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御凌霄
神御凌霄

神御凌霄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9 16:01:06

东方镜 苏紫烟在《神御凌霄》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东方镜心下稍安,这里应该接近瀚海龙宫了,料想那鬼魅怎么也不会追出这数百里。“小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海景出奇,质朴中有带着奢丽,倒是颇有些道法自然之感。”白爷如此评价,东方镜稍微解释了一番:“此处倒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水族一些强大散修的聚居地。”水族散修不依附瀚海龙宫,他们喜欢自由自在,但又势单力薄,故此在瀚海之中,有几个聚居之处。
展开全部

水灵经

这一带鲜有水族,倒是没人注意到他们,不到半柱香时间,眼前景色大变。

一株株三尺还高的青绿海藻漂浮,块块青石上,苔藓遍布,漆黑海底,似乎有无数夜明珠装饰,将这一带照得透亮。

海水亦不在此处流动,似乎有强者构出结界,将这里笼罩。

东方镜心下稍安,这里应该接近瀚海龙宫了,料想那鬼魅怎么也不会追出这数百里。

“小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海景出奇,质朴中有带着奢丽,倒是颇有些道法自然之感。”

白爷如此评价,东方镜稍微解释了一番:“此处倒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水族一些强大散修的聚居地。”

水族散修不依附瀚海龙宫,他们喜欢自由自在,但又势单力薄,故此在瀚海之中,有几个聚居之处。

当然,这也是东方镜在海底几日中道听途说的。

“哎,哎呀,夜叉族长老,您怎么来这了…”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问道,东方镜朝那边一看,一个虾头虾脑的水族年轻人神色有些惧怕,畏畏缩缩地看着东方镜。

“小子你还敢出现,白爷扒了你的皮!”

东方镜还没说什么,白爷倒等不及了,他倒是无所顾忌地出手了,整个身子都缩进了龟壳,之后提溜打转,速度奇快,撞向了那个虾族年轻人。

东方镜有些无语,这虾族年轻人,正是之前给了白爷一个爆栗的小子。

两人刚从沉船出来,惊魂未定,算上之前的小仇,也难怪白爷火气这么大。

“白爷…小乌龟?”

虾族年轻人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出手,他本身实力在五层象气境,此时水族真气凝练掌心,一抹汪汪幽蓝似短匕,截向龟甲。

这也是无可奈何,他若不全力出手,怕是挡不住白爷的攻势。

但即便他出手了,也依旧挡不住!

东方镜看得仔细,白爷肉身中并不丝毫真气溢出,竟是完完全全依靠肉身之力,硬撼象气境的虾族年轻人。

哐地一声,龟甲与真气凝成的短匕碰撞,短匕应声消散,白爷攻势不停,又撞在虾族年轻人的虎口之上。

“啊…”

虾族年轻人立刻抱住虎口,丝丝蓝血流出,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原以为白爷会就此罢手,可白爷弹回地上,居然又一次发起攻击,朝着虾族年轻人噼里啪啦地撞了起来。

“嘶…哎…白爷饶命啊!”

虾族年轻人起初还忍着痛,想要还击,但不过少顷,就已经抱头求饶,没有了反抗之力。

这一连串的打斗下来,东方镜啧啧称奇,这白爷似乎不懂修炼武道,可偏偏力道大的出奇。

先前还不算了解,可这一番打斗,却是直观得很。

“光是这肉身之力,恐怕就是一般的六重暴体境武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哼,再叫你逞凶!”白爷落在地上,昂首而立,这一次总算扬眉吐气了。

东方镜上前,将虾族年轻人扶起,他已看出,这位虾族并非龙虾将军一脉,乃是一介散修。

一番交谈之后,他们得知虾族年轻人名为苟潜,果然并非龙虾将军一脉。

包括水族在内的万族之中,想要修炼武道,化为人形,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苟潜修炼数十年,如今刚刚化为人形,父母都是普通的缘虎虾,与龙虾一脉,却是没有任何瓜葛。

闲谈一番,苟潜与两人介绍了一番这里的情况,就回到了一处石缝之中,继续修炼了。

白爷点了点头,对苟潜很有好感:“这小子脑袋不笨,虽然做过错事,却知道改正。”

东方镜盘膝坐在一处干净的巨石上,如今他还披着夜叉鳞甲,倒是瞒过了所有水族的眼睛。

白爷虽然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但似乎并无恶意,他也没有在意。

白爷跳上东方镜肩头,神秘地说道:“小子,这水灵经修炼打成,有通天彻地之能,毁天灭地,不在话下!你就不想看看么?”

东方镜也不搭理,自顾自地运转五雷天心诀,默默修炼。

白爷压低了声音:“一般人我都懒得说,看与你有缘才告诉你,听闻创出水灵经的,乃是一位人族…”

东方镜眉头一挑,睁开眼睛:“人族怎么可能创出水族功法?”

白爷神秘兮兮:“我水族这位前辈的父母,父亲是水族至强者,母亲则是一位人族国度的公主,所以他也算有人族的基因。”

东方镜明白了他的意思,既然这位前辈创出的功法,水族能够修炼,那么按理来说,自己也可以修行。

他探查过水灵经一部分,却没有细看,现在向白爷借来那枚竹简,一窥全貌之后,感慨万千:“这水灵经的确玄妙,但却不是人族能够修炼的。”

身体构造不同,经脉数量与走向更是千差万别,贸然修炼,岂非找死?

但东方镜却从这水族功法中,得到了一些修炼的启发。

水灵经中,不但有完整的修炼功法,更有那位东海至强者的修炼感悟,对东方镜的帮助极大。

事不宜迟,他立刻运转五雷天心诀,将自身真气尽数转化为水属性,参照前贤感悟行功。

不曾料到,体内真气竟在这般驱使下,由五雷真龙转变,渐渐化为道道惊雷,且自体内经脉逆行,回到了丹田之中!

东方镜暗道不妙:“真气逆行,再这般下去,我必将走火入魔了!”

但不知为何,远古风神安然而立,体内真气竟无一丝一毫受自己掌控,东方镜暗暗淌汗,如此下去,自己不死也要半废了。

但事态发展,竟远超他的预料,体内惊雷阵阵,劈啪作响,风神岿然不动,脚下似小溪般的真气不再死气沉沉,似乎在雷声的驱使下,缓缓流动起来。

这是五雷天心诀之妙,水火雷电风,莫不为自己所用,片刻之后,惊雷力劈而下,拍进溪流之中。

溪流受这一击,似乎吸收了雷中精华,瞬间让整条溪流充满了活力,奔流更加迅疾了。

这还不算完,惊雷阵阵,尽数劈下,一道,两道…

溪流吸收雷电之精,慢慢地发生了质变,奔腾所向,汇成一湖汪洋,逐步扩张,如河似海,寄居丹田空间的一隅。

恰在这时,远古风神发出一声利喝,东方镜心神受到这股力量的牵引,竟来到了惊雷大帝令跟前。

“轰!”

磅礴道音,如浪涛拍击,东方镜听到了三个繁奥声音,他并不能听懂,却心领神会:

水神诀!

一股极大的惊喜充斥脑海,东方镜将之尽数记在心里,之后运转水神诀,那条真气之海人立而起,哗啦一声化为人形。

面貌、眉目,与东方镜一般无二,只是眉心之中,竟有一只神眼。

水神已立!

他与风神一样,不曾睁开双眼,二者一前一后,矗立丹田之中。

东方镜倏然睁开了眼睛,仔细感应之下,自己竟已达到暴气境中期,自身实力,已增长百倍不止。

白爷将东方镜的变化看在眼中,待东方镜睁开眼睛,白爷怪叫道:“你修炼的是水灵经吗,为何我在你身上感应到一股水族的气机?”

东方镜笑道:“上善若水,气机自然可变。”

他施展水神诀,浑身血肉竟如水质,悠悠而变,片刻之后,已与苟潜一个模样。

白爷嗷嗷乱叫,惊恐莫名:“你被鬼附身了吗,为何我感应到的气机也变得和那虾米一模一样了!”

东方镜很是满意,如今行走瀚海之中,再也不怕有人能认出他了。

半圣

苟潜就在不远处的石缝中,听到白爷的嗷嗷乱叫,立刻跑了出来。

“长老,白爷,出啥事了…”当他看到眼前的东方镜,整个人都傻了,伸手指着东方镜颤抖不已,“你,你,你…哪来的妖怪!”

白爷则镇定了许多:“如此看来,创出水灵经的高人,创出你所修习功法的前辈,应有什么前缘。”

东方镜不置可否,心中却有了定夺。

这五雷天心诀神妙无比,水灵经中的那些感悟,反而成了发掘五雷天心诀潜力的“药引”。

故此,自己才顺利得到了水神诀。

苟潜却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忽然扑到东方镜身上,双手紧紧抓住东方镜的胳膊:“你,难,难道…”

东方镜再次施展水神诀,容貌恢复如初,一旁的白爷哈哈大笑:“你这修行了几十年的家伙,居然想认这不到二十岁的小子当爹?”

苟潜被白爷一句话点醒,立刻松开了双手,虾脸冒出滚滚热气:“这,这…”

东方镜修习五雷天心诀,耳聪目明,立刻阻止了两人。他感应到了海水波动,似乎有什么人,在附近打斗。

“咕咕…”

一息之间,结界之外,海水沸腾之声渐渐高扬,而后轰隆一声,一黑一红两道宏光刺破海水,直上云霄。

“哗…”

东方镜以真气加持双眼,分明看到无数海水竟冲上云端,几块云朵已倏然消散!

白爷沉声道:“这样的手段,恐怕至少也是八重化神境!”

不等他说完,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如电般出现在海面之上,海水隆隆,瞬间自两人脚下分成两域。

神宏万丈,将湛蓝海水染成了另一种颜色,顺着二人交手而疯狂拍击。

东方镜立刻携住两人,施展风神诀,片刻来到海面之上的一座孤岛,远远眺望过去。

白爷惊魂未定:“一招就已如此,这两人若真正交手,恐怕瀚海都要大乱,海底龙宫也要尽毁!”

东方镜点头,这两道身影,至少也有半圣修为,远非东方泰岳可比拟。

瀚海广袤,也经不起他们折腾十招!

白爷伸出小爪子拍拍苟潜,问道:“你不是水族吗,这两人是谁,你应该清楚吧?”

苟潜摇了摇头,眼底有些慌乱:“我怎么可能知道是谁,难道是龙宫之中的将军?”

这自然不是龙宫之中的将军,东方镜已猜想到其中一人,必然是这瀚海之主。

瀚海龙皇!

瀚海龙皇实力之强,说是纵横天下,无一抗手,恐怕眨眼之间,就能覆灭整个凤鸣城。

但另外一人,竟能与瀚海龙皇分庭抗礼,实在匪夷所思。

原来这世间,竟还有如此高手。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水族强者手持钢叉,从海底冒了出来,他虾头虾脑,正是龙宫之中的龙虾将军。

龙虾将军甫一出现,苟潜总算得知了其中一人乃瀚海龙皇,白爷点了点头,此时站在孤岛之上,也算暂时安全。

他再次指点江山,啧啧砸着嘴巴:“他们虽然算强的了,可与绝无大帝比起来,恐怕还不如绝无大帝的一根汗毛。”

东方镜问道:“瀚海龙皇已为半圣,抬手间就能覆灭这浩瀚无边的瀚海,难道还比不上你口中的大帝?”

白爷看着那一红一黑两道身影,眼中满是不屑神色:“当年大帝还在凡世时,凭他们,连提鞋都不配。”

东方镜暗暗思忖,看来大帝之威,恐怕覆灭一个世界,也是须臾之间!

正在这时,他双耳一动,听到龙虾将军朝那道红影拜服,说道:“二位龙皇,此处靠近瀚海龙宫,实在不宜二位争斗啊!”

红影微微颔首,那到被黑色真气覆盖全身的影子讥笑道。

“说得不错,让你们瀚海霸占了这么多年的至宝,如果因为我们而伤了分毫,不论哪一方都得心疼得要死。”

那道红影,瀚海龙皇,此刻面上真气尽去,露出真容,他看上去像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虽是人类面孔,却保留着龙须。

此时双眉紧皱,挤出了川型:“妖龙老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至宝出自我瀚海,凭什么要分给你们!”

妖龙皇也露出真容,人脸上同样长着长须,却是更显老迈,皮肤也是黑色。

听闻瀚海龙皇寸步不让的喊声,他怒气腾腾。

“四海本是一家,你瀚海至宝虽然不该轮我们管,可也不是你说给谁,就能给谁的!坏了天下水族气运,你怎么担当得起!”

那里远离孤岛,二人也只是平常说话,声音早被海浪覆盖,白爷与苟潜均未听清。

东方镜将两位龙皇的对话简单道出,白爷的小脑袋晃来晃去:“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两人说得冠冕堂皇,恐怕还是因为那件至宝,能够助他们提升境界。”

东方镜认同白爷的看法,半圣修为,凡俗事物哪还会放在眼里,恐怕也只有可以提升实力的东西,能够称之为至宝。

说话间,两位龙皇一前一后,竟朝着孤岛所在而来。

“糟糕,快走。”

东方镜拉起白爷与苟潜,刚要沉入水下,异变又起!

白爷呜哇乱叫:“完了,咱们底下是那艘沉船!”

东方镜心中一颤,来时匆忙,为避免被战斗波及,竟来到了这里。

他看得分明,水下有两道灰蒙蒙的黑影,全然没有人的样子,根本就是两道雾气,现在正朝着三人而来。

“呜…”

这两道影子发出这样的声音,让东方镜也不免头皮一麻,他想也不想,直接就朝着龙皇所在而去。

“邹夜叉你疯啦!”

白爷大急,就要从东方镜手中挣脱出去,东方镜赶紧制止:“留在海底也是个麻烦,不如让两位龙皇除去,也算为瀚海水族做做好事。”

白爷的表情说不出是哭还是笑:“做好事…你利用龙皇,日后被记恨了,可跟我没关系!”

东方镜掌握风神诀,速度奇快无比。

他不能飞行,但改变自身气息后,却能够浮在水面之上。

瀚海龙皇与妖龙皇飞来之时,都两眼一亮。

瀚海龙皇率先停下:“这是我瀚海哪一位俊杰,如此极速,不如入我弥下,做一员头领。”

东方镜根本不理这茬,他现在气息完全改变,料定了瀚海龙皇是想利用他的极速,去抓他们不知在何处的“东方镜”。

“龙皇大人,我是夜叉一族年轻一辈,方才在海底偶然发现异族潜入,要在我瀚海为非作歹!”

瀚海龙皇眉头一皱,已有些微怒,别说是这个后辈,就是夜叉族的长老,也要跪下施礼。

刚想出手,眼前已多了两道灰色影子,他眼露异色,将之死死盯住,之后调转方向。

妖龙皇愣了片刻,看了一眼极速而来的灰影,似乎擦了一下冷汗,他同样调转了方向,黑色真气如渊如海,刹那包裹着他,飞出了十里之外。

“吗的,连半圣都跑了?”白爷额头冷汗直冒,顿了一下说道,“难道这是‘恶鬼胎’?!”

东方镜立刻沉下海底,奔行至此,即便不能将之除去,但也已经安全了。

东方镜, 苏紫烟完本试读结束。

骊燕小哥哥点评:

《神御凌霄》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