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林先生,后会无妻
林先生,后会无妻

林先生,后会无妻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08:43:47

给大家带来的《林先生,后会无妻》讲述了许眉间 林照亭的故事:许眉间的脸颊火辣辣地疼,嘴唇都破了,嘴角还溢出血水来。刺伤林照亭,的确是她不对,但若不是他想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怎么会那样做呢?她昂起倔强的脸,说:“我固然有错,但林照亭也有错,他……”“你刺伤我儿子,还有理了?”唐婉柔扬手,还想向许眉间扇去。陆少勋急得不行,可不管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那两个保镖。还好林子曦及时上去,一把拽住了唐婉柔:“妈,哥和嫂子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展开全部

林先生,后会无妻:生命垂危

温热的血液,溅到了许眉间的脸上,刺激得她浑身一哆嗦。

她忙松开了刀,看男人鲜血直流,不禁踉跄着后退,跌倒在了地上。

她抱着自己的身子,不停向后挪,不停向后挪。

许眉间吓坏了,她刚刚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她刺伤了她最爱的男人,她刺伤了她孩子的爸爸!

林照亭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看了看插在心脏位置的水果刀,又看了看地上的女人,满脸震惊、错愕。

他用颤抖的嗓音问:“你要杀我?”

不知不觉,他双眸便红了,闪烁着点点泪光:“你真的想我死吗?”

许眉间渐渐恢复了神智,又是心痛又是害怕,喃喃道:“你不该害我的孩子,不该害我的孩子……”

她可以离婚,可以还他自由,但他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的孩子了?

她真的一无所有,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了。

林照亭虚弱地吐出几个字:“我没有……”

只是不等他说完,便直挺挺地向后栽倒,昏死过去。

宋妃丽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忙扑上去扶住林照亭。

她担心地叫起来:“照亭哥哥,照亭哥哥……”

略微回过神来的许眉间,艰难地爬起来,想要上去看林照亭。

但最终因为羞愧、心痛、愤恨,她止步了。

宋妃丽恨了许眉间一眼,说:“照亭哥哥,你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宋妃丽的手下也赶紧上去帮忙,几人一起扶着林照亭离开了。

而陆少勋这时奔了进来,见许眉间呆呆地坐在地上,脸上身上都是血,不禁吓了一跳。

他忙上去,一边查看她是否受伤,一边问:“明月,发生什么事了?”

许眉间真的吓坏了,满脑子都是疑问,林照亭会不会死?会不会死?

虽然是她刺伤了他,但她现在,忽然又不想他有事了。

但她依稀记得那一刀刺在了他心脏位置,而且又流了那么多血,他肯定伤得很重。

许眉间抓着陆少勋的胳膊,哆哆嗦嗦地说:“我刺伤了林照亭,我刺伤了林照亭……”

陆少勋忙抱住许眉间,安慰道:“别怕,他不会有事的,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许眉间脑子里很乱,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陆少勋拳头捏得咯咯响,觉得林照亭那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许眉间却央求道:“哥,你帮我打听一下他在哪家医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她想去医院看看他,想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否则会疯掉的。

陆少勋气呼呼地说:“他这样对你,你还关心他做什么?”

许眉间也希望自己不要关心林照亭了,可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她苦笑着说:“我真的很恨他,可没有爱,又哪来的恨了。而不管是爱还是恨,都已经深入骨髓,无法剔除了。”

陆少勋叹息一声,何尝不理解许眉间的心情了,于是打电话,打听了林照亭的情况。

林照亭真的伤得很重,现在正在医院急救室抢救了。

因为许眉间执意要去医院看林照亭,陆少勋便带她去了。

医院急救室外,除了宋妃丽在,还有林照亭的母亲唐婉柔、妹妹林子曦。

宋妃丽看见许眉间,立刻嚷嚷道:“你把照亭哥哥伤成那样,怎么还有脸来?”

然后她向唐婉柔哭诉道:“伯母,你没看见她狠心地刺伤照亭哥哥的样子,分明是想要了他的命。你为了照亭哥哥的安全,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了。”

唐婉柔看向许眉间,那凌厉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她怒气腾腾地走上去,直接扬手一巴掌向她甩去。

许眉间把林照亭伤成这样,唐婉柔找她算账,也是情理之中。

她低着头,咬着唇,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

好在陆少勋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唐婉柔挥来的胳膊。

“伯母,你责罚我们家明月前,为什么不问问你儿子做过什么了?”

唐婉柔气呼呼地抽出胳膊:“我只知道我儿子现在还躺在急救室里,生命垂危。”

然后她冲身后的保镖示意,保镖立刻上来,将陆少勋拽到了一旁。

陆少勋一边挣扎,一边担心地说:“你们想干什么?不要伤害我妹妹。”

唐婉柔满脸愤恨地瞪着许眉间:“当初照亭娶你,我就不同意。结婚三年,你也没给照亭生下一儿半女。现在你竟敢刺伤照亭,是要谋杀亲夫吗?”

许眉间的外婆,和林照亭的奶奶,是闺蜜。

正是在两位老人的撮合下,才有了他们相亲、结婚。

可林家那样的名门望族,自然是瞧不上许眉间这样小门小户的女儿的。

这三年,许眉间没少受婆婆的责难,但为了林照亭,都一一忍下来了。

许眉间吞了一口苦涩的唾沫,解释道:“刺伤林照亭是我不对,但当时的情况……”

不等许眉间说完,唐婉柔一巴掌甩在许眉间脸上,紧跟着反手又是一巴掌。

她心疼儿子遭受这无妄之灾,自然用足了力气。

许眉间的脸颊火辣辣地疼,嘴唇都破了,嘴角还溢出血水来。

刺伤林照亭,的确是她不对,但若不是他想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怎么会那样做呢?

她昂起倔强的脸,说:“我固然有错,但林照亭也有错,他……”

“你刺伤我儿子,还有理了?”唐婉柔扬手,还想向许眉间扇去。

陆少勋急得不行,可不管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那两个保镖。

还好林子曦及时上去,一把拽住了唐婉柔:“妈,哥和嫂子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唐婉柔怒气冲冲地说:“这个贱人把你哥害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许眉间心抽痛了几下,贱人?

她没想到她叫了三年妈的人,竟然骂她贱人!

大概,就像林照亭从没有拿她当妻子,唐婉柔也从没有拿她当儿媳妇吧。

这时有两名身着制服的民警上来:“我们接到报警,有人蓄意伤人,请问谁是许眉间?”

许眉间愣了愣,他们报警了?

她没有多少害怕,更多的是失望、心痛,他们竟然报警了!

看来这次,他们是真的要把她送进监狱不可。

她忍不住摸了摸腹部,只是可怜肚子里的孩子要跟着受罪了。

林先生,后会无妻:流产

经过简单的审讯后,许眉间被关进了监狱。

她睡在大通铺的角落里,忍不住担心林照亭,不知道他度过危险期了没有。

她也担心她的将来,不知道要坐多久的牢,不知道家人什么时候能将她弄出去。

她不想她的孩子在监狱里出生,不想她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被人瞧不起。

许眉间正想得烦躁不已,忽然有人掀开被子,一把将她拽下了床。

她只有一条腿,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上。

同监舍的几个女人,正不怀好意地看着许眉间,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样子。

许眉间爬起来,忐忑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那个女人坏笑道:“想干什么?有人让我们收拾你。”

许眉间瞬间明白了,肯定是有人买通她们对付她,是宋妃丽还是林家的人?

她觉得冤枉,她到底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为什么都坐牢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她?他们真的要让她死不可吗?

她咬了咬牙,说:“你们已经坐牢了,难道不怕把事情闹大,加重刑罚吗?”

为首的那个女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喊道:“一起打。”

然后那几个女人冲上去,七手八脚向许眉间打去。

想来,对方给她们的报酬非常丰厚,丰厚到不惧怕加重刑罚。

许眉间势单力薄,面对冲上来的女人,根本无力反抗,只有挨打的份儿。

顷刻间,她浑身都痛起来,痛得冷汗涔涔,连腹部也隐隐难受起来。

经历这么多事,许眉间都将孩子保住了,不想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她使出浑身的力气,拨开那几个女人,一边大叫着,一边向厕所蹦去。

她刚蹦进厕所,还没来得及将门关上,那几个女人已经追了来。

她使出了吃奶儿的劲儿,想要锁上门,但对方人多势众,一把将门推开,还推得她摔倒在地。

那几个女人照着地上的许眉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许眉间还想挣扎,还想反抗,但实在没有力气了。

若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苦苦坚持着,她真想死了算了。

有晶莹的泪水,涌出眼眶,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为什么要遭受这一切?为什么?

这时那个女人拉开其他女人,许眉间还以为她们终于放过她了。

岂料,那个女人猛地抬腿,一脚狠狠踩在许眉间腹部上,还用力地碾了碾。

许眉间痛得尖叫起来,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肚子里剥离,然后化作血水,涌了出来。

她知道,那是她的孩子,她视若生命般宝贵的孩子。

她想要推开那个女人,她想要爬起来,却只能像条死狗一样,瘫在那里。

有巡逻经过的狱警,听见动静,在监舍门口问:“大半夜的,你们不睡觉,干什么呢?”

许眉间想要向狱警求救,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救了。

但不等她说出话来,一个女人忙死死捂住她的嘴。

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细弱蚊吟地,呜呜叫着。

直到狱警离开,那个女人才放了许眉间,彼时她身下已经一大滩鲜血。

她已经觉察不到疼痛,只觉得很冷很冷,只觉得浑身无力。

她固执地认为,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救,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外爬,想要爬到门口求救。

她爬过的地方,留下一道宽宽的血痕,触目惊心。

许眉间觉得脑袋越来越沉,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

但她不断给自己打气,为了孩子不能放弃,再坚持坚持。

只可惜她最终没有爬到门口,就昏死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许眉间好像被困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不管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她好累好累,但十分害怕黑暗,只得继续跑呀跑,终于看见了光亮……

许眉间忽然醒过来,睁开眼睛,便见林照亭担心的脸庞。

她见他没事,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只是很快想到肚子里的孩子。

她抬手抚上腹部,紧张地问:“我的孩子了?他还好吗?”

林照亭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开口:“孩子没有了,等你养好身体……”

不等林照亭说完,许眉间已经尖叫起来:“你说什么?我的孩子没有了?怎么会没有了呢?”

其实她知道,她流了那么多血,孩子不可能保得住。

可她就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老天为什么连她的孩子也要夺走了?

现在,她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一无所有了。

林照亭看许眉间这个样子,心里有些难受,倾身上去,想要抱住她,安慰几句。

但许眉间一把推开了林照亭:“现在你满意了?你满意了?”

紧跟着她说:“你想我死就算了,为什么这么狠心,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不肯放过?他也是你的亲骨肉呀。”

如果不是他想害她的孩子,她就不会刺伤他,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林照亭本不想和许眉间争辩,但想到她捅他那一刀,满满的心痛。

“你被绑架,我说不救你,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手下的人根据手机讯号查到你的定位。我有拿着赎金去救你的,只是半路上出了车祸,重伤昏迷进了医院。”

“我从没有要害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宋妃丽假借我的名义,逼你吃堕胎药。”

许眉间呵呵笑起来,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物品,就向林照亭砸去。

“林照亭,你忘了你是怎么逼我吃避孕药的?你忘了你说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了吗?”

她也想相信他,但没办法相信:“我不会相信你的话,再也不会相信你的话,滚出去,滚出去——”

林照亭闪身,躲开了许眉间扔来的东西,却没有离开:“我逼你吃避孕药,我说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只是因为你的身体不好,不适合要孩子。”

许眉间还是不信,就如同当初林照亭不相信她没有害人一样。

她继续抓起东西,就向他砸去:“滚,我不想见到你,不想见到你。”

因为是犯人,许眉间一只手被拷在床头,此刻因为激动地挣扎、叫喊,已经磨破了皮,磨出了血。

但她却不觉得痛,继续发疯一般地扔东西,继续发疯一般地大喊大叫。

她真的好痛苦好难受,因为她的孩子没有了,没有了。

许眉间, 林照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夏蓉吖点评:

啊,终于等到大大新书了,只是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