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甜妻宠夫有道
甜妻宠夫有道

甜妻宠夫有道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5 16:42:00

给大家带来的《甜妻宠夫有道》讲述了顾聆听 战御骋的故事:“不是的。”她结结巴巴说道:“我只是有点意外,并没有别的意思,还以为四爷不会关注到我在这里上班的……”越说越离谱,她恨不得狠狠地敲自己一下。他们已经结成夫妻了,他来顺路看下她怎么了?说错了话,再感受到男人那冰冷的视线就这般静静的凝在她的脸上,顾聆听咬了咬牙,从旁边抽出了纸巾。“四爷,你的手还在流血,等我会儿,我去给你买药。”她动作利索的将他手指上的血擦拭干净,刚要下车,却被战御聘一把攥住了手腕。
展开全部

我男人才不丑

就在这时,咖啡店的门被推开,一道冰冷男人身影进了店内。

是战御聘。

店铺中的情景完全落在他的眸中,他的眉头紧皱,眼中有明显的煞气凝结。

真是出好戏。

刚才办完事,本打算来顾聆听店里喝杯咖啡,顺便看看她的工作环境,却没想到进来就撞上这样的戏码。

看来,他给的教训还不够。

战御聘微微眯起了眸子,阴沉的可怕,紧紧盯着疯了般的母女。

“小贱人,这次你男人护不住你了吧!”

关倩对顾聆听破口大骂,“仗着四爷那个老男人在我们母女面前撒泼,怎么不让四爷给你个好工作,还在这儿端咖啡?”

“妈,估计她是给四爷伺候舒服了,四爷才帮她一把的。”

顾紫晴在旁边慵懒的拨弄着指甲,煽风点火,“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啊,她也真敢去陪,哄得四爷连医药费都帮她出了。”

这就是卖了的好价钱?

关倩冷哼一声,“没想到这个小贱人竟然在四爷那里卖了那么高,亏她下的去口!”

母女两人一唱一和,顾聆听紧紧咬着唇,并没有反驳。

她们说的虽然难听,但这就是事实。

她将自己卖了,卖给了四爷。

顾聆听的沉默让关倩母女更加嚣张,想到她在医院门前打自己的那一巴掌,顾紫晴突然上前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贱人,怎么现在不张狂了?”

顾紫晴大骂道:“你的男人不管了吧!”

她用的力气很大,顾聆听没有防备,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两步,失去了平衡。

见顾聆听要倒,关倩冷笑了声,上前在她的肩膀上又推了下。

这下,她彻底失去重心,在母女两人那满意的神情中重重的往后倒去。

在她的身后,是一整排玻璃杯,这要是摔倒撞上去,必定受伤!

“小心!”

电光石火之间,店长惊声呼喊,顾聆听这才反应过来,绝望的闭上了眼。

“呯!”

“啪啦!”

玻璃杯纷纷落地,摔得粉碎,不少玻璃杯砸在了面前人的身上,发出和肉体碰撞的沉闷声响。

预料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顾聆听颤巍巍的睁开了眼。

是他。

刚才玻璃杯落地,眼看都要砸在她身上,他像是从天而降的神袛般骤然出现在她的身边,将她紧紧护住。

像是一堵坚实的墙,将疼痛和危险全部抗下。

众多玻璃杯都砸在了他的背上和手上,那本该是砸在她身上的。

店铺中围观的人们一阵惊呼,店长也焦急的赶了过来,上下打量着两人。

“聆听,这位先生,你们没事吧?”

他的声音将顾聆听从恍惚中惊醒,顾不上看好戏的两母女,她着急的抬眸打量他。

“你没事吧?”

顾聆听哆嗦着唇,小心翼翼的问道:“有没有被伤到?”

听到她的话,战御聘微微愣怔。

她竟然知道关心他?

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不等他开口,顾聆听的视线便凝聚在了他的手上。

“你受伤了!”

她担忧的对他说道:“你就不该替我挡着,我皮糙肉厚的,被砸两下也无所谓,都习惯了,唉,等着,我去给你拿医药箱。”

嗔怪的看了眼他,顾聆听顾不上旁边虎视眈眈的关倩和顾紫晴,拔腿就要去店铺后面找店长常备的医药箱。

四爷的手伤到了,这是头等大事。

他的手指上鲜血淋漓,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也不会这样。

顾聆听心中自责不已,但不等她离开,他便拽住了她的胳膊。

“没事。”

他的声音低沉清朗,似乎带着丝丝愉悦,“不过是划了个小口子。”

“那也要找医药箱处理下!”

顾聆听嗔怪看着他,“都流血成这个样子了,不消炎包扎怎么行?”

被她这样一瞪,他再次顿了顿,一种奇异的感觉泛上心头。

他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吼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似乎被这样关心,也不错。

顾聆听要去找医药箱,见她不理会自己二人就想走,关倩和顾紫晴再次拦住了她的脚步。

“你们干什么?”

顾聆听反感低吼道:“别拦着我!”

“小贱人,胆肥了啊!”

关倩并没有被她吓到,紧紧的拽住了她的袖子。

上下打量了眼她,顾紫晴讥讽的开了口。

“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货色,不愧是小贱人,你不是四爷的女人吗,怎么敢背着他在外面偷人?”

话音落地,店内一片哗然。

站在顾聆听身后,战御聘眼眸微眯,冰冷的煞气在他周身不断凝聚。

当众诋毁他的女人,还这般不知死活的纠缠,很好。

顾紫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看着顾聆听气的发抖的娇躯,嘴角微微上翘,“哟,我怎么忘了,你这个小贱人是主动送上去的。”

“四爷玩够了,就不要了,不然也不会让你在这儿继续当苦力。”

“就是,不知道羞耻的贱人。”

关倩也随着自己女儿的话说了下去,“当众跟个丑男人拉拉扯扯的,你将顾家的脸都丢尽了!”

“我男人才不丑!”

顾聆听再也忍不下去,低低的咆哮道:“他只是脸上多了条疤,总比你们这些整容脸好看,你们才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这母女两人个个儿顶着韩式半永久,有什么脸面说他?

听着她的话,男人身上的煞气消散,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

活了二十七年,有个小丫头跟在身边,真的很好。

被顾聆听这么一吼,关倩两人愣了愣,迅速反应过来,上前就要继续撕扯她。

“小贱人,给你翻了天了!”

顾紫晴更是气的脸都绿了,刚要抬手去打,却被她眼明手快的闪身躲开。

这次顾聆听再也不和二人客气,重重的将顾紫晴推倒在地。

“哎哟,妈呀!”

剧痛传来,顾紫晴白了脸喊道:关倩也急了,高高的扬起了胳膊。

“江越!”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

顾聆听转头看到进来了个助理模样的男人,在他的身后跟着两排保镖,凶神恶煞的将母女两人团团围住。

她愣了愣神,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是四爷。

我会保护你的

瞥了眼关倩和顾紫晴那吓得苍白的脸,战御聘冷笑了声。

“将这两人处理了。”

话音落地,江越立刻恭敬颔首,“把人拖出去!”

保镖们二话不说,七手八脚的将关倩和顾紫晴架住,向着门外拖曳而去。

“放开我,顾聆听,你会遭报应的!”

关倩边被拖着走边不停的喊叫,声音凄厉,江越皱了眉头,有保镖立刻识趣得在她肚子上狠狠砸了一拳。

保镖下手很重,关倩翻了翻白眼,剧痛让她张嘴无声,像是软脚虾般被人拖了出去。

咖啡厅中人人寒蝉若噤,战御聘身上温度极低,整个咖啡厅的空气仿若绷紧的弦。

顾聆听愣愣的看着他。

他就像是她的保护神,侵犯她的,对她无礼的,都被他一一收拾。

如果能一辈子都靠在他身后,就好了。

脑海中猛然冒出来这个念头,将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是四爷,已经对你不错了,不要再妄想。”

顾聆听碎碎念着,有些分神,就在这时,她的手腕被战御聘突然抓住。

微凉的触感让她陡然惊醒,还没等她开口,他便冷冷的看向了店长。

“人我带走一会儿,今天损失的物品,刚才那两个女人会负责。”

战御聘说完便拉着顾聆听往外走,店长木讷点头,根本不敢阻拦她们,眼睁睁看着两人出了咖啡店。

“让关倩她们负责?”

顾聆听边走边问道:“恐怕她们不会出钱的。”

“会的。”

战御聘冷声打断了她的话,“我做主。”

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关倩和顾紫晴撞到了他的枪口上,他何必为她们去掏腰包。

咖啡厅中损失的玻璃杯和咖啡也不少,让她们大出血,长个记性。

他的力气很大,顾聆听被他一路拉着上了车子。

“四爷,你怎么来了?”

顾聆听低声问道:“是特意来的吗?”

她的脸庞红红的,车厢中的温度仿佛也在悄然上升,将他身上的冰冷融化。

有心要逗逗她,战御聘依旧冷着脸,“恰好在附近谈事。”

瞥了眼她抿紧的唇,他的声音冷了下去,“怎么,不许我来?”

男人的声音仿佛能够将整个车厢都给冻住,如同置身在数九寒天之中,顾聆听愕然抬眸,慌乱的摆手解释。

“不是的。”

她结结巴巴说道:“我只是有点意外,并没有别的意思,还以为四爷不会关注到我在这里上班的……”

越说越离谱,她恨不得狠狠地敲自己一下。

他们已经结成夫妻了,他来顺路看下她怎么了?

说错了话,再感受到男人那冰冷的视线就这般静静的凝在她的脸上,顾聆听咬了咬牙,从旁边抽出了纸巾。

“四爷,你的手还在流血,等我会儿,我去给你买药。”

她动作利索的将他手指上的血擦拭干净,刚要下车,却被战御聘一把攥住了手腕。

“车上就有。”

他用下巴指了指轿车前面的暗格,“你来处理。”

顾聆听听话的将药箱从暗格中拿出来,里面果然一应俱全,酒精,纱布,消炎药,还有些常备的跌打损伤药物。

她低垂着眸子,认真的用棉球沾了酒精,将男人手上伤口部位清理干净。

还好,并没有碎玻璃渣。

松了口气,她继续帮他处理伤口,将上好的云南白药均匀的撒了上去,她在剪纱布的时候,却被战御聘出言制止。

“创可贴。”

“嗯?”

顾聆听的身体微微颤了下,乖巧的放下纱布,将他要的创可贴小心翼翼的贴在了他的伤口上。

她的动作无比轻柔,仿佛在她面前被上药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世上最容易碎裂的珍宝。

小女人的呼吸均匀的落在他的手背上,战御聘的眼神慢慢柔和下来。

很快,伤口处理完毕,再次打量了下自己的手艺,顾聆听这才轻轻拍了拍手掌。

“四爷,对不起。”

她低声说道:“我继妹一向口无遮拦,你别往心里去。”

无缘无故的道什么歉?

战御聘愣了下,脑海中飞速闪过顾紫晴当时骂的话,立刻明白了过来。

那个女人骂他丑,她是在替顾紫晴道歉。

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凝视着顾聆听那真诚的眸子,他忍不住开了口。

“怎么,看不惯别人这么说我?”

“当然,我们是……夫妻了嘛。”

呵,这个小女人。

他微微勾动了唇角,“可她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丑。”

“你一开始不也被我吓到了。”

提到当初的事情,顾聆听的脸上顿时如同火烧云般,低声解释,“我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而且现在我也不怕你了。”

手指在他刚刚贴好创可贴的手背上轻轻蹭过,看着她那认真的样子,战御聘忍不住再次开口询问。

“以后若是还遇到这种事呢?”

“那我肯定要怼回去的!”

顾聆听毫不犹豫地说道:“那种外貌协会的人说话都难听死了,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他给了她家,救了她的母亲,她今生无以为报,只能尽她的全力去保护他,回报他。

尽管现在她是他的累赘,但她私心里就是想要给他温暖。

话音落地,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像是猛烈的山洪般迅猛席卷了顾聆听,她大脑一片空白。

她用了力气轻微的推开了他,脸庞红的似乎要炸裂开来,“你怎么突然?”

“我们是夫妻。”

战御聘淡然说道:“你应该多练练。”

说完,他将她猛然揽了过来,又是一顿亲吻。

短暂的亲吻后,他面色微变,“下车。”

他的声音冰冷,顾聆听刚喘过气来,便愣在了那里。

刚亲完就赶人?

都说四爷喜怒无常,可这也太过分了!

顾聆听, 战御骋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子民点评:

喜欢男女主顾聆听 战御骋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总裁豪门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