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玄尊者
神玄尊者

神玄尊者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2-19 15:34:12

徐山 沈怡涵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神玄尊者》:听到这四个字,徐山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在魔尊重楼的记忆中,丹药大比是丹药届的盛会,各路英杰汇聚一次,来一场激烈的比斗来角逐出最强的年轻丹药师。这样的盛会他怎会错过?“好,我知道了。”虽然要去,但还是不要和老徐说了,他若是知道我有办法将修为拔高起来,一定会误会我用了邪门歪道。“好吧,那你忙吧!”说罢,徐飞鸿走出房门,在月色下掏出那份修改过的功法,以他的眼力,这份功法并无错误,是远比原来精妙的。
展开全部

天魔大化心经

苍鼎大陆功法众多,细分起来共有凡灵人地天神六级,每级分低、中、高、圆满四品,微风剑诀便是人级中品的功法。

“父亲不必妄自菲薄,我们的功法不必这微风剑决差。”徐山安慰道。

“不,你看这处,再看这处,人级中品的功法就是远比灵品圆满的功法好出许多。”

徐山见徐飞鸿这般推崇微风剑决,不禁有些不忿,随后来到案前,摆出纸笔。

“山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炼药宗的功法精妙绝伦,只是传到现在,有多处精妙遗失,后人只得其形,未得其法!”

说着,徐山挥笔写了一起,笔走龙蛇,便将丹青长生诀的总纲写了出来,只是增添了十二个字,而这十二个字好像关键的齿轮,随着它们的加入,整个功法好像焕然一新,与之前判若两类。

徐飞鸿身为炼药宗的宗主,对这篇功法的理解堪称当世第一,随着徐山笔锋游走,他的眼睛越来越亮。

“妙啊!妙啊!竟然可以这样!”

魔尊重楼的知识储备,对这种简单的功法做些调整简直易如反掌,而经过他调整的功法,威力与之前增长了近一倍,这着实恐怖。

“这份微风剑决我摘抄一份,这原本就交给宗门处理。”

徐飞鸿也不推脱,将那份功法的修改版收入怀中,又从徐山手中接过了微风剑法。

“这套剑决精妙绝伦,你好好修练,宗门大比定能有一个好成绩。”说着徐飞鸿好像想到了什么,“山儿,你如今是什么修为?”

“炼气三重!”

徐山继续修改者微风剑决,运用重楼所学对这套玄天门镇派功法进行修改。

慢慢的,这门功夫变得面目全非,只留其形,而神韵已然大不一样。

“这样不够!”徐山喃喃道,突然精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什么。

天魔大化心经!

用天魔大化心经作为总纲,用天魔大化的心法去运转这门剑法,威力还能增长十倍!

“炼气三重?”

徐飞鸿有些诧异,见徐山调整功法的样子,明显是对其有很深的理解,怎么会只有炼气三重呢,这样的修为,连灵气外放都做不到。

“是啊,炼气三重,”徐山沉浸在修改功法的奇妙状态中。

“这样啊,原本我见你炼丹手法精妙,想必修为也有奇遇不会太低,想让你与怡涵带队去参加丹药大比,但你既然只有炼气三重的修为,那丹药大比你叫不要去了。”

“丹药大比。”

听到这四个字,徐山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在魔尊重楼的记忆中,丹药大比是丹药届的盛会,各路英杰汇聚一次,来一场激烈的比斗来角逐出最强的年轻丹药师。

这样的盛会他怎会错过?

“好,我知道了。”

虽然要去,但还是不要和老徐说了,他若是知道我有办法将修为拔高起来,一定会误会我用了邪门歪道。

“好吧,那你忙吧!”

说罢,徐飞鸿走出房门,在月色下掏出那份修改过的功法,以他的眼力,这份功法并无错误,是远比原来精妙的。

但山儿只是一个炼气三重的小武者,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一夜过后,徐山神清气爽的在院落内练剑。

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在他手中翻转横挪,挑拨刺斩,颇有一股高深莫测的味道。

剑锋一转,如微风拂面,手腕一抖,忽如北风卷地,剑尖猛刺,犹如暴风骤雨。

多变,灵动,这门微风剑法在徐山手中大放一次,看的一旁沈怡涵美目中异彩连连,忍不住想拍手赞叹。

“怎么样,学会了么?”

徐山一个腾挪,顺势收剑,面前的玄铁桩此刻已是千疮百孔,被一把普通的木剑留下了无数剑痕。

魔尊重楼,前半生都在练剑,是一等一的剑道高手。徐山吸收了重楼的战斗天赋,一身剑法也是世间顶尖。

微风剑法这种普通货色,不需要练习便能掌握,他起早修练,是为了将这门经他修改的剑法传给沈怡涵。

沈怡涵进展太快,缺少进攻的手段,魔尊重楼的功法限制颇多,拿出来说不准会发生什么祸患,这门微风剑法正好填补上这处空缺。

“有些地方还不太懂。”沈怡涵有些羞愧,徐山师兄如此辛苦的给自己演示,但自己却还有几处没有看懂。

想到此处,不由有些难过。

“没关系,我再演示一遍,你不必过于注重招式的变化,只要体悟剑法中的神韵便可。”

说罢,剑如游龙,微风再起。

“那小子就住在这里,你进去挑战他,不用将他打死,打断手臂就好。”

只见一个瘦麻杆样的男人站在墙角旁,此人名叫李志帆,是二长老李沧州的儿子,沈怡涵的追求者之一。

“公子,徐山现在风头正盛,我怕惹出事来无法收场啊!”

在他身旁的是刑法堂弟子秦冠斌,一大早被他拉来做打手。

“怕什么!我父亲现在得到了玄天门的支.持,这炼药宗假以时日定是我李家父子说了算,他一个废柴纨绔,打了便打了!”

秦冠斌有些犹豫的搓了搓手,李志帆此话不加,李家父子深受玄天门器重,炼药宗中也有许多长老拥护。

犹豫再三,秦冠斌一咬牙答应道:“我可以帮你出手教训他,但是你答应的破气丹需得先给我!”

“好,成交!”

李志帆兴奋的摊开手掌,只见掌心处是一只玉质药瓶。秦冠斌卡在炼气七重已经好几年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突破的希望也愈发渺茫了,这枚丹药正是他所需要的,可以帮助他更进一步。

有此丹药在手,不怕秦冠斌不答应。

一把将玉瓶抓入手中,打开塞子一股清香铺面而来。

身为炼药宗的弟子,分辨丹药的本事是必不可少的。

确定丹药没有问题后,强行压下将其吞服下的冲动,将其盖好,收入怀中。

“公子就在此处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罢,秦冠斌纵身一跃,跳进了徐山的院子中。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李志帆冷笑一声,他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微风剑诀,胜在轻盈无形,不要执着于一招一式,而是要去揣度其中的神韵,我再给你演示一遍。”

徐山正在给小师妹细心讲解着微风剑诀的诀窍,突然,一道身影落入院中。

狗急跳墙

那人刚一落地,作势一滚,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

正是刑法堂秦冠斌。

“师兄小心!”

沈怡涵刚刚突破到化元境界,尚不能熟练的控制自己的灵气,凭虚一点,灵气迸射而出,被秦冠斌闪身躲过。

“该死,这女人怎么这么强!”

那日,秦冠斌有命在身,并未在场。

“师妹躲开,交给我就好了!”

徐山手拿木剑,面露精光,双眼中燃起雄雄战意。

他正愁玄铁人偶刺起来不够爽快!

侧身躲过软剑的攻击,木剑轻飘飘的刺击而出,凭虚一点击打在软剑的剑脊之上。

铛——

秦冠斌的灵气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四处逃逸。

“该死,这是什么邪法!”

一边躲过刺来的木剑,回身一斩。

“金蛇缠丝剑!”

柔韧的软剑此刻仿佛一条灵动的金蛇,刁钻的切向徐山的脖子。

徐山淡然自若,剑招一变,忽如大风卷地,狂烈无边。

一时间斩出数十下,手腕胸口,脚踝侧腰,瞬间多出数到伤口。

木剑并不锋锐,只是那层附着在其上的轻薄青色气膜,将他的攻击强化了数倍。

正是徐山改良过的丹青长生诀!

秦冠斌面露狠色,任由木剑在自己身上劈砍。

眼前的纨绔不过炼气三重的修为,就算剑招在高明,想要击破自己的防御也要花费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自己将他了解了!

想到此处,手中的软剑加快速度,终于冲过了徐山的剑围。

直取徐山握着木剑的右手。

此次而来,不是要取他性命,只需挑断他的手筋脚筋,便算完成任务。

徐山闪身躲过软剑,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轻轻吐出一个字:

“爆!”

随后迅速抽身而出,向后一跃。

只见身后的秦冠斌身上的伤口一齐爆开,直接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徐山收剑而立,摸着下巴啧啧道:“还是有些不足,十三道伤口一起爆开,也只是皮外伤,筋脉还是完好的。”

“这一招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

木剑与丹青长生诀的相性极佳,辅以天魔大化之法,每次攻击都能在对方身上留下灵气种子。只需牵引一下,这些灵气便会混入对方的灵气之中,造成混乱,轻则灵气逆行,重则经脉寸断。

一旁的沈怡涵快步跑过来,拉起徐山的手左看看,又看看,见他身上确实一点伤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你可太让人担心了,这种炼气期的小虾米,下次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说着,沈怡涵扬了扬秀气的小拳头,装模作样的比划几下,甚是可爱。

“好,那接下来的人,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徐山走上前,在秦冠斌身上搜了起来。

杀人搜身,魔尊本色。

他身上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只有一本残破的古书,以及一个玉质的瓶子。

打开玉瓶,轻嗅两下。

“咦,是破气丹?这穷鬼身上还有这种宝贝?”

脑筋一转,徐山就想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这破气丹想必就是那幕后黑手请他出手的酬金吧。

想到此处,徐山从怀中摸索了两下,掏出一只玉瓶。

“师兄,你这是?”

沈怡涵见他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有些疑惑不解。

“给他背后的人一个小惊喜。”

跟着徐山来到炼药房,门下的弟子认得他的身份,都恭敬的对其行礼。

“师兄。”

宗门内以实力论高低,但显然宗主之子是不在此列的。更何况他身边还跟着一位新晋的年轻长老,几名弟子的态度要比平时更加的好。

“我要炼药,你们先退下吧。”

“是。”

众弟子点头称是,弓着腰退出去了。他们昨日在大殿见识过徐山精湛的炼丹技巧,对其无比折服。

修练一途,达者为先。

“师兄要炼什么药?”

沈怡涵见他还抓着那把土,心中有了猜测,但又有些不解。

“破气丹,加料版。”

催动灵气点燃丹炉,随着温度升高,一股脑的将药材全部都丢了进去。

“师兄这拈花法当真是精妙无双。”

看着徐山不断变化的手印,沈怡涵美目中异彩连连。

“想学么,我教你,很简单的。”

而在另一边。

“秦冠斌失手了?!”

李志帆正躺在床上,搂着丫鬟开心,一想到徐山那个废物被挑断手筋脚筋,下半辈子残废度日的凄惨样子,他就高兴的不得了,他都安排好了,刑法堂弟子就守在那里,随时可以接应秦冠斌撤退。

正推算着和沈怡涵成亲的日子,突然一个下人跑过来告诉他。

“秦冠斌被击败,身受重伤。”

李志帆面色阴沉,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加重几分,丫鬟吃痛叫出声来,被他一巴掌抽倒在地。

“没用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在说丫鬟,还是在说秦冠斌。

“他身上的东西呢?”

下人恭恭敬敬的呈上一只玉瓶:“在这。”

李志帆接过玉瓶,打开一看,见里面的丹药还在,这才舒了一口气:“既然东西找回来了,那人你叫料理了吧,记得处理的干净点。”

这枚丹药是李沧州从玄天门为他求来的,原本打算在炼气九重使用,一举突破到化元境。

但是为了教训徐山那个废物,却顾不得那么多了,结果秦冠斌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之前只要在事后将秦冠斌料理干净,就算宗主追究起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现在看来只好另想办法。

“你拿着这个,去刑法堂找这几个人去,他们见到此物便会明白。”

李志帆放下纸笔,折叠好交给下人。

这是以他父亲的名义所写的一封命令,那些与他交好的刑法堂弟子见到此信,便会明白原委,主动接下任务。

原本以为徐山只是一个炼气三重的废柴,不曾想秦冠斌竟然折在了他的手上。

可现在看来,那徐山定是得了什么奇遇,修为暴涨。

但双拳难敌四手,刑法堂弟子众多,他私下里与许多人交好,刑法堂弟子经常在刀尖上游走,能够越级作战,定能将徐山废掉。

“这拈花法,最重要的是对火候的理解,你不要着急,慢慢的感受火力的变化,慢慢的就学会了。”

徐山又炼好一炉丹药,缓缓将其收进了玉瓶中。

一炉成丹十粒,已经达到了他用丹炉的极限了,丹炉的性能限制了萃取药力的极限。

不过这也够了。

小说《神玄尊者》 第10章 天魔大化心经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神玄尊者》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