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

作者:

状态:断更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09:28:32

林初 裴修鹤在《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肖潇不傻,她敏锐的感受到了林初的用词,立即追问道:“他们?还有谁?”“陈国梁。”“我X!”肖潇条件反射的飚出句经典国骂,“那个老贼,我本来就看他不顺眼了,你偏要说他对你好,现在可好了!你差点就醒不过来了知不知道!”林初苦笑了声,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在她嫁入陈家以后,陈国梁都是以慈父的面目出现在她身边,并且还骗过了她的眼睛。她心里酸涩极了,但有了这场经历,她也算看清了那家人的真面目,不算亏本。
展开全部

幽灵雇佣兵

黄豆大小的汗水布满了白谦的额头,要是现在调集保镖过来,很可能赶不上。

“你们在这里等着,白谦叫直升机来,说这里有病人需要急救。”

率先发话的人是裴修鹤,他的声音冷而强硬,如同此刻的寒夜,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车门被打开又关上。

只见男人高大的身影径直朝那些人走去。

白谦的心都提了起来,那么高傲的男人,为了林初竟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了吗?

“总裁…总裁会没事的吧?”司机小心翼翼的问。

白谦回答道:“那可是我们的上司!”

那群黑衣人的身手犹如鬼魅,光头看着一圈黑黢黢的枪口头皮都开始发麻,他暗自思忖自己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

先是遇见了肖医生,现在又来了个大人物,心脏有点受不了啊!

这群人的行动像是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形成包围圈,只要有一点点异动,自己铁定被打成蜂窝煤。

“下车,抱头蹲下。”为首的蒙面男人低声道。

车上除了陷入昏迷的林初,其他人只能乖乖的遵照指示,下车抱头蹲好。

蒙面男人上车查看了一下林初的状况后,下车开始打电话。

他对着电话用平板的语气说:“陈先生,你要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合作愉快。”

不知电话那端还说了什么,蒙面男人沉默了一会,用没得商量的语气继续说:“‘幽灵’接到的任务只有阻拦下目标人物,要我们做多余的事情也可以,加一倍报酬。”

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不是个好的交易对象,索性直接挂了电话。

“陈先生?”肖潇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追问道,她顾不上指着自己的枪支,蹭的站起来,“是不是陈政那个家伙!你们这样拖延下去,林初会没命的!”

蒙面男却用毫无起伏的声音答道:“我们接到的委托只是拦截目标人物,她的死活不在我们的服务范围内。”

“那我出双倍的报酬呢?”另外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响起。

他的声音和蒙面男人相比,少了份低哑,多了份高傲。

远处走来一人,他身影俊秀,步伐不紧不慢,甚至有些闲庭信步的味道。

四周的黑夜和他很是相称,他一步步走来,仿佛是黑夜的君主。

路灯逐渐照亮了来人的面容,那张标志性极强的脸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惊诧。

裴修鹤?

他怎么在这里!

男人站定,和蒙面男对峙。

光头他们大气都不敢喘,那两人只是静静的面对面站着,然而周边的气场却压得人汗流浃背。

“……是您?”蒙面男迟疑地问。

“是我。”裴修鹤点头。

两人的对话让人不明所以,但确定来人的身份后,持枪的黑衣人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不少人开始焦躁不安起来。

裴修鹤随意的瞥了他们一眼,然后扬起下巴,气场张扬,“我出双倍的报酬,取消你们这次行动。”

蒙面男很快镇定下来,他和身边人做了几个手势交流以后,对着男人礼貌的点了点头,“既然您已经发话了,我们也愿意接受这笔交易,这次请您高抬贵手。”

裴修鹤勾起唇,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他弹出一张卡,正好被蒙面男接住,“钱就在里面,走吧。”

“撤。”

那群拿着武器的人得令以后,就像是幽灵一般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我的娘哎,这…这我没看错吧?人呢?就这么不见了啦?”光头愣在原地,很快回过神来哀嚎道。

文昌和文林两人眼里满是震惊,他们好不容易当上了街头老大,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有能力的人。

比如刚刚的那群黑衣人。

更比如裴修鹤。

“林……”裴修鹤往前走了一步,口中顿了顿,“林小姐情况怎么样?”

肖潇警惕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说:“很不好,当务之急是快点到医院去。”

她话音刚落,头顶传来一阵轰鸣声,还有刺眼的射灯照下来。

螺旋桨掀起的风浪让人睁不开眼,肖潇遮住刺眼的强光后,才看出那是一架低空飞行的直升机。

裴修鹤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淡地说:“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由我的医疗团队来做。”

肖潇愣住了,裴总裁直接明目张胆的抢人了?

他和林初是什么关系,这样一尊镀金的大佛林初不可能不向她提的。

但现在也只有这架直升机能够用最短的时间送林初到医院里面去,她深吸了口气,说:“我是外科医生,能够帮得上忙,而且她是我的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不能就这样放手!”

“啪啪啪啪——”蹲在地上的光头不禁给肖潇鼓起掌来,“肖医生好样的。”

裴修鹤一个眼刀杀过去,他立刻像是放了气的气球,瘪了下去一动不动。

俊美如神的男人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肖潇,那目光冷得像是深冬的寒夜,最终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走。”

好在‘幽灵’选择拦截的地方比较开阔,直升机可以停放。

几个白大褂匆匆从机上下来,肖潇一面和他们交接病情一边帮忙把林初送上直升机。

一切准备就绪,直升机准备起飞时,肖潇的动作顿了顿,“你不和我们一起?”

裴修鹤的脸被街边的树影遮住,看不清表情,只听那清清冷冷的声音说:“我还有事情要做,什么也不要对她说。”

她毫不怀疑,裴修鹤是云山市的大人物,这次能够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都算是三生有幸了。

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

直升机载着林初轰然起飞,朝着最近的圣约翰私立医院飞去。

裴修鹤站在原地,直到直升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才收回目光。

蹲在他面前的三个人早就被冻得瑟瑟发抖了。

“你们是谁?”他拧着眉头问,假如他当时干涉一下,不让这群人带走林初,说不定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裴、裴总裁,我是A区的光头啊,您不记得了?”光头赔笑道。

裴修鹤稍加回想了一下,记忆里的确有这么个人,曾经在某黑帮大佬的宴会上见过,也算得上个角色。

他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个人,这两个人他没见过。

年长一点的那个率先介绍道:“我是文昌,这个是我兄弟文林。”

“你们是在抢地盘?”裴修鹤直截了当的问。

三人皆是一哽,抢地盘说的好听,但这些地盘实际上都控制在眼前这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手里,就连黑帮的大佬们想要做生意都是问这位借的地方。

也不等他们回答,裴修鹤挥了挥手,冷冷地说:“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有个条件。”

“您说您说,就算是十个我也答应!”光头连忙接话,文昌两兄弟也急忙点头。

“我要你们去找陈家的茬。”

光头不太明白,他手里有点地盘有点人脉是没错,但他怎么可能去和陈家那种有钱有势的人家硬碰硬呢?

以卵击石,这分明就是让他去送死啊!

一碗鸡汤馄饨引发的事件

光头顿时哭丧着脸,文家兄弟也是苦不堪言。

“有我在,你们怕什么?”裴修鹤悠悠地说。

他的这句话让三人顿时兴奋了起来,裴修鹤摸出一张名片,扔到两兄弟面前,扬了扬下巴,“拿着这个,明天到博易国际的人力部报道。”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光头的表情从兴奋变为黯然神伤,今天出门坏事不少,好事倒是没落在他头上。

“光头。”男人又发话道,“带上人去圣约翰私立医院,保护好林小姐,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夜空正如潮水般退去,天边泛起了一丝亮色,黎明来了。

林初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样的梦境里浮沉了多久,手脚已经无法动弹,喉咙也像是被烈火烧过般作痛。

当她挣扎着从混沌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四周都是死一般的惨白,就连头顶的白炽灯也是同样的色彩。

她微微扭头,便看见肖潇庄严肃穆的坐在一堆鲜花之中。

就差三炷香,这个场面就可以媲美遗体告别仪式了。

“肖……”林初用手臂撑着想要起身。

“先别说话,来喝点水。”肖潇见她醒过来,甭提多高兴了。

她赶紧把病床摇起来,扶着林初靠好,然后递上一杯温水。

林初就着她的手含了小口慢慢吞咽,“我这是怎么了?”

话末了却听见身边人迟疑的声音,“你怎么会中了致幻剂?”

她喝水的动作顿了顿,“是陈政他们。”

肖潇不傻,她敏锐的感受到了林初的用词,立即追问道:“他们?还有谁?”

“陈国梁。”

“我X!”肖潇条件反射的飚出句经典国骂,“那个老贼,我本来就看他不顺眼了,你偏要说他对你好,现在可好了!你差点就醒不过来了知不知道!”

林初苦笑了声,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在她嫁入陈家以后,陈国梁都是以慈父的面目出现在她身边,并且还骗过了她的眼睛。

她心里酸涩极了,但有了这场经历,她也算看清了那家人的真面目,不算亏本。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肖潇问。

“你有没有合适的律师介绍给我?”她说,“价钱不是问题,我要做一个离婚协议。”

肖潇叹了口气,却说:“还价钱不是问题,你手上哪里来的钱,都给你妹妹了吧。”

她不说还好,一提到林思恩,林初心里更加难过了,胸口烦闷得慌。

肖潇察觉到她和林思恩之间可能有事还没告诉自己,于是赶紧打圆场道:“钱不是问题,我先替你出了,你一会后再还给我。”

两人又东说说西说说,聊了一会儿她便找了个借口出门去了。

林初呆呆的看着好友离开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靠在病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肖潇是她大学的同窗好友,为人善良耿直,所以把这件事交给她办更让人放心。

圣约翰私立医院在本地相当有名气,以完善的配套设施和豪华的内部环境著称,在这里就医的一般都是有钱人。

林思恩带着保温桶一步一步的往陈政的病房走去,桶里装着的是她刚刚从外面小摊上买的鸡汤馄饨。

昨晚陈政紧急住院,她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了,但她还是立刻赶了过来。

虽然医生没有对她说什么,但她隐约猜到了些。

正在林思恩沉思之际,她的余光蓦地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肖潇。

在她和陈政的私情还没有败露之前,肖潇常来半岛别墅做客,她是林初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林思恩一怔,肖潇在市医院工作,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样想着,她悄悄的尾随在肖潇身后,看着她走到护士站那里,然后和值班的护士嘱咐着什么,虽然内容听不大清楚,但从她嘴里吐出的名字林思恩绝对不会感到陌生。

林初。

林思恩用力的咬住下唇,眼神也变得阴毒起来。

她也在这个医院里?那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等肖潇离开护士站以后,林思恩找了个借口去护士站确认了一下,林初的确是在这个医院里。

清纯可人的少女却没有去寻找林初的病房,而是转身往五楼的VIP病房走去。

林思恩刚刚进门,便看到了在陈政病床边抹眼泪的徐湘君,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看得出是细心打扮以后才出的门。

明明是住院的是自己的儿子,然而这个女人却还是精心装扮以后才出门,可见在她心里,那张脸比儿子、比亲人更加重要。

林思恩看着徐湘君和她身后的杨姐,心里来了个主意。

她走进病房,然后扬起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招呼道:“阿姨,您来啦。”

徐湘君没吭声,她打心底里不喜欢林初,这个林思恩更是不会喜欢了。

陈政见自己的母亲翻了个白眼,满脸的不耐烦,赶紧圆场到:“思恩你怎么来了?”

林思恩也不觉得尴尬,冲他清风般的微微笑着,“姐姐让我来帮她送点好消化的东西给姐夫。”

一提到林初,陈家母子都安静了下来。

静了半晌,徐湘君哼声说:“她?她能安什么好心。”

林思恩听后垂下了头,用极其苦涩的语气弱弱的为林初抱不平,“姐姐、姐姐她……心里一直有姐夫的。”

那副委屈的模样,让陈政的心都要化了,更加在心里骂林初不是个好东西。

她要是有一星半点儿能比得上林思恩那就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只见林思恩把手里的保温桶放到病床上的小隔板上,眼圈红红地说:“这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她、她现在也不太好……”

杨姐却先陈政一步打开,寡淡的鸡汤里泡着几个馄饨,卖相一般般。

她第一个嚷嚷起来,“这、这连街边的小摊小贩的都不如啊,咱们少爷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种破落户儿才吃的东西!”

徐湘君的脸顿时垮了下去,“林初就给我儿子吃这种东西?”

“那是姐姐亲自做的!”林思恩辩解道。

贵妇人冷笑了声,合上盖子对她说,“我看是她随便买的吧,把这东西立刻拿走,把她人给我叫到这里来,我要亲自教训一下。”

她的态度万分倨傲,却忽略了面前少女眼底闪过的一缕得逞的神情。

“我…姐姐她……”林思恩露出了副为难的模样,“求求你了,看在我姐姐也在这个医院住院的份儿上,饶了她这次吧!”

林初, 裴修鹤完本试读结束。

孝礼少爷点评:

人物刻画比较细腻,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尤其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故事剧情十分精彩,主角性格鲜明,看后让人热血沸腾,《步步逼婚:法医娇妻别想逃》这本小说十分推荐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