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极武狂兵
极武狂兵

极武狂兵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8 13:13:14

给大家带来的《极武狂兵》讲述了齐峰 韩晓曦的故事:一时间,整个国际瑟瑟发抖,无法想象华夏这位少将有多恐怖,竟能以一己之力,反杀二十多位全副武装,全球顶尖的佣兵之王。消息传开后,那些在华夏边境线试图搞破坏的佣兵成员顿时溃散,再不敢越雷池半步,华夏山河也重新回归宁静。而齐峰,这位年仅三十岁,号称半兵半痞半奇迹的护国重器,也终于有时间回国了。十年了。这十年,国家一直处于多事之秋,作为护国重器,齐峰无暇分身,甚至因为身份问题,连一个电话都不能往家里打,如今最后一支犯我华夏的势力被彻底铲除瓦解,终于有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了。
展开全部

1-一切成空,香消玉殒

被毁坏成一片狼藉的大厅里,齐峰望着满地尸体,俊朗脸庞挂着一抹戏虐微笑,虽然穿着笔挺的中山装,可浑身却透着一股亦正亦邪的味道。

“我看上去很蠢吗?蠢到大老远过来给你们送人头?”

望着尸体们吐槽一句,他弯腰捡起一把钢刀,朝着一具尸体的砍了下去。

鲜血飞溅,身首异处。

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

到最后,他一连将八具尸体的脑袋砍下,并整齐排了一排。

画面凶残恐怖,可他却平静如水,杀人如割草。

继而,他掏出手机,给八颗人头拍了视频,发给了远在国内的部下。

“雷子,将这段视频公布出去,告诉那些不知死活的,华夏之巍峨,远非他们这些蝼蚁可撼动,再作死,他们的脑袋也会搬家!”

举着手机,齐峰嗓音铿锵如金石。

远在华夏某战区的雷炎,一位身着军装,魁梧如铁塔般的男人粗憨一笑,对于将军的胜利毫不意外,挂了电话便按照将军的吩咐公布视频,并简单粗暴地警告那些在华夏边境搞小动作的家伙们:不想脑袋搬家,就赶紧夹着尾巴滚蛋!

很快,一则消息震惊国际:全球最大的佣兵组织以谈判为由,试图摆鸿门宴诱杀华夏护国少将,结果却被将军一人反杀,二十多位骨干全数毙命,其中八位号称战神的佣兵头目,更是被砍了脑袋。

暗网一条评论也在全球军方疯传:八大战神以为自己是钓鱼者,可华夏那条鳄鱼,也一直想钓他们!

一时间,整个国际瑟瑟发抖,无法想象华夏这位少将有多恐怖,竟能以一己之力,反杀二十多位全副武装,全球顶尖的佣兵之王。

消息传开后,那些在华夏边境线试图搞破坏的佣兵成员顿时溃散,再不敢越雷池半步,华夏山河也重新回归宁静。

而齐峰,这位年仅三十岁,号称半兵半痞半奇迹的护国重器,也终于有时间回国了。

十年了。

这十年,国家一直处于多事之秋,作为护国重器,齐峰无暇分身,甚至因为身份问题,连一个电话都不能往家里打,如今最后一支犯我华夏的势力被彻底铲除瓦解,终于有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了。

十年暗无天日,十年血雨腥风,可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位静如皓月,动如云仙的美人,他的爱妻,韩晓云!

十年前,他与爱妻约定,他出外闯荡,爱妻在家留守,等他功成名就,再回来相聚。

跟挚爱分离是痛苦的,可没有办法。

彼时,齐峰父母车祸身亡,生来体弱多病的他,因为废物之名被家族扫地出门,落魄如狗,亲戚落井下石,朋友避而不见……

只有韩晓云,这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收留他,保护他,并在千夫所指中嫁给了他。

可相爱,不代表就能在一起。

韩晓云和齐峰同是丰城四大家族的子弟,本来门当户对,可齐峰却天生是个病秧子,在被家族扫地出门后,更是一无是处,而韩晓云,却是塔尖上的女神。

金枝玉叶执意嫁给一个废物,韩晓云瞬间成了整个家族的耻辱,家族高层以种种高压手段逼她和齐峰离婚,彻底断绝关系,可这位平时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却罕见地展现出了刚烈的一面,她牢牢将齐峰这个病秧子护在身后,多次忤逆家族高层,甚至不惜对簿公堂。

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舆论如潮下,韩家的生意都受到不小冲击,于是,韩家高层震怒,收回了韩晓云的一切财产,连她父母也被连累,被撤销家族企业内所有职务,并处于巨额罚款,本来的豪门大户,一夜间一贫如洗,甚至负债累累。

可这还不够,韩家依旧隔三差五以各种手段打压逼迫,扬言韩晓云不跟齐峰断绝关系,一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齐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决定:搏一把!为了晓云,哪怕让这幅虚弱不堪的身体粉身碎骨,也要搏一把!

韩晓云没有拦着,而是给予了无条件的信任!

“齐峰,我相信你!所有人都说你是废物,可我看得出,你的优秀,他们一无所知!出去闯一闯也好,让你们家,也让我们家那些鼠目寸光的人看看,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个废物!你放心,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此生我韩晓云,非你不嫁!”

爱妻那句海誓山盟又在耳边回荡,齐峰揉了揉眼睛,十年磨砺的铁血心性险些泪目。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扰乱他的铁石心肠,那就是爱妻!

这世上,也只有这个女人,能无条件地相信他,毫无隔阂地理解他、爱他,甚至比他自己都了解自己。

他无法形容,拥有这样一位红颜,是多大的幸运与幸福!

好在,他做到了,十年磨砺,他已今非昔比!

华夏最年轻的护国少将,功高绝顶,权柄煊赫,再没有谁敢对他和爱妻的结合指指点点,再没有谁能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

四大家族?曾经是天,如今,山下尘埃而已!

“晓云,你真是有火眼金睛,我自己都不敢信,我这病秧子,能有今天。”

望着眼前红漆斑驳的木门,齐峰脑海里爱妻的绝美脸庞越来越清晰。

丰城,又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北方城市。

当初爱妻被收回财产后,便搬回了眼前这座荒废已久的老宅居住。

艳阳高照,杨柳依依,齐峰推门而入,院子里杂草丛生,荒凉萧条,可齐峰看到的却只有美好,他开始想象日后除草平地,修整这小院的光景,爱妻就在旁边像出尘仙女一样笑盈盈看着,等他累了,便过来含情脉脉地帮他擦擦汗……那才是人间极乐。

十年刀口舔血,盼的,就是这鸡毛蒜皮的日子!

然而,当他进入内屋,却蓦然愣住。

记忆中温馨的小屋布置的一片雪白,像是灵堂。

前方一张桌案之上,放着一个褐色的骨灰盒,盒子上的照片里,那清丽不染的女孩笑得柔情如水。

正是日思夜想的爱妻,韩晓云!

齐峰呆立,脑海中突然狂风大作,所有幻想的重逢画面,支离破碎!

“姐……夫?”

一位同样惊艳的女孩从另一个房间走出,先是看着齐峰一愣,然后放声哭喊。

“你个废物!你怎么才回来?我姐都死了!呜呜呜……”

她叫韩晓曦,韩晓云的亲妹妹,齐峰的小姨子。

死了……

齐峰依旧呆立着,忽觉心里空空如也。

老将军曾说:齐峰,你是我见过最适合当兵的,等哪一天你心无挂碍,那你将无敌。

齐峰不在乎能否无敌,只知道此刻这心里,除了那突然刮起的狂风外,真的只剩一片空冷孤寂。

“齐峰!我姐是被你家和我家那些黑心亲戚逼死的!就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

“她宁愿跟我爸妈决裂也不愿打掉你的孩子,她二十岁就挺着大肚子离家,你知道哪有多难吗?”

“她被流氓欺负,被你们家那些亲戚骚扰,被我们家那些亲戚逼迫……齐峰,我姐是自杀的,自杀的!她临死都还想着你,可你呢,你在哪儿?”

韩晓曦哭成了泪人。

齐峰还呆呆站着。

约定成空,香消玉殒。

直到日落黄昏,他早已冷凝如铁的黑眸才微微一动,抱起爱妻的骨灰盒,转身出门。

夕阳如血,炎夏忽然有了深秋的萧瑟,齐峰走出了这熟悉的小院。

“将军,让我来,我保证明天太阳升起前,杀光所有欺负过嫂子的人!”

雷炎上前,黑沉脸庞因为暴怒而扭曲狰狞。

他虽然一直等在外面,可以他的听力,能清楚听到韩晓曦的那些哭喊。

将军,在他眼里不光是他的顶头上级,不光是华夏最年轻的护国少将,前所未有的天才,更是他的信仰,是奇迹,是不败神话!

可如今,将军最爱的人,竟然被人逼迫致死?雷霆震怒!

可齐峰却没有任何愤怒,他点燃一根香烟,望着停在不远处的那辆,由他亲自开来的法拉利限量版大红超跑,线条分明的脸上,又现出那高绝邪魅的笑容。

“不用,我亲自来。”他摇了摇头,轻声道。

雷炎忽然浑身发冷,将军,竟然要亲自动手……

以将军的高度,这世上,确实没有任何人值得他仇恨,就像大象不会跟蚂蚁记仇,只会单纯觉得这几只蚂蚁,不该活着。

可将军要亲自动手,对于经历过无数生死的雷炎而言,依旧心惊胆战。

他抬头看天,觉得那所谓的四大家族,要倒霉了,这丰城的蓝天,要被血幕覆盖了!

而齐峰,依旧静静注视着那辆超跑,夕阳中,明艳火红的车身更加耀眼辉煌!

那是他买给爱妻的礼物,本来想给她个惊喜的,也本该是惊喜的……

这时,一辆黑色奔驰,从这老街老巷的尽头驶来,最终在这老宅门口停下。

一位白衬衣黑西裤,肩上有着红色肩章的帅气青年下车,手上拎着个明亮的银白色箱子,像是体制内的人。

齐峰一眼认出了对方,韩晓旭,韩家人,爱妻的堂弟。

鉴于过往种种,他百分百确定,爱妻被逼致死,这韩晓旭,定然参与其中!

天地间莫名起了风,很轻柔的风,却让人汗毛倒竖。

望着齐峰黑暗无限的双眸,一旁的雷炎心想:“新的血雨腥风,要开始了。”

2-烧个人

韩晓曦跨出门槛,打算跟齐峰这个废物姐夫追要姐姐的骨灰,可当看到韩晓旭时,她一张妖媚俏脸却突然沉了下来。

“韩晓旭?你来干什么?”她说,语气充满厌恶。

韩晓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对着倒车镜整理了一下三七开的发型,这才鄙夷笑道:“当然是来给你送钱的。”

继而,他将那银白箱子放在奔驰车头打开,亮出一箱红彤彤的钞票,钞票之上还盖着一纸合同。

将合同递向韩晓曦,他道:“还是那句话,签了这合同,将那个贱种送到孤儿院,这一百万就是你的。”

韩晓曦脸色更沉,不用看也知道那合同里写的是什么,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姐姐已经死了,爸妈对当初逼迫姐姐跟废物姐夫离婚的行为也后悔莫及,所以将姐姐的女儿接过来抚养,可韩家,连这个孩子都容不下,五次三番逼迫爸妈放弃抚养这只有十岁的孩子。

“呵呵,拿着你的臭钱,滚!”韩晓曦冷笑,“我爸妈不会签这合同,我更不会!回去告诉韩三千,死了这条心吧!”

韩晓旭修剪整齐的眉毛一挑,眼底泛起一层凶狠,“劝你别学你爸妈不知好歹,那个贱人给你们家带来多大的灾难和耻辱,你们还要护着她?再说,她已经死了,至于那个小贱种,说到底是那个废物的根,送到孤儿院就行了,那样的话,说不定我爷爷一高兴,还会重新接纳你们回到家族。”

“如果你们再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可要真的封你们那破饭馆了,到时候,你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一席话下来,韩晓曦脸色微变,有些慌。

父母经营的小饭馆虽然小,可确实是全家的经济来源,一旦被封,本就风雨飘摇的一家势必会雪上加霜,而韩晓旭也确实有权利封他们的店。

在丰城,甚至是整个省城,没有韩家办不到的事情,怎么办?

这时,齐峰从韩晓旭面前走过,目中无人。

他心中感慨,这些大家族的人啊,真的以为这天下没人治得了他们了?狂到这种程度?先是将爱妻逼迫致死,如今又来迫害自己从未谋面的女儿?

十年抛头颅洒热血,守护的就是这些为非作歹的王八蛋?

韩晓旭也看到了齐峰,认出来了,微微凝眉道:“你,是那个废物?”

“哈哈哈!”他又突然大笑,“你竟然还活着?正好,既然你回来了,那你的贱种就自己养,不过,你得离开丰城,永远不要出现在丰城人的视野里,我们韩家丢不起那个人!放心,只要你同意,这一百万就是你的,以你这个废物,恐怕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毫不在意齐峰的突然回归,而是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贱种地骂着。

区区一百万,也说的像是金山银山一样。

齐峰没有理会,来到那红色法拉利前,默默从后备箱拎出一个行李箱。

韩晓旭神情微惊,这辆两千多万的法拉利,是这个废物的?怎么可能?开别人的吧?

韩晓曦也愣住,这车好漂亮,跟十年前姐姐那辆车一模一样,难道是这个废物姐夫买的?他有这个本事?

安静中,齐峰打开那行李箱,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各种款式的女式服装,都是大牌,都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光鲜豪奢。

从一件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他又拧开法拉利的油箱盖,将布条塞入,然后点燃。

韩晓旭和韩晓曦惊的张开了嘴巴,这一刻才意识到齐峰要干什么,要烧掉这豪车?

“轰!”

片刻后,车辆爆炸,大火冲天,夕阳也黯然失色!

齐峰俊朗脸庞映着火光,现出深情微笑:“晓云,这车跟你以前那辆一模一样,我给你买回来了,你喜欢吗?”

话毕,他又抓起一叠精美衣服扔入火中,笑容越发动情:“晓云,这些衣服都是按照你当年最喜欢的牌子买的,喜欢吗?”

火堆发出噼啪的声响,无人应答。

本就是买给妻子的礼物,如今红颜已逝,不如烧给爱人吧!

他本来打算,要将爱妻失去的一切全都成倍地买回来,那样爱妻一定很高兴吧,一定觉得没有看错他吧?

什么四大家族,加起来的财富,在齐峰眼里也是九牛一毛!

可惜啊……

韩晓旭已经惊的目瞪口呆,那豪车和那些大牌衣服加起来,数千万之巨,就这么烧了?饶是他这韩家人,丰城四大家族之一,号称财权通天的富甲,也做不到这样坦然!

这个被齐家扫地出门,应该一无所有的废物,能豪到这种程度?

他不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奔驰和那区区一百万,人生第一次有了种渺小感,好寒酸,好尴尬!

站在门楼下的韩晓曦也惊的六神无主,这个废物姐夫是疯了吧,不会是把借来的东西烧了吧?

这时,齐峰低头看着爱妻的骨灰盒,柔声笑道:“晓云,我再给你烧个人,你肯定很想见到他。”

话毕,他面色一冷,转身朝韩晓旭走去。

那若有若无的微风,越发毛骨悚然。

韩晓旭眉头一挑,笑了,望着齐峰道:“你说什么?烧我?你……”

话未说完,他的领子突然被齐峰抓住,轻轻一甩,便双脚离地!

“等等……”

人未落地,韩晓旭突然惊恐到极点!

望着齐峰黑眸中的冷硬,他再没有任何怀疑,这个废物,真的敢把他扔进那火堆!疯子!

还有,这个天生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如今怎么变的如此可怕,竟然能像拎小鸡一样把他轻松拎起来?

“齐峰!你疯了?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光天化日杀了我?脑残了?”

瞪着齐峰,韩晓旭疯狂叫嚣,越说越自信。

一个被家族除名,无依无靠的废物,敢光天化日下烧死他?做什么春秋大梦?

“快放了他,别发疯了!”

韩晓曦也跑了过来,拉扯着齐峰大叫:“你以为凭你个废物能给我姐报仇?别做梦了!都十年了,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蠢?我们家已经被你连累的够惨了,消停会儿吧!”

说到最后,她一双月牙眸子里又有了眼泪。

这十年,姐姐吃了太多的苦,蒙了太多的冤,可没有办法,只能忍着,因为韩家,真的能一手遮天,何况这个废的一塌糊涂的姐夫?

“听到了吗?赶紧松手,要不然分分钟让你牢底坐穿!”韩晓旭重现笑容,摇头晃脑,趾高气扬!

“呵呵呵呵。”

齐峰也笑了,雪白牙齿配合深渊般的黑眸,整个人的气质忽然邪魅狷狂!

权势?在他之上再无权势,在他之下,一切权势皆为下属!

什么权势能挡得住他?

但这天外有天的道理,他懒得跟这些没见识的井底之蛙解释!

“呼!”

他甩手,韩晓旭飞向了火堆。

脱手而飞的那一刻,韩晓旭再度瞪眼,刚恢复的自信再度变成极度的惊恐!

他骇然望着齐峰那毫无波澜的无限黑眸,这才明白,这个废物,竟然真的敢公然烧死他?哪里来的勇气?

可纵然有再多不甘,再度暴怒,也都没用了,他落入了火堆。

冲天大火瞬间将其淹没,韩晓旭变成了火人。

他在火堆里挣扎,惨叫声凄厉绝伦。

一旁的韩晓曦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齐峰就静静看着满身大火的韩晓旭,直到他倒下,化为灰烬。

“晓云,我知道你善良,肯定不愿看到这一幕,可你老公我,这回不能听你的。我要杀光他们,所有欺负过你的人,都要为他们的无知狂妄,付出血的代价。”

轻轻摩挲爱妻的骨灰盒,齐峰黑眸如铁,嗓音缥缈。

韩晓曦震惊地看着齐峰,这才发现这个废物姐夫不一样了,那黑色中山装的身姿,再不像以前那样软踏踏,而是坚硬的如同钢铁之躯;那脸庞再不像以前那样蜡黄,而像是无数风霜刀刃打磨而成,锋锐凌厉;那眼神也不像以前那样萎靡不振,而像是流淌着无尽的黑暗与鲜血,能吞噬人的灵魂!

废物姐夫,怎么了?

齐峰并未就此离开,而是一把拉起韩晓曦,走到了门楼下。

他要在这里等着,等着韩家那些人上门!

韩晓旭被烧杀,一向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韩家,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那正好,一并将这些无知蝼蚁解决,省的到处乱蹿碍眼,也好让九泉之下的爱妻,安息!

夕阳西下,夜幕笼罩,奔腾大火变成了一地火星。

之前那些在各自门口探头探脑围观的吃瓜群众,早已奔走相告,将这一惊世骇俗的消息传遍全城!

齐家那个废物回来了,一言不合就烧死了韩晓旭,简直是太岁头上耍大刀,在用生命秀疯癫!

而韩家人,也真的来了!

小说《极武狂兵》 第1章 一切成空,香消玉殒 试读结束。

一只滨海呀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极武狂兵》是难得的佳作,作者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