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倘若我们曾相爱
倘若我们曾相爱

倘若我们曾相爱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22 16:48:00

《倘若我们曾相爱》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他忽然又道,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傍晚,我和凌枭一起出现在了兰月酒店楼下,想起连少卿的婚礼,我感慨万千。我还是第一次堂而皇之地和他出来参加酒会,穿得特别高贵冷艳,私人订制的黑色晚礼服,十寸的嵌水晶高跟鞋,就连身上的首饰都价值百万,真真是珠光宝气。凌枭穿的是黑色西装,戴了领结,整体更多了一些贵族气息。我挽着他的手出席,内心油然而生一股淡淡的幸福感,令我很害怕。
展开全部

倘若我们曾相爱第13章试读

我讪讪地走办公室,极不安地坐在了凌枭面前。

他身上的迷越来越多,我很想问,却又不想揭开当年的伤。毕竟那不是一个美好的过去,更糟糕的是晟浩还永远地走了。

空间的沉默会令人感觉压抑,我极不自在地坐了五分钟后,实在忍不住开口了,“凌枭,你叫我来做什么啊?”

毕竟见不得光的身份很尴尬,我面对他的时候会有压力,甚至是难堪。

“这是你新的身份证,护照。”

凌枭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给我,于是我看到他袖口的地方更红了些,莫名生出一丝心疼。

我结果纸袋后拉住了他的手,固执地把他袖口推了上去,却在他手臂上看到了两条伤痕。一条是旧疤痕,如扭曲的蜈蚣似得触目惊心,还有一条新的,正在流血。

“你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

“不用!”他冷冷道,很快收回了手,“我自己会处理。”

他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不想让我看到他的旧伤口。但我还是执意要给他包扎,就起身到休息室找到了备用医疗箱。

公司内部的结构我都清楚,而令人疑惑的是那些东西放置的地方也都没变。我拿着纱布和药棉回去时,心里总怪怪的。

难道连少卿当年接手公司后就让出了这地方?那为何凌枭接手到这里却没有整修翻新,所有的一切跟当年是一模一样。

他既然接手这里,那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还有我,他从未问过我的私事和过去,他是真不晓得吗?

“凌枭,你……怎么会在这里开公司的?”我一边包扎,一边打量他的表情。

“喜欢!”

惜字如金的他,很不容易地蹦了两个字。

“那你知道这里曾经……”

“不知道!”

不等我说完他就打断了我,摆明了不想聊这个话题。我也不再问了,给他清理好伤口后,敷上了药棉。

瞧着他手臂上另外一条疤痕,似乎延伸到了手臂上端,怪不得他夏天的时候也是长袖,大概是为了遮住这疤痕。

“你以前受过伤吗?”我抚摸了一下他的旧伤痕,他却像触电似得收回了手,寒着脸看了我一眼。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看看而已。”我很惶恐,却也更加好奇。

他怔了一下,微眯起眼睛凑近了我,“你这是在心疼我么?你心里不是还有个念念不忘的男人吗?”

“……那是我的恩人。”

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狼狈地别过头,却被他一把扣住了下颚,迫使我的头昂起来,与他的脸不过一公分距离,他喷出的热气我都能感觉到。

“恩人?那这么说你不爱他?如果有一天他忽然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准备如何去面对他呢?一个肯为你去死的男人,应该是爱你的吧?”

他的眼神好凌厉,甚至于喷出的气息都令我直哆嗦。我感觉他在发怒,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他的问题让我无地自容,是在赤果果地提醒我辜负了当年为我付出生命的凌晟浩。我羞愧难当,狠狠推开了他的手。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操心?你别往你脸上贴金了,你是我的情人,我不希望在我没玩腻之前你就被人弄死了。少惹点事,下次不一定这么好运能遇上我了!”

“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不会有下次了。

想起撞车时凌枭的眼神,我以为他至少对我还有些感情。但此刻他的话却如一盆冷水泼向我,让我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地位,不要有任何妄想。

鼻子好酸,眼睛好涩,我一直以为自己在醉生梦死,却原来内心深处也那么渴望凌枭会正眼看我,但显然……

“晚上打扮一下,跟我去应酬。”

他忽然又道,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倘若我们曾相爱第14章试读

傍晚,我和凌枭一起出现在了兰月酒店楼下,想起连少卿的婚礼,我感慨万千。

我还是第一次堂而皇之地和他出来参加酒会,穿得特别高贵冷艳,私人订制的黑色晚礼服,十寸的嵌水晶高跟鞋,就连身上的首饰都价值百万,真真是珠光宝气。

凌枭穿的是黑色西装,戴了领结,整体更多了一些贵族气息。我挽着他的手出席,内心油然而生一股淡淡的幸福感,令我很害怕。

我到场一看,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应酬,只是一些个闲得无聊的贵族人士举办的party。来的全部是有钱男人,身边领着千娇百媚的美女,我一看便知,这些女人都不是他们的原配。

甚至有一个我还认识,就是同一小区的陈霞,我住的地方与她比邻,所以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她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漂亮又丰满。她情人是个知名传媒公司的大亨,所以她在小区里很吃得开。但凡谁有搞不定的男人,她的锦囊妙计总能搞定,所以很多小三都以她马首是瞻。

我和她的交情建立于危难之时,是上次她一不小心怀孕了,自个儿在家里堕胎,忽然间大出血,吓得她家保姆六神无主就找上了我,我当然义不容辞,把她送进了医院抢救。

后来她就对我掏心掏肺了,无话不说。

她一看到我就摆着丰臀过来了,举着酒杯冲凌枭点点头,才把我拉到了一边去。我不安地看了眼凌枭,见他没反对就跟着她去了。

她把我拉到角落,朝不远处的人群努努嘴,“诺,你看到那小贱人没?刚才竟然对我的男人暗送秋波,被我讥讽了几句就搭上另外的了。”

我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在看到那张笑得跟喇叭花似得脸时不由得愣住了。这不是方倩茜么,曾经我那推心置腹的闺蜜啊。

她正靠在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黑胖男人怀中,时不时泛动她漂亮的大眼睛痴痴地看那男人,令那人特别的意气风发。

我有些凌乱了,她这才甩了连少卿,就立马又开始寻求猎物了,速度挺快的啊,那看来她是一点不受那婚礼影响。

“陈姐,这男的是谁?”我问陈霞。

“煤矿的老板,叫张赫,身价有上百亿,据说要来A市投资,好多人想拉拢他。”

“噢。”

煤老板,那是肯定有钱的,怪不得方倩茜笑得那么璀璨。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嫁入豪门,这个理想在她读初中就有了。

凌枭在人群中跟一些我认不到的人敬了一圈酒过后,也朝着张赫走了过去,我感觉他今天来的目标就是张赫,因为跟其他人敬酒时他一直在不经意地看那边。

我有点疑惑,就多看了几眼。

方倩茜在看到凌枭时惊了一下,随即撩了一下瀑布般的长发,把她漂亮的脖子露了出来,冲他妩媚地笑了笑。

“你看你看,她又在打你家凌枭的注意,这骚蹄子!”陈霞特别义愤填膺,我却很不以为然。

且不说凌枭不喜欢张扬的女人,即便喜欢,我也管不了。我是什么身份我很清楚,正主都没说啥,我哪来的资格去嫉妒。

凌枭和张赫寒暄了几句,忽然间转过头来冲我招了招手。方倩茜也看到我了,脸一下子僵了,又急又怒又尴尬,很喜感。

“陈姐,凌枭叫我呢,我过去一下。”

“去吧,给那小贱人一点颜色看看,我精神上挺你!”

我点点头,走了过去,我倒是不想去给方倩茜颜色看,只是很好奇。我也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去。

秦诺, 凌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倘若我们曾相爱》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