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缠不止爱难离
情缠不止爱难离

情缠不止爱难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8 09:28:40

《情缠不止爱难离》主要说的是慕晚 萧恒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慕晚哑口无言,转身就要下车,却又被萧恒拦腰抱了回去,“别胡思乱想,等我回来!”丢下这句话,他才松了手,慕晚惴惴不安地靠在他的怀里,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颈窝里,让慕晚不自觉的心跳加速。“嗯。”点了点头,逃也似的挣脱他的怀抱就下了车。其实,他为难自己的时候,她还是很愿意乖巧呆在他身边的。看着慕晚离去的背影,萧恒哑然失笑,这才对着前排的司机开了口,“下午你过来接夫人回去,就说是我的意思。”
展开全部

来,别胡思乱想

和林菀不同,慕晚身上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质,她出生豪门,家教优良,长相精致;据说当年追她的男人可以从城南排到城北。

“萧恒,你别……别再看了……”窘迫得不行,慕晚开了口。

“哦!”萧恒极不情愿地收起目光,依靠在椅背上,翻起了手里的文件,司机缓缓发动了车子,极度平稳地将慕晚送到了律所门口。

车子停下,慕晚推门就要下车。

却听到萧恒的话音,“晚上我有应酬不回家吃饭,帮我整理一下行李。”

“哦。”慕晚闷闷地回了一句,想也知道,他不回来吃饭是因为明天要走,今天去陪林菀了吧?慕晚心里酸酸的。

“那……我给你选的衣服,都带去么?”她又问了一句。

这次,萧恒唇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意,伸过手揉着她的黑发,约莫是夜里把她吃干抹净了,男人的心情好的不行,反问,“不然呢?”

“……”

慕晚哑口无言,转身就要下车,却又被萧恒拦腰抱了回去,“别胡思乱想,等我回来!”

丢下这句话,他才松了手,慕晚惴惴不安地靠在他的怀里,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颈窝里,让慕晚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嗯。”点了点头,逃也似的挣脱他的怀抱就下了车。

其实,他为难自己的时候,她还是很愿意乖巧呆在他身边的。

看着慕晚离去的背影,萧恒哑然失笑,这才对着前排的司机开了口,“下午你过来接夫人回去,就说是我的意思。”

“好的,先生。”

车子缓缓发动,可萧恒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男人接起电话,林菀的话音传入耳内,“亲爱的——”

“嗯?官司的事情,我和晚晚谈好了,你把资料发给她就行。”对女人亲昵的称呼,萧恒没有丝毫的动摇。

“哦。”林菀哼哼了一声,她安插在慕家老宅的‘线人’早就将昨天晚上的情况向她汇报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萧恒居然真的会和慕晚在一起,而且听描述,林菀都觉得脸红。

更重要,更气人的是——

昨天夜里,她明明都已经脱光了,即将得到他了,可是最关键的时候,萧恒却把她推开了。

他将她的衣服丢给她,冷然说,“今天累了,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你……今天有事么?我能去公司找你么?我一个人呆在酒店里,还是害怕……”半晌,她柔软着话音询问萧恒。

说是害怕,实际就是找个机会,把昨天没做完的事情补上。

“嗯。”他没有拒绝,话音里也听不出喜怒,“我要去公司处理些事情,晚上过去接你。”

……

一天忙碌的工作过后,慕晚回到了家里。

想到要去度蜜月,她整个人都毛骨悚然的。这事要是换在三年前,她说不准会窃喜,可现在——

想到林菀,想到萧恒,她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慕晚将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全部摊在床上,逐一筛选的时候,外面的门响了,以为是家里佣人,慕晚也没太在意。

可是,不多一会,萧恒就穿过了卧室房门,走进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淡淡的酒气,扑鼻而来。

“晚晚。”

话音有些含糊,还能分得清她是谁,显然只是微醉。慕晚侧过身,由他抱着自己,“你喝酒了?”

“嗯?”

男人眯起一双眼眸,“闻到了?什么酒……”

他的话音,让慕晚有些尴尬,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不……不知道。”

“唔——”下一秒,他霸道地低下头,吻住了她的薄唇,浓浓的葡萄酒味在口腔里蔓延开了。

吻她的时候,萧恒不忘记在她的腰肢上掐了一把。

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他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知道了么?”半晌,他意犹未尽的松开她。

“拉菲。”慕晚小心地应了一句。

“哪年的?”

“不……知道……”本能地要躲开他的吻,可是没来得及。萧恒又一次吻住了她。

“这次呢?”

“82年。”

“很好。”像是得到了满意的回答,萧恒抬手将她放在了床上,欺身而下,不给她逃脱的空间。

“阿恒……”

男人的目光有些迷离,透着几分醉意,体温很高。

身下是刚才被她堆放得乱七八糟的衣服,这种时候,更是显现出了难以言说的暧昧。

“嗯?”

漫不经心的一声闷哼,男人像是故意在的等她恳求自己,大手坏心地捏着她的手腕。

“阿恒……”慕晚僵直了背,下意识地往后躲,“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她一边说,一边就要起身,却听到他俯身在她的耳边,慢条斯理地问,“东西收拾好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慕晚。

女人努努嘴,藕臂环住萧恒的脖子,“还没呢……你这样抱着我,还怎么收拾?”

话音里,像是带着几分责备。

可是她的话,听来更像是在撒娇。男人眯着眼,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白净的小脸上,微微一个侧身,彻底将她圈在了怀里。

“别闹了阿恒!~”

她凑到她的耳边,略带恳求的说,“不是说要收拾衣服?”

“嗯。晚晚……”男人合上眼眸,却不肯放开她,这让慕晚有点儿不知所措,靠在他的怀里,才听到男人慢条斯理地说,“衣服不着急,我给你说下明天宴会的流程。”

慕晚虽然算不上身世显赫,但毕竟出生大户人家,基本的礼节她懂,也不需要他强调,所以萧恒只说流程。

慕晚倾耳听着他的话。

萧恒就闭上眼,约莫是睡着了。慕晚蹑手蹑脚下楼为他煮了一碗醒酒汤,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着。

看到屏幕上闪耀的‘菀菀’两个字,她本能的就紧绷起了神经。

电话不眠不休地响了几下,慕晚还是忍不住接起了电话,“阿恒他休息了,你明天打过来吧。”

听到她的声音,林菀立刻就攥紧了手机。

为什么脸红?

“慕晚,你怎么还有脸呆在他身边?”她恶狠狠地问题让慕晚觉得好笑,抿唇,回应,“林小姐和真会说笑。阿恒是我的丈夫,我不在他身边,还能在哪儿?”

“呵——”林菀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慕晚,你可真不要脸!要不是的插足,我和阿恒……”

早就在一起了吧?她这话,让慕晚没由来的觉得可笑。

努努嘴,耐着性子笑,“林小姐,您这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不背,况且……”

她的话音还没出口,旁边的人就一把夺过了手机。突如其来的动作把慕晚吓得不轻,发出了一声惊呼,“阿恒,你……”

“有事明天打过来!我要休息!”萧恒对着电话丢出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倒是对林菀,没有一丝一毫的柔和。

“吓到了?”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润如玉的话,落在耳边。像是一根羽毛,慕晚心头痒痒的。

“没……”她看了一眼床头的醒酒汤,“你把醒酒汤喝了吧?”

试探着问道。

慕晚这么做,也不是单纯的为萧恒考虑,毕竟——

他喝醉了,她比较危险。

“嗯!”男人揉了揉额角,侧了侧身,俯身在她耳边,淡淡地道,“你似乎,很讨厌林菀?”

他这没由来的问题,让慕晚说不口的尴尬。

女人勾唇笑了笑,“难道我应该拱手把你送给她?”

看似玩笑,实际上却隐藏着无尽的苦涩。萧恒接过她手里的碗,凑过来在她脸上小小的啄了一下,“原来是吃醋了。”

是陈述句。

慕晚一惊,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意思,“才……才没有。”

欲盖弥彰的回答,让萧恒心头一片晴朗,大手将她圈在怀里,“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

慕晚被他的话说的哑口无言,低着头,拨弄着手指。

她其实真的很想抬手给他一个耳光,可是萧恒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把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全都抛之脑后了。

那天,他恶狠狠地问她,“慕晚,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不去死呢?”

可见,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可是现在,他却很冷静地对她说,“以后别跟林菀斤斤计较!”

斤斤计较?慕晚心里委屈的不行,明明她才是正妻,被小三逼问了一番,居然还得完成他的这种要求,她不太高兴,直接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而萧恒,他拿了一根香烟,在青白的烟雾里看向她离去的背影。

这丫头,这就生气了?

依着她萧太太的身份,慕家的教养,第一名媛的身份,都不该和林菀一般见识,他只是不想她自降身份。

可才消停了两秒钟,萧恒就听到门外面传来一声轻呼,“啊——”

是慕晚!

他当下心头一紧,猛地从床上站起来,推门就走了出去。

漆黑的长廊上,只看到女人一脸颓败地坐在地上,脚边全是陶瓷碎片。

“伤着没?”萧恒走过来,问她。

而整件事的始作俑者——萌萌却坐在慕晚的脚边,一脸蠢萌地看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不忘在慕晚的脚边蹭蹭。

“没事。”她伸手挠着萌萌的小耳朵,“昨天没回来,它今天一直缠着我呢。”

她话音温柔到了极点,美目眯成了一条缝,摇曳生姿般的魅惑,“是吧,萌萌!”

蹲在脚边的那只小金毛摇了摇尾巴,像是认可。

萧恒蹙了蹙眉,刚才残存的醉意彻底醒了,扶她起来,才说,“行了,我来收拾吧,你别管了。”

看她那样子,他是真怕她伤到哪里。

男人说完,直接上前将她护在了身后,慕晚吐了吐舌头,微带这几分不安望向身侧的人。

想到他刚才对自己说的话,心里又有点怅然若失。

她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又能靠撒娇在他身边呆多久呢?迟早,她和他都注定形同陌路。

……

白市。

刚一走下飞机,浓郁的花香就扑鼻而来。

慕晚萧恒的身后,唯唯诺诺地走出机场。

酒店位于白市市中心的购物中心旁边,高楼林立的市区里,这家酒店只有三层楼高,走进大厅,就有种进入了热带雨林的感觉,芭蕉叶为道路两侧生生添上了几分葱郁的气息。

“先休息一会,晚上我们去参加宴会。”

刚一进了房间,萧恒就开了口。慕晚努努嘴,将箱子里的衣物拿出来,依次挂进柜子。

“晚晚。”

看她站在衣柜边,没料到男人会站在自己身后,刚一回过脸,就撞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

“唔——”

女人轻轻地揉了揉额角,“我把衣服拿去熨一下……都皱了……”

“这些事情,等助理来就是了!”他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衣架。

慕晚突然间就不知所措了,坐在椅子上,惴惴不安地看着男人,他解开两粒纽扣,略带慵懒地看向她,“洗澡么?”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慕晚红了脸。

“不……”她这个样子,用实际行动告诉萧恒,她想歪了。男人凑过来看到她脸颊上的绯红,“晚晚,你很热么?脸红了?”

“哪有?”她别开目光,不敢看他脱掉衬衫时候那精壮的腹肌。

“没有么?那你为什么脸红?”他像是故意的,凑到她的面前,狭长的一双眼眸里,露着几分邪佞。

非但如此,慕晚本来是要躲的。

谁知,某人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八块腹肌在她面前晃荡着。

慕晚, 萧恒完本试读结束。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情缠不止爱难离》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