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与君一曲歌未央
与君一曲歌未央

与君一曲歌未央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4 13:38:58

《与君一曲歌未央》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李大娘眼珠子一瞪:“没有?你这个死丫头没钱你不会去卖啊!长这么好看的脸蛋有什么用!你弟弟想出去吃顿好的都没有,你活着还有什么劲?!”扬言抬起手来又要打,曲长笙面不改色,抱着往李大娘面前一挡:“这是皇上的衣服。你要打吗?”李大娘一哽,脸色涨成猪肝色:“你——”“我现在是给皇上洗衣服的人,皇上的衣服出了事儿,别说二两银子,就连你我的下葬钱都要打进去半吊子。”她凉凉瞟她:“曲长安想要的钱,我没有,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展开全部

与君一曲歌未央:竟然将赢尘的衣服撕了

李大娘眼珠子一瞪:“没有?你这个死丫头没钱你不会去卖啊!长这么好看的脸蛋有什么用!你弟弟想出去吃顿好的都没有,你活着还有什么劲?!”

扬言抬起手来又要打,曲长笙面不改色,抱着往李大娘面前一挡:“这是皇上的衣服。你要打吗?”

李大娘一哽,脸色涨成猪肝色:“你——”

“我现在是给皇上洗衣服的人,皇上的衣服出了事儿,别说二两银子,就连你我的下葬钱都要打进去半吊子。”她凉凉瞟她:“曲长安想要的钱,我没有,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你这个不孝女!”

曲长笙又抱着她的盆挡在面前,李大娘瞧着里面的金线灼灼,终究还是没有下了手去。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敢。

转身去打水,曲长笙头也不回也能感觉到李大娘那种愤愤不平,却不知道身后是谁说一句:“你去撕那个盆里的,那件衣服可不金贵。”

李大娘一回头,就瞧见了方才曲长笙拎在手里的衣裳,雪白的缎子,的确没有什么花样。

不好!长笙刚转过身,只见李大娘拿起盆中衣衫,用力拉扯,撕拉一声,活生生的扯掉了半个袖子。

迟迟赶来的管事嬷嬷乍一见此状,险些晕了过去惊叫到破音:“长笙!!!”

曲长笙当即放下手中盆,一把夺下衣服:“你疯了是不是!!这是皇上最喜欢的衣裳,你就这么给撕了?!你想死啊!!”

一时冲动下的李大娘难得见长笙发火,再一听这是皇上喜欢的衣裳,顿时脊梁骨发凉,却也咬着牙道:“谁让你跟老娘说话没大没小?再说了,方才是有人说这件衣服不金贵——”

转过头,方才说话那人早就淹没在茫茫人群当中了,哪里知道是谁开的口?

曲长笙见她这幅蠢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人家让你撕你就撕,她让你死你怎么不去死!现在可倒好了,你撕了这衣服,我们整间浣衣局都得陪葬!!你满意了是吧!!”

“啊?这么严重?”此言一出,人群沸腾了,帝王的暴戾残酷她们不是不知晓,这无妄之灾突然落到了他们的头上,归根究底,不就是这对母女?

管事姑姑怒气冲冲的拨开人群,“长笙!你可真是惹得一手好麻烦!”

曲长笙挺直腰杆毫不畏惧:“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不是我惹得麻烦,而是眼前这位。”

“你、我是你娘,你现在竟然把关系撇的一清二净?要死你去死,别连累我,我们曲家没你这号人!”

“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跑!”张姑姑最讨厌的还是这个叽喳的泼妇:“方才就是你把这件衣服给撕坏了,现在你怪你闺女,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是罪魁祸首,你闺女死,你也得陪葬。”

李大娘立起了眉头:“凭什么我要给这个贱丫头陪葬?”

“张姑姑,我知道,这件事儿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会想办法,把这次的灾祸给补救,尽量不牵扯到大家安危。就是死,也只有我和我娘。”比起李大娘的阴险泼辣,曲长笙的理性理智才勉强让张姑姑怒火消散点。

与君一曲歌未央:朕不记得,这衣服有花纹

“可是你怎么补救?这件衣衫是上头特别交代,后日一晾干就要送过去,这可是皇上最喜欢的,银纱蚕丝,上等的好料子,就是将我们所有人的工钱加起来,也不够买一个袖口的。”

张姑姑说完,看着曲长笙的眼神里带了些许同情:“我看啊,你这小命是难保了。”

“我知道。”曲长笙面不改色:“只是姑姑,我有一事相求,想要一些丝线,看看能不能补救一下。我知道,此次我娘惹了麻烦,牵扯到整个浣衣局,我只能尽量的将损失缩小,可以吗?”

“……就算不可以也得可以了。”张姑姑算是答应了,狠狠的看向李大娘:“看见没,你自己惹了一身骚,还得你姑娘上前去给你顶罪,我们整个浣衣局给你擦屁股。还不快点滚?”

“顶罪怎么了?顶罪也是这丫头应该的。”李大娘嘴里不饶人,钱也不敢要了,灰溜溜的走了。

躁动的人群被张姑姑遣散,她看着曲长笙,又见盆里洗好的衣裳沾满了泥土,吩咐让人投干净了,让她一心一意的缝补着衣裳。

“我只能帮你到这。”张姑姑把丝线交给她:“生死由你自己了。”

曲长笙颔首,抚着这衣袖上面的破损,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赢尘最喜欢的这件衣裳,曾经也被她扯破,她当初,很抵触他的触碰,也认真的反抗过一阵子,撕了他最喜欢的衣裳之后自己又愧疚难当,就给缝补了花样。

未曾想他很喜欢,一直到她死,他的里衣,也永远都是那一件,很宝贝着。

只是不知,今生命运已然篡改,她没有与赢尘相遇,这绣花,到底能不能让他饶她一命?

-

天刚蒙蒙亮之时,曲长笙恭敬的托着盘子在殿外等候。

赢尘身边的下属崇凛一早听闻浣衣局的事情,脸色甚是难看,迈槛而出之时,曲长笙只感觉身盼传来一身劲风,紧随着喉咙被人狠狠的掐住,呼吸刹那垄断:

“好大胆的奴才,竟然将帝王的寝衣弄坏?”

崇凛乃是赢尘身边最得力的下属,如赢尘的右手一般,更是知晓发怒的帝王会是怎样的后果:“皇上昨日心情甚好,只是今日头风犯了,只等着要这件寝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让皇上饶你一命!”

倏地收回手,曲长笙倒吸一口气,捧着托盘的手遏制不住的哆嗦,脚踩在坚硬的青石上,却如棉花一般,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迈进门槛。

而赢尘就在那遥遥三层纱帘后面,模糊的映着一个轮廓就能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威严。

扑面而来的龙涎香里永远夹杂着安神的气息,熟悉的让她心惊胆颤。

“皇上,您的寝衣送来了。”

有下人从她手中接过托盘,迈进纱帘里面。

崇凛斜眼睨着曲长笙,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里面的人懒洋洋的自床上起来,下人细心服饰,却——

“恩?”一个音节,低磁而又好听,却让屋中的人冷汗津津。

“朕可不记得,这件衣裳有花纹。”

小说《与君一曲歌未央》 第10章 竟然将赢尘的衣服撕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与君一曲歌未央》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穿越重生小说,人物曲长笙, 赢尘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