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2:32:28

《情路漫漫皆是你》以辛萝 唐非聿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叶晴从唐非聿的怀里爬出来,理了理头发,“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们是亲戚吗?”她说的‘你们’,当然指的是自己和唐非聿。辛萝和唐非聿相差了近十岁,而且辛萝以前是富二代,她自然做梦也想不到辛萝会嫁给唐非聿。外界只知道辛萝爸爸半年前去世,但乐达企业的巨大财务危机,却极少有人知情。在叶晴的眼里,辛萝也许现在还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辛家大小姐,认为辛萝和唐非聿是亲戚,是过来做客的呢。
展开全部

情路漫漫皆是你第14章试读

听他这话的意思,辛萝不认识他是一件极为可笑的事?

再反推回去,就意味着他应该是很有名的人物,至少是阔少一类的,而且经常出席这样的高端酒会,所以他认为辛萝不认识他是有眼不识泰山。

辛萝以前也是富二代,只是爸爸管得严,所以辛萝并没有融入那种颓废的富二代的圈子,但对富二代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像他这样油头粉面的男子,不过是靠着父母的光环而寄生,就像当初的辛萝一样,一但哪天家道中落,他们的生存能力几乎为负,也许比她还活得不堪。

所以辛萝真没把他当回事。虽然他长得确实挺好看的。

“不认识。”辛萝实话实说。

虽然辛萝知道这样的回答会让他尴尬。

“我爸是昊天集团”

辛萝挥手制止了他,他要说的话在她听来实在无趣得很。

一个男人,开口就说我爸是谁谁,这样的男人,肯定是没出息的男人,你爸是你爸,你妈是你妈,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又不是生在王室,你爸是国王你就是王储,你爸一商人,就算暂时有几个小钱,说不准哪天就垮了,有什么好炫的?

换作以前,辛萝断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自从爸爸去世后,辛萝就明白了繁华如梦的道理。

二叔以前在任何的场合也是开口就说我哥是谁谁谁,总打着爸爸的旗号装,爸爸一去世,他就露出无能的真面容,最后还得让自己和妈妈这弱女子出面来救辛家。

所以辛萝从内心厌恶这种没有能力却又装的公子哥,他们以为他们无限荣光,但在辛萝看来,他们就是三国时的刘阿斗。

“好的,我记住了,你叫吴星星。”辛萝淡淡地说。

“你听过我的名字?朋友们都叫我吴少,我爸……”

“别提你爸,如果你泡妞的时候还要打着你爸的旗号,那你爸泡妞的时候怎么办?打你爷爷的旗号?”辛萝打断他,抬眸淡淡的斜睨他。

他果然愣住,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想必在他以前漫长而辉煌的泡妞生涯中,没有任何女孩像辛萝这样说过他,对于他这样的富二代,习惯了美女们的投怀送抱,应该极少遭遇辛萝这样不解风情的女子。

“你说话很有趣。”他笑着说。

“是吗?你如果不总是提你爸,你说话也会很有趣。”辛萝说。

“你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你不喝酒吗?”吴星星说。

辛萝忽然心里有了主意:“喝呀,你陪我喝?”

“好哇。”他开心地说。

来参加酒会的人都是来混圈子的,极少有真的喝酒的,就算是喝,也只是向征性地喝一点,绝不会有牛饮的。

但今天现场出了一个例外,辛萝和吴星星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就像那种因为没有钱的酒鬼,终于借到钱而拼命过酒瘾一样拼命牛饮。

“辛萝,咱们真的要这样牛饮么?这样的场合这样喝很丢面儿,要不,我们换个酒吧喝?”吴星星说。

“你不喝拉倒,我一个人喝。”辛萝撇撇嘴。

“行行,我陪你喝,对了,你一个人来的吗,没有男伴?”吴星星问。

“好像有吧,我忘了。”辛萝说。

“你对我的女伴,很感兴趣?”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唐非聿过来了。

吴星星抬起头,看到是唐非聿,脸上有些惊讶。

“你……他?”

他应该是没想到辛萝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会是唐非聿的女伴,所以他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什么你我他的,咱们接着喝酒。”辛萝完全无视唐非聿,看着吴星星说。

“这……”吴星星有些犹豫。

这货果然在关键时撑不起,一看到唐非聿板着脸,立马怂了。

辛萝猜想他爸可能也压不住唐非聿,不然他肯定就把他爸的旗号打出来了。

辛萝鄙视他果然是有道理的,他就是一靠着他爸的光环寄生的废物。

“辛萝,我们回家。”唐非聿说。

没等辛萝回答,他一把将辛萝拽住就走,她穿了高跟鞋,被他这一拽,差点摔倒。

“星星……”辛萝装着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吴星星,叫了他一声。

没想到辛萝这一声叫,竟然唤起了吴星星这个怂货的血性,他跑了过来,拦住了唐非聿的前面。

“我正在和辛萝喝酒,你凭什么带走她?”吴星星虽然动作看起来异常生猛,但说话明显底气不足。

也许是他出身优渥,从来都是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极少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所以业务相当的不熟悉。

再说了,这样的富二代大多数内心本来就是缺乏自信的,离了父母的他们什么也不是。自然是纸老虎的多数。

“滚开。”唐非聿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我……我知道你是唐非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昊天集团……”

“吴昊天在我面前尚且忍让三分,你算老几?给我滚远点。”唐非聿冷声道。

“我……”

吴星星这个怂货在气势上完全被唐非聿这个混蛋给压了下去,辛萝心里一叹: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主。

唐非聿没理他,继续拽着辛萝离开。

这事就这样算了辛萝有些不甘心,于是又叫了一声:“星星……”

吴星星看到辛萝可怜的样子,似乎又激起了他作为雄性本能的保护欲,他再次冲上来拦住了唐非聿,“她不愿意跟你走,你放开她。”

行,这才有点男人的样子,勉强打六十分的及格分,小子,你不用挂科了,辛萝心里暗笑。

唐非聿这一次没有再理会他,只是面向左前方比了一个手势,很快走过来两个穿黑西服的彪形大汉,硬生生地将吴星星给架开了。

真没劲,辛萝很是失望,这戏一点也不精彩,根本没达到辛萝想要的效果。

辛萝几乎是被唐非聿扔进车里的。

其实和吴星星那个怂货喝酒,辛萝就只是想看看唐非聿这个混蛋是不是会生气,如果会生气,那就说明他其实并不如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强大。

他一向把辛萝当佣人使唤,如果一个佣人和别的男人喝酒他都要生气,那他就太逊了。

当然,辛萝最想要的结果,还是希望他和吴星星爆发剧烈的冲突,然后辛萝在旁边看大戏,一方面是为了报复他,另一方面也可以调剂一下这无聊的酒会。

只是没想到吴星星太怂,战斗力实在太差,这还没交锋呢,就完败给了唐非聿。

富二代真靠不住,腹诽吴星星的时候,辛萝差点忘了自己也是个富二代。

回唐家的路上,唐非聿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铁青着脸看着窗外。

“下次如果你胆敢再和那小子纠缠,辛萝你试试后果。”他终于发话,声音冷到极点。

“好,下次我换一个。”辛萝淡淡地说。

这话一下捅了马蜂窝,他转过身来,一只手狠狠地扼住了辛萝的咽喉,似乎真要杀了她的架势。

辛萝呼吸困难,但并不惊慌,他吓不住她。

辛萝知道他不会杀自己,如果他真起了杀心,他就不会说出来。

他眼看辛萝就要窒息得晕过去,放开了手。

“那酒会上很多美女主动亲近我,你是不是吃醋了?”他问。

辛萝大笑起来,然后剧烈地咳嗽,刚才被这混蛋掐得狠了,呼吸至今没通畅,现在又大笑,当然会咳嗽。

辛萝笑得前仰后合,好像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他沉沉看着辛萝发笑,然后脸色越来越怒。

他的话当然没有那么好笑,辛萝只所以夸张地笑,自然也是为了气他。

“好笑么?”他冷冷地问,看得出来他抑制住了再次想掐死辛萝的冲动。

“嗯。”辛萝收住笑,认真地点点头。

他咬牙切齿,然后深呼吸,似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是聪明的人,应该是猜到了辛萝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激怒他,所以他不想让自己上辛萝的当。

看着他那极力控制自己情绪的样子,辛萝心里畅快得像酷暑天吃了冰淇淋。

“很多女人追我的,或者说,是倒贴,而且她们全都是美女,比如说露妮,她是名模,在时尚界也是知名人士,她追我一年多了,我都没答应她。”他接着说。

他这话说的很奇怪,听起来好像是在炫耀自己有多招花一样,可是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如果一个男人认为自己有很多女人就算是本事,那就太可笑了,只有没有出息的烂人才会炫自己的女人多。

因为烂人大多没出息,其他方面没什么成就拿得出手,只有拿自己的女人多来炫了。

“佩服。”辛萝鄙夷地说了两个字,用嘲讽的语气。

“你不吃醋?”他再次问。

“别闹了,就你?值得我吃醋?你是我老板,我是你仆人,但抛开老板这个身份,你在我心里什么也不是。”辛萝淡淡地说。

他狠狠地盯着辛萝,目光像一头狼。

辛萝这话对他很有杀伤力,他是骄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他这样的男人,更需要别人的认可。

所以他才会问辛萝是不是喜欢他,才会问她是不是会吃醋,在他的逻辑中,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和辛萝朝夕相处,辛萝当然要对他动情。

如果辛萝给了他肯定的答复,他未必会有多欣喜,因为追他的女人太多,多一个女子喜欢他对他来说是不值一提。

情路漫漫皆是你第15章试读

但若辛萝给了否定的答复,则会刺伤他,这是什么样的心理辛萝也解释不清楚,但从他目前的表现来看,事实就是这样。

自从爸爸去世,辛家衰败以来,辛萝确实学会了细心去观察这个世界。

看到了以前从没有看到的东西,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无处不在的博弈,大到争权夺利,小到感情纠纷,博弈不处不在。

要想在这无处不在的博弈中胜出,就得戒除掉人自身的弱点,人本身的弱点很多,比如说贪婪、恐惧、急躁、虚荣等等。

人之所以会犯很多低级的错误,就是因为受自己的弱点所影响,才让自身的智商变低,如果能控制自己的弱点,那就能窥探出对方的弱点,然后找到致胜之道。

有一句话说的好,如果一个人一个月内不犯错,那他就能拥有全世界。

当然,人非圣贤,又怎么可能不犯错,所以只能尽量地少犯错,尤其是像辛萝这样寄人篱下的人,更要少犯错。

辛萝可以为了乐达向唐非聿下跪,但辛萝不能将自己一直地放在卑微的角度让他欺负,如果自己把自己当垃圾,那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会把你当垃圾。

辛萝需要适当的反击来确保辛萝存在的意义,证明辛萝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一堆可以随时扔掉的垃圾。

唐非聿再没有和辛萝说话,司机很快将车开回了唐家。

平时辛萝极少穿高跟鞋,所以非常不习惯,回到唐家,辛萝迫不及待地回房准备换掉高跟鞋和家居服,在辛萝准备关房门时,唐非聿闯了进来。

没等辛萝有任何反应,他就将辛萝抵在了墙上,用力地亲辛萝,辛萝始终紧闭双唇,有意抵触他的吻,他怒极,将辛萝扔在了床上。

辛萝木然地接受他的一切。

“你不是说我不值得你吃醋吗?你凭什么那么骄傲?你不过是我的玩物,我随时都可以要你,你高傲什么?”

办完事的他还不解恨,恨恨地盯着辛萝说。

辛萝又笑了起来,“是啊,你随时可以要我,这屋子里你是主人,不仅是我,如果你想要阿芳阿进,你也都能要,你那么强大,连香草你都可以要。”

香草是唐家养的一条哈士奇,是条母狗。

他再不说话,穿衣离开,辛萝冷笑着目送他离开。

第二天唐非聿再没有和辛萝说一句话,辛萝也不理他,相互视对方为空气。

两天以后,辛萝正在琴房里弹琴,阿芳走了进来,神情有些紧张。

“怎么了?要我帮着干活吗?”辛萝问。

“太太,你多弹一会,暂时不要出去了。”阿芳说。

辛萝心里奇怪,阿芳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让自己多弹一会?为什么不让她出去?

“到底怎么了?你犯什么错了吗?你放心吧,唐非聿那个混蛋没在,我不会告诉他的。”辛萝轻声安慰。

“不是,唐先生回来了。”阿芳神情怪异地说。

“回来了?那就回来了呗,这是他家,他随时都可以回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辛萝淡淡地说。

“先生……总之你暂时不要出去了。”阿芳说。

辛萝心里越发的奇怪了,阿芳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她说话怪怪的?

为什么一直叮嘱自己暂时不要出去?她越是这样说,辛萝心里越发的好奇。

于是起身走出了琴房,来到一楼客厅。

唐非聿坐在沙发上,怀里躺着一个女子,两人正在调笑,极为亲热。

原来如此,阿芳是担心她看到唐非聿和别的女子公开调、情,会生气。

虽然唐非聿当她是仆人,但在阿芳她们心中,辛萝依然还是唐家的女主人。

辛萝转身要走,唐非聿叫住了辛萝。

“站住,过来给我们削苹果。”

辛萝停住脚步,走过去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若无其事地削了起来。

“辛萝?”唐非聿怀里的女子看到辛萝,竟然叫出了辛萝的名字。

辛萝一愣,只好看她,那是一张非常漂亮的圆脸,眼睛很大,鼻子上有一颗极小的痣,像某影星。

这人辛萝认识,她叫叶晴,是辛萝高中时的同学,上高二时她辍学,后来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这世界真的小。

她穿着超短裙,修长的长腿很是显眼,上高二时她们还是青涩少女,她就已经出落得非常漂亮了,转眼两年多过去,她更显成熟和妩媚。

“是你啊,真巧。你们继续,我给你们削水果。”辛萝真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对她。

叶晴从唐非聿的怀里爬出来,理了理头发,“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们是亲戚吗?”

她说的‘你们’,当然指的是自己和唐非聿。

辛萝和唐非聿相差了近十岁,而且辛萝以前是富二代,她自然做梦也想不到辛萝会嫁给唐非聿。

外界只知道辛萝爸爸半年前去世,但乐达企业的巨大财务危机,却极少有人知情。

在叶晴的眼里,辛萝也许现在还是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辛家大小姐,认为辛萝和唐非聿是亲戚,是过来做客的呢。

“我呀,是唐先生家的仆人。”辛萝坦然承认,并不觉得尴尬。

叶晴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

也是,别说她不相信了,如果辛萝不是亲身经历,辛萝也不相信自己一个堂堂的大小姐会沦为女仆。

“她说的都是实情,她就是我们家的女佣,你不用理她,和下人说太多话,会失了身份。”唐非聿一把揽过叶睛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叶晴想再说什么,唐非聿没让她说,忽然抱起了她,向卧室走去。

辛萝将削好的苹果放在桌上,回琴房弹琴去了。

到了晚饭时间,阿芳在外面叫辛萝吃饭。

来到饭厅,只有唐非聿一个人在喝汤,叶晴已经走了。

辛萝猜想唐非聿应该是对她说了什么,所以她才连招呼都没和辛萝打就走了。

其实辛萝和叶晴以前关系还不错,叶晴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父亲不务正业,经常喝醉,然后就打骂她。

青春叛逆的她就和社会上各类混混结交,最后发现自己怀孕了,结果谁也不愿负责,她哭着求辛萝帮她,当时辛萝花钱陪她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那点钱对当时身为富家千金的辛萝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叶晴来说却是大恩情了。

做过手术后,她又回到学校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后面然后就忽然消失了,甚至都没有和辛萝道别。

世事真是无常,没想到今天竟然在唐家碰上她了,从名份上来说,辛萝在唐家虽然不受待见,但也算是正房,她现在扮演的角色,自然就是小三了,以这样的一种方式重逢,真是可笑。

“我老同学叶睛呢?怎么不留下她吃晚饭?我还想和她叙旧呢。”辛萝故作轻松地问。

虽然没有指名问谁,但白痴也听得出来是在问唐非聿。

唐非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继续喝汤。

唐非聿不说话,阿芳她们当然就更不敢发话了,饭桌上陷入死水一样的沉默,只听到大家嚼食物的声音,气氛沉闷得让人想要逃离。

“她是你同学?”唐非聿终于还是忍不住说话了。

“高中同学。”辛萝说。

人性是复杂的,有时心里的反应自己也搞不清楚,更无法把握。

唐非聿在酒会上和露妮一干美女亲热,辛萝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他和自己以前的好朋友在家里公然苟且,辛萝虽然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心里其实很上火。

那种情绪应该不算是吃醋,因为吃醋的条件是对当事人有爱意才会吃醋。

辛萝对唐非聿这个恶魔显然没什么爱意,如果唐非聿这么凌.辱自己,她居然会爱上他,她才真是贱得不可救药了。

不过内心上火是真实的,辛萝表面上可以装得云淡风轻,但其实内心真是不舒服。

辛萝知道必须要强忍住自己的火,唐非聿要找女人,随时可以找一大把,然后在外面的酒店开个房办事就行了,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张扬地带回家来。

这完全不像是他一惯低调神秘的作风,所以辛萝猜想他这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辛萝甚至怀疑他虽然抱着叶晴走进了卧室,但其实他对叶晴什么也没有做。

这个恶魔并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迈不动腿的贱男人,叶晴虽然漂亮,但和混血美女露妮相比,不管是身材还是风情都差了一大截。

唐非聿面对露妮能稳住,更何况叶晴这样充满风尘味的女子?

这或许是辛萝自辛萝安慰,人在面对自己不愿面对的事实时,总能找到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来自欺欺人。辛萝也是凡人,自然也不例外。

“她在床上的表现很好,回味无穷。”唐非聿面无表情的开口。

“是么?那你以后经常带她来啊,我也正好有个老朋友叙旧。”辛萝喝了一口汤,也学着他的语气。

小说《情路漫漫皆是你》 第14章 喜欢我吗 试读结束。

灵蓝小公主点评:

总体来说《情路漫漫皆是你》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