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似昨夜星辰
情似昨夜星辰

情似昨夜星辰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5:04:03

《情似昨夜星辰》主要说的是容音 傅邢薄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傅邢薄抬头,淡淡道:“你来傅氏上班之前你爸特意叮嘱过,要让你多吃点苦,知道人间疾苦。”闻言,安子晏顿时怂了,凑过去求饶:“别,邢博,咱俩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你舍得让我去印度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吃苦?再说了,我要是走了,我的那堆女朋友怎么办?她们岂不是要守活寡?”傅邢薄重新把目光落在文件上,说:“我不觉得她们会为你守活寡。”安子晏噎了一下,恨声道:“算你狠!对了,你真打算跟容音离婚?”
展开全部

情似昨夜星辰第19章试读

一道冰冷而讥诮的声音突然响起:“说说看,我怎么羞辱你了。

姜可柔身子一僵,转头向门口望去,看到容音之后,身子瑟缩了一下,不由得向傅邢薄怀里躲去。

傅邢薄皱眉看着容音:“你来干什么?”

容音没有理会他,缓步走进去,拉起姜可柔的手腕看了一眼,说:“这么浅的伤口是死不了人的,只能吓唬吓唬人罢了,下次要真想死,记得用力一点,最起码装也装的像一点。”

姜可柔脸色一白,突然就哭了起来:“容音,你究竟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才甘心?骂我打我就算了,还追到病房羞辱我,是不是真的看到我死了你才满意?”

容音微皱起眉头:“你说我打你了?”

“没错,”姜可柔气愤的盯着她:“今天在咖啡馆见面的时候,你不但辱骂我是小三,还打了我一个耳光!别告诉我你想抵赖!”

容音这才看到,姜可柔白皙的右脸上清晰的浮现着五个手指印。

根根分明,可见下手的人有多用力。

容音静静的看了她几秒钟,突然笑了:“不,你错了,我没想抵赖。”

话音刚落,她突然抬手给了姜可柔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在安静的房间内无比清晰的响起。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姜可柔!

容音冷冷的看着她,说:“既然你看不清楚现实,那我就让你看清楚一点,就算我真的打你一巴掌又如何?这些争风吃醋的手段在我这里不管用,只会让你像个小丑一样可笑!”

惊愕和难堪混杂在姜可柔脸上,她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容音!

容音竟然敢打她!

而且是当着傅邢薄的面!

一丝狠毒从姜可柔脸上闪过,她突然尖叫一声:“我不活了,邢博,我死了算了……”说着,猛地拔掉液体,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向腹部扎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了傅邢薄,他迅速冲上去攥住了她的手腕,劈手夺下了刀子。

姜可柔捂住脸,放声大哭。

自始至终,容音都在一旁冷眼相看。 

下一瞬,她的胳膊突然被傅邢薄攥住,他怒视着她道:“你简直过分!容音,别以为可柔无权无势,就任由你欺负!”

说完,猛地抬手就要向容音打去!

“住手!”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威严的呵斥声。

傅家老爷子傅振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正一脸怒容的望着他。

傅邢薄缓缓收了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姜可柔也止住了哭声,红着眼望向门口。

傅振江缓步走进来,停在傅邢薄面前,怒声呵斥道:“逆子,你想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及时赶来,你还想打小音不成?”

傅邢薄说:“她太过分。”

“怎么过分了?”傅振江沉着脸说:“任由小三闹上门,在自己头上耀武扬威,默不作声就不叫过分了?哼,换做是我碰到这种不知廉耻的小三,打一巴掌都是轻的!”

姜可柔没想到傅老爷子一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可他毕竟是长辈,她不好说什么,只好含泪忍着,模样更显委屈可怜。

傅振江走到容音面前,说:“小音,你放心,爸爸给你撑腰,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傅邢薄要是敢动你一个手指头,我就打断他的腿!”

容音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的姜可柔,淡淡道:“爸,没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其实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是她污蔑我,我总不能白白担了这个脏水。”

顿了一下,她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傅邢薄面前,说:“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如果觉得没什么问题,那就签字吧。”

姜可柔面色顿时一喜,期翼的看着他。

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傅邢薄却皱起了眉头。

容音之前口口声声不肯离婚,怎么今天如此反常,甚至还主动拿出了离婚协议书?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

察觉到她的迟疑,容音说:“怎么,你之前不是死活要离婚给姜可柔一个名分吗,现在我把离婚协议书拿到你面前,怎么不敢接?不想离婚了?”

傅邢薄冷笑一声:“我巴不得早点跟你离!”

说完,接过了离婚协议书,刚准备签字,傅振江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起:“你要是敢签这个字,我就死给你看!”

“爸!”傅邢薄皱眉道:“我不是三岁小孩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事你别管。”

见他不为所动,傅振江突然爬上了窗户。

傅邢薄大惊,急声道:“爸,你干什么!”

傅邢薄抓住窗框,失望的摇头:“孩子,你从小没了妈妈,是爸爸含辛茹苦,又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易才把你拉扯大的,爸爸知道你聪明,有商业头脑,比爸爸强,但你不能忘了做人的根本!三年前如果不是小音出手相助,傅氏不可能有今天!如果你执意要跟小音离婚娶这个女人回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谁也没想到老爷子会如此决绝,就连容音也没有想到!

她带给傅氏的利益是巨大的,所以她知道,无论如何老爷子都不可能让傅邢薄跟她离婚。

她把老爷子叫过来,不过是想让姜可柔看清楚形势,知难而退。

可是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会真的以身犯险,做出如此过激的举动。

姜可柔也知道老爷子不喜欢她,毕竟她和容音没法比,她这次回国就是算准了老爷子年纪大了,不管事了,而且傅氏如今也不再需要容氏做靠山,只要傅邢薄全心全意的爱着她,老爷子也不好跟儿子闹得太过难看,时间长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她成为傅太太是迟早的事。

可是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以死相逼!

看来今天这份离婚协议书是不能签了。

真是个坏事的老东西!

姜可柔眼底闪过一抹狠毒,随即眼珠子转了转,换成一幅焦灼而担忧的模样,起身走到傅邢薄身边,劝道:“邢博,别为了我跟伯父闹这么僵,万一伯父出了什么事情,我真的万死难辞其咎,伯父的安危重要,你就别固执了。”

情似昨夜星辰第20章试读

傅邢薄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沉默了几秒钟,突然抬手把离婚协议书撕了,说:“这下满意了?”

老爷子仍不罢休,说:“你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跟小音离婚!”

听到这话,姜可柔装不下去了,傅邢薄一直不跟容音离婚,难道要她当一辈子的小三?

她恨恨的看着傅老爷子,真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推下去!

傅邢薄盯着老爷子看了几秒钟,突然说:“离婚协议书已经撕了,再多的要求恕我没法答应,如果您真想跳下去,我也拦不住。”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了。

傅老爷子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换来现在的舒服日子,怎么可能真的想死?

刚才不过是吓唬吓唬儿子罢了,见傅邢薄就这么走了,他脸上闪过一丝难堪。

容音忙走过去说:“爸,您先下来,上面危险,您就别让我们担心了。”

傅老爷子顺势下了台阶,抓着容音的手颤巍巍的下来了,真不知道刚才他是如何做到那么利索爬上去的。

傅老爷子走了之后,容音也打算离开,姜可柔突然叫住了她。

姜可柔恨声道:“老爷子是你叫来的吧,容音,你可真不要脸!”

闻言,容音驻足回身,冷声道:“我知道你蠢,可是没想到你这么蠢,竟然还要我来提点。还看不清楚吗,你想进傅家的大门,只凭傅邢薄的那点宠爱是不够的,只要老爷子活着一天,你就一天别想进傅家大门,老爷子今年刚刚六十五岁,不出意外的话还能活二十年,难不成这二十年你要一直没名没分的跟着傅邢薄?”

容音冷笑一声:“就算这二十年你愿意没名没分的跟着傅邢薄,可男人善变,你又如何保证傅邢薄会死心塌地的爱你二十年?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你那些小伎俩像小丑了吗?如果你以为那些争风吃醋的手段就能扳倒我,那你也太小瞧我了,记住,你的对手是容音,不是那些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想跟我斗,就别再用那些蠢伎俩!”

说完,她转身大步离开。

身后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傅氏集团办公室里,傅邢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

对面坐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吊儿郎当的笑道:“我说傅大总裁,你的心肝宝贝自杀住院了,你怎么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处理公务?”

傅邢薄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你要是闲得慌,可以去印度监工。”

印度最近在新开发一批工程,环境恶劣,在那边监工的同事整天叫苦连天。

安子晏叫道:“你这是公报私仇!”

傅邢薄抬头,淡淡道:“你来傅氏上班之前你爸特意叮嘱过,要让你多吃点苦,知道人间疾苦。”

闻言,安子晏顿时怂了,凑过去求饶:“别,邢博,咱俩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你舍得让我去印度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吃苦?再说了,我要是走了,我的那堆女朋友怎么办?她们岂不是要守活寡?”

傅邢薄重新把目光落在文件上,说:“我不觉得她们会为你守活寡。”

安子晏噎了一下,恨声道:“算你狠!对了,你真打算跟容音离婚?”

傅邢薄的神色怔了一下,嗯了一声。

“啧啧,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江城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惦记容音,偏偏你这个家伙不知道珍惜,”说着,他长叹口气:“我要是有那么漂亮又能干的老婆,做梦都能笑醒,说实话,你要真为了姜可柔跟容音离婚,那可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都替你不值。”

傅邢薄脑中突然响起容音那句话,想了想,问:“你相信一个没见过面的女人说爱你吗?”

安子晏怔了一下,随即大笑道:“当然相信,只要见面的时候把我的保时捷车钥匙放在桌子上,再把爱马仕钱包和皮带扣露出来,保管那些女人一个个都爱我爱的要死要活。”

傅邢薄合上文件,冷声道:“你可以走了。”

安子晏不明所以,奇怪的说:“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哪句话又说错了?不是你让我说的吗,真是变脸比翻书都快,对了,明晚酒会的入场券给我弄一张,到时候一定美女如云,说不定其中就有我老婆,我可不能错过。”

傅邢薄说:“你的老婆比韦小宝的老婆都多。”

“哈哈,”安子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要是像你一样活得跟个和尚似的,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突然想到什么,凑到傅邢薄身前神秘兮兮的问:“你真的只有容音和姜可柔两个女人?说实话,容音和姜可柔谁的床上功夫更好一点?”

傅邢薄“啪——”的一声合上文件,面色沉了下去:“想死就直说,我可以满足你。”

安子晏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了,忙跳出八丈远,一边快步向门外走去一边说:“我瞎说的,你就当我放了个屁,那什么……我晚上还有个约会,先走了,再联络。”

说完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傅邢薄的目光重新落在文件上,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说实话,他没有碰过姜可柔。

他不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男生,想着毕业以后就能顺理成章的结婚了,所以大学时期从未碰过她,可谁知道大学刚毕业就遇到了那件事,然后姜可柔就去了美国。

这些年虽然他偶尔也会飞去美国跟姜可柔小聚,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太想碰她。

不是不喜欢了,也不是没有欲念,而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感觉。

虽然娶姜可柔是迟早的事,但至少现在他还没有离婚,对婚姻基本的忠诚应该有。

一想到自己竟然为了容音守身如玉,傅邢薄就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把文件扔在桌子上,他随手点燃一根烟,起身走到窗前,若有所思的望着脚下的车水马龙。

…………

病房里,特护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碎裂的花瓶收拾干净,提起一袋垃圾出去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姜可柔拿起身后的枕头狠狠砸在了地上。

“我的姑奶奶,你手上还扎着液体,”张晨芳无奈的劝道,捡起枕头放在床上,说:”别乱动,一会又该出血了。”

“气死我了!”姜可柔愤恨的说:“容音简直欺人太甚!我咽不下这口气!”

张晨芳说:“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那个女人厉害,发生这种事情也早该预料到。”

姜可柔气道:“我只是没想到她那么不要脸,当着傅邢薄的面打我一巴掌就算了,竟然还把老爷子给叫了过来,我本来还指望傅邢薄给我出气,结果不但没有出了气,还被老爷子给挖苦了一顿,回国第一次交手就败了下风,我以后还怎么跟她斗!”

容音, 傅邢薄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情似昨夜星辰》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