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寸寸相思情难舍
寸寸相思情难舍

寸寸相思情难舍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1 11:45:25

《寸寸相思情难舍》的主要情节是:霍煜宸西装外套已经脱掉,头下面被抱枕垫得高高的,一条湿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而她手里正端着一杯蜂蜜水,在柔声细语哄着霍煜宸喝下去。溥窈葭看着手里的蜂蜜水愣了片刻,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整整一夜都在忙碌,拿垃圾桶让霍煜宸吐个痛快,又费力换上睡衣,擦脸按摩只为让霍煜宸能舒服睡个好觉。终于霍煜宸沉沉睡过去,溥窈葭整个人瘫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看着霍煜宸如孩童般安稳的睡姿,她咬牙切齿嘀咕了两句,也睡了过去。
展开全部

寸寸相思情难舍:久别后第二场:胜利

那朵尚未来得及含芬吐芳的昙花在苏佳瑶的手下就此香消玉殒,苏佳瑶惊讶地“哎呀”一声,随后看向溥窈葭,“真对不起,我不知道这花这么娇贵,不小心手重了点。”

虽然是对不起的话,可脸上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反而隐隐有些得意。

溥窈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看着苏佳瑶。

苏佳瑶随手把昙花放回花盆里,自己坐到一张藤编小椅上,很是自来熟地笑道:“没想到这片地方你打理的还不错,之前煜宸带我来的时候,这里就是块空地而已。”

说罢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看我这脑子,忘了跟霍太太说我怎么能进来。”

她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巧笑嫣然道:“煜宸昨天来找我,说家里钥匙换了,给我送来了一把新的。”

如果现在溥窈葭还看不出来苏佳瑶什么意思,她也白活这么大了。

溥窈葭静静地看向宛如进了自己家的苏佳瑶,目光深沉了片刻。

她忽然轻轻一笑,抬手把那朵被掐掉的昙花捻在手里,居高临下看着苏佳瑶,道:“我之前跟煜宸说过,不用找什么看门的,清洁打扫更不用了。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上不了台面,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狗肉上不了席。”

溥窈葭指着本来有三朵花苞的花盆,现在只剩两朵小的,最大的在她手上。

“苏小姐认得这个花盆吧,是晚清时候从宫里流出来的,上面是宋徽宗的池塘晚秋图,好几百年过去了,保存的还不错。”

苏佳瑶脸色有些僵硬,她家的家境普通,供她去学舞蹈都很困难,这种钱都买不到的世家底蕴,是她在面对溥窈葭时候最大的愤恨。

“花盆毕竟是死物,还是能用钱买到的。只是这昙花就比较冷僻,估计苏小姐看着普通,没放在心上。”溥窈葭平静淡然道,“这株昙花跟那举世闻名的蓝色妖姬一样,都是日本工作室培养的转基因品种。苏小姐也知道,这种转基因技术是不允许做商用流通的。可惜,苏小姐一不小心就把这个用钱也买不到的昙花折了。”

随即她宽厚大方笑道:“不过没关系,不知者不罪,何况苏小姐是客人。”

草木无声,苍润欲滴,原本午后有着倾城日光,穿透葳蕤花木,落到地上形成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光斑。此刻却风云一变,把太阳隐去,只有苍云厚重,温室玻璃房里忽然暗沉下来,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苏佳瑶一直挂着的笑容此时此刻到底是维持不住了,她娇美的面上如这天气一样,阴沉下来,来之前的意得志满已经被恼怒嫉恨代替。

溥窈葭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就能把她小心翼翼维持的自尊打碎,踩在脚底,她还无力还击。

因为她连溥窈葭说的是什么都听不懂,纵使想还击,也如同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的无能为力。

这时又听到溥窈葭带着温婉柔和的笑意说道:“幸好我知道苏小姐的为人,知道这是无心之失。这要是去了别人家,不免要让主家生气了。”

刚才话里意思是她眼皮子浅没见识,现在又暗讽她不懂规矩没礼貌,随便乱动主家东西。

什么叫幸好知道苏小姐的为人,这不就是再说你什么德行我知道的清清楚楚,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苏佳瑶几乎把指甲深深扎进肉里,刺痛感才让她忍住了没站起来动手。

溥窈葭站在原地,蔑视地看了苏佳瑶的脸色青红黑来回变化,可算是心头出了一口恶气。

那株昙花是她精心培育了很久,才堪堪结出来三朵花苞,好不容易养得要开花了,被这个讨人厌的不速之客还给掐断了一支。

一进来又是掐花又是亮钥匙,不就是来耀武扬威的吗。

笑话!

她才是这件屋子的正牌女主人,苏佳瑶又怎么了?跟之前的闵歌一类在她眼里都是一路货色。

哦,这个可能要比闵歌要更高级一点,她可是霍煜宸的初恋。

溥窈葭突然心里腻味起来,花苞已经被掐了,她就是宰了苏佳瑶也没用,再说她可是守法公民,杀人越货的事情万万做不得。

看看时间,宋乔也该来了,那就开始打扫战场吧。

她笑得更加甜美,原本她的容貌就是世间难见的明丽,在她精心打扮又刻意的展示魅力下,苏佳瑶竟然也呆了一瞬。

“苏小姐今天是煜宸邀请过来的吗,只是煜宸现在不在家,而我已经跟别人约好了,今天是不方便招待苏小姐了。”溥窈葭一脸的关怀备至,“苏小姐要是有事跟我说也一样,借钱还是办事呢,我和煜宸夫妻一体,苏小姐千万别客气。”

说明白吧,你是来打秋风还是走门路的,给你点钱打发一下,或者找人办个事都可以,不要一直缠着别人家的老公,就算以前你们花前月下情意绵绵,也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霍太太是法律和道德伦理都承认的。

这是苏佳瑶在心里对这番话的理解,她一口银牙几乎咬碎,才忍下来没去撕了那张宜嗔宜喜的面孔。

她是一刻都坐不下去了,腾得站起来,从嘴角挤出来一句:“霍太太好口才,难怪我刚从国外回来就听到霍太太的传闻。不过煜宸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谈生意见见异性也是正常的,霍太太还是不要太紧张的好。”

溥窈葭心里冷哼一声,就是说她小心眼呗,她又不在乎。

这么多年过去了,苏佳瑶还是弄不明白,除了她过世的父母之外,是没有人能在言语上打倒她的。苏佳瑶就不一样,她那自卑又自负的敏感心理,是很容易心态崩溃的。

苏佳瑶刚迈出两步路出了别墅大门,就听到溥窈葭在她身后打电话,“小陈,之前跟你约好的要换锁的,对对,安排人来吧,门关不好,容易闹耗子。对了,之前你不是说要做慈善,正好我这里有耗子碰过的椅子,当破烂不要了,你拿走吧,别脏了我的地方!”

寸寸相思情难舍:喝醉的人真难伺候

又是耗子又是破烂,苏佳瑶直在心里气得七窍生烟,可她最后的尊严还是让她继续向前走,硬生生憋着自己没有回头。

溥窈葭眼看着苏佳瑶走远,轻哼着曲调把门关上,又给保卫科打了电话,以vip住户的身份提了要求:把门看严实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里面放。

保卫科为了保住饭碗,当即就下了死命令,不是住户不许往里面放。

导致宋乔来得时候,开着车被堵在了门口不让进,保安尽职尽责,又是请示溥窈葭,又是验证身份,才让宋乔进去。

进了门宋乔就抱怨起来,“今天这是抽什么风,就是看我的车牌也知道我经常来,我的豹子也敢拦。你说你们那个大门设在半山腰,到你家还有好一段路,这个大热天不让我开车进来让我靠两条腿走着吗!”

溥窈葭连忙奉上消暑败火的冰镇蓝莓汁,把苏佳瑶来得事情说了,听完宋乔的抱怨还乐呵呵的说道:“说得也是,如果是出租车肯定是进不来的,陌生车辆也不会放进来,难道这位芭蕾舞者是自己走到大门口的,呵呵呵,那可真是辛苦了。”

宋乔听完苏佳瑶的言行,气得站起来用食指猛戳溥窈葭脑门,“你还笑还笑,人家都恶心上门了,你还保守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心哪天水漫金山,你都没地儿哭去!”

溥窈葭低下头,睫毛鸦黑如羽扇,在白净的面上投下一片暗影,轻声道:“你知道的,这些人我从来都没放在过眼里心里,她们不值得。”

至于谁值得,她却只字不提。

惯于粉饰太平的她立马又欢快地笑道:“说来请你赏花,那就我们继续该玩玩,我在你来之前已经把花房里里外外消毒过了,明天就有人来换锁,顺便把花房也装上指纹锁,我可不愿意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去。”

说到底她也是介意的,那是她心底的净地,从设计到装修,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她亲手布置的。

这个习惯是跟她的母亲那里来的,在她不算多的记忆里,母亲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拿着装了半壶的小喷壶,拿着块柔软的白毛巾,面含笑意的擦拭着家里那盆半人高的美人蕉。

这个霍煜宸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轻易不进她的花房。

晚上宋乔要在这里睡觉,溥窈葭特地跟霍煜宸说一声,电话里霍煜宸没有任何异样,与往常无异,冷冷的一句“正好我也不回去。”

溥窈葭握着手机靠在窗台上陷入沉思。

按道理说如果苏佳瑶来这里是霍煜宸的授意,那被她一通嘲讽走人了应该会有点反应才对。

怎么听上去跟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多思无益,谁知道那俩自诩苦命鸳鸯的男女到底想干嘛。

有宋乔在溥窈葭玩得挺开心,好姐妹一起追剧唱歌吃零食睡懒觉。用宋乔的话说她是个有追求的人,并没有在自家公司任职,而是大学后毕业直接留任老师。

溥窈葭自然不好耽误宋老师教书育人,宋乔走后,溥窈葭自己缩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剧,看着看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突然被满是酒气的吻啄醒。

她恼怒地睁开眼睛,入目便是霍煜宸明亮璀璨的双眸,眸中似是藏着两团跳跃的小火苗,直勾勾看着溥窈葭。

溥窈葭这是知道霍煜宸是喝醉了。

说起来霍煜宸酒量极好,很少有能让他喝醉的人。

看起来今天让他喝醉的人应该不是什么让他讨厌的人,因为现在他看起来满心欢喜,见到溥窈葭只看着他不说话,似小孩子般恼怒起来,一张嘴慢慢酒气,并不刺鼻,有着原浆的泉水香气。

“你怎么睡得这么熟,我怎么喊你你都不醒。”

这也能怪上她?

溥窈葭被气得笑起来,“你喝醉了不去睡觉,闹我干什么!”

“老陈送我回来,老陈说太太在里面,老陈说太太快扶着先生,老陈还说……嗝……他把门关好了。”说着话一个酒嗝打上来,把霍煜宸弄得一怔。

他像小孩子一样歪着脑袋,紧紧皱着浓黑的剑眉,似乎在生气,又在疑惑,刚才是什么声音?

溥窈葭被前两天来的苏佳瑶弄得本来已经压下去的火气,看到霍煜宸这个样子又尽数勾了起来。

他之前不知道多少次都是为了苏佳瑶喝得烂醉,还口口声声喊着苏佳瑶的名字。

“酒鬼!”

溥窈葭不想理他,径直推开他,想回房间睡觉。

哪知平时精壮健硕的霍煜宸跟纸糊的一样,被溥窈葭轻轻一推,就倒在了地上,差一点点就磕到茶几上。

溥窈葭心里一软,旋又硬下来心肠,看到地上铺着地毯,应该不会着凉,便想离开。

刚走上楼梯,就听到霍煜宸因为醉酒头疼引起的轻轻呻吟声。

鬼使神差地她停住了上楼的脚步。

等她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把人高马大的霍煜宸扶上了沙发上的贵妃榻。

霍煜宸西装外套已经脱掉,头下面被抱枕垫得高高的,一条湿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而她手里正端着一杯蜂蜜水,在柔声细语哄着霍煜宸喝下去。

溥窈葭看着手里的蜂蜜水愣了片刻,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整整一夜都在忙碌,拿垃圾桶让霍煜宸吐个痛快,又费力换上睡衣,擦脸按摩只为让霍煜宸能舒服睡个好觉。

终于霍煜宸沉沉睡过去,溥窈葭整个人瘫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看着霍煜宸如孩童般安稳的睡姿,她咬牙切齿嘀咕了两句,也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她被人大力摇晃着醒过来。

这次睁开眼睛还是霍煜宸,是已经清醒过来的霍煜宸。

只见霍煜宸还是拧着浓黑的剑眉,面色却是又疑又气,他手上拿着一把钥匙,质问着溥窈葭。

“这把钥匙应该是在佳瑶手里的,怎么会你这里?你说,你是不是又去找佳瑶麻烦了!”

溥窈葭凝视那把钥匙,心渐渐沉下去。

溥窈葭, 霍煜宸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