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偏偏相知不逢时
偏偏相知不逢时

偏偏相知不逢时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4 12:32:01

最新小说《偏偏相知不逢时》主要内容为:顾浅害怕梁茹担心,这件事干脆连梁茹也都瞒了下来。“怎么这么突然?那你大概要去多久啊?”梁茹有些意外,但是想到顾浅现在的处境还是理解的。“大概十天左右吧。”“玖玖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恐怕会……”梁茹想到顾玖那可怜巴巴缠着她要找妈妈的模样就心疼。顾玖的性子和顾浅一样执拗的很,要是真的闹起来,梁茹还真没办法。“我会找时间跟你打电话的。”顾浅的话音刚落,顾玖软糯糯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道:“茹茹妈咪,你在跟谁说话?是妈咪吗?”
展开全部

偏偏相知不逢时:获救

就在绝望间,前方直升机传来消息,“白少,发现了一个破旧仓库,这是之前军演的地方,后来被军方销毁了通道,只剩下几个空房子,我们经过仓库上方发现几辆车子停在 仓库门口。”

“确定人在里面?”

“白少,十有八九就在里面,但是对方似乎有配枪。”

傅凉笙闻言,瞬间有了精神,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吩咐驾驶员,“送我过去!”

白灏没有劝他,从自己腰间取出了配枪递到他手里,“注意安全。”

直升机降落时摩擦空气发出了巨大的响动,将仓库中的几个人也惊动了,彼时,顾浅仍在和刀疤男周旋着。

“小丫头,别跟我耍花样,今晚上爷就是拼了这趟钱不收,也要你伺候爷不可!”

顾浅看着刀疤男势在必得眼神,心已经凉了半截,她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逃不掉了,顾浅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大不了一起死!

刀疤男猛地扑向了顾浅,一把撕下她的长裙肩带,白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让男人狼性大发,顾浅这种尤.物,几乎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挡得住,他自然也不例外!

顾浅本来穿的就薄,经过一阵激烈的挣扎,衣服已经所剩无几,就在顾浅濒临绝望的边缘时……

“老大,老大!有直升机来了!”

直升机巨大的声响惊动了众人,刀疤男已经到了发泄的边缘,自然不会让到嘴的鸭子飞了,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顾浅激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傅凉笙!她有直觉,一定是傅凉笙来了!

刀疤男将顾浅压在身下,发狠的啃咬着顾浅的肌肤,一边急急的脱下裤子,一边吩咐,“慌什么慌,这里这么隐蔽,还能有外人发现不成,肯定是雇主来接人了,你们出去应付着先,老子今天一定要上了这个妞!”

手下紧张的皱着眉,有些欲言又止,听声音起码有四五架直升飞机,接个女人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

虽然心中疑惑,手下却不敢违背老大的意思,纷纷退了出去,刀疤男色欲熏心,盯着顾浅的眼神让人恶心,正准备进一步动作,后颈却猛地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

顾浅颤抖的捏着凳子腿,趁着刀疤男晕眩的空隙,起身快步往门口跑,她终于等到仓库里没了多余的人,于是趁着刀疤男不注意,将一旁的椅子扯过,将椅子狠狠的砸到刀疤男的头上——

“贱人!草!”

顾浅没想到刀疤男这么快就恢复了行动,大步追上来,就在顾浅摸到门把手的下一刻,将她扯回去狠狠的摔到了水泥地面,顾浅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要碎掉一般的疼痛,刀疤男的眼神更加狠辣,似乎要将顾浅生吞活剥了……

顾浅看着流了满地的鲜红血液,吞了吞口水,“我警告你,我老公是傅凉笙,他已经来接我了,你最好立刻放了我!”

刀疤男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贱人,还想骗我?你怎么不说你是美国总统的女人?今天不管你是谁的人,老子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欲仙欲死!”

话音刚落,男人就在顾浅惊恐的目光中将她的衣物彻底撕碎,顾浅尖叫一声要爬开,刀疤男脸色发狠,扯着她的脚踝将人拉了回来,细嫩的肌肤磨在地面很快见了血,顾浅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羞辱感,刀疤男脱了裤子就准备进行最后一步,门外传来就在这时传来了一声枪响!

紧接着就是混乱的枪声,似乎是双发在火拼,刀疤男听到枪声的瞬间就萎了,心里顿时叫了一声不好,难道说这个女人真的有什么强大的后台?

顾浅倔强的忍者眼泪,眸子里涌出一阵绝望的猩红,刀疤男不甘心的看着顾浅赤、裸的娇躯,低咒了一声提上裤子,从小窗口溜了出去。

“浅浅!”

傅凉笙解决了几个手下,率先冲进了仓库,就看到顾浅抱着衣服紧紧的缩成一团,坐在水泥地面,眼泪噼里啪啦的流个不停,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般小心翼翼……

傅凉笙见到这一幕,心头瞬间像是被一个大手狠狠攥住,痛的难以呼吸……

“浅浅……”

傅凉笙颤抖着跑过去,脱下外套将人裹在怀里,离近了才发现顾浅全身的淤青和擦伤,男人呼吸一窒,眼中弥漫着嗜血般的猩红……

难道她已经被……

傅凉笙不敢想,只是温柔的将人抱在怀里,大掌轻轻在她背上拂过,“不怕了,我会要他偿命给你,你告诉我,是哪个?”

顾浅眼底闪过一丝恨意,看向了刀疤男逃跑的窗口。

男人立刻吩咐手下去找人,等到顾浅情绪稳定了一些,才将人抱上了飞机,白灏瞟了一眼顾浅裸露在外的长腿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和擦伤,还有她一脸迷茫绝望的表情,心中了然。

“送她去医院吧,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顾浅闻言,将视线放到了白灏身上,只一眼,顾浅就觉得这个男人和傅凉笙是一类人,杀人不眨眼……

女孩将身上的外套紧了紧,往傅凉笙怀里缩了缩,傅凉笙以为她是害怕,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了。”

一只手温柔的帮她拂起肩上的长发,目光不自觉的瞟到白皙脖子上刺目的吻痕,傅凉笙整个人都变得阴冷摄人,他一定,让那人偿命!

顾浅看到傅凉笙的眼光,似乎意识到他们大概是误会了,其实她没有失身,只是惊吓过度加上受到如此大的羞辱,一时愤怒而已……伸出一只小手扶住他的肩膀,“我要是失身了,你还会要我吗?”

傅凉笙闻言,身子狠狠一僵,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猜到了她可能被人侮辱 ……可听到她亲口说出来,他的心里,除了愤怒就只剩下心疼,却没有半分的嫌弃。

“傻丫头,我不会不要你,你给爷记住了,这辈子,你都得是我的女人!”

顾浅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受宠若惊。

小手扯了扯他的脸颊,调皮的翘起了唇角,“甜言蜜语真让人感动,可惜,我没有失身。”

偏偏相知不逢时:错过

傅凉笙听到顾浅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暗淡突然亮了起来。

白灏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将脸转到了一边,看傅凉笙的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陷进去了,只是现在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你再腻歪下去,她身上的伤口可就要感染了!”白灏实在看不下去了,冷声开口道。

“浅浅,我们去医院!”

跟来的保镖队长准备伸手接过顾浅,可他还没碰到顾浅,就被傅凉笙闪身躲开,眼神如同寒夜中的利箭一般,吓得他赶紧收回了手。

“老公能这么紧张我,真是受宠若惊。”

顾浅坐在车中,傅凉笙还是不肯松手,顾浅只能躺在傅凉笙的怀中,听着他的心跳声,突然有些沦陷,分不清自己话中的真假。

“你这小妖精,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说着,傅凉笙的大掌在顾浅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顾浅看到旁边还有跟来的保镖,瞬间羞红了脸,将脸埋到傅凉笙的怀中,这才没引起众人的注意。

“少爷,到了!”

不多久,急速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前面的保镖开口道。

顾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已经破碎的衣服,傅凉笙掩下眼眸中的愤怒,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顾浅的身上。

“去把医院最好的专家叫过来!”傅凉笙抱起顾浅往医院走去。

“只不过擦伤了点……”

顾浅感觉傅凉笙有点大惊小怪了,再说了她现在对外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小秘书罢了,要是传出去了还指不定怎么说她摆架子呢?

“我的女人自然配得上最好的!”傅凉笙严峻的面容容不得任何人拒绝。

顾浅听完“噗嗤”笑了出来。

傅凉笙停下脚步,饶有趣味的看着顾浅道:“你笑什么?”

“你说你的那些女伴们要是知道你说这样的话,那我以后岂不是连门都出不去了?”顾浅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或许就跟傅凉笙外面的那些桃花有关系。

“她们敢!”

傅凉笙想到自己方才看到的那一幕,阴沉着脸继续往前走去。

院长听说是傅凉笙来了,赶紧带了所有的专家赶了过来,可看到顾浅身上的伤口时,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点伤竟然要最好的专家,可傅凉笙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

“云凯,你来给病人包扎!”

被院长点名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顾浅望着年轻男子,长的甚是白净,与傅凉笙严肃的气质不同,一看就是一个性格阳光的男子,况且能让院长当着傅凉笙的面拿出手,能力肯定不一般。

只是男子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傅凉笙制止住了,指着旁边一个已经秃了头的老头道:“这才是专家的样子,你来!”

顾浅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傅凉笙竟然连这个醋都吃,在感觉到傅凉笙射来的凌厉的视线,立马将笑容收了起来。

叮铃铃……

傅凉笙刚准备开口训斥,口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想出去接电话又害怕别人占顾浅的便宜,冷声吩咐道:“你们都先出去!”

“出去出去!”

院长生怕得罪了傅凉笙,赶紧带着那些专家们走了出去。

“小姐最近尽量不要碰水要是感染了可就不好办了。”专家好久才将顾浅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给处理好叮嘱道。

顾浅想想未来几天都不能洗澡,身上就难受,可是为了能赶紧好起来还是点了点头。

可真正让她头疼的是最近都不能回去见顾玖了,不然肯定会把她吓着的。

忙活了这么长时间,天早就亮了,顾浅的手机也被刀疤男给弄坏了,顾浅只好拿起旁边的电话给梁茹拨了过去。

“喂,你是?”

“是我。”

梁茹一下子听出来是顾浅的声音道:“浅浅,你怎么用电话了呢?”显然梁茹正在工作,接电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

“我……我手机没电了,用的公司电话。”

为了防止梁茹再问下去,顾浅赶紧扯开话题道:“我最近要出差,就不能去看玖玖了。”

顾浅害怕梁茹担心,这件事干脆连梁茹也都瞒了下来。

“怎么这么突然?那你大概要去多久啊?”梁茹有些意外,但是想到顾浅现在的处境还是理解的。

“大概十天左右吧。”

“玖玖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恐怕会……”梁茹想到顾玖那可怜巴巴缠着她要找妈妈的模样就心疼。

顾玖的性子和顾浅一样执拗的很,要是真的闹起来,梁茹还真没办法。

“我会找时间跟你打电话的。”

顾浅的话音刚落,顾玖软糯糯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道:“茹茹妈咪,你在跟谁说话?是妈咪吗?”

“你要跟妈咪说话吗?”梁茹蹲下将顾玖抱到怀中。

顾玖激动的抢过电话道:“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陪玖玖,玖玖好想你啊。”

说着,委屈的泪水便从眼中涌了出来。

顾浅听到顾玖的哽咽声,心都揪到一起了,可她现在还没办法去见顾玖,只能轻声安慰她道:“玖玖乖,妈咪还要工作给玖玖买好吃的,玖玖这段时间要听茹茹妈咪的话哦。”

“玖玖不要好吃的,玖玖要妈咪。”顾玖听顾浅不能陪自己,顿时哭了起来。

“玖玖乖,你要是哭的话,妈咪也会很伤心的。你忍心让妈咪伤心吗?”梁茹擦了擦顾玖脸上的眼泪,询问道。

顾玖听到梁茹的问话,立马停止了哭泣,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摇了摇头道:“玖玖不哭,妈咪不要伤心。”

“玖玖乖,妈咪晚上打电话给你讲故事!”

顾浅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赶紧挂断了电话。

傅凉笙推门进来的时候见顾浅蜷着身子在睡觉,只当她是受了惊吓,从背后抱住了她。

傅凉笙感觉到怀中的人儿身子一僵,随后又恢复了正常,就知道她是故意装的:“没什么大碍,就回家吧!”

“好啊!”

顾浅一听可以回家了,立马爬了起来,她可不想继续在这里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了。

顾浅, 傅凉笙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和宜呀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