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锦玉良姝
锦玉良姝

锦玉良姝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4:51:01

给大家带来的《锦玉良姝》讲述了沈玉珠 李寰郡的故事:而且这红疹又痛又痒,但是又担心会留疤所以还不敢挠,只能忍着,沈玉珠整整吃了半个月的药身上的红疹才渐渐的退下去,沈玉珠为此受了不少苦,从此之后对蘑菇类的食物都是敬而远之的。睿王口口声声说心悦沈玉珠,今日回门也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样子,还在明里暗里的为沈玉珠撑腰,怎么现在反而连沈玉珠不能吃蘑菇都不知道,竟然还说是沈玉珠最喜欢吃的?
展开全部

耳边风

现在沈玉珠才刚刚成了睿王妃,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陈柳烟能在沈恒之的众多姨娘最得宠,可见也是个有手段的,她还就不信整治不了沈玉珠这个毛还没有长齐的黄毛丫头了。

沈玉珠不就是仗着睿王的身份才敢在她们的面前耀武扬威的吗,她就让睿王对她彻底生厌,最好能让睿王一气之下休了她,等她被睿王休弃,再落到她的手里的时候,她一定要好好跟沈玉珠算算今天的这笔账!

现在饭厅里除了沈恒之和陈柳烟以外没有其他的人,原本在饭厅里伺候的丫鬟们也被沈恒之遣退了,陈柳烟柔弱无骨的靠在沈恒之的胸前,才从眼眶里使劲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陈柳烟本来就是从烟花巷里出来的女子,端的是有一手伺候男人的好本事,更知道什么样子会让男人怜惜,现在这幅样子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老爷,今天的事情是妾身和珊儿做的不对,妾身本来是想咱们家中没有主母,若是没有个女人家的出来操持玉珠今日回门之事,传出去让人笑话。”

“但是却忘了自己的身份,不想因为妾身和珊儿让老爷被睿王训示,今天的事都是妾身一个人的错,老爷可千万不要怪罪珊儿啊,妾身感激老爷素日里对妾身的怜爱,老爷要罚就罚妾身一个人好了,妾身不敢有丝毫怨言。”

沈恒之平日里之所以这么宠爱陈柳烟,就是觉得她懂事,知进退,对于男人来说,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解语花,沈恒之心中的气被陈柳烟三言两语劝消了三分,沈恒之一只手圈住陈柳烟的肩膀,“好了,本相也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本相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是你们的错。”

不是他们的错,都是沈玉珠这个不孝女的错,沈玉珠现在又李寰郡撑腰他一时不能将她怎么样,但是她也别忘了,沈明浩现在可还在丞相府呢,沈玉珠若不想让沈明浩吃苦,那她还是得乖乖听他的话。

“老爷,虽然现在妾身现在管着府中的中馈,但是妾身的身份实在不该逾矩,还请老爷将这管家的权利收回去吧,也省的让人说老爷的闲话,妾身更是担不起这份骂名。”

陈柳烟这招以退为进用的实在是好,沈恒之听了她的话不但没有将她的管家权收回去,反而还对她安慰道,“虽然相府中没有主母,但是本相信任你,你就担得起这份权利,这些年你把府里的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本相的心里都知道。”

“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不过老爷,今天睿王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妾身和珊儿的身份地位,睿王说什么妾身也该受着的,但是老爷再怎么说也是丞相,睿王这般无礼是不是太不把老爷放在眼里了?”兜兜转转的,陈柳烟又将话头转到了李寰郡的身上。

说起睿王,沈恒之稍有缓和的神色又阴冷下来,看着沈恒之表情的变化,陈柳烟就知道自己的耳边风吹得起作用了。

“本相知道今天让你和珊儿受委屈了,本相一定会想办法替你们将这其中的公道讨回来的。”

陈柳烟听了心里得意的差点笑出声来,沈玉珠,你就等着吧,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等你落到我的手里,我定要好好的‘教导教导’你。

“老爷,您还没吃饭呢,您想吃什么,妾身亲自下厨去给您做。”陈柳烟坐到沈恒之的腿上,双手搂住沈恒之的脖子,眼波流转。

沈恒之被陈柳烟看的小腹内升起一阵邪火,“本相想吃你。”沈恒之的双手从陈柳烟的身下穿过,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陈柳烟丝毫不见惊慌,看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陈柳烟故作娇羞的别过头去,“老爷……”

沈恒之大笑着抱着陈柳烟回了卧房,丞相府中的这些丫鬟小厮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凡是沈恒之和陈柳烟所到之处的丫鬟小厮全都低着头不敢直视两人。

不过他们的心里都有同一个感叹,陈姨娘果然是有手段的人,几句话就让生了那么大气的老爷眉开眼笑的,府里这几位姨娘里,也只有陈姨娘有这个本事了,怪不得老爷最看重她。

未央院中,沈玉珠陪沈明浩看完了院子里的西红柿,还摘下来一个已经成熟的洗了给沈明浩吃,沈明浩捧着咬了一口,西红柿的汁水就在他的口腔里迸开了,“姐姐,这个好甜,你也吃。”

沈玉珠从袖口掏出自己的手绢为沈明浩擦了擦被他吃到脸上的红汁,“姐姐不吃,小浩吃吧,小浩,姐姐不在家里的这几天,陈姨娘和沈玉珊有没有再欺负你?还有爹有没有打骂过你?”

原本吃的正开心的沈明浩眼神渐渐的有些闪烁,“没……没有。”

沈玉珠怎么会看不出来沈明浩没有说实话,想着自己曾经在丞相府里的时候多多少少还能护着沈明浩一些,但是现在连她也不在沈明浩的身边了,还不知道他会被陈柳烟母女两个怎么欺负,更不用提陈柳烟和沈玉珊的眼里本来就容不下他们姐弟二人了。

沈明浩似乎也感觉到了沈玉珠情绪的变化,刚刚还笑着的沈玉珠现在的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决绝的表情,“姐姐,我没事,我在家里过的很好。”

沈玉珠怜惜的摸了摸沈明浩的头发,“小浩,你再忍一忍,姐姐一定想办法把你从丞相府救出来,以后咱们姐弟二人就相依为命,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李寰郡刚坐下,苏沅就立马为他奉上一杯茶,而且还是李寰郡常喝的信阳毛尖,这是李寰郡饭后的习惯,李寰郡抿了一口茶,静静的将沈玉珠和沈明浩的动作尽收眼底。

李寰郡垂下眼睑,看着在茶碗中浮浮沉沉的茶叶,耳朵里却忍不住听着沈玉珠的话,这姐弟两个明明是沈恒之的嫡长女和嫡长子,在外人看来是风光无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可是又有谁能想到他们两个其实在丞相府里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呢。

不过李寰郡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沈玉珠和沈明浩都是沈恒之亲生,这是肯定的,而且沈明浩还是沈恒之唯一的儿子,又是嫡子,沈恒之怎么会如此厌恶他们姐弟二人?

不能吃蘑菇

这里面必然还有其他的隐情,李寰郡抬眸瞧了一眼正在安慰沈明浩的沈玉珠,心想等回到王府之后要让人去查一查这丞相府里到底还有多少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沈明浩刚吃了午饭又和沈玉珠玩了这么一会儿,就撑不住有些犯困了,和沈玉珠说着说着话就在沈玉珠的怀里睡着了,“王爷,我先把小浩抱到卧房去睡。”

沈玉珠刚刚站起来,湘如就把沈明浩从沈玉珠的怀里接了过来,“王妃,还是交给奴婢吧,奴婢抱小少爷去午睡。”

“好吧,多谢你了。”湘如是第一个伺候沈玉珠的,而且面面俱到,事事尽心,从前在丞相府沈玉珠和沈明浩根本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所以嫁到睿王府之后,湘如名义上是沈玉珠身边的大丫鬟,但是在沈玉珠的心里是没有将湘如当成一个下人来看待的。

湘如不敢居功,伺候主子是她的本分,“王妃真是折煞奴婢了。”

因为今天是沈玉珠出嫁之后的第一次回门,所以沈玉珠和李寰郡二人今天会在丞相府用过晚饭再回睿王府,沈玉珠也因此能和沈明浩多相处半日。

沈玉珠唯恐自己离开之后沈明浩又会被陈柳烟和沈玉珊欺负,所以在沈明浩午睡起来之后就一直都在告诉沈明浩让他在府里小心度日,尽量避开陈柳烟和沈玉珊那两母女,不过沈玉珠的心里也清楚,这不是沈明浩说避开就能避开的。

陈柳烟和沈玉珊两人都是一个德行,就算沈明浩不去招惹她们,也难保她们的眼里容不下沈明浩,所以沈玉珠的心里对沈明浩担心的很,一想到沈明浩会被人欺凌,沈玉珠的心中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恨不能立即将陈柳烟和沈玉珊收拾了。

沈玉珠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把心底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李寰郡见她这样放心不下沈明浩,不经意的轻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很快就又舒展开了,所以没人注意到。

离申时还差一刻钟的时候,沈恒之亲自来未央院请李寰郡和沈玉珠去饭厅用膳,有了中午的前车之鉴,沈恒之这次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用晚膳的时候饭厅里也只有李寰郡夫妻二人还有沈恒之和沈明浩。

这时沈明浩第二次见到这么好的饭菜了,但是眼中的惊奇丝毫不减,晚膳的菜肴和午膳完全不同,主要以清淡的居多,但是沈明浩从记事起就没有吃过这样的珍馐,桌子上的大多数菜沈明浩都叫不上来名字,二十几种菜品让沈明浩看的是眼花缭乱,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吃什么好了。

沈玉珠就像平时里一样,忙着给沈明浩夹菜添汤,都顾不上字吃饭了,李寰郡为了在沈恒之面前表示对沈玉珠的爱护和重视,也在不停的给沈玉珠夹菜,“尝尝这个,你爱吃的蘑菇。”

沈玉珠手中正在给沈明浩夹菜的筷子顿了一下,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随即又淡笑道,“多谢王爷。”

沈恒之也在不经意间像李寰郡的方向看去,他虽然不喜欢沈玉珠这个女儿,但是自己的女儿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沈玉珠不能吃蘑菇,沈玉珠小时候曾经吃过一次蘑菇,但是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全身就突然起满了红疹。

而且这红疹又痛又痒,但是又担心会留疤所以还不敢挠,只能忍着,沈玉珠整整吃了半个月的药身上的红疹才渐渐的退下去,沈玉珠为此受了不少苦,从此之后对蘑菇类的食物都是敬而远之的。

睿王口口声声说心悦沈玉珠,今日回门也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样子,还在明里暗里的为沈玉珠撑腰,怎么现在反而连沈玉珠不能吃蘑菇都不知道,竟然还说是沈玉珠最喜欢吃的?

沈恒之面上的表情不变,实际上在心里已经将李寰郡突然要求娶沈玉珠到沈玉珠嫁到睿王府之间发生的事情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沈玉珠平日里没有机会出府的,那么沈玉珠能认识睿王的可能性几乎就不存在,而睿王又是在沈恒之打算将沈玉珠嫁给江铭的时候突然来上门提亲的,当时睿王还表明他和沈玉珠互通心意,而沈恒之又碍于李寰郡的身份,所以才不得不同意了他们两个人的婚事。

但是现在看来却未必,睿王连沈玉珠爱吃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可不像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恩爱的样子,沈恒之虽然想明白了,但是却很聪明的什么也没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用膳,只不过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至于陈柳烟和沈玉珊的晚饭,沈恒之就让她们两人在自己的院子里用了,沈玉珊恨得牙根痒痒,这么一来她就见不到睿王了,陈柳烟和沈恒之的春风一度让她的心中有了底气,至少沈恒之还是站在她们这一边的,那她迟早找机会修理了沈玉珠这个贱胚子。

不过现在不能对沈玉珠动手也无妨,反正等沈玉珠和李寰郡回去之后,沈明浩还要继续住在丞相府里,收拾不了沈玉珠,收拾沈明浩也是一样的,况且沈明浩的年纪还小教训起来更不用费心思了,反正他们姐弟两个都是一样的让人讨厌。

而且沈玉珠这么疼爱沈明浩,想必收拾了沈明浩会让沈玉珠更加难受,这难道不比收拾沈玉珠要痛快多了?在无人的房间里,陈柳烟露出了一副算计的表情。

沈玉珊实在气不过,但是沈恒之又已经明确的告诉她不准她再出现在睿王的面前了,沈玉珊在自己的院子里发了好一顿脾气但是心里的这口气仍然没有散去,沈玉珊把自己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净,然后一脸怒容的进了陈柳烟住的院子。

陈柳烟现在已经有办法来对付沈玉珠了,所以心里的气也就去了七七八八,陈柳烟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津津有味的吃着厨房送来的晚饭,沈玉珊就突然闯进来了,把陈柳烟吓了一跳。

陈柳烟放下手中的白玉筷子,嗔怪的看着沈玉珊,“这么大的一个姑娘了,怎么还这么没大没小的,我的乖女儿,是谁惹你生气了,娘替你找她算账去。”

沈玉珠, 李寰郡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锦玉良姝》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