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药王神婿
药王神婿

药王神婿

作者:

状态:连载中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08:44:08

《药王神婿》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为大家带来了凌啸天 慕倾雪的故事:慕倾雪觉得差不多了,正想开口,便听到凌啸天发话了。“是啊奶奶,您也知道我老婆姓慕,身上流着慕家的血。为何上午,就能那般绝情,狠心将她赶出家族。”“她错在哪里,罪在何处?!”“若有错,我们甘心认错,若有罪,我们甘愿受罚。奶奶,您倒是给指出来,也让我们无话可说。”凌啸天气势威压,寸步不让。“你,你……”慕老太浑身俱颤,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展开全部

9-见证奇迹的时刻

“倾雪,你这次可是太任性了!”

“怎么能跟你奶奶对着干呢,这不是纯粹找死么?”

“凌啸天那混蛋,完全就是坑害你!别再受他毒害了,你清醒一点行不行?!”

凌啸天走后,刘美凤再也控制不住,发泄内心气愤。

“妈,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醒过。”

慕倾雪不为所动,“谁在坑害我,谁在保护我,我心里非常清楚。”

“啥意思?你说妈在坑害你,是不是?”

“妈,你别听风就是雨的,我不是那意思。”

“那到底啥意思?听他的,你落得什么好了吗?要不是他,能跟老太太闹得这么僵,咱们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刘美凤恨得咬牙切齿,“那混蛋,就是来祸害咱们母女的!你要是还听他的,咱们娘俩早晚被他祸害死!”

慕倾雪一脸不耐烦,“行了妈,我心里有数,你别说了。”

刘美凤又气愤,又感到绝望,冲进卧室,把门关起来。

慕倾雪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内心很凌乱,她也不知道,所谓的奇迹,是否真的能出现。

但到了这一步,再艰难,也得咬牙挺过去。

……

夏国银行,临海市分行。

办公室内。

银行总长徐德胜,正准备下班。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立即神色微变,快速接起,一脸恭敬,“天哥。”

“老徐,银行总长的生活,挺滋润吧。”

“这得多亏天哥栽培,让我从一个普通职员,晋升为总长。天哥的大恩大德,小徐没齿难忘。”

“嗯,懂得感恩就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到你出力的时候了。”

“愿为天哥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呵呵呵,没那么严重,你只需要这样做……”

“明白!请天哥放心,我这就给慕家下通牒。”

“自作聪明!我说立刻马上了吗?下午一点之后,再来做。”

“是是是,我过于毛躁了。一定谨遵天哥法旨!”

挂了电话,徐德胜方才松了口气。

彼时。

凌啸天将手机收好,不屑一笑。

现在给慕家下通牒,那老东西还不得,立马撒开脚丫子跑上门来。

耽误陪家人吃饭,那老东西也配!

骑着电动车,奔向菜市场。

中午饭,刘美凤没吃。

一个人在卧室里生闷气,充满了惆怅和绝望。

……

下午一点来钟,徐德胜准时给慕家打过电话去。

“徐总长,不知道打电话找老身,所谓何事啊?”慕老太非常客气。

“老太太,据我所知,你们没有跟清远公司顺利签下合同。所以,我们银行决定,终止跟你们慕氏公司合作。”  

“另外,你们慕氏的贷款,限期十五天内,连本带利一并归还银行。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都没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徐德胜直接挂断。

慕老太脸色,从铁青,变成酱紫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该死!这是将我慕家,往绝路上逼啊!”  

银行强制收回贷款,他们只能变卖公司,负债累累。

三等家族的慕家,顷刻间土崩瓦解,一夜化为乌有!

老太太真的急眼了。

眼下只有一条路可走,拿下跟清远公司的合作项目。

这已经不单是关乎家族未来的发展,更是危及慕家的生死存亡!

没办法,只能低下头,去相求慕倾雪。

再强势,再蛮横霸道,也由不得她胡来。

拿整个家族利益开玩笑,她没那个魄力。

输不起!

现实,逼迫着她,必须低头。

“来人!”

“通知所有族人,半个小时之内,全部过来集合!”

下达了命令,老太太双拳紧握,从牙缝里挤出冷冷的字眼。

“慕倾雪,终究还是如了你的意!!”  

没多久,陆陆续续有族人赶来。

“老太太又紧急通知我们前来,咋回事?”

“估计是靖海顺利拿下合同,老太太心里正高兴呢,迫不及待的叫我们过来,分享喜悦。”

“哈哈哈,完全有可能!这一次,靖海可是立了大功,老太太必然有重赏。”

“就是可惜了慕倾雪,白忙活一场,给别人做了嫁衣,可悲啊。”

“估计这会儿,都哭晕在厕所里了,哈哈哈……”

众人都已经到齐,纷纷来到客厅。

老太太脸色铁青,端坐在那里。  

完全没有喜悦的表情,倒像是承受着莫大的悲愤。  

“都给我听着,现在随我去见慕倾雪。”

“就算要你们跪地磕头,也得给我照做。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滚出慕家!”

这可严重了,所有人不只是吃惊,还满心骇然。

慕权勇父子,同样脸色大变,内心咯噔一下。

谁都不敢再言语,神魂俱颤,瑟瑟发抖。

默默跟在老太太身后,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往慕倾雪那里。 

……  

此时,慕倾雪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心神不定,静不下心来。

凌啸天简单收拾完卫生,看了下时间,嘴角微微一笑。

“老婆,准备好了吗?”

嗯?

慕倾雪惊了一下,迟疑的看向他,“准备什么?”

“中午不是说好的么,下午还你一个奇迹。”凌啸天笑了笑,“不出意外,马上就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慕倾雪愣了好几楞,“啸天,虽然我选择相信你,但心里真的没底。我也很想知道,你哪来的这股自信。”

上午奶奶都说的那么绝了,宁可不要合作项目,也绝不低头。

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

“因为,她始终都走不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凌啸天淡然笑道,“当然,她可以继续保持傲慢,但我认为,她没那个气魄。”

为了维持傲慢,赔上整个慕家。

呵呵,量她也不敢!

叮咚!叮咚!

就在慕倾雪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时,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

刘美凤也听到了,终于房门打开,走了出来。

带着一脸的疑惑,看向门口。

不会……真的出现奇迹吧?

“啸天……”慕倾雪看向他。

“老婆,这一次你可坐稳当了。架子端的高高的,扬起你那雪白尖翘的下巴,准备接受那些人,灵魂忏悔吧!”

转身,走向门口。

一把打开,果然看见,慕老太站在门口。

身后,黑压压的一片。

整个慕家,二十多口族人,都来了!

“奶奶,这是啥意思?将我们赶出慕家,还打算带着全族上下,来我们家灭口吗?”

凌啸天故意刺激对方,带着暗讽的冷笑。

10-我就是混蛋

老太太那张老脸,当场挂不住,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若非形势所逼,打死她都不愿意再来。

有脾气么?有。

但没屁用。

不敢发出来!

依旧选择性的无视凌啸天,脸上堆满慈爱的笑容。

“倾雪啊,奶奶回去后,再三考虑了下,觉得上午对你过于严厉了。怎么说,你也是奶奶的亲孙女,心头肉啊。”

呵呵!

凌啸天暗中冷笑,还真特么脸皮比城墙都厚!

若是不知实情,真被你个老东西,感动的热泪盈眶。

“倾雪啊,奶奶说的都是真心话。这不,将族人们都带来了,就按照你上午提的要求,全部照做。”

笑呵呵的说完,立即脸色一冷,对着身后族人怒喝道:“都还傻愣什么?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跪下,给倾雪道歉!”

“不成器的东西,一群废物!”

呼啦啦!

二十多口人,全都涌到门口这里。

带着不甘和憋屈,纷纷跪倒在地。

“倾雪,我们不该那样羞辱你,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

呼!

卧室门口的刘美凤,彻底惊呆了。

嘴唇微微颤抖,身体也跟着晃动,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不是恐惧,也不是害怕。

而是激动!

整整三年了!三年了啊!

自从慕建元离开后,她们母女一直忍受族人们的欺辱,抬不起头来。

而今——

三年来,那些欺辱过她们的人,都跪倒在自家门前。

多么的解气啊!

建元,你看到了吗?

我们母女,终于活出个人样来了!!

蓦然看向凌啸天,内心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表达,复杂的心情。

刘美凤如此,慕倾雪感受更深刻。

在那些族人跪倒的一刻,她眼中悄然布满泪水。

三年的心酸苦楚,涌上心头。

凌啸天对她的爱护,对她的承诺。  

当真见证了奇迹!

所有欺辱过她的人,此刻都匍匐在她的脚下,灵魂颤抖。

这一刻,内心从来没有过的满足!

抬头,看向凌啸天,眼泪哗的一下,滚落下来。

那是幸福的泪水。

这个男人,值得她信任!

凌啸天笑了笑,走过去,轻轻帮她擦拭眼角的泪珠。

柔声道:“老婆,怎么哭了呢,该高兴才是。”

慕倾雪笑着点头,眼神包含感激。

此时无声胜有声。

慕倾雪不发话,那些人只能跪倒在地上,不敢抬头。

生怕慕倾雪发怒,他们被赶出慕家,流落街头。

这一刻,没有人不害怕她。  

“门口那两个,站着打算卖秫秸么?我们家不用这种废柴垃圾。”

凌啸天冷笑开口。

慕权勇父子,气的浑身发抖。

“凌啸天,别欺人太甚!”

“呵呵,老子就欺你了,怎么着吧?”

“你……”慕权勇恨得咬牙切齿,没法反驳。

“倾雪,我是你大伯,难不成也想让我给你跪下?你承受的起吗?就不怕,惊了你爸的亡灵!”

呵呵!

凌啸天直接走过去,二话不说,一脚踢在他的双腿。

没用太大力道,但足以让对方双膝跪地。

“啊!凌啸天,你特么混蛋!”

啪!

甩手就是一巴掌,毫不客气。

“我就是混蛋,老子不否认。你特么再瞎哔哔,老子还有更混的。”

“不服,试试!” 

这下,慕权勇没脾气了。

只能干吃着。

“你老子都跪了,你特么拽个屁!”凌啸天看向慕靖海。

“奶奶,我可是您最疼爱的孙子。奶奶,救我啊……”

“奶奶?你姥姥也不顶用!”

啪啪!

反手两巴掌,彻底变成了肥猪头。

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吓得昏死过去。

“真是个没用的废物!”凌啸天瞥了慕老太一眼,冷笑着离开。

自始至终,慕老太都没有吭一声。

在他折磨慕权勇父子时,干脆闭上眼,充耳不闻。

这个时候,亲孙子也比不上整个家族重要。

“倾雪,族人都给你跪下了,你也出气了。差不多可以了吧,非要把事情做绝吗?”

这话,说的不轻不重,但透着冷意和不满。

慕倾雪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又咽了回去,转头看向凌啸天。

意思很明确,今天之事,由他做主。

“奶奶,我老婆受他们欺辱,整整三年。他们这一跪,连三分钟都没有,您觉得这样,就差不多了?”

“杀人犯,跪下道个歉,就能一笔勾销,那还要监狱何用!”

凌啸天同样话语不轻不重,强势回怼。

慕老太冷哼一声,看向慕倾雪,“该做的,我都已经做完了。倾雪,你说句话,别总是让个废物,指手画脚。”

“可别忘了,你也姓慕,身上流的,是慕家的血!”

慕倾雪觉得差不多了,正想开口,便听到凌啸天发话了。

“是啊奶奶,您也知道我老婆姓慕,身上流着慕家的血。为何上午,就能那般绝情,狠心将她赶出家族。”

“她错在哪里,罪在何处?!”

“若有错,我们甘心认错,若有罪,我们甘愿受罚。奶奶,您倒是给指出来,也让我们无话可说。”

凌啸天气势威压,寸步不让。

“你,你……”慕老太浑身俱颤,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瞪着恶狠的眼神,冷声道:“倾雪,让奶奶也给你跪下相求,是这个意思吗?”

“奶奶,我不敢……”慕倾雪急忙开口。

“哼,我看就没有你不敢的事。”慕老太努力压覆怒火,“你倒是说,还想让我这个老人家,怎样?!”

凌啸天抬手按在慕倾雪的肩头,示意她,先别急着开口,交给他。

“奶奶,您老别动怒。我是个粗人,您是知道的,说话难免不太中听。但话糙理不糙,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

凌啸天淡然而笑,“我老婆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讨要一个公道。”

“刚才也说了,欺辱我老婆三年,不是跪下道个歉,就能化解的。”

“可我老婆人心善,不太会与人计较。但我是个混蛋,见不得老婆受委屈,必须得报复。”

此话一出,那些跪倒在地的人,全都心肝俱颤。

额头上,冒出冷汗。

这不亚于,在等命运的宣判啊!

“哼,你想怎么报复?我告诉你凌啸天,别太得寸进尺!”

“奶奶,我这个人虽说浑了点,但在老婆身边待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也学了点以德报怨。”

“从今往后,我要他们所有人,见了我老婆,都恭恭敬敬的。我老婆所到之处,主动退后三米让路。再敢有半点不敬,依照家族法规论处,滚出慕家!”

凌啸天笑看着对方,“奶奶,我这个要求,一点不过分吧。”

老太太咬着牙,冷哼道:“好,我应下了!满意了吧!”

慕倾雪内心暗暗激动,带着感激的眼神,看向凌啸天。

这不仅是为她出气,还为她树立了家族地位。

奶奶应下了,那就等于是写进了慕家族规。

以后,谁再敢对她不敬,出言羞辱,直接滚出慕家!

凌啸天摇着头,叹息道:“哎,也就是我老婆太心善了,非逼着我一个浑人,以德报怨。”

这话,分明就是故意气那些族人。

一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

去你麻批的以德报怨!

没有比你这个,更狠辣的报复手段了!

以后再见慕倾雪,都得特么变得跟乖孙子一样。

真憋屈啊!

凌啸天, 慕倾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药王神婿》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