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完美女上司
完美女上司

完美女上司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16:18:10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完美女上司》,主角方阳 白薇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临近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白薇的信息,说印度和硅谷的公司代表已经离开了清迈,似乎已经接到了BTT方面的拒绝,正式退出BTT的项目竞争。白薇还说,阿瓦拉和曹文怀进行了一次会谈,并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双方约定泼水节后谈合同细节。果然,挂断白薇的电话没多久,BTT大楼里走出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谈笑风生的曹文怀和阿瓦拉。双方道别,曹文怀带着团队离开,但他突然在半路上单独下车,并提着一个包走进了一家银行。
展开全部

完美女上司:做梦

唇分,她急忙从我身上撑了起来,飞快后退,退到墙壁后一边整理裙摆,一边重重地呼了几口气。

看样子,她似乎没打算报警。

刚刚她从我身上离开的时候,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胸口那承受的压力太大了,又有种懊恼和遗憾,感觉自己刚刚错过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说吧,你打算怎么对付曹文怀,怎么拿回项目?”白薇突然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我会带你去看一场好戏的。”

“哼,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拿回那个项目。”

说罢,白薇扭头朝外走去。

“白总,记得打听曹文怀的行踪,再把他和阿瓦拉的电话号码发给我,还有印度和美国佬的动向。”我朝她背影说了一句。

她没回应,只听到开门和“砰”地一声摔门的声音。

我探头去看了一眼门口,确认关上之后,摇头笑了笑,然后拉过被子和枕头继续躺尸。

昨晚做底稿搞到半夜,尽早又极度专注地做了两个小时的讲解和演说,实在是有点累了。

不知不觉睡着之后,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把白薇推在墙上,急切想要做着各种不可描述的内容,梦中的白薇异常配合,好像认赌服输一般。

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也没多想,只想由着性子放送一把……

在这种最紧要的关头,我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熟悉的铃声,像突然泼在头上的冷水。

我打了一个激灵醒过来,这才发现刚才是做梦,但那刺耳的铃声依然不停地响着,来源是我放在床头的手机。

我恼火地骂了一句,拿过手机一看,是个没存有名字又好像有点熟悉的号码。

我疑惑地接通电话,里面传出了熟悉的声音:“方阳,没打扰你吧?”

“洛水?”我问完之后,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在前面加个‘林’字。

“嗯,是我。”

“有事吗?”

听到我冷漠的问题,林洛水在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我想挂断电话,不想跟她再有什么婆婆妈妈的爱恨纠葛。

因为我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用情至深甚至把爱情看得高于一切的傻逼青年。

就在我忍不住要按断的时候,林洛水终于开口了,用唯喏的带着浓浓歉意的语调说:

“方阳,对不起,我打给你只是想跟你道个歉,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文怀他会用这种不太光明磊落的方法去……总之,对不起,我替他向你道个歉。”

我有些不耐烦:“干嘛要道歉?完全没必要,我也不接受他的道歉,既然杠上了,那就死磕呗,磕到底谁先趴下谁就是孙子。”

“方阳,其实他这人并不坏,只是太要强,脾气也急了点而已,你没必要这样,再说了,你……你赢不了他的。”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没到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就好好看着吧。”

“方阳……”

“还有什么事吗?”

“你变了。”林洛水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犹豫了一下。

我平静地回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变了,坐牢三年让我变得更坚强,更现实,对很多事也看得更开了,但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与你无关,我们之间早已没有任何关系。

“对了,你之前转给我那五万块钱,我会还给你,最迟一个月,一分不少。”

“不用还了,那笔钱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林洛水的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我有些愤怒:“用不着你补偿,我们两个互不相欠,也用不着拿钱来怜悯我,我会活的很好,哪怕是饿死,我也不会花你的钱,更何况我不知道那五万块钱是你的还是曹文怀的。”

林洛水陷入了沉默。

“就这样,拜拜。”

我挂断了电话,把手机狠狠扔到床上。

再然后,我忍不住用力揪着自己的头发,想以此来驱散心中的愤怒,和那一股莫名的悲伤。

就这样,我一动不动地在床上坐了很久。

良久后,我狠狠骂了一句,然后拿出香烟点燃,用力地吸了几口。

我要变得更坚强,不再为那狗屎一样的爱情而悲伤,不再为任何女人而落寞。

抽完一根烟,我接到了白薇发来的信息,说下午曹文怀带着他们公司的人去古城玩了,还把曹文怀的电话号码和酒店地址,及阿瓦拉的号码一起发了过来。

我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回到思维敏锐和冷静的状态,然后出门。

我先去买了两顶假发,两副假胡子,把自己扮成一个络腮大汉,然后四处打听附近的同志酒吧,选了一家位置偏僻安静的酒吧,并记下地址。

再然后,我租了一辆摩托车来到曹文华住的酒店,在对面一家奶茶屋要了一杯东西,静静坐着观察对面,等待曹文怀的出现。

班沙肯定会找曹文怀,曹文怀也许会很愤怒,会咒骂这些不讲道义不讲规矩的混混,但他不得不给钱。

因为曹文怀对BTT项目势在必得,他怕班沙反过来也把他给搅黄了,相比于那个项目的利润,多付出一两百万泰铢,对他来说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他和班沙会花很一定时间谈判,尽量压低价钱,然后准备现金,他不敢直接转账,怕留下和小混混勾结的证据。

再然后,他就会和班沙见面,给钱。

或许是今晚,或许是明天,也或许是后天泼水节期间。

我得保持耐心,一直盯着曹文怀,慢慢等,并随时根据事情的进展随机应变。

傍晚,曹文怀和其他曼迪科尔的人回到了酒店,没多久后,他又和林洛水手挽着手出现在酒店门口,并朝不远处一家餐厅走去。

吃过晚饭,他们没有回酒店,而是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开着租来的摩托车跟在后面。

曹文怀带着林洛水去了闹市区,逛街、吃东西、买当地特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我装作游客跟在后面,看着他们依偎在一起,看着曹文怀搂着林洛水的腰,看着林洛水幸福地朝他欢笑……

我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让莫名的悲伤和愤恨影响自己的冷静和思维。

夜里九点多,曹文怀和林洛水回到酒店,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完美女上司:资深基佬

第二天一早,我换了另一顶假发和胡子,带上特意买来的黑框眼镜,再次来到曹文怀的酒店对面等待。

早上八点多,他带着林洛水和另外几个人离开酒店,来到BTT大楼。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白薇的信息,说印度和硅谷的公司代表已经离开了清迈,似乎已经接到了BTT方面的拒绝,正式退出BTT的项目竞争。

白薇还说,阿瓦拉和曹文怀进行了一次会谈,并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双方约定泼水节后谈合同细节。

果然,挂断白薇的电话没多久,BTT大楼里走出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谈笑风生的曹文怀和阿瓦拉。

双方道别,曹文怀带着团队离开,但他突然在半路上单独下车,并提着一个包走进了一家银行。

没多久,曹文怀提着包走出银行,在路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单独上了一辆出租车。

我开着摩托车悄悄跟在后面。

出租车在一条人流密集的街区停下,曹文怀拿着包走进了一家餐厅。

我把摩托车停在路边,走进餐厅扫了一眼,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曹文怀和班沙,两人中间还坐着一个模样斯文的年轻人,似乎是翻译。

显然,曹文怀不敢去班沙的老巢,那地方一般人不敢进去。

于是他特意找了一条人流密集的街道,这里巡警多,班沙不敢乱来。

我进门的时候,离班沙和曹文怀不远的两个泰国佬警惕地看了过来,犀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那是班沙的人,不得不说这家伙很小心,幸好我戴了假发,贴了假胡子还戴上了眼镜,班沙的人没认出我。

我若无其事地用泰语跟服务员点了一份食物,在离曹文怀和班沙较远的地方坐下,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一边吃东西一边假装玩手机。

曹文怀抱着包,脸色难看地用英语跟班沙说着什么,班沙则玩味地淡淡笑着。

我听不懂英文,那个年轻人给班沙翻译成泰语的时候,声音比较低,也听不清。

能拍到视频就行了,声音有没有无所谓了。

没多久,曹文怀愤恨地把提包推到班沙面前,班沙笑眯眯地打开袋子,往里面翻了翻。

很快,班沙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笑眯眯地朝曹文怀行了一个合十礼,然后带着手下离开了。

等他们走出餐厅,曹文怀用中文愤恨地咒骂了几句。

我关掉手机摄像头,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低头吃东西。

直到曹文怀走出餐厅,我也没跟他打招呼,不想打草惊蛇,免得出现变故。

吃完东西,我找地方抽了根烟,确认视频没有问题后,就骑上摩托车去找地方剪辑视频。

第二步完成了,顺利拿到了曹文怀和班沙交易的视频,加上上次偷拍和班沙对话的视频,足以证明我的清白。

但要想拿回项目,这两个视频还不够,远远不够,还得来一剂猛药。

这剂猛药现在也可以开始熬了。

弄好视频,我分别找了两个当地的导游,没人给他们五百泰铢,让他们分别打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阿瓦拉的,我让男导游冒充曹文怀的同事,用英语告诉阿瓦拉,曹文怀很仰慕阿瓦拉先生,想约他今晚在一家酒吧单独见面,并解释曹文怀之所以没有亲自打电话给阿瓦拉,是因为曹文怀的女朋友一直在陪着他,不太方便。

我还让男导游向阿瓦拉透露了的一句话:他和曹文怀之间有别人不了解的私密关系。

目的很简单,让阿瓦拉误以为曹文怀也是个基佬,而且是既喜欢女人,又喜欢男人的双向基。

阿瓦拉显得很稳重,在电话里既没有答应见面,也没有拒绝,只说了句‘请替我向文怀先生表示感谢’。

那间酒吧,就是我昨天特意选的那间偏僻安静的同志酒吧。

阿瓦拉作为一个资深基佬,肯定知道那是什么酒吧,也肯定知道曹文怀约他到那种地方去的目的。

这剂猛药的关键就在这里,阿瓦拉是否跟曹文怀见面。

至于曹文怀,则简单得多了,我让另一个导游打给他,同样用英文说阿瓦拉约他今晚在那间酒吧见面,曹文怀立马屁颠屁颠地答应了下来。

BTT的项目能否拿回来,就看阿瓦拉的了。

那天会谈的时候,阿瓦拉看我的眼神那么诡异,似乎是看上我了,这让我想想都觉得恶寒,还浑身起鸡皮疙瘩。

同样的,曹文怀身材修长,长得成熟帅气,阿瓦拉会不会也看上他?

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性。

但曹文怀肯定不是基佬,这点我看得出,等他去到酒吧跟阿瓦拉热聊起来,等阿瓦拉把话题引到搞基这方面来,或者直接动手动脚的时候,曹文怀会蛋/疼,会产生误会,甚至可能会直接出现矛盾。

如果他拒绝阿瓦拉,会让阿瓦拉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被羞辱了,会很愤怒。

如果他接受阿瓦拉,愿意跟一个男人滚床……

那我只能认倒霉。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阿瓦拉赴约。

总之,成与不成,今晚就知道了。

办好事情后,我回到酒店,感觉有些累了,正想躺下休息的时候,房门又突然被人敲响了。

开门一看,白薇像昨天一样冷冰冰地站在门外。

“方阳,你不是说还能拿回项目吗?今天阿瓦拉和曹文怀见面了,你说,该怎么办?”

我有些无语,返身房间里边走边说道:“进来再说吧,我给先给看点东西。”

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回过头一看,白薇依然冷冰冰地站在门外。

我忍不住笑了:“白总,放心进来吧,我这次不强姧你。”

白薇脸色愠怒,但没说话,片刻后终于迈步走了进来。

我拿起手机,翻出那两段视频递给她,说:“先看看视频吧。”

白薇接过手机,神情专注地看着屏幕。

很快,她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

我舒服地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闭目养神一小会先。

片刻后,白薇说:

“方阳,这两段视频虽然可以证明那些人不是你找来的,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BTT的人哪怕知道你是清白的,他们也不可能再跟我们合作,因为事情已经传开了,他们没必要费劲地去澄清,只会将错就错,只会选择跟曼迪科尔合作。”

小说《完美女上司》 第19章 做梦 试读结束。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完美女上司》这本小说作者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