我在。”

林峰撇了撇嘴,要不是感觉现在白君道现在身上有伤,他没准会上去揍他一顿,刚才白君道的语气就如同他像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一样,什么都不懂。

两人收拾好了之后,林峰打了车便赶往了大药坊,纳元丸的材料虽然不算多,但每一种都十分的贵重,不过好在他现在手里也算是有钱了,当然这笔账还是记在了白君道的头上。

来到大药坊今天韩南居然不再大药坊里,好像是碰见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林峰也没有多问。

花了林峰将近一百多万终于将药材买齐了之后,两人打车又赶向了乱葬岗。

乱葬岗位于渭水市最边缘的地方,驱车从市中心走都需要五六个小时,越往里开居民越少,到最后直接驶上了高速公路。

司机从后视镜偷摸的看向后座的两人,一个面容平静,双目古井不波,另一个一脸苍白,看上去如同大病初愈的样子,双眼之中的锐利好像能望穿人心一般。

就是这样的两人居然大半夜要去乱葬岗,要不是对方出的价钱的确很高,他都不愿意载两人过来,哪有大半夜去乱葬岗的啊,这不是吓人吗。

林峰和白君道两人显然不知道司机心中所想,两人一个在脑海中回忆着纳元丸的炼制方法,另一个则闭目养神。

其实白君道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跟林峰说,因为他还没有到灵人期,所以有些事情他并不知晓。

灵人期便意味着可以将天地的灵气吸入体内了,而天地灵气便是这世间最为神奇的东西,阴火正是因为死人太多并且葬在了灵眼之上,才会形成阴火的。

而且因为坟地被葬在了灵眼之上,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些诡异的东西。

下了车,司机都没有跟两人说话,一脚油门直接离开,他实在想不出大半夜两人来此地是要做什么。

看着远处鼓起的小山包林峰道:“这里就是乱葬岗啊,我还没有来过这里呢。”

惨白的月光照射在山丘之上,随处可见是散乱的墓碑,有的只是一个简易的木牌,有的则是一块石碑,不过大多数都因为风吹雨打变得残破不堪了。

咔嚓!

林峰将脚从上面移开,看着被自己踩折的一截白骨道:“我其实真的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炼制丹药的,反正有点诡异。”

白君道笑了笑:“习惯就好,修仙之人不会在乎那么多的,更何况你要不选择阴火的话,估计就要出国了。”

“呦呵,行啊,没想到这几天你在这地方待得什么都学会了,越来越像现代人了。”

白君道不屑道:“这算什么,有些东西等你到了灵人期便会知晓的。”

两人向着山丘顶部走去,越向上坟地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两个墓碑紧挨在一起的情况。

泥土中更是不是会出现森森白骨,这些都是因为雨水冲刷出来白骨,裸露在外面。

正当两人向着山丘顶部走去的时候,林峰的余光忽然扫到了一抹绿光,他连忙拉住白君道指向一座墓碑后面的绿芒道:“那是什么?”

白君道毫不在意道:“哦,那就是阴火,只不过那点小火苗应该不够我们炼制纳元丸的,还需要在向上面找一找,应该会有大片的阴火。”

林峰盯着那抹绿芒点点头,没想到所谓的阴火就是人们所说的磷火,这种东西的确多见于墓地,也就是人间所传的鬼火。

两人又走了大约数十分钟,当终于到了山丘顶部的时候,林峰见到了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那是成片的阴火,流淌在墓碑之间,闪烁着渗人的绿芒。

整个山丘顶部都因为这片绿芒被照亮,显得阴森渗人,恐怖森然,诡异无比。

“这么多阴火?”林峰惊愕道。

白君道点头:“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炼制纳元丸吧!”说着,他从背包里面拽出了一个巨大的铜炉,说是铜炉又有点不像,更像是石锅,不过它通体确实黄铜所铸。

林峰看着白君道手里的铜炉道:“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白君道淡然的一笑:“当然是从博物馆弄出来的了。”

“你去偷东西了?”林峰有点不可置信道。

白君道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放心了,我会换回去的,难道你还想用石锅来炼制纳元丸吗?那种东西可承受不住阴火这么高的温度。”

“而且这铜炉可不是普通的铜炉,他应该是以前的炼丹术士初学炼丹技术所用的丹炉,而且无论怎样也不会炸炉的。”

“炸炉?”林峰没想到炼制丹药还有这么多的讲究,那本炼丹录里面只记载了炼丹的手法与丹方,而炼丹的常识却没有写下来。

白君道:“没错,就是炸炉,不过你放心你炼制的纳元丸不算什么高级的丹药,就算是炸炉因为蕴含的灵气少之又少,所以威力也就相当于一枚手榴弹一样。”

“你是说我站在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旁边来给你炼制丹药吗?”林峰心有余悸道。

这谁能受得了,站在手榴弹旁边炼制丹药,一个不好自己都可能会被炸死的,这是搭上命来炼制丹药啊。

白君道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放心啦,要不然怎么特意偷过来这个铜炉干什么!”

林峰已经不再想和白君道讨论这些了,连忙将一个背包递到他的手中道:“行了,不说这些事情了,我们赶紧炼制纳元丸吧。”

白君道点点头,林峰来到了成片阴火的旁边,这些阴火虽然有着火焰一样的形态,但是散发出来的居然是刺骨的冰冷。

林峰搓着双手道:“早知道我就应该多带来一套衣服了,你也没有跟我说过在这里能有这么冷啊!”

白君道环顾四周,苍白的脸色诡异的出现了一抹血色,林峰没有感觉到他知道,可是他却感觉到了,这片乱葬岗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快点吧,早点炼制完了早点回去!”白君道沉声道。

林峰点了点头,这地方的确让他感觉有点阴森,刺骨的冷风不断地灌进衣服里面。

早知道来的时候多穿点了,他现在天天服用培灵丹,大的效果没有小的效果也有点,白君道说这是因为他的体质已经达到了上人期的顶峰了。

而且因为长久服用培灵丹的原因,所以体内出现了一定的抗药性,要么换丹药服用,要么提升境界到灵人期。

白君道从背包里面拿出了几块乳白色的石头,林峰好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君道一笑:“这是灵石,里面蕴含着灵气,可以供人直接吸纳修炼,不过这几块只是普通的灵石,里面的灵气蕴含的也不算多,我在这里用灵石布置一个小的火阵。”

说完,白君道便将灵石按照一定的规律摆放在了成片的阴火旁边,只见一缕缕的阴火直接被接引了过来,在火阵上面形成了一小簇淡绿色的阴火。

林峰连忙将铜炉摆放在那一小簇阴火之上,别看着阴火给人的感觉是阴冷的,可是温度确实出奇的高,铜炉的表面立刻泛红了起来。

林峰也没有犹豫,从背包里面将那百万价值的中药材拿了出来,翠云草、白芥子、问荆……

这些草药都是在大药坊就分配好的,一样样的中药被放进了铜炉之中,一股草药的香气弥漫在山丘之上。

白君道的眼中也露出了奇异的神色,修仙者财侣法地一样不能缺,而能炼制丹药的炼丹师更是不可多求的,就连在他们太皇黄曾天里面都仅有不超过十名的炼丹师。

就在白君道看着林峰炼制纳元丸的时候,忽然一股阴冷的风呼啸而过,在阴火旁边的林峰还是没有感觉什么,可是白君道的双目却是一凝,握着长剑的手紧了紧。

嗷!

15-跳尸

这一声凄厉的吼叫不只让白君道心神紧张了起来,就连林峰都心中一颤,放药材的手都是一嘚瑟,转过头看向白君道。

“别管,凝神,炼丹!”白君道低喝一声。

林峰连忙沉下心来不断地向铜炉之中放置药材,谨慎的关注铜炉里面的药材变化。

而此时白君道的眼中却出现了一抹紫色的身影,一个巨大的身影居然从山丘底部跳了上来。

那身影依稀的可以辨认出是一名中年男子,浑身衣衫破烂,皮肤底下的血管凸起,流动的居然是深紫色的血液,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好像被一张紫色的大网罩住。

而且在皮肤上面还有这一点点小小的白色绒毛随风飘动,白君道脸上露出了一抹冷淡,他没想到在这地方居然出现了紫僵,而且这紫僵有着向白僵转换的迹象。

一只紫僵就可以同灵人期的修仙者交战,凭借一身强横的肉体就算是灵人期的修仙者一个不小心都会落入下风,更何况这头紫僵有着向白僵转换的迹象。

估计就是来一名真人期的修行者来能对付这头紫僵,现在他还身受重伤,估计一会又是一场死战。

转过头看向正在炼丹的林峰,白君道暗自点了点头,林峰此时一心一意的盯着眼前的铜炉,丝毫没有对身后的事情有任何的想法,就这份心性十分难得。

白君道没再多想,因为此时那头紫僵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声凄厉的吼叫传来,一双紫色的双爪直直的向着白君道的心脏掏了过来。

白君道双目一动,手中的长剑向上一撩,一抹银白色的剑芒出现在两人的中间,长剑砍在了紫僵的双臂之上,火星四溅。

紫僵的双臂一震,身子不退反进,带着恶臭的大嘴露出了尖锐的獠牙,身子一矮便高高的跃起,随后向着白君道的脖颈咬了过来。

白君道心中微动,他没想到这紫僵的身子坚硬如铁,他手中的长剑可不是一般的凡物,在灵人期修行者手里都是顶尖的灵器。

可是长剑看在紫僵的双臂上面只出现了一串火星,更别说伤到这头紫僵了。

另一边的林峰身前的铜炉已经通体发红了,周围的阴火已经将小小的铜炉整体吞噬了,一缕缕的丹香已经消失不见了,可是林峰知道纳元丸快要成功了。

纳元丸,炼制成功不露丹香,不显灵光,通体成黑色,表面如玉质。

此时后面的声音已经震得惊天响了,一抹抹的剑芒照耀了整座山丘,凄厉的吼叫夹杂着震动响彻四周。

白君道一剑挡开了紫僵的双爪,脚下用力的一跺,身子连忙向着后面一退,喘气声音粗重了许多,手面色越加的苍白,身上一出现了数道爪痕。

而那头紫僵除了身上的衣服更加的破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就算是白君道在其身上刺出一个血洞,也很快就会愈合了。

嗷!

紫僵吼了出来,双爪之上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紫红色,身上的白毛随风飘动,阴森的气息从紫僵的身上迸发出来,整个乱葬岗都变得阴沉了起来。

半空中的乌云遮蔽了月光,紫僵的身躯好像变得大了一圈,巨大的身形高高的跃起,笔直的砸向白君道,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

白君道的脸色越发的惨败了,手中的长剑紧紧地握在手中,眼睛跟随半空中的紫僵而动,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这头紫僵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他估计就算是真人期的修行者而来,才可以压制住这头紫僵。

恐怖的气息覆压而下,恐怖的巨大身影完全遮拢住了白君道的身影。

白君道深吸了一口气,他本来不想用到这记术法的,因为凭借着自己现在的身子,估计会毁了根基的,可是如果不用的话没准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呢。

“血刺!”一口鲜血被白君道从口中逼了出来,血红色的长箭在半空闪烁着一抹血色的光芒,空气中气息震荡,一股剧烈的呼啸之音传来,空气都被撕扯开来。

那一道血箭瞬间出现在了紫僵的身前,紫僵的灵智本来就不高,更别提能避过这瞬息便出现在身前的血箭了。

噗嗤!

诡异的声音响起,就连白君道手中长剑都没有刺穿的身躯,被那一道血箭直接穿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伤口的四周还不断地被血箭腐蚀。

紫僵在半空的身子骤然甩了下来,而另一边的白君道脸色露出了一抹不自然的血红,整个人跪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这面那头紫僵挣扎的站起了身子,一蹦一跳的冲向了白君道,此时白君道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死意。

他没想到今日居然会栽到一头紫僵的手中,他逃过了太皇黄曾天的追杀,有了林峰炼制的纳元丸,自己算是逃过了这场死劫,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紫僵的爪子近在眼前,只差一线的距离就要刺穿他的脑袋,就在他闭上双目安静地等待死亡到来的时候,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你在这干什么呢?”白君道睁眼看去,发现林峰的一只手正抓着那头紫僵伸过来的爪子,另一只手将他搀扶了起来。

“你……”白君道这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峰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还是先想办法解决眼前这个问题吧!”

眼前的紫僵因为白君道的血箭术法,对他的身躯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要不然凭借林峰区区上人期的修为也抓不住那头紫僵的。

这面白君道示意林峰接过自己手中的长剑,林峰一抓住那把长剑,一股刺破人心的寒意直冲心腹,这乱葬岗晚上本来就阴冷,现在一把抓住长剑感觉整个人都便变成了一块冰块。

白君道在林峰的耳旁低喝一声:“收神!”

这时候林峰才看向前面的紫僵,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多少僵尸电影他都见识过来,抓住长剑他直接一把向着那头紫僵猛然刺了过去。

噗嗤!

刚才还坚硬如铁的身躯直接被林峰一剑刺穿了,这也是因为刚才那一击法术白君道伤了紫僵的身躯。

眼看着长剑刺穿了紫僵的身躯,林峰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喜悦,长剑一抽再次一砍。

噗嗤!

紫僵惨烈的叫声传来,一条手臂被林峰一剑砍断了,紫色的鲜血滴落在泥土里,冒出了一股青烟,发出了嗤嗤的声音。

紫僵眼看着自己的手臂掉落在地上,迅速的弓起了身子,转身便向着山丘下面跳了过去。

林峰还想继续砍下去的时候,那头紫僵居然这么的跑了,白君道坐在后面的地上吼道:“追啊!别愣着了!”

想到这里林峰没做犹豫,脚下一踏,整个人如同脱弦的长箭一般射了出去,整个乱葬岗都响起了林峰嗷嗷的叫声和紫僵愤怒的低吼。

白君道坐在地上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谁能想到一个上人期的小修士,居然能追着灵人期的紫僵杀呢。

看着地上的铜炉表面的温度已经散了,他打开炉盖发现里面里面静静地躺着五枚纳元丸,无论是品质色泽都十分的好。

白君道捏起一枚纳元丸放入口中,双目微闭,盘膝坐地,半柱香之后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不过这鲜血之中却夹杂着黑色的杂质。

四周凭空升起了一股微风,淡淡的莹白色的光泽出现在白君道的身上,整个人变得灵动了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终于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经脉里面涌动出了灵气。

要不是因为夺灵散的原因,使得他体内的灵气压根调动不出来丝毫,他也不至于被紫僵打的如此凄惨,更不可能动用血箭术的。

另一边林峰提着巨大的紫僵尸体回来了,看见林峰的第一样便问道:“怎么样灵力恢复了吗?”

白君道连忙起身向着林峰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道:“多谢林兄出手相救,白某感激不尽!”

林峰挥了挥手道:“也没什么而已,不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着,林峰将手中紫僵的尸体砰的一声扔在了地上,沉重的尸体溅起了一片灰尘。

白君道蹲下身子看着紫僵的尸体道:“这是僵尸或者说是跳尸、移尸,只不过我没想要到此地居然会有这种东西存在,看样子这地方充足的灵气使得一些尸体产生了异变。”

“还有?”林峰一听这话,神色变得紧张了起来。

看样子他斩杀了这头紫僵,可是也不是那怎么容易的,因为白君道重创了这头紫僵才让他有了机会,就算是这样他身上也衣衫破烂,手臂更是被抓出了数道伤痕。

白君道看他的样子一笑:“没有了,行了,我们刚才闹出的动静也不算小,一会可能还会有什么人过来就不好了,我们先回去再说这些事情。”

“哦,对了,那些紫僵的血液你可以手机一点,丹师也是毒师,那可是修仙者中恐怖的存在啊。”

林峰, 成凰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